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芥子纳须弥,方寸绘乾坤

                      经过自家大哥的细心讲解,秦易恍然大悟。

    根据秦枫所言,这枚龙形戒指是储物戒制式的一种,上刻乾坤二字,即乾坤储物戒,地位尚在方寸戒,须弥戒之上,属于储物法宝中品阶最高的那一等。

    虽说乾坤戒和储物袋的用途差不多,但二者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储物袋有几个缺点。

    首先是储物袋的储物空间永远不会太大,小的一丈见方,大的最多也不过十丈左右。

    日常使用没事,可一旦有事外出,储物袋里随便塞点东西就会被塞满,必须多带几个在身上,很不实用。

    其次,储物袋中内置的空间法阵等级较低,无法进行空间叠加。

    通俗点来说,就是不能在储物袋中放置另一个储物袋,否则就会阵法破碎,空间塌陷,储物袋中的一应物品皆泯灭为飞灰。

    最后就是,储物袋中不能储存活物,特别是需要呼吸才能维系生命的生灵。

    当初周天书院阵法师在设计简化储物袋之初,特意将储物袋中的环境设计成真空状态,就算往储物袋中注入空气,储物袋里内置的空间阵法也会在第一时间内将空气排出,保证真空。

    目的就是为了保证最良好的储物效果同时,又能够最大程度上简化阵法,降低成本,让寻常散修也能用得起。

    当然,储物袋的这些缺点,在乾坤戒上全部都没有。

    乾坤戒因有乾坤二字,内含乾坤,储物空间极大不说,还可进行二次空间叠加,寻常的储物袋也能轻松放置其中,实现真正的空间节约。

    又因为乾坤戒内的空间阵法等级极高,只要有充足的水源与食物,就算是一个大活人,理论上也可以一直待在里面混吃等死。

    只不过乾坤戒里面没有灵气,无法修行倒是真的,不然就是一方名副其实的小天地了。

    秦枫摸了摸下巴,啧啧称奇道“别看这枚乾坤戒不起眼,就这么点大,但是其上镌刻的空间阵法传承上古,历史悠久,阵法符文更是多如繁星,如今只有中州专门锻物炼器的神工鬼谷与巧夺天坊才有实力制作,可以说每一枚乾坤戒,都有属于其自己的编号。”

    “估计这化神修士的大半身家,应该都在这里面了,不过想想也是,除了这位盗法通天的大人物,一般的化神修士还真不一定能拿得出来。”

    秦易接过戒指,不禁咂舌。

    乾坤戒有多珍贵,他不知道,但是神工鬼谷和巧夺天坊他知道啊。

    一个势力的强大,不是看有多么高高在天,遥不可及,而是看他对最寻常的地方,渗入的能有多深。

    神工鬼谷和巧夺天坊两家都是以炼器锻物出名的,不过神工鬼谷的兵器法宝向来以恢弘大气见长,巧夺天坊则更倾向于精雕细琢,二者各有所长,小到西岭,大到中州,每一处坊市都有他们的店铺身影,可谓遍布周天。

    神工鬼斧,巧夺天工,说的就是他们两家。

    “大哥,这乾坤戒你拿去,我也不和你客气,这元神心火与神识玉筒你必须给我。”秦易将手中的乾坤储物戒往秦枫身前一推,然后又把神识玉筒往自己这一划拉,嘿嘿一笑,好似分赃般道“再麻烦一下大哥,顺便帮我再把玉筒上的神识禁制破开,我想学那化神修士的传承。”

    乾坤戒、神识玉筒上都有化神修士留下的神魂禁制,以秦易现在的实力根本打不开,所以才会求助秦枫。

    然而嘴上虽这么说,好像是秦易得了便宜还卖乖,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乾坤戒才是这座洞府里最值钱的东西。

    不说乾坤戒的本身价值,单是那化神修士储存其内的海量物资,估计就能买下整个西岭。

    “笑话,区区一枚乾坤戒,也值得你大哥我分心?”秦枫朝着秦易抬手就是一个板栗,笑骂道“说是带你来拿机缘的,就全部都是给你的,大哥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大哥,你怎么能不要,这可是化神修士的全部身家啊!”秦易急了,瞪大眼睛看向秦枫。

    秦枫笑着摇了摇头,“化神修士的全部身家又如何?大哥又不缺这些,不然便不会带你来这了。”

    话音刚落,秦枫正色道“包括日后的你若是做了家主,也是一样,身为家主,便要想着的则是整个家族,有时候并不仅仅是要公私分明,也要想着亲疏有别,天资上等是一种对待,资质平庸是另一种对待;家族主脉是一种对待,旁系支脉是另一种对待;西岭的陈家、李家、王家则又是一种对待。”

    “我这么说,你可能明白?”

    这是秦枫对自家二弟为数不多的教诲之一,当然,具体怎么理解,怎么施展,秦枫并没有明言。

    点到为止,他相信自家二弟会明白。

    秦易思绪良久,最后轻声道“二易明白。”

    秦枫一巴掌摔在秦易后脑勺上,笑骂道“明白还不拿着!”

    秦枫五指合拢,眼底划过一抹诡异银弧,自掌心蓬然升起一团金色烈焰,轻轻灼烧那枚乾坤储物戒与神识玉筒,一条条无形的淡白丝线被牵扯而出,化为虚无。

    而后又将神识玉筒塞进戒指里,金色烈焰化作一条条金色线条,重新缠绕在乾坤戒上。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乾坤戒与神识玉筒已被我重新打上神魂禁制,戴上它,等哪天你突破金丹桎梏,或者正式继任我秦家第五代家主,禁制自然便会解开。”

    秦枫自信笑道“对了,二易,我刚刚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确实挺多,挺值钱,但你可千万别想着自己偷偷解开禁制,这封印是我亲手锁下,若是不得其法,休说金丹修士,便是这枚乾坤戒的化神原主来了,也休想撼动分毫!”

    “至于神识玉筒中记载之物,尽是些宵小之道,不值一提,等你有能力打开戒指后,自会明白,到那时究竟修不修行,想必你心中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那枚造型古朴的龙形乾坤戒,被秦枫随手抛向秦易,于高空中翻转,在那火红色的烈焰照耀下,闪烁出迷人而耀眼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