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一粒砂子也不会留

    “这是什么东西?”

    “大阵吗?”

    “不对,不是大阵……”

    残破大陆天外,天元以及神盟一帮子人皆已俯冲了下来,疾疾冲向下方那漫山遍野的仙药,如同老鼠冲向了米缸,但却未想到,忽然之间下方的仙园灵光一闪,一柄无形的大伞便撑了起来,感觉如阵法,又如火山爆发,直接向天外喷薄而来,这些正俯冲了下来的修士与神族生灵,被这无形的力量一荡,直接便又反弹了出去,直弹到了天外中去,修为强些的在天外急急收住了去势,修为低的居然直接停不住,一个个的都撞到了多宝仙河里的星辰上。

    本来发现混沌仙园上空已经没有了防护,却冷不防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东西,顿时一个个又惊又急,又怒又焦,也不知那个诡异的帝子究竟又玩起了什么花样……

    这一柄无形的大伞,实在是厉害,似阵而非阵,有阵法之力,却又比阵法高明的多,而且无形无迹不可捉摸,这么一出现,便与整个混沌仙园连接到了一起,居然无比契合,简直让人心惊,须知道,就算是真正的大阵,想要一下子覆盖这残破的大陆也不是一件易事,种种麻烦难以形容,可如今这类似于大阵的存在,却是霎那之间便将整片仙园覆盖了……

    “这……这种力量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有点像是……”

    一众疑惑里,却有一位天元修士凝神良久,喃喃自语:“……乱流海当时沉睡的力量?”

    “乱流海?”

    诸修闻言,登时又一阵各各惊疑。

    “呵呵,很好,不枉我专门放了你出来……”

    而在这时候,方行盘坐在半空之中,抬头看着被阻在了天外的诸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天元一方的人猜的不错,如今他释放了出来的,正是乱流海沉睡的力量……或说天意!

    那一片位于多宝仙河边缘的乱流海,本来就是一方大陆被打破之后形成的乱石墟,而那一片大陆,本来是有天意存在的,可是大陆被打破之后,那天意却沉睡在了乱流海深处,还曾经被人将它的力量引了出来,化作了保护乱流海的种种乱阵,难以应付,可在后来,方行在乱流海之中修炼,斩去命数,泄露了自身识界的气息,却也不小心惊动了此域天意……

    那天意本来就已经萎蘼不堪,沉睡许久,在嗅到了方行的识界气息之后,却由本能驱使,居然想要冲进方行的识界,强行夺取那一方世界,当时真的给方行造成了极大的凶险,还亏得小盲女识海深处的青邪仙王被惊醒,借了渡仙笔将它封印,才解去了那一次莫大凶险!

    后来,方行会答应饶青邪仙王一次,却也是因为青邪仙王的那一次帮忙。

    而那乱流海的天意被封印后,便留在了方行的识界之中,也不知拿来做什么用……

    这等天意,类似于大陆的灵魂,只有拥有天意的大陆或是星辰,才有可能诞生生灵,而若是一些生灵,选择了某一方大陆去生存,去繁洐,时间久了,却也会让这片本来没有天意的大陆诞生出天意,因此,这天意与大陆间的关系,实在难以形容,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相辅相承,互为一体的,有了天意,才有万物生长,有了万物生长,便会滋生天意……

    而这一片乱流海的天意,已经非常的虚弱,濒临消散,不然当时它也不会受本能驱使,去夺方行的识界,严格意义上说,它甚至比浮屠天意都差得远,说它有用吧,虚弱不堪,灵性不足,实在不堪大用,但若说它没用吧,它毕竟也是天地之灵,大陆之魂,对于如今的方行来说,无论是拿它炼器也好,炼成法宝也罢,甚至直接炼化掉,都有莫大好处……

    当然了,这种种利用法子,都是理论上的,方行现在还做不到!

    本来方行也就不理会它了,封印在识界之中,等用得着的时候再说……

    可如今,他答应了要护得混沌仙园周全,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逼得他不得不将自己所有的底牌都翻了出来,一点手也不留,思来想去,总算是想到了一个方法……

    天意虽然变化无穷,有着无数的用法,但最普通的一个方法,便是炼阵!

    阵法,本来就是被生灵参照天意的本源而推洐出来的……

    可以说,在本源上,天意本就是阵,一种天生地长出来的大阵!

    蕴含一切变化的大阵!

    方行的小世界核心大阵,名唤浮屠大阵,便是当年佛门截取了一部分的浮屠天天意炼制而成的,因此那一方大阵变化由心,玄奥莫名,一直好好的护得方行小世界周全……

    也正因着方行修行功法,以及个人的经历,使得他对天意绝对算是同阶修士里最为了解的,甚至一些大罗金仙可能也不如他,所以他才想出了如何利用这乱流海天意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将它释放了出来,然后让它与这一片混沌仙园相结合,成为这片残破大陆的天意!

    天意无法凭空存在,必须有附着之物!

    都不必方行做什么,只要解开了那石碑的封印,这残缺天意必然附着于混沌仙园之上。

    因为对它来说,这片拥有着无数仙药以及太虚宝树,生机勃勃的残缺大陆,本来就是它求而不得的最好本体,可以这样形容,这片残缺的大陆,对于这乱流海天意来说,就像是一道游荡了许久,近乎魂飞魄散的残灵,忽然发现了一具无主而且潜力无限的肉身……

    当然了,要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这天意太弱了,尤其是当初被青邪仙王封印之后,更是非常的虚弱,近乎消散,所以方行想要让它成为这一片残缺大陆的真灵,就必须为它扫清障碍,这混沌仙园上空,密布的残阵与禁制,对它来说都是障碍,这也是方行利用一片火海,将所有的残阵都烧去的原因!

    “我脱困了……我不会消散了……”

    身在半空之中,方行已经感觉到了周围天地震颤,有某种意志在欢呼雀悦。

    它似乎并没有因为曾因方行被封印而恨他……

    ……天地无情,自然也不会感谢或是记仇!

    “是我释放了你,但这只是暂时的!”

    方行端坐于空中,神情平静的道:“你很适合作为这一片仙园的守护灵存在,这对你也有好处,可是你需要明白,不会有人容许你一直呆在这片仙园里面,他们都急着要冲进这片仙园,将所有的仙药都掳走,将仙园深处的那一株宝树夺走,而你想必也知道,没有了它们,这一片残缺的大地便没有了生机,没有了生机之后,你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渐渐枯萎……”

    “不要……不要枯萎,也不要消失……”

    那道道天意之音,如鸿蒙大道,不停的震颤着,响在方行身边。

    “若是不想,那就必须跟我合作了!”

    方行微微笑了起来,双手轻轻的划了一个圆,低语道:“我有一方宁静世界,从来没有征伐,没有毁灭,只有无尽生机,我本想将这一片仙园收入识界,可是它们进入了我的识界之后,便与我同生共长,偏偏以我现在的神魂之力,肉身本源,供养不起这么多的仙花异草,强行纳入,只会两败俱伤,所以我才给了你这个机会,带着这一片仙园,进入我的识界,在那里,你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比以前的你还强大,也会非常安全,再无人能损伤你……”

    “我……我不想去,你身上有我惧怕的气息……”

    那天意听了,居然有些惊恐了起来,震颤着,似有某种力量,在排斥方行。

    “可你若不答应,他们很快就会再次夺去你的根基……”

    方行平静的说着,缓缓转头看向了天外。

    他一生也没老老实实说过几次话,但这一次,倒是没有欺骗这一方天意!

    他已经答应了这些花花草草,要护它们周全,可是在如此之多的觊觎眼光之下,凭他如今的修为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到这一点?惟一可以实现他诺言的,便是将这些花花草草收入识界之中了,可是若真个这样做了,另一个问题便不得不考虑,一是这一片残破大陆如此之巨,想要纳入识界,又谈何容易?那些人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么做,不来阻止自己么?

    另一个问题,这些花花草草,纳入了识界,便等若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啊?

    它们需要仙气的滋养,需要成长,那是一种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本源转化……

    就凭自己那初呈规模的识界,哪能经得起这般消耗啊!

    若真这么做了,恐怕不到三天,自己就成了人干!

    而有了天意便不同了,有了天意,这一片残破的大陆与这虚弱的天意之间,便形成了一种天地间的循环,阴阳相济,生生相息,自给自足,自成一体,若说单纯的仙园对于方行是一颗毒丸的话,那这天意,便等于是在这仙园之外,加了一层外壳,不会再伤到他自己……

    再之后,方行便可以将这整片残缺的大陆,直接纳入识界!

    别说仙药,就连一粒砂子都不给留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