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浮出水面

    

    “清莲,清莲,清莲……”

    迷迷糊糊的,陷入了黑暗中的清莲分不清这是殿下的声音还是姜雨嫣的声音。

    脸上那种疼痛的感觉已经褪去了,反而有一股冰凉凉的味道。

    疲惫的睁开眼睛,便是姜雨嫣那一张放大了的焦急的脸。

    “姑姑……”

    清莲虚弱的开口,眼前一片血红色,又要晕厥过去。

    姜雨嫣扶住了她的肩膀,拼命的摇晃了几下,急声喊道

    “清莲,清莲,你清醒一点!”

    “姑姑,我好累,你容我睡会吧。”

    清莲脑袋上似乎有千斤重,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这个狭仄的房间里响起,姜雨嫣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脸颊上冰凉凉的味道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火辣辣的疼。

    清莲终于理智回笼,想起了自己身处何地,又在做什么。

    急急四处张望,拿起床边备好的镜子细细看了。

    那是一张名副其实的美人面,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

    面上光滑再看不见一点疤痕,除了左边脸颊上突兀的巴掌印,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多谢姑姑!”

    忽略掉脸上的痛觉,清莲站起身来真心实意的朝着姜雨嫣盈盈一拜。

    许久却没有听见姜雨嫣的回应,只有她一声重过一声的呼吸声。

    清莲蹙起秀气的眉毛,站起身来,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姜雨嫣。

    只见姜雨嫣面色苍白如雪,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垂在两侧的手指止不住的颤抖着。

    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顺着姜雨嫣的视线,清莲奇怪低头查看,只见自己的衣衫被扯成了一条条,几乎不成形的挂在了身上。

    面颊一红,虽然都是女子,此刻的清莲却有些羞赧的不好意思。

    迅速的转过身去,扯起一件黑色披风将自己送头到脚裹了个严严实实。

    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故作轻松的调笑到

    “姑姑这是怎么了?您手下调教了多少姑娘,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怎么失态成这样?”

    姜雨嫣不答,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扯住她的披风往下拉。

    速度之快,力气之大,惊的清莲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倒是姜雨嫣的手下还算有分寸,并没有扯掉这件披风,而是直直的拉到清莲锁骨之下一掌宽的位置。

    另一只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那里一处疤痕,声音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惊惧

    “这,这是你生来就有的么?”

    清莲低头去看,皱着的眉头越发的紧锁。

    这的确是她生来就有的疤痕,不过姜雨嫣这样的反应让她心中生出无穷无尽的恐慌来。

    有什么东西慢慢的脱离了她的掌控。

    或者说,她慢慢的走进了什么人的陷阱当中。

    “是。”

    清莲死死的盯着姜雨嫣的眼睛,慢慢的,咬着牙回答了她的话。

    “不可能,不可能!”

    姜雨嫣却有些疯癫了,口中来来回回的念着这三个字,送开了手。

    清莲一把攥住了姜雨嫣的手腕,眼眸牢牢的迫视着姜雨嫣。

    “怎么了?”

    姜雨嫣被迫与她双目相对,眼神渐渐地迷离起来,抬起手腕摸了摸她的眼尾。

    说出来的话却更加云山雾罩了

    “是啊,这双眼睛多像啊!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哈哈哈哈哈哈……”

    一串肆意的不可抑制的笑声从姜雨嫣的口中溢出,笑的人发毛。

    “说!到底怎么了!”

    清莲手中用力,几乎要将姜雨嫣的手腕捏碎。

    手腕上传来的痛苦将姜雨嫣的神智拉了回来,慢慢的平息了心情。

    看着清莲的眼神却诡异的可怕

    “你想知道?”

    望着姜雨嫣异样的神色,藏在心底的忌惮浮了上来,灵魂深处的本能在疯狂的叫嚣着“不要听”。

    可是此刻姜雨嫣的狞笑就像是一朵散发着惑人的罂粟花。

    宁愿做一个痛苦的清醒人,也不要做一个快乐的糊涂蛋。

    “是!”

    姜雨嫣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自顾自的挣脱了清莲的挟制,声音也变得飘渺

    “你知道么?多年前,我曾经从宫中抱出来过一个孩子……”

    “那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呀,那眉眼,那鼻子,那小嘴,那一身的模样,就算只是个刚出生的奶娃娃,我也一眼看出了她日后必是一位倾国倾城的角色。”

    一边说着,姜雨嫣一边走到桌子面前燃起了一只香,一股荷叶清香慢慢的飘到了清莲的鼻尖。

    清莲正听的入神,猝不及防闻见这熟悉的味道,美眸冷冽,一个掌风折断了那香。

    又一个掌风推开了窗户。

    飘飘散散的,那香味乘着风飘到了窗外,消弭不见。

    清莲的眼中是压也压不住的冷毒忌惮,冷冷的质问道

    “这香是姑姑楼里用来蛊惑人心,软人心智的好东西,用在我身上,姑姑不觉得有些浪费了么?”

    姜雨嫣笑了笑

    “是啊,这可是我花楼里最有价值的宝贝了,因着这个,殿下得了多少消息,又办成了多少事情。”

    “可是,对于你我这样的人来说,这香没有半点用处,只是稍稍削减一点痛苦罢了。”

    好脾气淡淡伸出脚将地上那半截香碾碎,又重新燃起了一缕袅袅的香烟。

    清莲神色淡淡的看着姜雨嫣的动作,不再出声,也没有阻止。

    姜雨嫣回眸看了一眼清莲,唇边的笑容淡了几分

    “清莲,你知道那个娃娃是什么身份么么?”

    清莲神色不变

    “既然是从宫中抱出来的,又是悄悄地托了姑姑这样的身份,想来是某位宫女与人的私生女吧。”

    “呵呵呵……”

    姜雨嫣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的乐不可支

    “我这样的身份,是啊,我这样低贱的身份自然是认识不了什么大人物。”

    “可是,恰恰那位大人物那个时候也身份低贱,任何人的援手,哪怕是脏的臭的不怀好意的,她也没有拒绝的底气!”

    “是谁?”

    清莲渐渐失去了与她故弄玄虚的耐心,今日的姜雨嫣格外的反常,今日又是殿下举事的日子,她的心头此刻恐慌的厉害。

    “一位冷宫的娘娘。”

    姜雨嫣笑容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冷宫。

    这两个字挑起了清莲敏感的神经,殿下的母妃,殿下和姜雨嫣的关系,事情似乎变得明朗起来,可又像是蒙上了一层可怕的阴翳。

    “怡妃,殿下的生母。”

    姜雨嫣冷冷的吐出这句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清莲,目光变得疯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