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焕然一新

                      ……

    不知过去多久,秦易悠悠醒来。

    他想要睁开双眸,双眼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怎么也睁不开,费了好大功夫,才勉强睁开一条缝,环视四周,眼前朦朦胧胧,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血翳。

    秦易使劲摇头,却发现眼前那层血翳怎么也摇不掉,浑身上下痒痒的,整个躯体好像被一个套在外面壳子束缚,怎么也不自在。

    他下意识的便想用手挠。

    谁知秦易刚一抬手,却听咔嚓一声,自身躯到四肢,接连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扑棱棱掉落在地,声音传进秦易耳朵里,清晰入微。

    “这是怎么回事?”

    若是以前,秦易绝对不会听这么清楚,可现在来看,他的听力好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既然醒了,就起来活动活动,守了你这么久,也该启程了。”

    一旁的秦枫打了个哈欠,身上披着一件不知什么时候从秦易储物袋里翻出来的一袭青袍,手里还捧着一册古卷,束发盘髻,俊逸散淡,不过依旧是那副魂体的模样,淡金色神魂连接着下方的秦家姓氏魂灯,就像是充满东方气息的阿拉丁灯神。

    只听“哗啦”一声,秦枫大手一挥,掌心真元汇聚,信手拈来一道清澈水流,随手便砸在了秦易身上。

    那水流在秦枫手上看着很小,砸在秦易身上的时候却好像无穷无尽,就像是瀑布似的,不断冲刷秦易的身躯。

    “嘶~”秦易倒吸一口凉气,身躯不自觉的便打了个寒颤。

    明明是普通水流,照理说,他现在练气七层的修为,也应当是寒暑不侵了,可不知为何,当自家大哥随手招出的水流冲刷在他身上的时候,却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冻彻心扉。

    “等等,我的眼睛……”

    待水流冲尽,秦易惊喜的发现自己眼前的那层血翳已然消失,视力大幅度提升,纵欲远眺,竟能看到数里外的光景,这还是未曾加持真元的情形。

    身上被瘴毒入侵腐蚀的剧痛也完全消失,低头一看,地上散落着零零散散的紫黑色血痂,身上烂成布条的衣服早就被水流冲走,露出健美匀称的身材,肌肉结实有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皮肤好像太嫩了些,好像都能掐出水来,肤白赛雪,简直比女的还夸张。

    秦易站起身抱手感激,满面欢喜道“多谢大哥!”

    这个时候,若是再发现不了自己的变化和大哥有关,那他可真就是傻子了。

    亲兄弟之间无需多言,一切皆在心中。

    “瞧你那德行,赶紧把衣服穿上,调息好体内真元,这才是正经事。”秦枫笑骂一句,见秦易活蹦乱跳的模样,眉宇间的最后一抹忧虑终于消散。

    “好嘞!”

    秦易脸略微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浑身上下赤条条的,赶紧从储物袋中随手抓出一套衣衫,麻溜的套在身上,穿戴整齐,便开始盘膝打坐,内视周身。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把秦易吓死。

    众所周知,练气期最重要的便是寻到丹田,开辟周身经脉,容纳真元运转。

    无灵根者,无丹田,自然便不可修行。

    有灵根者,寻至丹田,炼化周身第一缕灵气化作真元,便是踏入炼气期,即为练气第一层。

    而主脉开辟的越多,修为就越高,待周身八大主脉开辟完毕,便可以着手准备突破筑基了。

    可秦易此时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主脉比原来扩大了数倍不止,如果说以前可容纳的真元流量为涓涓细流,那么现在便是滔滔江河。

    这放在同阶修士战斗中,简直就是碾压啊!

    试想,相同时间内,即便对方与你的真元总量相同,修为相近,可你能调动出来的真元是对方的数倍,一口气就比对方多甩出数张乃至数十张法符,这仗还怎么打?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

    秦易还发现,自己体内除了原本开辟出的六条经脉主脉外,竟然还多出另外六条未曾开辟的经脉主脉轮廓,其中三条主脉甚至是自己从未在家族典籍中见过的。

    也就是说,这三条主脉,并不存在于寻常修士的认知范围内!

    这还不算,除了经脉上的巨大的变化,秦易发现自己的丹田气海中还莫名多出了两团散发光芒的淡金色虚影,看上去极为突兀,与自己丹田中的火红色真元格格不入。

    但是定睛一看,这散发光芒的淡金色虚影竟然是两座繁琐玄奥的阵法,里面束缚的正是先前大哥让自己吃的那八节莲藕与九纹灵芝!

    不知何故,此时的八节莲藕只剩下六节,九纹灵芝也只余下七纹,灵植光泽暗淡,不似初见那般莹润饱满。

    “大哥,我体内的经脉为何会比先前拓宽数倍?还有丹田,丹田内竟然容纳下了您之前给我吞服的莲藕与灵芝!”

    在秦易的认知里,丹田自然是容纳真元之地,此时却莫名多出这两株灵植及法阵,如何叫他不震惊。

    “咳咳,无须担心。”

    一听秦易问起圣玉藕与玄冥芝,秦枫干咳两声,一本正经道“你丹田中的莲藕与灵芝并非实物,而是药力化形,因其药力太过磅礴,而你当时肉身又羸弱不堪,经不起折腾,所以我特在你体内设下了两座小小的困灵阵,帮你锁住多余的药力,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你经脉的异变拓宽,也是因为那磅礴药力的冲刷所致,算是重塑肉身的裨益之一,斗法时能调动更多的真元,即便日后遇上修为比自己高的对手,也能多出几分胜算。”

    秦枫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坑了那两株刚刚诞生灵智的灵植,这些东西没必要和自家弟弟说,坏人他自己做就好。

    “原来如此。”秦易恍然大悟。

    他意念轻轻一动,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可以直接调动那两座阵法,从中汲取药力,面上欢喜更甚。

    看着自家亲弟弟满面欢喜,深信不疑的模样,秦枫心底莫名划过一丝愧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