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略胜三分

    显然他对面前的这位女孩的期望有些过高了,不过他又仔细想了想,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他差些忘记了,面前的这女孩只是寿龄不过二十余岁的丫头,并非是能够与他一起论道谈心得老怪物。

    二十余岁在他的面前并非是个小辈,而是小辈中的许小辈的小小小辈。

    这岁数和辈分差得太大了,差些脑子没有转过来。

    面前的这个丫头能够说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很不错了,他又想了想,他若是在这个岁数,或许还不如她看得明白呢。

    “嗯,你说的不错,但还是看得浅了些。”李道玄声音一顿,手掌轻挥,那把插在竹子上的剑飞了回来落在了他的手边。

    他继续说道

    “你虽然看破了不少,但还是浅陋点,老夫说于你听吧。”

    “请长老赐教!”

    苏绣双手作揖,顿首低着自己的头,恭敬的站直了自己的身子。

    见苏绣的反应,李道玄笑了一声,扬了扬手说道“坐着吧。”

    没有太拘束于礼格,苏绣大大方方的坐回了椅子上。

    只听李道玄说道“宗门的事,你参透了不少,但你作为亲传弟子还未有从外门弟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这也是你的考虑疏忽的地方。”

    苏绣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几息时间,点了点头。

    “逍遥仙家,之所以现在鼎盛,并非是内门一者的功劳,也并非什么外门、亲传弟子的功劳,而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所以宗门不会去偏袒任何一系,也绝对不会去为了哪一系而去打压另外一系。

    你说的法子虽然可以解宗门一时之危,但十年过后、百年过后,到那时,你这法子还能用吗?

    也不怪你,毕竟你是亲传弟子,所以才会优先将亲传弟子的利益看在最前。”

    苏绣低下头,有些羞愧的说道“弟子看得浅陋了,还请前辈责罚。”

    李道玄挥了挥衣袖,脸上满是严肃,他用着及其认真的话语说道

    “这又有什么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量,每个人总会有自己忽视的地方,就算是老夫,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犯错误。

    不过,丫头啊,你作为亲传弟子,未来必然会成为宗门的中流砥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是你一定不要忘记了,外门弟子同样也是逍遥仙家的一员

    他们同样为宗门出过汗、流过血,做出不菲的贡献。

    你明白了吗?”

    苏绣满脸愧意,“是弟子考虑不周,前辈之言,苏绣以后定然每每挂在耳边,是不是用来警醒自身,不敢忘!”

    “孺子可教也。”李道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宗门此次对亲传弟子与外门弟子多有考量,也是打算借此次的弟子试炼大会提起。”

    一切与苏绣所想的差不多,逍遥仙家这次之所以将先前的捕猎灵兽改为了比试,就是为了借助这次的试炼大会将新的规则提出来。

    在这次空前的大会上,将各大主峰的道君、长老,亲传弟子、外门弟子召集在一块,就是为了李道玄口中将要言道的新规则。

    “亲传弟子取消修为达到金丹期就能够进入内门的特权,内外门弟子按人头比数来决定,亲传弟子与亲传弟子竞争,外门弟子与外门弟子竞争。

    各座主峰道君,按每月的日子按时到外峰讲课,为外门弟子解惑迷津。

    同时各峰的长老将不定时对各峰的道君进行抽查考勤,若有不按时讲道者,罚宗门津贴。

    对亲传弟子与外门弟子资源重新分配,在亲传弟子津贴不变的情况下,削减各家道场津贴一成供给外门弟子修行。”

    李道玄轻轻用手敲打着桌面,从白棋棋篓中取出两枚棋子,叩在边缘继续说道

    “宗门准许外门弟子进入藏书阁二层观阅,同时也向亲传弟子开启藏书阁三层阅览的权利。

    无论内外门弟子,凡修为达紫府期以上者,津贴增多半成“

    李道玄对她说的多了些,苏绣也提前留下了一个心眼,避免自己落进了圈套。

    不知过去了多久,李道玄才算是说完。

    李道玄说的这些,苏绣早在入峰来之前已经是推演得明明白白,再次聆听这些已经推算过的言论,倒有些昏昏欲睡。

    当然自己想要睡觉自然是不能再李道玄面前展露出来,见他已经说完,苏绣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宗门的考虑当真是全面啊,弟子愚昧,所想的居然是这么的短浅,真是惭愧。”

    苏绣一脸惭愧的脸色让李道玄有些感动。

    这是多么好的丫头,为了宗门,只是没有顾及到大局便这么的惭愧。

    如果宗门多一些这样的孩子,那逍遥仙家登上一流仙宗指日可待。

    “这柄剑名作寒雪,今日曾是老夫的配剑,今日便赐给你了。”

    李道玄手边的剑,嗽一声悬浮在了苏绣面前,苏绣睁大自己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剑,脸上浮现一股喜意。

    她兴奋的说道“前辈既然将这把剑赐给了弟子,那无论弟子拿它做什么,前辈不会再过问了吧。”

    苏绣不说倒好,这一说反而引起了苏道玄的兴趣,他手指轻轻敲在石桌上,询问着

    “你想拿那把剑做什么?”

    苏绣憨憨一笑,手指指向了远方,那是她来的方向。

    “那把赤炼剑应当是为洛水颜准备的,我师弟应当是无望,前辈既然赐给我这把寒雪剑,我便将它送于我师弟,也免得他伤心。”

    李道玄惊呆了,他刚刚才赐剑,这丫头就已经为剑找好下家了么!

    不,不对,这个丫头鬼精得很,恐怕他在拿出剑时,这丫头已经是在脑中谋算好了。

    “哼,你这丫头倒是精明,拿老夫赐你的剑拿去讨师弟的喜欢。”

    李道玄看似温怒,可语气上却没有丝毫家中。

    苏绣在心中嘀咕几声,这小老头也是好玩得很。

    “既然老夫说过寒雪剑赐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你想要拿它去做什么,老夫也不会管。”

    得到了李道玄的许可,苏绣心中唯一的隐患也消除了,多少还是有些高兴。

    她盯住了桌上的棋盘,又瞧了瞧面前的李道玄,小心翼翼的向前探了些身子,问道

    “前辈可是要下棋?”

    “呵,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李道玄头微微一仰,有些佝偻的身子立马挺直继续说道“来,今日陪老夫好好下这盘棋。”

    他手指一动,双方棋子从棋盘上飞回棋篓中。

    “吧嗒。”

    苏绣敏感的抬起了头,一枚白棋又落在额棋盘中央。

    这小老头又违反了规则,先让白子落了棋。

    “前辈,黑子先行,这道理,您应该是懂的吧。”

    李苏绣略微有些埋怨的语气让李道玄哈哈大笑,随后又落下两子,咧着嘴巴笑着说道

    “老夫年迈,让老夫三子又何妨!”

    这小老头当真霸道起来不要脸,苏绣摆了摆手,无可奈何。

    反正她现在无事,叶枫那边也不需要她看着,就陪陪这小老头下棋。

    当然与前辈下棋也是个技术活,既不能让自己表达得太过强势被前辈记恨,也不能太弱势被人小看被前辈藐视。

    表现得平平无奇,整个平局才算是安稳。

    一连下了数棋,苏绣惊然发现面前这小老头下棋的棋艺不是一般的臭。

    她先前一让三子,又放了大半的水,这小老头居然还是处在下风。

    想要放水弄出个平局,这可不是个简单活。

    苏绣脑海飞转,就连窝在木屋内的本体都停下了修行,仔细的去思索着如何能和面前的臭棋篓子下个平局。

    一连下五十余子,苏绣不敢相信的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她放了近乎一个逍遥仙家桃林小溪的水,李道玄竟然还是下不过她。

    嘴巴微微一抖,苏绣手中掉落了两粒棋子。

    弯腰下去捡了起来,苏绣眉角一抖,眼神投向了李道玄。

    面前老人眉头紧锁,用着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在绞尽脑汁的思考。

    呵!这小老头装得还挺像。

    苏绣拾起棋子的第一眼就看出她有一颗棋子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身为逍遥仙家的太上长老,在与人下棋时居然还作弊嘛。

    不过就这样了,还要去偷偷的换棋,这李道玄当真是菜到了极致。

    苏绣想起了她的调查,李道玄喜茶,喜下棋。

    喜茶是真的,不过这喜棋嘛,还是有待再考证考证。

    下了一会儿后,已经下平了三局,李道玄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不过苏绣当真是陪不下去了,李道玄的棋艺实在是太烂了。

    越是烂,越是喜欢下,相反与苏绣平了三局,他还有些洋洋得意。

    苏绣觉得李道玄认为两人旗鼓相当的原因吧。

    又过了一阵,苏绣感觉自己身心感觉被掏空,努力与一个臭棋篓子下成平局当真是一件累得不行的事。

    一连下了七八局,还没有放苏绣离开的意思。

    终于,她忍不住了。

    “前辈,老是下棋多了枯燥味,晚辈有些新玩意教给前辈耍耍。”

    “说来听听。”

    苏绣手心一抖,元戒中落出了一个奇怪的棋盘,它与围棋棋盘有九成相似却在棋盘中央多出了两条红线。

    “此物也是棋的一种,名作象棋,来,晚辈来教导前辈如何玩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