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萧远的治疗方案,他如何选?

                      毕竟人不是铁打的,沈长安也需要好好休息的。

    全都处理好后,沈长安走出贫民区,就见一辆马车停靠在路边,掀开车帘坐了上去,一进去,就听到一声似笑非笑的声音道“沈太医终于忙完了,可真是让本王好等啊。”

    听到这个声音,沈长安一时之间到不知道该下去还是坐上来了。

    司北辰注意到沈长安动作一滞,无奈一笑,“上来吧,还是说你还有精力能走回去?”

    “倒也没有这么大的精力还能倒腾。”

    沈长安老神在在的坐了上来。

    “城主府那边我忙了一天,义父也回来了,但现在已经休息了,明日一早,你我一起去拜见。”司北辰的语气理所应当,就好像是本该他们一起去拜见一样。

    沈长安却摇摇头“不太好,京城的事,想必老将军也都知晓,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实在是不好一起出面。”

    “……”

    司北辰沉默下来。

    一路上回去,直到是到了城主府门口了,沈长安要下马车的时候,司北辰才有了少许的反应,伸手扶了她一把。

    ……

    吕义一开始并不知晓沈长安的身份,但等到老将军回来之后,他才明白过来,沈长安就是老将军口中那位想要收为义女,却没有做到,且在京城风声大噪的奇女子。

    知道之后,吕义给沈长安的安排,也高了不少。

    沈长安通过丫鬟的牵引,穿过别致的庭院,来到一个房门前,正要推开门时,隔壁却率先走出一个人影。

    “是你?”

    张妍看着沈长安,瞪大了眼睛。

    沈长安也有些意外,隔壁居然住着张妍,这……

    不过今天一天委实是太累了,沈长安也懒得和张妍多废话,微微颔首,就走进了房间里,旋即‘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张妍站在原地,只觉得自己吃了个闭门羹,扭头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连日来第一次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沈长安本以为自己会因为不习惯而睡不好,但没想到次日一早醒来时,精神很是饱满。

    简单的洗漱过后,沈长安便问清了老将军的住所,款步而去。

    老将军像是早有预料沈长安会来一般,提前将早饭摆了一桌,见到人影就急匆匆道“不用行礼了,快快过来,饭都还热着。”

    沈长安受宠若惊,“见过老将军。”

    “都说了不用搞这一套了,快来吃饭。”

    老将军盛情邀请,沈长安也就入座了。

    其实对于老将军,沈长安接触并不算多,但却清楚的明白,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保护了晟朝的无数黎民百姓。

    也因此,沈长安很庆幸当初自己救了老将军,才没让这个晟朝的守护神陨落。

    因着救命之恩,以及沈长安飒爽的性子,老将军很是欣赏她,做不成义女,却也可以做忘年交,总之虽然两人见面次数不多,却意外的一见如故。

    而且,老将军也比其他的人要更为理解沈长安,他并没有去追问沈长安这些年怎么样,又为何要这么做,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些军中趣事后,有人来请沈长安去就诊,就放沈长安走了。

    “将军,这沈太医确实是医术高超,昨日诊断的那些人,都好了不少,军中的老军医都没她那么厉害,依照在下的看法,不若从陛下那边,将她讨来,这样军中的死伤也能减少不少啊。”

    吕义从后面的屏风走出来,他是老将军的心腹,也是一个出色的谋士,注意到沈长安的能力后,自然第一时间是想要发挥最大的用处。

    对此,老将军却摇头拒绝了。

    “这丫头对我有救命之恩,不仅是我,在军中,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人让她难堪,就算是霍岩那小子也不行!”

    霍岩作为少将军,老将军对他的教导极少会用到这么严厉的语气。

    吕义当即明白过来,拱手告罪。

    “无妨,霍岩一早和北辰那小子出去巡逻,你随我一起去校场看看吧。”

    “可……那位张小姐如何安排?”

    吕义实在有些棘手。

    同为女子,沈长安身负皇命,来了就直接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反倒是张妍,死皮赖脸这个词用在一个女子身上委实不好,但吕义也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了。

    关键今早天还未亮,张妍就找到了吕义,表示自己也要出一份力,这可是在世太为难人了。

    老将军笑了两声,“尚书小姐,让她做什么都不好,所以就随她去吧,只要不扰乱军纪,蛊惑军心,就行。”

    “是。”

    吕义招来人,将老将军的话传达下去,而后陪着老将军一起前去了校场。

    ……

    沈长安昨日就说了还会在原来的地方,却没想到一夜过去,排队的人反而更多的。

    “都安静些,一个一个的来。”

    周围有了护卫保护,气氛好上了不少。

    加上沈长安休息了一晚,精神也好了许多,对于在场的人,大多都是陈年旧疾,也不是每一个都需要她动手,很多都是开点药回去先养着、或者是针灸。

    时间过去很快,就到了萧远。

    萧灵儿并没有陪着萧远一起来,萧远独自坐到沈长安的面前时,脸上神情,难掩窘迫。

    “别紧张,告诉我你手腕哪里使不上力气?”

    沈长安就诊时,脸色都是平静的,没有一丝一毫别样的情绪。

    这就导致,萧远看着她的表情,就觉得她不会好好的给自己治病,但脸都丢完了,不好好看一看,也是在说不过去,闷声的指了指弯曲的地方,道“这里,只要伸直手臂用力,就会痛。”

    沈长安听着萧远的话,伸手在那弯曲的地方按了按,果然摸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你的手筋曾经受损过,后续治疗也没处理好,这才耽误了,我确实是有治疗你的方案,不过不好说出来,我给你写出来,你拿着回去再打开看。”

    思索再三,沈长安先是将治疗方案写出来,而后又给萧远一条退路般,写了另外一个温养的法子,两个办法,有利有弊,全看他自己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