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传送

                      仓库中的几人,立刻被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光芒吸引了,郭子平几人痴呆一样的表情看着那越来越强烈的光芒。

    可正在激发光芒的许悠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好奇心害死猫,他的真气好像不要钱一样疯狂的被吸入了这款蒲团,想停都停不下来。

    这样继续下去,他很快就要被吸成人干了。

    许悠然拼尽全力去控制体内的真气,终于在最后一丝真气耗尽之前,蒲团停止了吸收。

    一道椭圆形的光圈出现在许悠然身前不远处,那光圈后面本应是一排排的货架。

    可现在看过去却是另一幅画面,邹军长的办公室内,邹军长正在查看光幕上的一些文件。

    这道椭圆形的光圈如果说要形容的话,倒是可以用光门来形容,一扇开在不同空间的光门。

    仓库内的四个人彻底懵逼了,面面相觑,都是一脸茫然。

    许悠然有些虚弱的看向张秘书,有气无力的说“我干了什么?”

    张秘书长大了嘴巴,好像一个痴呆儿一样看向许悠然,嘶哑着嗓子,“你干了什么?”

    另外两人也是惊诧无比的看向许悠然,张秘书在签收这些装备的时候,曾经很仔细的检查过每一件装备。

    他也让一些觉醒者尝试着去感受每一件装备的作用,然后跟说明书进行比对,验证效果。

    防止使用装备的战士,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意外。

    万一在和变异兽战斗的时候,你以为你拿到的是一把激光枪,结果却是一个手电筒,那玩笑就开大了。

    这块蒲团确实只会发出一团模糊的亮光,能在黑暗的环境中起到很好的照明作用,但也仅此而已。

    可是眼前的一幕彻底巅峰了他的三观,他感觉过去几十年学习的科学知识都是假的。

    郭子平大着胆子,走到那扇椭圆的光门旁边,喃喃道“这是专门用来偷窥的吗?”

    光门那边的邹军长看着光幕上的文件正在沉思,忽然似有所觉,侧头看了一眼。

    一向稳如老狗的邹军长,好像见了鬼一样,从椅子上“唰”的一下跳出去很远。

    目瞪口呆的看着光门里的仓库,还有仓库里同样目瞪口呆的几个人。

    许悠然艰难的扭动着脖子,看向郭子平,“你管这叫偷窥?这是明窥&nbp;啊……”

    因为许悠然断开了真气灌输,此时的光门好像失去了动力,正在慢慢缩小,而且变得越来越模糊。

    张天兵忽然灵机一动,随手抓起一只靴子一样的装备丢向了光门。

    奇迹再次发生了,隔着坚实的墙壁,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

    那只靴子“啪嗒”一声,掉落在邹军长的办公室地板上。

    办公室内的邹军长、仓库里的众人,再次被震惊了。

    这扇光门竟然可以传送物品,这是一扇传送门。

    眼看着光门越来越小,许悠然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张天兵向着光门丢了过去。

    面对着未知文明未知用途的光门,张天兵吓得都要尿了,手舞足蹈的扑向光门。

    半空中传来他撕心裂肺的怒号,“许悠然,我草你大爷……”

    “唰”张天兵的身体竟然神奇的穿越了光门,“噗通”摔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光门“嘶”一声,彻底消失不见。

    敞开的仓库大门,还能听到办公室里传来张天兵的哀嚎声,“……我跟你……我……玩命……”

    许悠然几人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隔壁的办公室,看到一脸呆滞的邹军长,还有躺在地上捂着屁股的张天兵。

    邹军长看着几人,再看看躺在地上的张天兵,茫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许悠然看着手上拿着的蒲团,却发现蒲团的光泽好像稍微暗淡了一些,他端起蒲团,“首长,这个蒲团好像是传送门!”

    几人听到这话都急切的纷纷围了过来,张天兵也顾不得屁股了,一个懒驴打滚爬了起来。

    几人七手八脚的抚摸着蒲团,都被这神奇的一幕彻底颠覆了三观。

    没办法,这一幕太神奇了,地星上所有的科学家还在研究空间到底是什么的时候。

    他们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件,能够突破空间限制,不但可以传送物品,还能传送人的装备。

    这太让人感到惊悚了,没有人可以在这件装备面前,无动于衷。

    许悠然将蒲团递给郭子平,“你来试试。”

    郭子平小心翼翼的接过蒲团,开始尝试着灌输精神力。

    大家都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他,希望可以再次发生奇迹。

    “唰”一团柔和的白光,好像一盏巨大的电灯一样,在办公室中亮了起来。

    光线虽然强烈,却不刺眼,非常柔和但是照明范围很广。

    嗯,这就是个很漂亮的灯泡……

    大家好像看弱智一样看着郭子平,他还在继续催发精神力,涨的自己脸红脖子粗,却只是增加了灯泡的瓦数而已,没其他任何反应。

    邹军长一把抢过蒲团,塞给了张天兵,“你试试。”

    郭子平有些无语,我是发挥了蒲团的正常功效的啊,怎么这么看不起我?

    张天兵有些忐忑的接过蒲团,学着许悠然的样子,开始疯狂的催发精神力。

    结果却只达到了郭子平的效果,还是那个巨大的灯泡。

    邹军长接过蒲团,最后递给了许悠然,“小许,你再试试。”

    许悠然有些为难的接过蒲团,“首长,我不行了啊,彻底耗空了,真的不行了。”

    邹军长一皱眉,严肃的说道“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你再试试。”

    许悠然苦笑道“首长,真的不行了。要不让我休息两天,回头再试试。”

    大家看到许悠然的表情就知道,可能是真的耗空了,纷纷拿过蒲团开始研究,又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众人看着许悠然,都感到万分的奇怪,为什么在许悠然手中就能发挥出与众不同的功效呢?

    不但是这个蒲团,就连觉醒技好像也是一样。

    之前大家不是太熟,还有就是出于对别人的尊重,虽然感到奇怪,却没有人问过许悠然。

    此时再也忍不住了,邹军长看了看左右,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许啊,这里都是自己人,绝对会保密。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张天兵也捅了捅他,“连长,你说说,什么情况?”

    郭子平也拍了拍许悠然的肩膀,“老铁,没毛病。”

    张秘书也看着他,一脸期盼的挤眉弄眼,“都是你并肩生死的战友,你说说,让他们学习学习。”

    许悠然面露难色,终于还是来了,可是他怎么说呢?

    他说自己识海里有个系统,能给他清晰的指明强大的方向,还能保证自己感染病毒也不会死?

    这事儿太玄幻了,打死也不能说啊。

    他敢保证,他今天说了,明天他就会出现在帝都的实验室里。

    而且是被军部上将,亲自拿下的……

    反复思量了半天,纠结了一下,慢慢说道“是不是跟我的病有关?我有病。”

    “嗯,早知道你有病。”郭子平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许悠然白了郭子平一眼,“我是全球唯一一例先天免疫力缺失患者,我出生开始就没有任何免疫力。灾变之后,随着我感染的病毒越来越多,觉醒技就不断的发生着奇怪的变化。我怀疑,我是全球感染病毒最多的人。”

    “嘶”众人纷纷下意识的后撤一步,远离了许悠然,这是个全种类病毒携带者?

    “哎……哎……你们跑什么?我只是携带,不会传染……”许悠然看着好像躲瘟神一样,迅速躲开的众人,有些急了,“我就说不能说,你们非要我说……还想不想学习了?”

    众人的表情有些讪讪的,邹军长的表情也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反应,下意识反应。小许,你继续,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什么细节,你们那是对病人的歧视好不好?”许悠然有些气愤的说道,“没了,就这些。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特别厉害,你们觉得奇怪,我也觉得奇怪。”

    张天兵好奇的走过来,抬手揪了揪许悠然的头发,疼的许悠然直呲牙,“你干什么呢?放尊重些,我是你的连长!”

    “头发是真的呀,人家都说我变秃了,也变强了。你这没秃,也这么强?没道理啊。”张天兵又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邹军长看了看许悠然,又看看那个蒲团,“看来这个蒲团只有在小许手里,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功效。这个蒲团你先拿着,好好研究一下用途,说不定有大用。要是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记得要上报,这个是借的,要还的……”

    许悠然忙不迭的把那个蒲团塞进怀里,“好的,好的。首长,我会记得上报的。”

    众人看到许悠然把那个传送门揣进了怀里,都露出一脸悲痛的表情,可是没办法,他们拿着那个蒲团只能当成灯泡,还大量消耗精神力。

    张秘书推着几人又走回库房,“这里很多装备都是大量消耗精神力的,虽然好东西很多,但是你们要量力而行。每人最多选两件,太多了也用不上。小许已经选完了,你们两个快点。”

    许悠然顿时急了,“我怎么就选完了?我还没开始选呢……”

    张天兵在后面一边挑选,一边嘟囔,“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郭子平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嗯,加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