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5章自寻死路

    前来见李七夜的是金杵王朝的太子,他一脸着急,一见到李七夜,着急地说道“少爷,大事不好,杨侯爷与杨姑娘被囚禁了。”

    “被囚禁了?”李七夜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金杵王朝吗?”

    金杵王朝太子口中的杨姑娘就是杨玲,杨侯爷当然是杨玲的父亲了。

    “不是——”金杵太子怕李七夜有什么误会,忙是说道“是太尉和太宰,李家和张家。”

    “善哉,善哉。”不约和尚合什,宣了佛号,说道“此乃是陛下的意思吗?”

    “不是。”金杵王朝的太子忙是摇头,说道“并非是父皇的意思,太宰和太尉曾入宫面圣,但是,父皇近日与人闭关炼丹,太尉和太宰都未能见得父皇。”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金杵王朝太子继续说道“是李家和张家联手,擅作主张扣押了杨侯爷和杨姑娘的。”

    “陛下又炼丹了呀。”不约和尚露出笑容,神态值得玩味,说道“不过嘛,张家和李家这也未免太自作主张了吧,杨侯爷可是王朝赐封的。”

    “这个——”金杵太子不由干笑了一声,最后,他只好说道“还有,我,我皇妹也在。”

    “具体说说。”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并没有焦急。

    “张家召见了杨侯爷……”金杵王朝太子把突发之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原来,太宰和太尉入宫回来之后,便召见了杨家的家主,也就是杨玲的父亲,杨家当今的侯爷。

    对于如意坊所发生的事情,杨玲的父亲也是很清楚,虽然说,他的女儿与李七夜走在了一起,但是,张云之和李相权之死,与他女儿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是李七夜杀死李相权和张云之的。

    再说,杨侯爷也认为,他身为金杵王朝的王爷,乃是皇室所赐封,没有犯下大罪,当今皇上又没有向他兴师问罪,所以,他认为李家和张家拿他不了怎么样。

    然而,杨侯爷却误判了情势,当他带着杨玲去张家、李家答复的时候,却被对方扣下来了。

    因为太尉和太宰都一致认为,他们的儿子之死,与杨玲有着莫大的关系,杨玲绝对是难逃其罪,杀人偿命,所以太尉和太宰要求杨玲陪葬。

    当然,除了太尉和太宰之外,在场的还有金杵王朝的二公主。

    虽然说,太尉和太宰没能面圣,没能见到金杵王朝的皇帝,但是,李家和张家两大世家在金杵王朝可谓是根深蒂厚,把持着金杵王朝的文武朝事。

    所以,在他们看来,扣押王爷,要以杨玲这么一个小姑娘陪葬,那算不了什么大事,更何况,他们这边还有二公主的支持,这也算是代表着皇室的一个态度。

    面对太尉和太宰的要求,杨侯爷当然是拒绝了,所以,双方立即爆发冲突,最后杨侯爷所带的侍卫不是张家、李家的对手,落败,他们父女两被扣押下来,被囚禁了。

    这一次,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太宰和太尉那是铁了心肠,要拿杨玲来陪葬了。

    金杵王朝太子消息也是十分灵通,一得到消息之后,立即赶来通知李七夜了。

    “陪葬?”李七夜冷冷地笑了一下。

    “善哉,善哉。”不约和尚合什,宣佛号,垂首低眉。

    不约和尚虽然没有说其他的话,但是,他能想象到结局了,当李七夜说出“陪葬”这两个字,他就知道有人要陪葬了,当然不是杨玲,那必定是张、李两家。

    “少爷该怎么办?”金杵王朝太子有些焦急地望着李七夜。

    虽然说他是金杵王朝的太子,但是,他并不得势,不论是太尉还是太宰,都并不卖他的帐,也不会卖他人情,一直以来,李家和张家都是看好三皇子,暗地里站在三皇子这一边,所以,这样的事情,就算他出面,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他们的儿子惨死在李七夜手中,太宰和太尉恨之入骨,更加不可能给他这个太子半点情面了。

    “能怎么办。”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要么放人,要么我灭了张家、李家。”

    “灭了张家、李家。”李七夜这话让金杵王朝太子都不由怔了一下,这样的话,只怕没有几个人敢说出来吧。

    张家和李家实力浑厚,底蕴极深,可谓是把持了金杵王朝的朝政一个又一个时代了,可谓是根深蒂固。

    莫说是某一个修士强者,就算是大教疆国,都难于撼动张家、李家。

    “善哉,我佛慈悲。”不约和尚低眉,颂唱经文,似乎他已经开始在给死人念经,为亡灵超渡。

    不论是都舍部还是帝城,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一下子传遍整个角落,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闹得人人皆知。

    太宰和太尉突然发难,扣押了杨侯爷父女,这样的事情不论是放在金杵王朝还是佛陀圣地,都不是一件小事情。

    杨侯爷虽然不像太宰、太尉那样权倾天下,杨家也不像李家、张家那般的只手遮天,在金杵王朝是根深蒂固,但是,杨侯爷好歹也是金杵王朝的王侯,乃是世代功勋,得到皇室的封赐。

    现在太宰和太尉突然扣押了杨侯爷父女,这当然是一下子在金杵王朝引起掀然大波,特别是金杵王朝的文武百官、贵族功勋,更是一下子议论纷纷。

    金杵王朝之外,不少大教疆国、修士强者也都在议论这事。

    “太尉和太宰这也太过了吧。”在金杵王朝之内,有官员不由嘀咕,说道“杨家好歹也是功勋之后呀,没有陛下同意,这样不好吧。”

    “当下,多少事情是陛下作主的呢?”也有武将淡淡地说道“金杵王朝的大小事情,多数也是太尉与太宰作主,除了一二个人耳,余者,又何足让太尉太宰忌惮?”

    这样的说辞,在金杵王朝也有不少人暗暗认同。

    金杵王朝的当今皇帝,不理朝政,沉迷于长生,长年不是在修练长生之法,就是炼造长生之丹,平日里,文武之事,皆由太宰和太尉定断。

    至于金杵王朝的诸位老祖,更是未曾露脸,所以,在当今金杵王朝之中,让太尉、太宰忌惮的人乃是寥寥无几,兵部尚书是一个,国师也是一个,除此之外,文武百官,没有人足让他们放在眼里的。

    所以,在金杵王朝之中,不少人都认为,太尉和太宰称得上只手遮天,张家和李家的底蕴那就不用多说了,两家世代把持朝政,可谓是深深地渗透入了金杵王朝的每一个角落了。

    “太尉和太宰同心,何止是其利断金。”也有金杵王朝的官员徐徐地说道“那简直就是无人能挡,若是皇室老祖不出,金杵王朝尽在他们掌握之中。”

    一直以来,代表着李家的太尉把持着金杵王朝的武将阵营,而代表着张家的太宰则是把持着金杵王朝的文官阵营。

    自从在金杵王朝掌管佛陀圣地以来,两个一直都是勾心斗角,相互较劲。

    今日,为了自己死去的儿子,竟然是促成了太尉和太宰联手,这也就意味着张家和李家至少是短暂的联盟了。

    试想一下,张家和李家本就是把持着金杵王朝的朝政,两家一旦联手,又有二公主的支持,那是何等得了不得,那简直就是可以左右着整个金杵王朝。

    “二公主主持这事,这,这是要变天了吗?”听到这样的消息,金杵王朝之内也有文武官员不由忧心忡忡。

    毕竟,太宰和太尉突然联手,而且连二公主都出面了,或许,这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太宰和太尉仅仅是为了他们的儿子报仇吗?

    虽然天下人都知道,太子之位已定,若是没有意外,皇位必由太子继承。

    但是,在金杵王朝之中,继承皇位呼声最高的不是太子,而是三皇子,因为三皇子守卫边疆,劳苦功高,功勋盖世,声望远在太子之上。

    更何况,一直以来,李家、张家与三皇子的关系都非同小可,很多人都说,李家、张家都暗暗支持三皇子登位。

    现在太宰和太尉突然联手,在不少人看来,扣押杨侯爷那也只不过是导火线而已,若是等陛下出关,问罪于他们,那岂不是对于他们不利。

    若是借着这个机会,张家、李家突然发难,扶持三皇子上位呢?这又或许张家和李家借着这样的机会在探试着皇上和皇室的底线?

    毕竟很多人都知道,二公主和三皇子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很深厚,现在二公主主持这件事情,一下子让人闻到了不一般的气息。

    这也是为什么太子那么着急向李七夜汇报情况,他也闻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杀人偿命,吾儿惨死于凶人手中,必陪葬之。”在扣押了杨侯爷父女之后,张家和李家都同时表态,发表了声名了。

    “有人欲谋害金杵王朝,大逆不道,必诛之。”连二公主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一时之间,风雨欲来,整个都舍部和帝都都摇拽。

    “给你们一个时辰,放人,必安好无损,否则,踏平太宰府,屠灭太尉府。”就在张家、李家发声之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来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