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帮手来了

    白衔尸意识到,自己确实犯了一个错误,而且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帝流浆当然不是毒药,这是天地精萃,是最顶尖的仙药!

    不知有多少人,自太乙上仙修成大罗金仙时,都需要有帝流浆的辅佐!

    可是这样的仙药,那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消受的,若是普通人,怕是这帝流浆的一缕气息,便可以压垮一座普通城池,而若是普通正仙,饮上一口,也立刻也承受不住药性,爆体而亡,便是普通的太乙上仙,也不敢直接这么饮下帝流浆,他需要分成无数份,炼化成丹,然后慢慢服用,否则的话,这一杯帝流浆直接喝下去,那少说也得闭上十几二十年的关,才可以一点一点消化,然后功力大增,到了他如今这修为境界,当然不是普通的正仙上仙可比……

    ……可就算是他,饮下这么一杯帝流浆,那也是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慢慢炼化的!

    而在炼化之前,只因帝流浆药性太猛,他一身修为里面的大半仙气,都会主动汇聚,去压制那强烈的药性,否则的话,这等可怖的药性在体内肆虐,无异于火山爆发,在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还真是与毒药无异,甚至比毒药还可怕,因为若是服了毒,凭他的体质,立刻就会主动排出体外,而这偏偏是仙药,他的肉身对此很是欢喜,没有半点警觉!

    这也就导致,在他发现时,这药性已经开始催发了!

    怪就怪在自己不该饮下那一杯帝流浆啊……

    可问题在于,当时的他又怎能想到那帝子倒这杯帝流浆给自己,是报有这目的?

    清晰的感觉自己体内,有如无数座火山时时爆发,气息紊乱不可羁勒,白衔尸心情也愈的沉重了起来,前胸被偷袭,欺天霸蛮刀的刀意正愈演愈烈,体内又有帝流浆的狂暴药性时时侵袭,这等内外交加的困状,让白衔尸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下降到不足一半!

    “好个帝流,好个大赤天帝子……”

    白衔尸的脸上,显露出了一抹狰狞笑意,恶狠狠道:“连本座现在都不知道是该夸你是个天才,还是个蠢材,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区区太乙,便想取老夫的性命……”

    说到了这里时,白衔尸陡然间一动,声音暴喝而出:“……你的胆子还真不小!”

    轰隆!

    随着他的身形一晃,一股难以形容其强烈的狂风凭空而起,风中也不知隐藏着多少杀伐之气,一道狂风,居然像是一支沾满了魔血的大军,轰隆隆夹杂着不可抵御之势向前冲了过来,这一方行宫之内,地面龟裂,玉柱倾塌,销烟四起,无穷无尽的可怕力量直向方行涌了过去,其势之烈难以形容,就连那两位大赤天仙君都忍不住脸色大变,直欲向前冲来!

    他们都看了出来,这是白虎君的大道神通,既然他召唤了此风,那便代表着这白虎君真个动了杀意,心里还真是担忧自家帝子被这凶风直接撕裂了,便忍不住要上前相救……

    可也在此时,方行却是直接扯起了血披风,同时冷声喝道:“小心,他要逃了!”

    这么一句话提醒了那两位仙君,前扑之势微微一滞!

    也就在此时,那白衔尸果如帝子所言,只是向前微倾,作出了前扑之势而已,下一息便已忽然间冲天而起,直欲撞破行宫穹顶逃走,脸上的表情里积满羞愧,显然堂堂一方魔主,白衔尸白虎君,居然被一位太乙帝子带着两位普通大罗仙君的阵势给逼得逃走,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不过心里却在暗暗的想着:“你等着,给本座一天时间……不,只需三个时辰的时间,本座就可以炼化体内的帝流浆,然后回来,斩了你这帝子的脑袋!”

    在这一刻,白衔尸是真的下定了决议,哪怕是与大赤天结成死敌,哪怕拼着被一位仙帝恨上,那也要斩杀了这个帝子了,实在是被他侮辱太甚,若不斩他,怕是要道心受损……

    只可惜,也只是这个念头一闪间,他已经听得那帝子的声音大喝了起来:“关门,打狗!”

    轰隆隆!

    白衔尸脸色大变,只觉头顶之上,一座苍天盖落了下来……

    在整座行宫周围,方行从大赤天带了过来的数百仙侍,以及藏身于暗中的血神卫,尽皆聚拢了过来,各执一道精致阵旗,盘坐在了周围,咬紧牙关守住,淡淡的血气自他们手中的阵旗涌了出来,将行宫包裹在了里面,犹如一个巨大的罩子,将他们罩在了里面……

    一座足有三百余上仙镇压住了阵脚的大阵,已将这座宫割舍成了一方独立的天地……

    白衔尸环望四周,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一片!

    若是关门,自然是关不住这位堂堂大狱魔主白衔尸的,整座行宫也不够他折腾。

    头顶之上,盖落的乃是一方大阵,在白衔尸进入这行宫时,便已经发现了这大阵的气息,当时他也没当回事,毕竟大赤天帝子身份尊贵,再加上又是个没有修成大罗金身的帝子,那大赤天小心一些,布下大阵保护他也无可厚非,而且在自己全盛时期,这座大阵也经不住自己几下,可如今,他才明白,原来这大阵是为自己准备的,而自己,还真个冲不出去……

    他如今已经实力大损,又有强敌在旁边虎视眈眈,根本无暇破阵!

    步步为营,滴水不漏,这位帝子,还真是要制自己于死地啊……

    “帝流殿下,咱们好像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非要分个生死的程度吧?”

    到了此时,白衔尸反而强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目光阴瘆瘆的看向了方行,沉声说道。

    “你说的不错!”

    方行笑了一声,将欺天霸蛮刀拄在地上,笑盈盈道:“我只是有必杀你的理由而已!”

    白衔尸目光微沉,冷声道:“愿闻其详!”

    方行道:“不告诉你!”

    白衔尸登时大怒,气的险些道心不稳。

    而方行则哈哈一笑,道:“你千不该,万不该,非要替大苍天来做说客,这岂不是傻么,就凭你一个小小的走狗,便要来触怒我大赤天,若是不将你正法,那我大赤天颜面何存?”

    白衔尸立时道:“各为其主,又有何不妥?难不成帝流殿下只因我曾在殿上触怒了你,便不惜一切代价取我性命?呵呵,那你可要想清楚,就算你真能斩了白某,但这件事传了出去,怕是六魔天人人都会惧你恨你提防你,你们大赤天,难道想在这六魔天空手而归?”

    他这话说了出来,就连两位仙君也心思微沉,他们显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可方行在这时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可只是个破境失败的太乙帝子啊……”

    他一边笑着,一边挪揄的看着白衔尸,轻轻笑道:“就像你刚才说的,就凭我一位连大罗金仙都不到的帝子,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你?你这样想,别人自然也这样想,那么,谁又会相信我能在没有极乐魔主莫痴儿与太玄天帝子的相助之下,悄然无声的将你杀掉?”

    “这……”

    此言一出,别说白虎君,就连那两位大赤天仙君都是脸色大变……

    “帝子好手段啊……”

    他们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互相望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底的忌惮之意!

    自家帝子,这是真要搞乱六魔天啊!

    白虎君一死,这消息必然传遍六魔天,绝对不会有人认为没有破境的大赤天帝子有能力独自斩杀大狱魔主,就算他有,别人也不会相信他可以在极乐天,不被极乐魔主发现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也即是说,别人只会认为,是大赤天帝子与极乐魔主莫痴儿联手才杀了白衔尸,这就等于是直接向外宣布了极乐天已经归顺大赤天,这是逼着莫痴儿不得不投效啊!

    甚至,连太玄天帝子妃都脱不了干系,不会有人相信她对此一无所知!

    白衔尸众所周知是大苍天的人,如此一来,大苍天必然也会怀疑太玄天的用意……

    一方乱象,必然揭开序幕……

    而大赤天,则一定会成为这方乱象里,收获最大的一方!

    “好个大赤天帝子,以前我总以为你只是凶狂嚣张,典型的纨绔,如今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等心计,步步为营,又胆大包天,一步乱棋便要搅风搅雨,实在是厉害啊……”

    白衔尸沉默了许久,在这时也森然冷笑了起来,眼底凶光四射。

    “只可惜,就算你能留得住白某,又有多少把握真个杀了我?”

    “又有多少把握,在白某临死前,不会拉上你当垫背的?”

    这话里虽有不少狂妄之意,却使得殿内两位仙君脸色难变,忍不住担忧。

    因为他们知道白衔尸说的都是实话!

    这毕竟是堂堂魔主,就算他身受重伤,内外交困,也不是可以轻易斩杀的,就凭他们这一位太乙境界的帝子,两位大罗金仙,就算要杀了他,不付出惨烈的代价也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他们三人,都有可能跟着陪葬!

    甚至还有可能是,在他们都付出了惨烈代价后,惊动极乐魔主,制止这场袭杀……

    若是这样的话,那大赤天可就赔到了姥姥家……

    但在这种压抑气氛下,方行却忽然笑了起来,笑的非常轻松:“我还有帮手呢!”

    此话说的大狱魔主白衔尸目光一凛,气息一沉。

    而那两位大赤天仙君也是微微一怔,转头向方行看了过去,心想:“我们怎么不知道?”

    “来!”

    方行转身向行宫后殿招了招手,然后他们就看到后殿有一串哆哆嗦嗦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手拉着手,小心翼翼的入殿,怯生生的,那眼睛似乎都不敢朝着白衔尸望上一眼……

    两位仙君立时恨不得破口大骂:“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

    就这几个丫头,修为最强的也只是刚刚步入散仙境界,修为低些的看起来毛都没褪干净,你还想让她们帮着斩杀大狱魔主?怕是这位白虎君吹口气她们就直接飞了吧……

    但也就在他们心里生疑之时,其中最前面的那个小女孩,已经两只小手捧着一张狐狸脸的面具送到了那位帝子身前,而那位帝子则接过了那张面具,戴到了自己脸上,然后手里的刀慢慢举了起来,指着白衔尸,呵呵笑道:“我的帮手已经来了,那就……开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