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攻于此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年月下旬,潘帕平原已经正式进入了冬季时分。

    弗朗哥镇(即后世的拉斯弗洛雷斯小镇)外面某个隐蔽的小土沟内,一身南尼德兰雇佣军打扮的伊尼戈左手扛着一枝火枪,右手轻抚腰间的重剑,目光灼灼地扫过一票站在自己面前的牛鬼蛇神其中有高乔人,有东岸刑事犯人,有情报总局的探员,还有很多来自东方的土匪或邪教分子(杨亮对此一定很不陌生),总之是个大杂烩,人渣集中营。

    正常人待在这群凶焰昭著的土匪群中,恐怕早就两股战战,坐立不安了,不过伊尼戈却安之若素,习以为常,甚至当他目光每扫到某个人时,有些人还下意识地避开和他的对视,由此可见这厮也不是什么好鸟,不然焉能震慑得住这帮凶人。

    当然了,伊尼戈在潘帕平原上名声这么大,让很多人闻风丧胆,但仍然有和他有些不对付的,比如某个诨号“一吊三”的前清国土匪。

    “一吊三”原名吴翼飞,清国绿营小军官出身,甚有勇力,驻守江北扬州府一带。在上次东岸大军出动去江北掳人的时候,全军溃散,这厮直接被抓了俘虏,然后因为表现良好,多次带路,因此获得了减免劳役刑期,移民东岸本土的奖赏。再后来,不甘心在巴西高原上土里刨食的吴某人,又想办法报名登上了前往潘帕平原的移民船,成功混迹于草原之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这次国家情报总局的盛德鸿盛处长策划针对弗朗哥镇的攻击行动,也把“一吊三”吴翼飞和他那五六个臭味相投的老兄弟给召集了过来,让他们归属于伊尼戈指挥,这多多少少让自认为实力不错的吴翼飞很是不满。

    啊,对了,忘了介绍吴翼飞“一吊三”这个诨号的由来。这个一吊三是南通州人氏,家境富裕,少年时就勾结一群恶少为祸乡里。扬州府因为地处要冲前线,历来局势紧张,因此如一吊三这类孔武有力的乡间流氓便被征募为了地方团丁,这更是方便了这伙人鱼肉百姓。不过一吊三狂吃滥赌、勒索抢劫,却从不糟践良家妇女,每逢有生理需求时,便去镇街的窑子里去解决。按照当地规矩,叫一次窑姐需要一吊钱,但他却额外大方,每次都比别人多付三十文,声称窑姐也不容易,这是给她们的体己钱,因此一来二去别搏了个“一吊三”的诨号,倒也在十里八乡迅速扬名了。

    “臭小子,这里是伊尼戈老大的地面,能任凭你小子走平道吗?”看见吴翼飞态度不是很恭敬,居然和伊尼戈大大咧咧地对视着,且目光里隐隐有那么一丝挑衅的意味,一位紧跟他的前山东闻香教教徒便怒了,出言怒斥道。

    “是肉皮子发紧了吧?”

    “看你细皮嫩肉的,老子一巴掌能打进地里。”

    “年轻人,你倒大霉了,正如同上帝不会庇佑海盗一样,同样也不会庇佑你的。”

    喽喽们七嘴八舌地嬉笑怒骂了起来,令吴翼飞和几个老兄弟一时间有些愤怒,差点就发作了起来。不过在听到一位穿着便服的国家情报总局官员咳嗽了两声后,所有人都明智地闭上了嘴巴,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只留下一群看不清形势的高乔人傻傻地愣在那儿。

    这个国家情报总局的官员是前顺军将领蔡华泽之子蔡祖,赫然是一副大块头的身板,一身猎装紧紧包着鼓鼓囊囊的腱子肉,宽宽的牛皮腰带上,一侧插着一枝型燧发手枪,另一侧则是带鞘的匕首,两腿叉立,如同一尊黑铁塔一般。

    蔡祖这份尊荣,说起来一点也不像那种穿着黑皮,整天以分析情报、撰写报告为主的国家情报总局的人,倒更像是那些宪兵司令部辖下的赳赳武夫们。蔡祖这会咳嗽了两声,制止了一场潜在的内讧,然后又努了努嘴,示意伊尼戈赶紧的上来给大伙将将接下来该怎么行动,因为离预定的出发时间已经不远了。

    伊尼戈点了点头,也不在推辞,开始讲了起来,且一边讲一边分配任务,谁吸引火力,谁猛冲猛打,谁搜罗物资,谁控制人员,谁在外围警戒,都落实到了每个人的头上,条里清清楚楚,不愧是当过雇佣兵的人物。

    众“土匪”们听得也很认真,不时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当然也有不是很清楚自己职责的,便伊尼戈发问,伊尼戈也不嫌麻烦,一一向他们解释了清楚。如此三番之后,上午八点钟,所有前期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众人便一声唿哨,翻身上马朝弗朗哥镇杀了过去。

    他们这次袭击弗朗哥镇,是国家情报总局策划许久的行动了,目的就是为了震慑一下西班牙人,让他们意识到在即便在潘帕平原这个西班牙王国的领土上,东岸人也是想打就打,丝毫不费什么事。而且,他们甚至都不用出动军队,只需招募一些乌合之众组成百十人的马队,就能掀翻像弗朗哥镇这种不大不小的殖民镇子。

    马队很快便行进到了弗朗哥镇的镇墙附近,也许是早早被瞭望塔上的西班牙人发现的缘故(草原上无任何遮挡物,可谓一览无余),等他们冲到近前的时候,镇子大门已经关上了,一位神父将钥匙扔进了井里,大声号召男人们出来抗敌。

    伊尼戈见状冷笑了一声,命令手下两个老兄弟带一群高乔人向前冲锋,打算先控制大门左近,然后再放火烧门。他的想法是不错,但问题是高估了这些高乔人的战意,只见他们刚刚下马步行了几十步,一排子弹打了过来,撂倒了先头几个人,剩下人的士气一下子就崩溃了。无论伊尼戈的两位老兄弟怎么威逼利诱,他们的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始终不怎么肯往前挪动,惜命得很。

    情报官员蔡祖见状大怒,破口大骂道“奶奶个熊,你们的胆子都让狗叼去了!都给我冲过去,打开大门,抓住一个活的赏十枚银元,死的五块钱,以首级为凭!快!”

    乌合之众们被钱给鼓动了起来,也不待伊尼戈指挥了,一下子又上去了两队人,其中就包括“一吊三”吴翼飞率领的一队。这厮打起仗来倒也是一把好手,一边咋咋呼呼地招呼手下人往前冲,一边领着几个老兄弟仔细观察西班牙人的所在,然后七八杆枪一起招呼过去,往往几下就能获得斩获,这一下子就压制住了西班牙人的嚣张气焰,极大鼓舞了己方的士气。

    而等到拿着米尼枪的几个伊尼戈的骨干手下不紧不慢地上前,进行远程精确射击后,西班牙人的第一道抵抗防线几乎瞬间就土崩瓦解了。丢失了十多具尸体的他们士气崩溃,不顾军官和神父的劝阻,直接撒丫子跑路了,躲到了镇子里。

    一吊三看了哈哈大笑,直接让几个捧着柴火的高乔人上前防火烧门,同时他自己则躲到了瞭望塔的射击死角处,静静地观察着局势变化。他心里明白,这些西班牙人已经败了,彻底地败了!虽然一开始被军官、神父以保卫自家财产、亲人安全为理由组织起来,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抵抗,可他们的战斗意志终究是很成问题的,这才几个来回呢,竟然就吃不住劲跑了!如此战斗能力,就怪不得他们在占据了绝对制海权的情况下,依然无法夺回被法国人占领很久的伊斯帕尼奥拉岛了!也难怪像贝略这种大商港,居然也会被英格兰海盗给彻底洗劫了,实在是无能到了极点。

    木质的大门在熊熊烈火前并没有坚持太久,在土匪们用马匹将剩下的构成大门的圆木也拉倒拽走之后,一吊三大吼一声,一马当先冲了进去,也是勇猛!

    “啪啪啪”的抵抗枪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几名乌合之众当了替死鬼之后,一吊三拔枪撂倒了一个,然后攥着匕首冲了过去,两下就插死了一个戴着船型帽,看起来还是军官模样的西班牙人。他的老兄弟看大哥如此勇猛,纷纷叫好,然后鼓噪着一边放枪一边冲锋,很快便将这看起来是最后一拨西班牙人的抵抗力量给粉碎了——嗯,敌军一共撂下了差不多十具尸体的样子。

    接下来的战斗其实很简单了,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失去抵抗勇气的西班牙人缩在家里面,瑟瑟发抖地等待着征服者对他们的审判。他们这么担心是应该的,因为这次前来袭击他们镇子的敌人,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东岸正规军,因为他们既不穿蓝衣服也不穿黄衣服,甚至就连军装都没有,且其中颇多高乔人的面孔,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因此一个个都很担心。尤其是那些紧紧攥着火枪的男人,心里已然有些后悔,觉得刚才是不是应该坚决抵抗一下,现在这种任人宰割的日子可真不好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