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博弈

    “外门弟子与亲传弟子积怨已久,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够化解。

    然而现如今矛盾已经到了不得不去管控的地步。”

    李道玄所说的事情,苏绣早已经在心中有所考量。

    虽然她已经往坏处去想,但没想到高层已经是将两系的怨看得这般严重。

    “这事说起来,还是逍遥仙家古时传下来的体系出了问题。

    亲传弟子可以直接晋升内门,而外门弟子需要考核放在现在已经是不合用了。

    每年内门弟子名额就那么点,亲传弟子却占据了七成,而数量众多的外门弟子去争这三成,久而久之,对亲传弟子的怨气就来了。”

    李道玄手指一抬,棋盘上的棋纷纷落回棋篓中,枯瘦的手指轻摁在桌上,双眼犀利如鹰,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再次说道

    “所以,你明白了么?将你的见解以及破解之法说于老夫听听。”

    一连数次被这种鹰眸所注视,苏绣重重呼出一口气,既然再次被询问道,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前辈可否布下一个结界,以防有人偷听,毕竟修行界诡异功法众多,防不胜防。”

    李道玄听到苏绣的话表情有些惊愕,随手连忙摆着头笑着说道

    “丫头你当真是谨慎得让人有些害怕,老夫的竹林本就有结界,你且说无妨。”

    林间突然起了一阵风,竹叶沙沙作响,在石桌两侧,一老一少相互对着眼,只听苏绣说道。

    “亲传弟子大多资质较优,又有道君亲自指导,本身就有很高的优势。

    本次弟子试炼便能看出,无论是功法、修为、使用丹药、灵器上看,外门弟子远远比不上亲传,更不用说那些资质逆天的天骄了。

    前辈也说了,两系的积怨来自于内门考核,亲传弟子可直接晋升内门,而外门弟子需要考核,这不合理。

    那就从源头上解决,自内门考核入手。”

    李道玄眼中多了惊奇,他乐呵的笑了起来,面前的丫头显然是在装蒜。

    这个丫头看得比任何弟子都要超前,甚至比起一些道君来说,思考得也要深。

    就是这丫头太喜欢藏着掖着,让她说出话来让人费劲。

    “你继续说!”

    苏绣迟疑了两秒继续说道“第一步先从内门考核出手,外门弟子不满的是亲传弟子可以修为达标后可以直接晋级内门。

    那,将亲传弟子这个特权取消了,外门弟子想必就无话可说了。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李道玄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人,戴在左手手指上的元戒闪过亮光,一柄灵剑从中飞出,悬浮在他的手边。

    “你继续说,说得妙,老夫这把剑赐予你。”

    从元戒中飞出的那把灵剑,浑身晶莹剔透,雪白的剑身富有美感,流线般的剑脊更是透出了那把剑的不凡。

    好看是好看,可是她也用不着啊。

    她心中浮现出叶枫的身影,心中一琢磨。

    赤炼剑是必须要给洛水颜的,那样的话,自家师弟是不是会很亏,那这把剑就

    持棋者通常喜欢打个巴掌然后再给个蜜枣,但现在这巴掌还没有抽下来,这蜜枣就已经放出来了。

    这般的操作苏绣不得不好生的考量考量,不过这这想法还是得说一说,既不能让李道玄看出自己的底细,又不能让他将自己看得太低。

    主要就是稳妥,普普通通的才是最妙。

    苏绣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随后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随着风摇曳的竹叶。

    “内门弟子一部分是由亲传弟子直接晋升,同样也有外门弟子考核进入,所以在这件事上双方都有内门弟子的支持,所以不能单单只是取消了亲传弟子的特权。

    外门弟子闹起来,他们不过是想要一个公平罢了,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没有实力又有什么公平可言。

    外门的人还是想得太过简单了些。”

    李道玄大手一挥,悬浮在手心上的那把灵剑化作一道光芒穿插在了苏绣右手旁的绿竹上。

    尖锐的锋芒在林中发出一股呼啸声。

    “继续说。”

    苏绣咽了一口口水,笑着对面前老人说道“弟子说到现在也没能讨一口茶水喝,这有些口干舌燥了,前辈你看”

    “有趣,你还是第一个敢向老夫讨茶水喝的小辈。”

    李道玄虽然话语看似有些温怒的模样,可脸却是笑嘻嘻,这姑且是对小辈大胆做法的猎奇吧。

    只见李道玄手掌轻轻拂过,桌面上便出现了一壶热茶,以及两个瓷杯。

    “老夫这茶水喝得人可不多呀,你这丫头喝得过来吗?”

    苏绣朝向杯子中探去,里面是某种不为人知的植物枝叶,黑不溜秋的模样看起来不是很好喝的样子。

    “苦茶能喝吗?”

    出于不能浪费的原则,李道玄还是询问了一下,得到苏绣的点头后,他手指轻轻一勾,茶壶飞了起来。

    绿色的茶水飞入了茶杯之中,丝毫未洒。

    “老夫这水可是通神峰上每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枝叶上的第一滴露水,珍贵得很,你这丫头莫要浪费。”

    看李道玄那肉疼的模样,苏绣恭恭敬敬的端起了茶杯,生怕洒漏了一滴茶水。

    未到嘴边便闻到一股清香,苏绣呷入一小口,苦涩的味道瞬间充斥满整个脑海。

    不由得有些眉头皱了起来,苏绣飞速的在脑海中分析着茶水的成分,最后才算是放心的将茶水喝了下去。

    见苏绣的反应,李道玄笑得合不拢嘴巴,乐呵呵的说道

    “我这茶,比你大了不知道多少的辈的前辈都鲜有喝到,就算是喝到了也不愿再喝第二遍,老夫突然想知道,你这丫头对茶有什么评价?”

    李道玄强逼苏绣论茶,这在苏绣在要茶水前已经是有了底数。

    她早有所调查,将宗门上下各路道君、长老的喜爱嗜好摸了清楚。

    掌门李星云嗜酒,太上长老李道玄喜茶,顾苏绣才会突然在谈话间,突然向李道玄要了茶水。

    苏绣再次端起茶水轻呷一口,缓缓说道

    “前辈的茶太苦,晚辈也不是很懂茶道,闻着香味扑鼻,可喝下如嚼苦瓜。

    晚辈怕苦就只好减弱了自己的味觉,让自己细细去品了。”

    李道玄惊讶了起来,苏绣所说的正是他喝这苦茶的方法,喝他茶的人有不少,可能说出这品茶方法的人却寥寥无几。

    这丫头因为怕苦,误打误撞的反而让她摸清了喝他苦茶的方法,当真是有趣至极!

    “咳咳!我继续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下去。”苏绣咳嗽一声,用手指从中夹出了两枚棋子。

    将棋子扔在了棋盘上,苏绣继续说道“成为内门弟子大多是外门弟子的心愿,而亲传弟子可以直接晋级内门弟子这一体系显然是导火索。

    取消亲传弟子的特权,对亲传弟子并没有什么影响。

    按照亲传弟子晋升内门的规则来说,外门弟子在金丹期时便能够申请内门弟子的考核,但与资源丰富又有道君教导的亲传弟子相比,这一体系反而并不那么重要了。

    修为达到金丹期的亲传弟子,大多数比起外门弟子的战力更强,让他们去同台竞技,显然亲传弟子还是具备优势。

    当然,亲传弟子中可能也会有一些靠丹药叠上去的庸才,不过这样的人一百位亲传弟子中能找到一个吗?”

    苏绣手指又从棋篓内抓起一把黑子,将它们放在了期盼上,随手又伸出手抓起一把白子放在了李道玄面前。

    “亲传弟子资质比起外门弟子更加优越,到达金丹期时也更强!从这次的弟子试炼看起来,与资质平庸些的外门弟子比起来,宗门更加偏袒于亲传弟子。”

    苏绣并没有直接指向掌门李星云,这也是出于她自己的考虑。

    今日被迫来到通神峰已经是苟道大忌,倘若在李道玄面前,言论出李星云的想法,恐怕瞬间就会被宗门高层所注意到吧。

    “所以,丫头你的意思是,宗门会放弃外门而选择亲传弟子一系?”

    李道玄一脸不解的模样被苏绣收入眼中,苏绣心中暗道几声老狐狸,面上变得严肃起来,迅速起身,弯腰作了一个道揖,恭敬的说道

    “弟子只是玉虚峰一个普通的弟子,也不敢妄加揣度,请恕弟子大胆说了。”

    “老夫并非是什么讲礼的人,说便是了。”

    得到李道玄的许可,苏绣才算是放下心来。

    “我觉得宗门应该是保留亲传弟子的特权的同时,给外门许以一定的好处,将原本属于亲传弟子的少部分资源给与外门。

    然后再考核时,多给外门几份进入内门的资格,同时让各大主峰的道君分批次日期前去外门讲课。

    并许以外门弟子同亲传弟子一样进入藏书阁的权利。

    弟子想,应该是这些了。”

    苏绣刚一说完,便看见李道玄双眼中流露着精光,他的用手指夹起一枚棋子,放于手上把玩,问道

    “没了?”

    苏绣低着头,双手向前一拱,轻声说道

    “没了,弟子的话说完了。”

    李道玄叹下一口气,眼中有了些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