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踏天仙府

                      秦枫喃喃道“真没想到,盗有道前辈竟然有这般手段,即便阴魂流落西岭,手里还攥着这么大的一块机缘,怪不得会被那合体老祖追杀。”

    看清宫殿大门牌匾上的四个大字,秦枫终于被那化神散修所折服,口中称他一声前辈。

    无论品行如何,起码本事是真的。

    这个时候,石碑上的蝌蚪状道文竟然也来到了宫殿面前。

    道纹文如一尾尾墨色游鱼,轻轻游动,在高空之上组成一段墨金色文字,冥冥中,那股神秘的力量再次降临,化作一声声巨响,在二人耳边回荡。

    “踏天万载,吾傲有三,周天政事皆自我出,其一也;帅师伐冥,执其君长跪罪前,其二也;后宫佳丽,尽天下绝色而妻之,其三也……然骄者多,恨事亦多,幸负吾者皆亲诛,羞多言,幽骨冥魔……后来缘者愿承此因果,自可入内,遂以试炼,可尽得吾传。”

    这一大段文字,看的秦枫头疼。

    不过秦枫勉强还能看懂,就是有些地方看得有些迷糊。

    碑文大致意思是说这踏天仙府的仙帝,生平最骄傲的事情有三件,第一件事就是执掌周天,所有政要大事都是经由他手,才会颁布出去;第二件事,是率领军队讨伐一个叫冥的地方,并且成功的把那个地方的君主抓住,逼着他在自己曾经犯罪的地方下跪认错。

    至于最后一件,就特么有点不要脸了,是他把全天下长得漂亮的绝色美人,都搜罗到了他的后宫里,而且他还觉得很自豪。

    但是令这位仙帝骄傲的事情有很多,遗憾憎恨的事也多,幸好他能力强,把背叛他的人全部亲手诛杀,还说这事太丢脸,他没脸说下去。

    就在这,秦枫开始迷糊了。

    因为原文有“幽冥骨魔”四个字,但是在这四个字后面就直接断了,根据下文判断,应该是什么因果报应,但是说的不明不白,就像是被有心人直接掐去一样。

    接下来这位仙帝又说,以后有缘来到这里的人,如果愿意替他承担下这段因果,自然可以进入他的宫殿,只要能顺利通过试炼,就可以得到他的全部传承!

    “大哥,我们进不进去?”秦易看向自家大哥,欲言又止。

    说不心动是假的,秦易当然想进,自己一没天资二没运气,若不靠机缘来闯一闯,拼一拼,恐怕一辈子都追不上自家大哥。

    但碑文说的很清楚,这里面绝对很危险,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小命都会玩完。

    秦易虽然想进,但是也要征求自家大哥的意见。

    “进,为什么不进?二易,记住,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秦枫根本不带思考,反倒是满脸兴奋,就差没直接闯进去了。

    “只要踏入修行,那么久就一定会身缠因果报应,只是报应多少而已,更何况走过中州那么多古迹,个个名头都大的要死,我现在不照样活得好好的?而且这还是仙帝洞府,不进去看看,以后绝对后悔死,再说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因果报应,我秦枫扛不起?!”

    听到自家大哥说出这话,秦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果然是亲兄弟,骨子里的冒险基因都一样,打定主意后,二人直接奔着宫殿大门而去。

    奇怪的是,如此巍峨浩大的宫殿仙府,大门口竟然没有设置任何禁制,就连宫殿的殿门也是虚掩着,透露出一条门缝。

    说是门缝,但对于秦易秦枫来说,简直和通天大道没什么两样。

    “大哥,难不成这仙府的禁制已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亡殆尽?”秦易疑惑问道。

    “不,若是平常的传承,还说的过去,但是像这仙帝传承绝对是有门槛,有考核的。”秦枫皱眉道“想来应是你我的境界太低,无法触发仙府禁制,或者说,仙府的禁制根本不屑于针对你我二人。”

    想到这,秦枫笑道“不过,这对于你我二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秦易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两只小小蝼蚁,顺着门缝,偷偷溜了进去。

    走进宫殿,只见无数高达万丈的巨像傀儡排列在宫殿两旁,像是守卫般昂首挺胸,恢弘大气,且每一个巨像傀儡自脚下至头顶,全身皆镌刻着无数繁杂符文。

    秦易发现,位于宫殿最外围的巨像傀儡,材质为某种石料,不知是由于接近大门还是怎的,石像的身材最高大,但是刻画的符篆也最粗糙,比如某个石像脚底刻画的神行符,连秦易都能勉强看得懂。

    只是较之寻常的神行符,石像脚底神行符上的符篆线路,好似又多出那么轻描淡写的几笔。

    就这简简单单的几笔,愣是把秦易看迷糊了。

    心中难免有些好奇,秦易刚想伸手去摸,却听秦枫骤然喝道“二易,别碰那石像!”

    “那石像上刻画的乃是神行祖符,不动则已,动如雷霆,而且牵一发可动全身,会直接激活这里的所有石像!”

    一听这话,秦易顿时吓出浑身冷汗。

    还好他动作快,赶紧把手缩回,这才没酿下大祸。

    说起来也是秦枫见多识广,博闻强识,正好在书院古籍上见过这一未曾简化过的上古符篆,若是搁其他人,还真不一定知道。

    然而越往里走,石像的体型越小,身上符篆镌刻的也越精美,材质也渐渐变为青铜。

    再往后走,傀儡竟然与常人大小一般无二,并且材质竟然是由某种纯金属矿物打造,身上镌刻的符篆更繁杂细致,最大的符篆也不过头发丝大小,小的更是细入毫微,即便是秦枫也无法看透。

    一路上,秦易大气也不敢出,老老实实的跟在秦枫身后,生怕一个不小心,重蹈覆辙。

    “二易,放轻松些,无论是探寻遗址也好,秘地也罢,良好的心态是第一位,像你这样束手束脚的,反倒不美。”

    秦易这才稍稍放松紧绷的心弦,但还是满脸警惕的看向周围。

    见状,秦枫笑着摇了摇头。

    也罢,二易还是进入秘地的次数少了,多来几次,自然而然也就松弛有度,不去强求。

    继续往前走,秦易发现宫殿的大小建制越来越符合正常规模,等真正走过有巨像傀儡守护的宫殿大门时,眼前豁然开朗,巨大的宫殿正殿展现在二人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