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念头

    “大人这话是在贡怪我咯?”

    陈掌柜的脸色瞬间暗了下来,手中的茶盏重重的磕在桌上冷声道“在下奉劝大人一句,这云来县可不是你一人说了算的,你可知道我上头是什么人?作为靖王手下,他向来是见惯了各种达官权贵的,如今一个小小的县令此刻也敢在自己头上搞事情,叫他一声大人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赵县令被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这陈学柜竟然是翻脸就翻脸!

    “你!”

    没等他说出话来,陈掌柜便送怀里拿出了一块令牌摆在了他面前,赵县令一看这令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靖王这小小的地方竟然有靖王的手下?!

    他连忙起身朝陈掌柜拱手“原来是陈大人,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大人赎罪!”

    陈掌柜慢悠悠的收起令牌抬了抬下巴“大人不必多礼,此番我是受王爷的命令在此驻扎一段时日,还请多多关照。”

    “是,是,这是一定的!”

    看着他点头哈腰的样子,陈掌柜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都说权势不是个好东西,但这有权势的感觉可真是太令人舒爽了。

    “听说大人现在在收蝗虫?”

    赵县令小心翼翼道“是,最近这蝗虫肆虐,若不是有这办法,那些村民定然是不乐意来抓捕的。”

    “其实这蝗虫倒也不是小的收的,而是一位乡下的农妇出钱,小的只是做个中间人。”

    陈掌柜哼笑“那既然如此,这蝗虫便由我来收吧,至于价格么,我也不让大人难做,您收上来多少,我按双倍给如何?”

    “这”

    赵县令有些犹豫,说“大人,小的先答应别人在先,若是出尔反尔这会不会不太好啊?”

    “大人啊,这人啊最重要的便是识时务,我这里都给双倍了价格了,让您赚一点难道不好么?这事王爷可是知道的”

    “是是是!若是王爷需要那定然是要给的,陈大人放心,之后来此交易的小的都送您那里去!”

    得了赵县令的准信,陈掌柜这才满意的起身。

    守在衙门附近的小厮在看到赵县令一脸赔笑的将陈掌柜送出来后,二话不说便返回去将此事告诉了许掌柜。

    得知此事的许学柜冷笑“看来这靖王的手伸得还挺长的。”

    几日后的一早,德兴楼也开始宣传起了蝗虫宴的消息,且价格要比云间酒楼低上不少,一时间也吸引了不少人前往品尝。

    “客官,小店今日有蝗虫宴,不知要不要来一份尝尝?”

    人家一听这么推荐,自然是愿意来的,一时间客满的大厅基本都点了一份。

    后厨立刻忙碌起来,一份份炸制好的蝗虫被端上了桌,从外表看着倒是跟云间酒楼的一样,但这香味却是差了不少。

    有人迫不及待的拿起一筷子放进嘴里,还没咀明几口便一脸恶心的吐了出来,一起被吐出来的不仅有尸体残渣,还有一团黑色的东西,那股恶心的味道真是那从那里面出来的!

    “小二!你们这蝗虫宴是什么狗屁东西,这黑色的是什么!?”

    这位客人连忙用茶水漱口,可怎么去不掉那股恶臭的味道,当即怒气冲冲的喊来小二。

    不光是这一桌,其他桌也陆陆续续的都吃出了问题,一时间整个大厅更是闹腾不断。

    陈掌柜傻眼了,他完全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状况!

    当下也只得一一道歉,有些不依不饶的只能赔钱,本来这段时日他因降价销售已经亏了不少了,今日因为这蝗虫宴的缘故更是亏损了一大笔!

    有些客人拿了钱后还要骂几句便宜没好货,然后拿着钱去不远处的云间酒楼吃饭了,可把他气得脑袋发晕,差点没晕过去。

    同时也更记恨提供这蝗虫的楚歆允。

    正在家中忙活的楚歆允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中不免嘀咕,又是谁在骂自己啊?

    但她也没放在心上,而是欣喜的看着已经可以出土的地瓜们!

    今个这段时日的照顾,这些小家伙们终于可以出来了,她尝试着挖了一点,发现因为照顾妥当缘故,这地瓜个头饱满,随随便便一个都有成人巴掌这么大。

    她当即雇了村子里几个跟她关系不错的人前来一起收获,顺便也可以在村子把这地瓜的名声给打响一点。

    之前承包地瓜种植的赵大娘和楚二狗也来了,看着一颗颗淡红色的地瓜,有想到自己种的那几亩地,高兴的嘴都合不上。

    四五个人合力挖了好几日的时间,才将这三亩地里的地瓜尽数收完,几乎是将整个偏房给堆满了,目测起码有千斤!

    这下她可以放手的来做自己想吃很久的粉丝粉条了!

    她不禁感叹,这可真是个磨练人的朝代啊,不管想吃什么都要自己动手,真真是一句为了吃不择手段。

    可请是吃货的巅峰了。

    第二天她便挑了些个头一般且没有什么虫蛀的地瓜开始为做粉丝做准备,这做粉丝的步骤可不简单,特别是在这个工具匮乏的时代,她花了两天才勉强将微薄成型的粉丝做出来,接下来的便是晾晒了。

    看着阳光下细条子,最后能不能成就看这一步了。

    在等待晾晒的过程中她顺道去了趙县里,之前跟赵县令是约好是三日去取一次折虫,她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带着肖杀一起去了。

    这几番来往衙役们也都认识了她,所以很爽快的放行了。

    可这一次她却没有等到赵县令,来的是师爷。

    “小娘子久等了,大人这几日公事繁忙就不出来见你了,还请见谅。”

    “没事的,大人为百姓操心事宜,不必为了我特意前来的。”虽然有些奇怪,但楚歆允并未放在心上。

    双方坐下后便开始详谈“不知这几日收到了多少蝗虫?”

    师爷笑了笑“这便是我今日要来和小娘子说的事情,这蝗虫已经收没了,已经好几日不见村民们上交了,这是剩下的银钱,还请您过目。”

    说这便从袖袋里掏出一张银票和几两碎银递了过来。

    楚歆允一时有些懵“师爷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肖杀却是听得直皱眉头,这几日他让小三他们大致查看了下附近村民抓捕的蝗虫情况,明明还有很多,怎么突然一下子全没了?

    “小娘子说笑了,这几日已经没有人前来售卖蝗虫了,这多出来的定金是退还给您的。”

    “没有人来售卖了?这不可能啊!”明明昨天她还听汪大娘说小梨村那便捕捉到了不少呢,怎么会没有人来售卖呢?

    “这具体是什么情况小的也不清楚,还请小娘子见谅。”

    看着师爷笑眯眯的样子,楚歆允皱了皱眉,最后也只得拿着银子走人。

    在出了衙门后她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这事情有些不对劲啊!

    然后再回清水镇上一打听她就明白了,合着是德兴楼在里面搞鬼呢!

    但他这次完全是打了一手的烂牌,将原本仅存的优势尽数全抛了出去,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反正自己也没想着用这蝗虫赚钱,就当是为民做件好事吧!

    如今地瓜和辣椒都面临丰收季节,自己也该去和许掌柜谈谈粉条粉丝的推动情况了。

    炎热的夏季马上就快过去了,自己的各类粉丝煲也该上市了。

    “小娘子的意思是说这地瓜还能做一种叫粉丝的东西?”许掌柜本来因为这蝗虫的事情担心了好几日,刚想挑个日子去求助下楚歆允,没想到她自己亲自上门来给自己推荐了。

    “不错,这种粉丝晶莹剔透,味道多变,做成辣的甜的酸的都行,而且因为是晒干储存的,能保存很长时间,比如远行的时候也可以带。”

    “要吃的时候取出一团,放入水中煮上一盏茶的功夫再放些调味料就可以吃了,可谓是很方便的吃食。”

    是一些硬的能砸死人的煎饼,吃的时候掰一块放入热水中泡一泡,完全是没滋没味的。

    若要是带上一些粉丝,随便配上些酱料野菜啥的,滋味也比干饼要好不是?

    许掌柜一听便意识到了这粉丝的重要性,这东西若是能传播开来,以后定然是作为远行必备的干粮之一啊!

    他脑中飞快的闪过了好些个念头,楚歆允喊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

    许掌柜连忙道“不知可否跟小娘子回去一瞧?”

    “这自然是可以的,如今这粉丝做好了还在晾晒中。”

    当天下午,许学柜就把酒楼的事情交给了王二,自己则跟着楚歆允来到了楚家村,一进门就瞧见了堆满院子的各种匾篮,里面铺满了晶莹透白细长条的东西。

    “这就是粉丝?”许掌柜快步走到區篮前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名叫粉丝的东西还真是如名字一般,又细又长,倒是有几分丝的感觉。

    “是的,这是我这两天制作的量,看看天气估摸着得晒个几日才能成型,掌柜的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做一份粉丝煲给您尝尝。”

    许掌柜正好想尝尝这粉丝是什么味道,便点头应了下来。

    正好前段时间去集市的时候买了几个小砂锅,这时候用来做这粉丝煲倒是有那么点味道褐色微辣的汤底配些许肉类和蔬菜,最后出锅前撒上点香葱,扑鼻的香气将隔壁汪大娘的家的大黄都馋的直叫唤。

    “掌柜的来尝尝!”

    楚歆允自己比较喜欢吃酸辣的,便把自己单独那份放了点醋,而肖杀是个无辣不欢的,便给他多放了几勺辣子油。

    “哟,这味可真香!”许掌柜有些迫不及待的凑过来,看到不大的砂锅里头,放了不少东西,有肉有蔬菜的看着挺丰盛的。

    先尝一口汤,浓郁的酱味带着丝丝辣意,咸淡正好,再来口顺滑的粉丝,入口微弹却是意外的有些糯糯的,许掌柜下意识的多尝了几筷子,发现这东西可比面条好入口多了。

    三个人最后将各自砂锅里的粉丝和配菜都吃的精光,许掌柜这些是终于放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