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乞丐婆子

    当初在薛木得知了婉娘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时候,在震惊之余,他更担心婉娘会离开。

    所以他并未对于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世界有所好奇。

    但是在今日碰到那与之前的和尚对着他说了同样的一句话的白发姑娘的时候,他有些开始怀疑了。

    或许,当初婉娘穿越过来,是不是因为自己?

    他的确觉得有些太过于神了,毕竟在婉娘过来之前他对梨花村里还不是婉娘的婉娘丝毫不认识,自然也不会有他们所说的执念。

    可是,自从与婉娘成亲以来,他便发现自己太过于在乎婉娘,但是他忍不住,就算担忧婉娘会不适应,他只有暗暗忍下,不让她发觉。

    可是婉娘总是会以一种看待孩子心性般地看向他,对于他的这份过于的占有只是飘然看过,让他忍不住有些得寸进尺。

    看着眼前的婉娘,薛木用额头蹭了蹭她的。

    “若真的是你将我带过来的,”木婉娘不知他怎的说着话便又抱着她了,以为他是又担心了,便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那说明可是被上天给认定的,不然单靠你怎么会将我带过来对不对?”

    其实她现在对于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已经不在乎了,只要现在他们过得好就是了。

    只是她相公好像有些缺乏安全感的样子,环绕着她的肩膀的手一点点收紧,但是又似乎是顾忌到她的肚子,一会儿又松开了,一会儿又收紧了。

    木婉娘干脆直接把他的手放在肚子上,这下他是怎的都不敢用力了。

    “好了,别想太多,既然那大和尚和白发姑娘都说你‘一愿成真’了,那也是好事啊,说明咱们肯定能好好过下去。”

    她笑笑,“今天一天都没有和白雪玩了,你可担心晚上他得生你气了。”

    想到白雪生气后嘟着嘴的模样,薛木面上也松了好几分。

    “对了,惜文是怎么回事?”

    她本来早就想问的,但是想到他的担心,便先好好安慰好人再说。

    薛木摸摸她的头发,和她说了之前二同发现的事。

    还是几天前的事。

    那天惜文按照往常一样先随着木子云一起听文海先生的教导,随后木子云去练武去了,她便乖乖地回了屋子里去练琴,可是这一次她不知怎么地一直稳不下心,便准备出去逛逛。

    但是春文婶还得忙着,便让二同帮着带着她去苏巧的铺子里,毕竟她还小,她不想让她在外面走远了。

    二同将惜文送到书铺后,便让之前在书铺的看书的马原先回去了铺子里。

    他不怎么喜欢看书,但是对话本子还是接受良好,所以便找了本话本子看了。

    惜文一直待在苏巧边上乖乖地看着书,看累了就拿出纸来作画,唯一一次出铺子还是就在铺子前面买了一根冰糖葫芦。

    但也就是这一次出了些意外。

    “嘿,你干什么啊?!”

    是苏巧的质问声。

    二同立马就出去了。

    苏巧质问地正是一个婆子,那婆子一身乞丐衣裳,看着应当是上前要吃的。

    但是她划伤了惜文的手,还对着惜文嘀嘀咕咕了好一阵,苏巧就认为她是故意的。

    二同本来想把惜文先给带着进铺子,不想突然就涌来十几二十个小乞丐我那个这边冲,惜文被冲在最前面的撞了一下,二同立马将她拉开避开了身后的人。

    苏巧也被吓了一跳,赶紧退回了铺子,还立马关上了一扇门。

    她还以为这些小乞丐要冲进铺子里来了。

    不过这些小乞丐在瞧见那个乞丐婆子走了后也闹闹腾腾地走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苏巧觉得还真够怪的,但是也没想太多,立马要带着苏巧去医馆去。

    二同让她继续守着铺子,他带着惜文去医馆。

    惜文手上的伤口不深,只是破了皮,但是还是流了好些血,路上的时候惜文看着手臂上的血趴在二同怀里哭了。

    二同以为她是被吓到了,但是直到张大夫将伤口处理好后,惜文仍然再哭。

    这时候他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他发现在惜文的手里握着一张只写了两个字的纸条。

    上面的名号是京城的那位国舅爷的。

    之前的那位大国舅爷因为逼宫已经被斩杀了,现在京城里只剩下那位小国舅爷了。

    二同并不知晓惜文的身份背景,所以他留了一个心眼,他回想到之前那个乞丐婆子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样子,难不成她说了与那国舅爷有关的事?

    等回去后,二同还没把这件事告知其他人,惜文便直接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不让任何人进去。

    他旋即便让人去查探了那乞丐婆子以及那十几个小乞丐到底是谁派来的。

    旋即他将这事告诉了薛大哥,然后便晓得了惜文的身世背景。

    只是等他的人找到那乞丐婆子的时候已经发现她没了气,明显是被人一刀割断脖子没了命。

    二同便将此事看得更重了。

    惜文也在屋里待了两天了,就连春文婶也不见。

    但是她好歹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二同一天都会好几次偷偷进去看一眼,见她没事,好好吃了饭后才放心出来。

    后来子云进去过两次,但是出来的时候都没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二同知道这事肯定是出在了那个嘀嘀咕咕的乞丐婆子身上,当时她到底说了什么,现在也只有惜文一个人知晓了。

    “后来有个小乞丐说了,是有个蒙面人半夜翻进了庙里,找到了那婆子。当时有个小孩正躲在后面吃东西,便也听见了蒙面人与那婆子的对话。”

    之前二同已经与他说了这事情的经过,他自然是晓得的。

    “里面提到了国舅爷,也提到了惜文的娘。”

    原句是“小姐你难道不记得你的娘亲了吗?她死得好苦,你怎么能忘了她呢?小姐快回去,回到你该回去的京城,那里才是你的家。”

    由此可见,那蒙面人应当是从京城来的人。

    至于那在京城的国舅爷是如何知晓惜文的存在的,还有待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