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炸飞

    战事一开始,战事就呈现出一边倒的状态。

    兵马人数众多,占据了兵员优势的铁勒骑兵,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阿鼻地狱。

    本来黑漆漆的夜晚,还下着雨,冷兵器的交战,对于人心的震慑也没有这么强烈。

    偏偏每一次爆炸所形成的火花,瞬间产生的明亮,会让他们清楚看到同伴被炸飞。

    局势又不允许他们回撤,只能继续冲向唐ju

    的阵营。

    “殿下,已经进入五十步范围内。”

    李治仍旧骑在马上,不过此时已经不需要他去下令。

    将士们自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们手上的制式武器,此时也该发挥作用了。

    如果说之前的炮弹只是无差别的攻击,并不能覆盖到敌军的全部。

    那眼下用手上的连发制式火枪,就能真正意义上做到点和面的覆盖。

    “砰砰砰……”

    一些区域的敌军率先冲杀过来。

    不过他们还没有进入到真正的近战范围,面前就遭遇到了奇怪的攻击。

    并不是弓弩。

    他们手上的盾牌,还有铠甲,本来都是可以抵挡普通弓弩的。

    即便强弩能射过来,对他们的创伤也不会很大。

    但眼前这种火光一闪的攻击,却似乎很致命。

    铁勒重骑兵分明感觉到冲在最前面的盾骑兵已经相继坠马,而把他们这些手持长矛、马刀等近战武器的骑兵暴露在唐ju

    的视野范围之内。

    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身上一痛,然后就感觉到血流如注,生命在流逝……

    见鬼都没这么可怕!

    “呜哇!”

    铁勒的骑兵还在高喊着,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来鼓励军心。

    而唐ju

    这边则完全没有去喊杀的兴致。

    以往作战,都需要军中的喊杀声来提高士气。

    眼下却不用。

    火炮的轰鸣声,还有火枪的响声,足以让他们心情很振奋。

    那种放排枪的感觉,很好。

    每个士兵一次可以发射两枪之后,马上撤回去,第二排的士兵上来放枪。

    等第二排放完,第一排的士兵已经装弹完毕。

    这就是他们日常训练的内容。

    这么一排一排枪放下去,居然没有一个敌军能冲进大唐将士的阵地中来。

    再加上后排发射火炮的覆盖,整个把面前的二里范围内,都变成了杀戮场,做到了火力覆盖。

    “殿下,后军已经包抄过来,已从左翼突击进敌军阵营!”

    就在李治不断让人放出焰火,借以照亮天空,顺带也让他欣赏一下这场杀戮时,秦怀玉所带的后军人马已经杀到。

    眼前这场战事已经进行到中段。

    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

    铁勒的三万骑兵,现在能剩下两万就不错了。

    后续的骑兵怎还敢往大唐ju

    营里冲?

    最初还是猛攻的态势,现在基本只有零零散散的人马冲过来,而铁勒的骑兵已经在后面集结,似要等大唐的兵马主动出击。

    也就在此时,秦怀玉的人马从侧翼杀出去,杀了铁勒骑兵一个措手不及。

    或许铁勒人还以为,大唐的神兵利器只有站桩打靶时才有效,所以想找别的突击方式。

    可他们不知道,火器有的还很轻便,可以携带直接骑马冲击,并在马上做出射击的动作。

    当秦怀玉的人马从侧翼杀出之后,他的队伍一路势如破竹。

    即便铁勒骑兵已经很有防备,也布置了至少五千兵马去抵挡……

    根本就抵挡不住。

    秦怀玉率领骑兵直接冲进了铁勒骑兵的队伍,而后续大唐的兵马也从前沿阵地杀出来。

    “杀!”

    这次大唐ju

    队的喊杀声已经足够震天。

    雨停了。

    战事仍旧在继续中。

    在铁勒骑兵看来,好像漫山遍野都是唐ju

    。

    他们所得悉的情报,这只是一支由大唐晋王所亲率的一支地方军队,兵马数量不超过一万,行军缓慢队伍松散,完全没有战斗力。

    到此时他们才发现,这情报完全是在扯淡。

    这他娘的叫没战斗力?

    还有……

    这是一万兵马?

    很多铁勒将领的心思都是……

    中计了。

    因为铁勒部族内部也是由小部族所组成。

    若是战场上顺风顺水之时,他们或还会齐心协力。

    可当战场不顺时,他们就会选择逃窜,也不顾什么草原雄师的威风。

    “殿下,敌军已经开始撤离……”

    “不对,是抱头鼠窜!”

    李治看着眼前的战场。

    随着雨停之后,战场上很多地方的火也起来。

    如此能把战场照亮。

    目光所及的范围,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有人的,也有马匹的,还有很多无主的马匹在战场上闲逛。

    而受伤的铁勒骑兵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李治喝令道:“传本殿下的军令,穷寇莫追,既然已经取得胜利,见好就收便是了。”

    一名副将走过来急道:“殿下,这么好的机会,不追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

    李治道:“卫国公的人马会在他们背后阻截他们,铁勒骑兵败退,相信狄夷其他几路人马也会相继撤离。”

    “我们只需要等卫国公传来捷报就是了。”

    李治手下的这些将士,自然是不甘心把功劳让给别人的。

    好不容易打了这么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当然是要乘胜追击。

    但李治的命令也是死命令。

    随着军令下达,连罗通和秦怀玉这样急于立功的将领,都不得不带领各自人马回来。

    之前李治就已经跟他们说得很清楚。

    虽然在局部的战场上,他们能取得胜利。

    主要还是因为敌军对于这种热兵qi的战事不熟悉。

    若是被敌军知道了厉害,必然不会强攻,而会选择围困等打法,那时等大唐ju

    队主动出击,又是在明面上打,可就不会有眼前这种近乎零战损的局面。

    而此番李治带的兵马不多,战后一定要见好就收。

    当时罗通和秦怀玉还不信这场仗能完全取胜。

    现在等打完了,他们心中对李治的佩服更加五体投地。

    李治的军令,他们怎会不听?

    到半夜时,罗通所部和秦怀玉所部都已经撤回来,而李治亲率的中军已经差不多重新整顿完毕。

    “继续北上,这次可以急行军,但一定要稳中求胜,跟卫国公的人马汇合。”李治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