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关系不错

    还好这群家伙生命力够顽强,楚歆允当即爽快的付了钱,带着十几麻袋的蝗虫直接来到了云间酒楼。

    听说她来了,许掌柜也不忙着接待客人了,连忙走了出来派人将马车上的蝗虫搬进了后厨,有路过的客人眼尖瞧见了不由得打趣道,

    “掌柜的,您这是又要出什么新菜了?”

    许掌柜认出这人是附近的一个乡绅,是经常来这里吃饭的,便笑道“自然是有的,李兄今日要不要来尝一尝?免费给您试吃。”

    一听是免费的,这人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而此刻在后厨忙碌的楚歆允完全不知道许掌柜已经开始进行前期预热了,她还在指挥小厮们将这蝗虫转移到竹笼子里头。

    “对对小心些,不要将其捏死了,留一些我到时候给你们露一手。”

    小厮们本以为是来了什么新奇玩意,结果打开麻袋一看,顿时吓得魂都飞走了。

    这这是虫啊!!

    看着在麻袋里面乱飞的蝗虫们,有人面色发白的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摸了摸膀子,竟是被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楚歆允看着他们这般模样,不禁好笑“这蝗虫只吃庄稼又不咬人,你们这么怕作甚?”

    其中一个小厮一脸苦涩“姐,这东西您都敢碰啊,这可是蝗神的子孙,若是真吃了会不会倒大霉啊”

    话音还未落便被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李大厨敲了一记,唱道“你若是今日按照小娘子的吩咐,信不信你今日就会倒大霉?!”

    “李叔?我我这就去!”小厮捂着脑袋一看是李大厨来了,当即也不敢吱声了,连忙和其他小厮一起去清洗处理蝗虫了。

    这番可把一旁几个洗菜的大娘逗乐了。

    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些大娘询问“小允啊,怎么突然想到吃这蝗虫了?”

    另一个也是一脸好奇,蝗虫这东西大家对其都是深恶痛绝的,但却从未有人想过要吃它,这东西不在大家的食谱范围内。

    如今楚歆允这番举动算是开了先河了,也难怪大家会这么好奇。

    最为这里自个最老的李叔李大厨,对于这虫子一类的烹饪却是没有抗拒的,毕竟走南闯北的见多识广,只是对于如何做稍稍的有些好奇。

    楚歆允笑道“如今跟大家解释呢想必你们也不一定会理解,等到到时候做出来了大家都尝一尝就知道了。”

    她这段时日总是出入云间酒楼的后厨,大家对于她都很熟悉,一听楚歆允要亲自下厨,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

    很快摘掉翅膀的蝗虫便被清洗好滤干了水分摆到了案桌上,那狰狞的模样看着很是不讨喜。

    楚歆允抖了抖篮子的蝗虫,酒了些盐下去,随后便让李叔起油锅准备进行第一次的炸制蝗虫下到了七分热的油锅里,那噼里啪啦的油溅声络绎不绝,腾起的油花将蝗虫尽数包裹,半盏茶的功夫便将其捞出,随后升高油温在进行复炸,保证其表面的酥脆。

    被炸制过后的蝗虫变得金灿灿的,用筷子轻敲一下便能听到脆脆的声音。

    热腾腾出锅的炸蝗虫撒上楚歆允秘制的椒盐粒,浓郁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本来在院子里不安的小哥们一嗅到这浓郁的香气,都不禁咽了咽口水,不知道的人还在想难不成今天中午的午饭有虾?

    楚歆允先是给肖杀拿了一个,随后自己又尝了一个,入口'咔擦'一声的脆响,伴随着椒盐微微咸辣的口感,简直将这蝗虫的口感提升到了极点。

    楚歆允欣慰的点了点头,说“你们也别站着啊,赶紧都尝尝,这东西趁热吃最好了,凉了可就没那个口感了。”

    李叔擦了擦手上的水珠用筷子夹起一个放入了口中,稍稍咀嚼了一番后点了点头“不错,这滋味倒是比一般的鸡肉虾肉要好上不少。”

    他也是没想到这蝗虫只是这么简单的一炸制就这么有滋味的,入口酥脆,然后便是越嚼越香,如若此刻再来上一杯小酒,那滋味就更别说了。

    这可比起什么花生米有味道多了。

    许掌柜听到动静后也来到了后厨,楚歆允也连忙招呼他一起尝一尝。

    在尝过这油炸蝗虫后,许掌柜终于懂了她的意思,这东西可以说一本万利啊!

    五斤两文钱,自己这一盘子也不过小半斤,就算卖三十文一盘,那跑去成本和人力这块纯进账都有二十文,简直高出了他的想象!

    他当即爽快的跟楚歆允签订了合约,按照三斤一文钱来收这个蝗虫,另外这销售出去的业绩还得给她两个点提成。

    这条件可以说给的非常合理了,就连楚歆允自己也没想到,许学柜竟然这么大方。

    既然合约已经签下,那她便正式开始收取蝗虫的工作了,而云间酒楼即将推出新产品的事情也慢慢的打响了整个清水镇。

    “你听说没,云间酒楼又要出新菜了,据说还是一种我们从没看到过的东西。”

    “什么东西说的这么稀奇啊?”

    “要不咱哥俩去瞧瞧去?”

    “行啊,走着!”

    许掌柜为了这蝗虫新菜也费了不少心思,将消息暗暗的发出了许多,说这新菜虽然模样怪异,但吃了对身体很好,可以健脾消食,还有祛风止咳的作用男女老少都能吃的那种。

    这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清水镇,在新菜发布的一天,云间酒楼就面临了爆满的盛状!

    “小二,你们家那个什么新菜给我来一份!听说味道不错,我今日可是特地来品尝的,快些上啊!”

    “好嘞,客官请稍等!”

    “小二,我那点的新菜怎么还没上来?快些帮我催催!”

    “好的客官,我这就去帮您催催!”

    随着一道道芳香扑鼻金灿灿的油炸蝗虫被端上餐桌后,一时间引起了大家的惊呼。

    “这难道就是云间酒楼的新菜色?这形状这是蝗虫吧?”

    “你还别说,闻着倒是挺香的,要不尝一个?”

    对于这油炸蝗虫,食客们的反应或多或少的有些抗拒,正当他们犹豫不决要不要退货的时候,许掌柜在一旁准备的托便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说“这东西看着奇怪,味道很不错嘛!小二再给我来壶酒!”

    “好嘴!!”

    被打动的食客们也纷纷提起了筷子,一经品尝,顿时惊为天人!

    就这样云间酒楼又火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的陈学柜气得差点把一樽上好的白玉给砸了。

    “去!立刻去给我查查,这家伙到底又在摘什么花样!”

    就这么简单一查,陈掌柜得知了他们竟然在再卖蝗虫,这种恶性的东西还能吃?!

    但随着来福把买回来的菜品摆上桌子的时候,那扑鼻的香气却令他很是惊讶,摒弃着厌恶的心理尝了一口后,陈掌柜当即拍案道,

    “立刻去附近的村子去收蝗虫!我就不行了,这种简单的菜色,难道就你们云间酒楼会做吗?!”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到又快又好,当天晚上来福就被他使唤出去收蝗虫。

    他也是运气好,村民家中正好还有些不足五斤的存货,一听这人是按每斤一文的价格收蝗虫,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把自家的蝗虫都卖了出去。

    拎了一大袋子蝗虫的来福高兴的返回了德兴楼,当天晚上陈掌柜就因为高兴赏了他好几两银子。

    而后还是让那些大厨开始想办法处理这些蝗虫,这些厨子哪里见过这些东西?一打开麻袋便被吓了一跳。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这是虫子?”

    “看样子似乎是蝗虫。”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蝗虫,关键是掌柜的让我们来做啊!这虫子要怎么做啊?”

    几个人顿时一头雾水,但耐不住陈掌柜的命令,只得硬着头皮开始处理。

    而在他们忙着研究这新菜品的时候,陈学柜却也不闲着,他直接将德兴楼菜品的价格打了个折上折!

    平日里因他这里的价格过高而望尘莫及的食客们当即纷纷转投其门下,得知此事的许掌柜很是生气,这生意人之间竞争,双方出招拆招他可以理解,但直接用降价来吸引客流,这完全就是破坏了生意!

    许掌柜思来想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前来送蝗虫的楚歆允,后者一听便说“这事情还有什么好考虑的,您直接去告诉县太爷不就行了,这本来就是破坏行业规则嘛!”

    “县太爷会管这事?”许掌柜有些不相信。

    “那您在这里坐以待毙也不是没办法么,去县太爷送点礼说点好话,相比人家也便会拒绝的。”

    这酒楼开在这里都是受衙门管辖的,每年都要教一笔不小的税款。

    在赵县令上任第一天他便亲自到场并送了礼,两人关系倒也不错。

    当天晚上他就提着礼物去拜访了赵县令,两人见面后就一阵恭维,随后许掌柜便说明了来意。

    “大人,其实鄙人这次前来是有事想跟大人商讨。”

    赵县令因解决了蝗虫之灾后整个人就轻松了不少,点头道“许学柜但说无妨。”

    “大人也知道我这云间酒楼和德兴楼乃是竞争关系”

    许掌柜一听有戏便把德兴楼的所作所为大抵了说了一番,赵县令抚着茶盏眯着眼睛细细听着半天没有说话。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德兴楼陈掌柜为人可傲气的很,自己上任那天只是送来了贺礼却并未亲自到场。

    赵掌柜听后略微点了点头“具体的事宜本官也知道了,明日我会请陈掌柜前来一叙的”

    “此番多谢大人!”

    第二日,赵县令便以自己的名义请来了陈掌柜,说是跟他有事情商谈。

    正在为后厨做的蝗虫宴发火的陈掌柜自然是不想去,但一旁的来福却附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他这才收敛了满脸的怒气去县衙走了一趟。

    赵县令的意思很简单,便是自己这番做法完全是搅乱了整个清水镇的酒楼链,毕竟人们都是贪图便宜去的,这样岂不是让别的酒楼做不成么?

    陈掌柜放下茶盏轻哼了一声“大人,这开门做生意本就是看个人本事的,他们既然没有这样的实力降不了价格,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人此番也不该找我来啊?”

    赵县令皱眉“不是说不让你降价,只是你价格降得实在是太不合理了,这样对于其他产业也有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