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月

    第三十四章&sp;断月

    

    见东方长野已知自己来意,司空玄索性也懒得再伪装了,唰的抽出长剑,剑指东方长野。

    

    “你怎知我的来意?”司空玄恶狠狠地问道。

    

    入魔之后,司空玄再也无法伪装成正人君子,周身邪气外溢,阴狠的表情压都压不住。

    

    以前的他,能够长期欺骗世人,天下皆知司空玄谦和有礼,急公好义,仁义慈善。

    

    在这副假面下藏了好多年,久到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人们口中称颂那样的一个大善人了。

    

    若不是内心深处那颗不甘居人下的野心,总是在夜里蠢蠢欲动,他差点沉浸在被人当神一样崇拜的美妙感觉中,忘了最初的雄心壮志。

    

    夜晚,是一个人对权力极度渴望的欲念魔兽,控制不住出笼的时候。

    

    司空玄觉察到自己已经无法等下去了。

    

    那只欲念魔兽出笼,夜夜撕咬他的心,把他折磨得快要发疯。

    

    每次毕恭毕敬地向高高在上的司空绝行礼时,看着那个坐在门主宝座上不可一世的老家伙嚣张跋扈的样子,司空玄都恨不得上去一脚把他踹下去,自己取而代之。

    

    偏偏自己的功力不如司空绝,只能臆想一下过过干瘾,然后回去在夜里磨牙,捶心挠肝。

    

    定是老天有眼,不忍埋没他这个旷世奇才,才让他无意中救了受伤倒在野外奄奄一息的云无定,这个因为感激愿意追随辅佐他登上门主宝座的人。

    

    不仅为他出谋划策,还传给他海纳百川,这众家垂涎,疯狂寻找了近百年的绝世神功。

    

    这个云无定,比从小养大的司空月有用多了。

    

    司空月不听摆布,做事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虽然不敢公开忤逆自己,却经常背地里做一些手脚,给魔道留余地,斩草不除根。

    

    她倒好,留下个皓月公子的美名,殊不知,自己早已忍无可忍,想和她清算了。

    

    留着她,早晚是个祸害,会误了自己的大事。

    

    司空玄有预感,如果有一天司空月发现了自己的真面目,面对着恩情与正义的抉择时,一定会站在自己对立面,与自己为敌的。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毁掉,决不能留着。

    

    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所以,司空玄把司空月这颗没用的棋子算到计划里。

    

    当云无定提出用苦肉计时,司空玄犹豫了一下,便答应把自己养育了十几年的徒弟,当作诱饵,用来引司空绝上钩,一石打死二鸟。

    

    从那时起,司空玄便开始谋划怎么样一步一步登上司空总门门主,最终称霸整个剑道门,让百家臣伏在自己脚下。

    

    促使司空玄最后下定决心除掉司空月的,是有一次他正在修练神功,进入忘我之境时,司空月突然闯了进来。

    

    原来是他练功太专注,没有听到敲门声。

    

    也是以为门外有护法的云无定守着万无一失,一时大意了。

    

    就是这么凑巧,云无定有事离开那么一下下,恰好这时司空月来找司空玄,请示门中事务。

    

    当看到突然有人进来时,司空玄惊慌失措,内息倒流,差一点走火入魔。

    

    司空月一定看到自己偷练神功了,万一传扬出去,他一定会成为百家讨伐的对象。

    

    虽然司空月后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对自己的态度也一如既往的恭敬,可是司空玄还是疑神疑鬼,总感觉司空月看到自己的眼神不对,带着一丝怀疑和鄙视。

    

    必须赶快实施计划,尽早除掉司空月,以免夜长梦多。

    

    虽然这个徒弟跟了自己很多年,帮自己做了很多事,可是该舍弃时绝不能心慈手软,否则有可能倒霉的就是自己。

    

    按照云无定的计策,他在司空月端给自己的茶里下了毒。这毒是云无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医魔蓝不道的秘制毒药一一化功散。然后诬陷司空月要弑师夺位,激起天下人公愤。

    

    司空玄在世人眼中是德高望众的君子,侠士,由他亲口指证是喝了司空月端来的茶才中毒的,无人不信。

    

    这边他毒发倒地,那边云无定马上带领门人进来抓人,时间配合得刚刚好。

    

    他自己则是真的喝下了化功散,功力尽失。

    

    此计看上去是一步险棋。因为万一云无定骗了他,事后不给他解药,或者司空绝不肯耗费灵力为他运功驱毒,那他这后半生只能做一个没有前途的废人了。

    

    不仅得不到梦寐以求想要的地位,连现在拥有的一切也将全部失去。因为司空绝是不可能让一个废物打理司空南门的。

    

    司空玄本来对这个计划心存疑虑,不敢轻易尝试。

    

    他对云无定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放心。事实上他对所有的人,哪怕是再亲近之人都保持几分戒备。这个计划太过凶险,他不得不暗自怀疑云无定提出这个方案是不是想害自己。

    

    观察云无定的神情,并没有一点心虚。死死地盯着云无定的眼睛,他也没有躲闪。坦然地直视自己,目光中全是忠诚。

    

    而且云无定只是提出计划,并没有怂恿自己去实施。去不去做,要不要冒这个险,全凭他自己决定。

    

    司空玄没有马上答复,只说考虑一下,云无定便没有再提,计划暂且放在一边。

    

    之后,司空玄仍然夜夜被强烈的折磨,终于承受不住了。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发疯。对权势的极度渴望已经快要让他失去理智,什么都顾不得了。

    

    如果赌上一切能换来权力,也值得不是吗?

    

    于是,他召来云无定,一起密谋怎么样才能让那个计划天衣无缝。

    

    二人几次推敲预演,把计划实施过程中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数都算计周全。

    

    因为司空玄处心积虑想当司空门门主,几十年暗中观察分析司空绝,对司空绝的脾气秉性了如指掌。他的每一个可能出现的反应,司空玄都预料得到。

    

    包括怎么激怒他,安排人在下面煽风点火,推波助澜。让头脑简单的司空绝来不及思考便冲动地下手除掉司空月,都在司空玄的计划之内。

    

    他算准了,自己一旦中毒,最爱面子的司空绝一定会千方百计把这个丑闻压下来,不让这个消息走漏风声,传到外面去。这样自己中毒的事情无人知晓,司空绝便不用运功为自己驱毒。司空绝如果没有上钩,那自己岂不是白忙一场。

    

    所以,司空玄事先就安排好,事发后云无定偷偷派人去外面散布消息,传遍天下,让整个剑道门人尽皆知。

    

    他算准了,因为司空玄行事一向飞扬跋扈,剑道门百家一向对司空绝阳奉阴违,此时定会幸灾乐祸,巴不得看他的笑话。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以关注的名义积极上门询问打听。

    

    最爱面子的司空绝脸上挂不住,一定没办法在门内暗中解决司空月。而是要在天下人面前公开审判司空月,以挽回这个事件让司空门名声受累的损失。顺便让整个剑道门都看看,他司空绝多么铁面无私,对恶徒绝不姑息养奸。这样一来就能反客为主,不仅变坏事为好事,还可以趁机在天下人面前立威。

    

    他算准了,这样一来,司空绝骑虎难下,为了表现出大仁大义的姿态,一定会运功给自己驱毒。然后,云无定几天后暗中给他服下解药,解了化功散的毒性。这样,他就可以出其不意,施展苦练很久的海纳百川聚灵神功,一举偷袭成功,把蒙在鼓里的司空绝放倒拿下。

    

    幸好一切顺利,都按照事先计划发展。司空绝的反应不出所料,稀里糊涂地全部接照自己的设计,一路配合到底。

    

    成功地铲除了司空月,虽然结局不是那么完美,半路杀出一个不明来路的蓝衣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救走了司空月。

    

    没假司空绝之手了结了司空月的性命,有点可惜。但是她已经从云端跌落污泥里,从人人称颂的皓月公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弑师恶徒。

    

    就算她真的命大逃过一劫,说出的话也没人相信了。

    

    何况她还有把柄捏在自己手里。

    

    若是人们知道大名鼎鼎的皓月公子居然是个女人的话,那种被骗的愤怒冲上脑子,不怪自己眼瞎,只会迁怒对方不该欺骗自己。

    

    真到那时,那些人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他赌司空绝碍于面子会做给天下人看,亲自为他运功驱毒也成功了。

    

    顺利地在合适的时机乘其不备,施展海纳百川,把司空绝的灵力吸干,据为己有。

    

    云无定帮他做了这么多,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事成之后,把成为废人的司空绝交给他处置。

    

    司空玄被梦想成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欣然答应。也没有闲心细问云无定与司空绝有什么过节,为什么提出这么个奇怪的要求。

    

    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该怎样举办一个风光无限的接任大典上,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与自己无关的小事。

    

    反正又不用损失什么,那个废物留着也没有用,自己又不能亲手杀了,交给云无定处理,也算替他解决了一个麻烦。

    

    本以为水到渠成,一切都完美地按着计划好的方向进行着,自己马上可以顺理成章地继任门主之位了。谁料到一时大意,竟让司空绝走脱了一魂。

    

    没想到这老家伙还留了一手,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那一魂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也没关系,司空绝其他的魂魄都被云无定捉住,收进锁魂袋里。

    

    司空绝的身体现在只剩一个空荡荡的皮囊,就算那一魂归位,整个人也是个白痴而已,料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好不容易万事俱备,马上要掌管司空门大权的关头,竟然又发现海纳百川神功的缺陷。

    

    唉,真是好事多磨啊。

    

    如果不是这样,他何苦冒险亲自出来寻找目标,抓剑士练功呢。

    

    东方长野看着指向自己胸口明晃晃的宝剑,无惧无畏,哈哈大笑道:“东方门何德何能,竟能劳烦司空门主深夜亲自驾临啊!司空门主不必如此大费周章,鬼鬼祟祟蒙面偷袭,岂非有失一派宗主身份?因为本门现在已是空门,除了老夫一人,其他门人已全部离开,阁下想做什么,尽管冲我来,老夫一人承担!”

    

    司空玄闻听此言,不由疑心大起。

    

    他才不相信这东方长野会如此大方,乖乖地把自己奉上,任人宰割。

    

    如果他真的事先算准了自己会来,一定会安排门下弟子严阵以以待,会四处搬请救兵相助,怎么会坦然地坐以待毙?

    

    人都是怕死的不是吗,蝼蚁尚且偷生,就不相信这东方长野会是例外。

    

    其中一定有诈,会不会是缓兵之计?想用这番话吓住自己,让自己知难而退。

    

    或者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不敢贸然动手,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来?

    

    想到这里,司空玄不由得更加戒备,一边与面前的东方长野对峙,一边竖起耳朵留意外面的动静。

    

    东方长野的这番话,不但司空玄不相信,就连躲在一旁的司空月听罢,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太不合乎正常人的思维了。

    

    之前听到东方长野说,算准了司空玄今晚是来灭他满门的,司空月还松了一口气。以为既然他算到了,肯定已经早有准备,应对这次的劫难。正常人不是都应该如此吗?没想到东方长野接下来会说出另一番话。

    

    会不会他还不知道司空玄已经练成了海纳百川神功,又吸收了司空绝的灵力,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低估了司空玄的厉害?

    

    司空月不由得暗自心急,可惜现在自己只是一抹无形的状态,既无法出声示警,又不能施以援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态发展下去。

    

    司空玄阴恻恻一笑,手中的剑并未偏离半分。轻蔑地说道:“东方门主想用缓兵之计吗?兵不厌诈这一招对我可不管用,想让我知难而退,东方门主未免太天真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今晚,你这个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东方长野仰天哈哈大笑,说道:“司空门主多虑了,既然算准你今夜会来,老夫又怎么会忍心让门下弟子陪葬?”

    

    “老夫早就算出来,东方门自创建以来,历经大小八十次劫难,加上这次,刚好九九八十一次,九九归一,算是圆满终结。”

    

    “如今东方门气数已尽,该着有今日一劫,倾尽全力也无法化解。天意难违,所以早就找借口把门内所有人都遣散,只剩我一人守在这里,果然等到你这煞星上门了。”

    

    "哈哈哈哈哈,天意如此,你以为老夫会怕吗?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