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突发意外

                      姜利之前日还心心念念不能进去的皇宫,没想到这么快便向她张开了欢迎的怀抱。

    是因为蓬莱仙家的洗尘宴。

    这何止是国与国的外交盛宴!要知道,这个世界,蓬莱仙家,其实也就是灵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要说他凌驾于诸人国之上吧,倒也不至于,毕竟诸国政事他一概不管。只在人国受到人界以外的力量——比如说妖族的侵袭之时,才会站出来振臂一呼,团结灵族与人族一起对抗外敌。

    要说他没有凌驾于诸人国之上吧,每年的供奉以及朝觐是少不了的,相中了人地哪块仙山福地要开辟宗门,人国也莫有不答应的。

    再者,人族皇室都是天生有灵根的啊。虽然热衷于争权逐利,有违修仙大道,但是这不耽误他们空了闲了,又来修上一修,毕竟争来的权也好利也好,得拿命去享用。

    修仙一途,最难最可贵的是什么,自然是名师的提点与指导。或许名师的一句提点,便能顿然开悟,节约十几二十年甚至一辈子的修行时间。

    而像元朴子这种仙人,那可是洞虚境以上的仙人啊!

    要知道修仙一途从练气开始,到筑基,历经千险过金丹、元婴,再然后是化神、洞虚,最后才有大乘乃至渡劫飞升啊!

    可是,多少炼气修士,一辈子都筑不了基,更遑论什么金丹、元婴。犹其是人族,金丹大佬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而元婴老祖早就已是传说。

    虽然人族修行艰难,但仍挡不住汹涌的修行热情啊!

    毕竟对于像姜敖这种炼气的修士而言,一旦运气好筑了基,便可青春永驻,寿元增至300岁。多当几百年的皇帝,这是有多爽啊!

    所以,即使家里才发生了那样不堪的事,巴结讨好蓬莱仙人,可是一点也不能含糊啊!

    毕竟元朴子此行,名义上就是来布道的。伺候好了,万一还能给自己开小灶呢?万一有了小灶,自己已然放弃的修为,万一就可精进了呢?毕竟他离筑基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讨好归讨好,好好的一个洗尘宴,一个国家若拉不出几个像样的高阶修士,也挺没面子的。为了壮大声势,太子向姜敖力举了王力——这位深藏不露的高阶修士。

    姜利之收到帖子,又喜又惧,她自然担心在那么多大佬面前会绷不住,但想着公孙琰与卫子婴也会在场,那还歔什么呢?于是毫不含糊地一头钻进宫里来接人的软轿,欢欢喜喜赴宴去了。

    国之盛宴果然非同反响,虽元朴子他们来得突然,星纪皇宫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但并不妨碍他们按套路快速地实现穷奢极靡。

    宫城外便十里长街十里红毯、十里的烟火与杂耍表演。所以全城旦凡有点空的,都跑来凑热闹了。

    及至宫门口,却是只有足够高阶品的达官显贵,以及筑基六阶以上的修士,执请帖才能入内了。但即使条件已经足够严苛,依然避免不了宫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王力掀开软帘,看着这堵“轿”盛况,正自忧心,却听为首的太监,对着前方众人朗声喝了一声,“王力上人驾到,开!”

    话音刚落,果见前方人群立马挤出一条通道来,吓得姜利之连忙放下软帘。

    唉,这插队的羞耻感能不能省一省啊!果然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么,所以注定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已莫名其妙进入了特权阶级?

    轿子穿行在人群中,她自然听到好些议论

    “是真的王力上人么!好想见见上人啊!”

    “是啊!我也好想见一见,毕竟是凭一己之力,助太子搬倒晋王的呢!”

    “他在龙泉村一人干掉千人呢,推测修为至少金丹以上!”

    “听说他经常御龙遨游,到蓬莱与仙人喝茶呢,怕是隐藏的元婴也难说噢”

    “对了,他还长极好,连公主殿下都改弦易章喜欢他了呢!”

    “何止是喜欢,听说,太子都向皇上为他与公主请婚了呢!”

    “什么附马有龙阳之好?公主为他还与子婴上人打起来了?”

    ……

    姜利之“……”

    听着越来越离谱的传言,姜利之差点原地炸裂,把自己一个废柴传成大佬也就算了,但“龙阳”是个什么鬼?怎么公主还为自己与人打起来了啊?

    那公主打不打人她不管,但本公主现在就要打人了啊!

    “停轿!”她大喝一声!

    却是一双手一把捂住其嘴,叮嘱道“还有任务!还有任务!进宫再说!”正是洵修。

    姜利之没想到此妖现在胆子是越来越肥,居然敢捂主子的嘴。更要命的是,轿内狭窄,为了完成这一动作,她几乎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啊。

    但是此情此景,周围一大波人围着呢,也只能回家再好好教训,更何况它说得有理呢。

    轿子却是依言停了下来。但她只喊了停轿却没有进一步指示,领头的太监犯了难,毕竟好不容易让出的道,可不能这样一直堵着啊!就算是王力上人,也不能恃宠而骄啊。

    正要上前一探究竟,却听另一个男声道“没事了,起轿!”

    周围人等闻言一惊,这,这突然跑出的男声是什么鬼啊!

    又听王力的声音传来“真没事了,速速起轿!”

    轿夫一起轿便发现了问题——怎么突然这么重?这王力上人在轿里都干了什么啊?是偷藏了一个人么?

    此时不知哪里的一阵妖风传来,软帘掀起一角,好奇的众人,果然看到他们心心念念的一幕——王力上人在轿内偷藏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把上人他压、压在身下!

    “嗷呜——”

    竟有贵女为眼前一幕哭泣,“上人,你对得起你师兄么?”

    “呜呜,上人,你不是说好要与国公爷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么?”竟然还有贵女附和。

    “这新欢挺好看呀!只要好看就行!上人冲呀!我挺你!”

    众人“……”

    就觉得这些高阶修士——真会玩儿!

    一脸懵逼过后的姜利之(╯‵□′)╯ノ┻━┻

    什么跟什么啊!

    养个兽而已,有必要搞得跟捉奸现场一样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