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理顺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是昏黑。

    在郁郁葱葱的竹林入口,一位少女缓步走了出来。

    她手中握着把雪白的剑,满脸尽是惬意。

    向前行了些距离后,她扭头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位身着蓝色弟子长袍的内门弟子似是接收到李道玄的传唤,匆匆而来。

    苏绣见那弟子从竹林入口走了进去,将剑插在了地上,双手合十,不禁的为那名弟子祈祷起来。

    唉,可惜了,年纪轻轻的,进去了恐怕没个十天九天出不来吧。

    苏绣记忆深刻,还记得刚刚李道玄那满眼血丝,似是发现了什么宝物的模样。

    唉,好好的一个小老头,就怎么的迷恋上了呢?

    恶魔般的微笑在苏绣脸上挂起,哼着歌,一步一跳的下了山。

    出了通神峰,苏绣的目光朝着远处看了去,弟子试炼大会还在进行。

    这次的大会当真是火热,弟子都这么废寝忘食的卖力么。

    上了通神峰与太上长老见了一面过后,苏绣感觉还不错。

    她用手点了点自己的额,一双眼睛向着通神峰望去。

    应付李道玄这样的老狐狸当真是费去她一番力气。

    秉着稳妥的念头,与李道玄相处这么久时间,苏绣依旧还是没能侧底摸透李道玄的心思。

    而且在两人心理博弈时,若非她早有预料,稳妥的推算演练了十来遍,恐怕她现在就要被李道玄留在通神峰了。

    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会引来杀身之祸,苏绣在心中警醒自己。

    在与这些狐狸相处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莫不能因为一点小失误,而导致满盘皆输。

    从会场出来了,苏绣也就再懒得去了。

    这弟子试炼大会通常会办三日左右,苏绣也懒得再将时间耗在这些上面,干脆就回了玉虚峰。

    一天多时间没有喂阿花,苏绣先是去了长乐宫,她并没有看见阿花的影子,应当又是去找野猫的道场玩去了。

    返回自己的木屋,刚关闭自己的房门,苏绣一号便倒在了门后。

    一个迷你般的苏绣从房梁上跃下,变回了原来的大小。

    她缓步向前将苏绣一号拉到了她的床上,又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了笔墨。

    盘腿坐在地上,苏绣冥想了些时间。

    再次睁眼时,她撤去了身上的伪装。

    这几日时间发生了些事,她需要好生消化消化。

    从先前的黑猫老鸦托亲到李道玄召见,这其中的条条道道必须要好生捋捋。

    在洛水颜项链的幻境中,苏绣见到了真相。

    其中诡异的地方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让苏绣真正在意的是,在幻境中能够见到自己的那个白袍面具女子,和自称束神宗玩弄灵魂的老头。

    苏绣用手抬起了笔,在纸上画了一个面具代表白袍面具女,随后又画了乌龟代表那个绿袍的束神宗老头。

    花了一个猫脸代表洛清,画一根羽毛代表莫晓,花了一把伞代表顾水颜。

    洛水颜那件事情将她牵扯了进去,若不能理得通透,她苟道难以安稳。

    首先,洛水颜是白袍女一手孕育出的产物,悲惨的幼年时代、心灵的伤,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锅。

    那个女人原先就是打算让洛清娶顾水颜为妻,然后生下洛水颜。

    她自称为神,可以操控时间流逝。

    但是也有她没有意料到的,那个绿袍老头将洛清与莫晓的灵魂逆转了。

    不过那老头并没有影响到那个女人的计划,莫晓的灵魂、洛清的身体,娶下了已死状态的顾水颜。

    最后三人的结合,成就了洛水颜。

    然后自己染上了黑猫与老鸦的气息,洛水颜对她格外的亲近。

    黑猫与老鸦将洛水颜托付给了自己,给了自己一笔不菲的精神力当做托养费。

    表面上来看,她并没有损失些什么,可往深处看,她却损失惨重。

    被牵扯入局,与洛水颜有了因果,自己完全的暴露在了那个女人面前。

    还有那个束神宗的绿袍老头,这种种的因数,已经让她的苟道出现了裂缝,她已经感觉到了极其不稳。

    如果白袍女人给苏绣带来的是精神上的不安,那束神宗的老头给她带来的是灵魂上的不安。

    苏绣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心,白袍女人过于神秘,她现在的能力还难以触及到那个领域,待以后稳妥了,再去查清。

    但这束神宗嘛!

    苏绣眼中有淡淡的怒火,不论是为了黑猫老鸦、洛水清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不能让这些玩弄灵魂的魂淡继续潇洒下去。

    她还是缺少了情报,倘若以后自己化身外出行动时,遇上了那帮子人,必定搓骨扬灰,连同他们元神也一同灭喽。

    不过现在嘛,她还是安稳的苟在玉虚峰里好。

    再想到今日与李道玄相处的时间,苏绣就感到一阵的头疼。

    说实话,她貌似被李道玄盯上了。

    说起来就是后悔,为啥那个时候自己要去给叶枫抽那一下签。

    说起来就是手贱。

    今日苏绣与李道玄相当于是相互试探,若非是苏绣一直装愣,今日还真有几成的栽在了上头。

    想必这样的事情,以后会发生许多,与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真是一件麻烦事。

    暂时高层那边可以不用再去管,苏绣已经是通过李道玄间接性的站立到了最高层。

    而且接下来高层的一系列行动与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苏绣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远处的桌子,那是一个丹炉,圆圆胖胖,土灰色的模样让它显得有些土气。

    这就是那个叫做什么黄老邪硬塞给她丹炉,虽然不知道那个老人出于什么目的,但他的《道玄法身》真的很好用。

    并非是苏绣不稳,《道玄法身》这部功法苏绣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检查过许多遍,又让逍遥子替她又检测了十来遍,确实没有发现什么隐患,她才敢修炼。

    有一说一,这《道玄法身》当真与她的苟道有缘。

    以后,她本体能够苟在玉虚峰的道场里,分割出的化身就能够代替自己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

    其中最危险的事就是,出宗!

    经历上次灵泽城一事,苏绣对于出宗忌讳到了极点。

    不过,现在有了化身嘛,宗门也能出出了,危险的事情也能借助化身做做了。

    咻咻

    门外传来几声风呼啸的声音,苏绣眉头微皱,纵身跳上了房梁,而躺在床上的苏绣一号缓缓的坐了起来。

    门外传来的声音,她很熟悉,也知晓是什么人过来了,迅速起身打卡了房门,只见道场外的阵法已经被削去了两层。

    入眼的是如刀锋般的狂风,狂风中站立着一位穿着火红长裙的女子。

    那是个美妇人,雍容富贵的气息瞬间便将苏绣一号平平无奇的气质压了下去。

    美妇人看见从木屋中走出的苏绣,脸色变得欣喜起来,原先雍容高贵的气质瞬间荡然无存。

    “小绣绣,奶奶可想死你了!”

    苏绣嘴角微微一抖,手掌一挥,道场外的大阵尽数散去,那贵妇人如风一般冲到了苏绣面前,将她摁在了自己怀中好生的蹂躏了一番。

    感受到压在自己脸上的丰硕,苏绣嘴角直抽,也只能无奈的默默承受她的脸不该承受的重量。

    来的人是苏小缘的母亲-火璃,同样也是知晓苏绣底细的人之一。

    毕竟当年苏绣捡到她时,她也在苏家里头生活了一段时间。

    苏绣也就成了火璃名正言顺的养孙女。

    不过苏小缘还未嫁娶,所以苏绣养女的名号就挂在了苏小缘的哥哥苏晓柳的子嗣里头了。

    苏晓柳比苏小缘大了百来岁,对于这个便宜养父,苏绣也是一言难尽。

    那是个女控父亲,当时她跟着苏小缘一起来逍遥仙家时,他哭得还蛮伤心来着。

    来了逍遥仙家后,苏绣就当起了御宅,自己那个便宜父亲貌似也没来看过她。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呵!

    相反火璃倒是经常来,只不过每次来都给苏绣造成了一些麻烦,如果可以,苏绣反倒是希望她不要来。

    “嗯!!!”

    火璃眉头一皱,伸出两只手拽住了苏绣的腮帮子,拉拉扯扯,随后又摸了摸苏绣的屁股。

    “你这孩子又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手感虽然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可小绣绣小时候的尿布可是我帮忙换的呢,绣绣的屁股,我一摸便知。”

    来个人收了她吧!

    苏绣面无表情,眼神黯淡无光,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只听到木屋传出一声响声,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俏丽姑娘缓步走了出来。

    火璃抱着怀中的苏绣一号,嘴巴张得大大,似乎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

    “奶奶,可以放开‘我’了嘛。”

    苏绣本体,用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额上的火印,无奈的叹息,直摇着头。

    “两个绣!双倍快乐。”

    火璃拉着苏绣一号飞奔过来,又将苏绣本体一同拉到了怀中,再次蹂躏了一番。

    再次感受到压迫在脸上的丰硕,苏绣加上苏绣一号同样感受到了双倍快乐。

    二人对坐在长乐宫的桌前,苏绣姑且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苏小缘最近的状态告诉了火璃。

    不过火璃的关注点好像并不在这上面。

    “你说说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为啥要弄个这么丑不拉几的化身,虽然我两个都喜欢,可是,还是本体看起来更养眼。”

    火璃一本正经的说着,苏绣只能跟着乐呵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