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神魂渡虚

                      “神魂识海亦有储物之能,能利用的空间可谓无穷无尽,只是看你是否能够拥有足够修为驱动罢了,待你日后修为上来,大哥自会教你。”秦枫简单的解释了一句,随即岔开话题道“别想那么多没用的,赶紧把这莲藕和灵芝吃了,待会儿大哥还有正事要带你去做。”

    秦易有些不敢相信,弱弱道“大哥,你确定这能直接生吃么?话说……我会不会被那股磅礴撑死啊?”

    越是年份品阶高的灵药,药力越为磅礴,除非是肉身强横的妖族修士,能够凭着强大的肉身撑得住药力反扑,生吃高阶灵药。

    对于肉身羸弱的人族修士而言,最好的方法还是寻找高阶炼丹师制成丹药后服用,虽说是丹三分毒,并且所炼灵药的药力也会挥发,可好歹强过生吃爆体而亡的凄惨下场。

    如今秦易连动都不能都动,对于肉身的掌控聊胜于无,还不如寻常修士,因此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嘿,你小子,让你吃你就吃,哪来那么多废话。”秦枫脾气上来了,手一横,作势又要敲秦易额头“从小就这副死德行,让你吃口药比上天还难,没想到五年不见,还是老样子,这么好的东西我都舍不得拿出来,你不吃是吧,不吃我硬塞进你嘴里……”

    说着,撸起袖子就要飘上前。

    秦易瞬间怂了“别,大哥,别,我吃,我吃……”

    秦枫笑吟吟道“这不就行了,非得让我动手,虽说药力确实有点强,不是还有我在么,你就把心放肚子里。”

    秦易看着自家笑得那么欢的大哥,仿佛看见了他当年骗自己吃下魔火椒时的模样,一想到那根魔火椒,秦易就感觉菊花火辣辣的疼。

    他试探道“大哥……我能问你个事吗?”

    “问。”

    “那个,大哥,这东西该不会比魔火椒副作用还大吧?”

    “魔火椒?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大哥不记得了啊!”

    “大哥,就是那年,您骗我说魔火椒对于火属性灵根修士有大裨益,非要我吃,与现在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当时我还没受伤,魔火椒长得也比这好看。”秦易哭丧着脸,控诉道“结果你哄骗我将那魔火椒吃下去,有没有大裨益我不清楚,但是却让我一直拉肚子,偏偏魔火椒还一直药力不散,屁股疼得我足足一个月都不敢上茅房!”

    秦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故意避开话题,朗声道“二易,看来你是坚决不愿吃药,那大哥只能采取强硬手段了,来,放松心神,抱元守一,灵台识海借大哥一用。”

    “不是,大哥,别急啊,我的意思是……”

    秦易话还没说,忽然感觉眼前一黑,神魂顿时与肉身失去联系,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中。

    不远处,只听啪嗒一声,像是什么悬空的事物忽然掉在了地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盏青铜魂灯。

    ……

    片刻后,等秦易再度睁眼时,眸中如星辰般浩瀚无垠,周身气息大变,仿佛从一个温润尔雅的少年,转眼成了一位俊逸潇洒的周天剑修。

    “二易这小子,十几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也不想想,若不借着魔火椒的由头,我还怎么正大光明的将那颗用天命兑换来的洗髓丹,让你服下。”秦枫不禁摇头笑骂。

    当初秦枫确实是哄骗了秦易吃下魔火椒不假,但魔火椒不过一阶下品灵植,哪有那么大威力能让秦易腹泻一个月,主要还是秦枫为了掩人耳目,替自家亲弟弟以洗髓丹打下良好的修行基础,不然他一练气修士,手里却能凭空多出来一大把比西岭陈家老祖所炼制品相还好的洗髓丹,给练气一层的秦易洗筋伐髓,怎么也说不过去。

    “有时候想想,去争那劳什子天命有何用?还不如呆在西岭,遛狗逗猫,都比在中州勾心斗角来着舒服。”秦枫看着远处跌落一旁,刻有秦字模样的青铜灯盏,感慨道“还是那句老话,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呐!”

    意随心动,秦枫话音刚落,原本还安安稳稳躺在地上的青铜灯盏,突然滴溜溜的原地转圈,朝秦枫飞来,仔细看,那刻有秦字的魂盏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枫字。

    秦枫下意识的便想起身接过魂盏,谁知刚起身,不禁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嘶~~”

    秦枫强忍着痛,面色凝重,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二易身上的伤,竟然比我想象的还严重,幸好我没用那什么狗屁锻骨生肌丹等虎狼之药,不然差点酿成大祸!”

    准确来说,此时的秦枫就等于是秦易,或者说是由秦枫的神魂来主导秦易的肉身。

    二人本就是亲兄弟,血脉同源,加之秦易的灵台识海根本不对秦枫设防,秦枫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便主导了秦易的肉身,就像秦易说的那样,正好提醒了秦枫,玄冥芝与玉莲藕本就属性相克,若是没有自己坐镇肉身,秦易估计还真没那本事制服二者。

    “时间紧迫,我还是速速炼化灵药为妙,多耽误一秒,二易便多一分凶险。”

    秦枫面色凝重。

    “呼……”

    一咬牙,秦枫强忍着剧痛猛然起身,盘膝而坐,豆大的汗珠渗出额角,一把抓过身旁晶莹如玉的圣玉藕,因动作幅度过大,秦易腐烂的肉身肌肤直接崩裂,黑紫色脓血不断流出。

    秦枫对此却不管不顾,额头青筋暴露,将鼻尖对着莲藕大吸一口,圣玉藕周身缭绕的云雾竟然奇迹般的被吸入肺腑中,一股清凉舒爽之意从肺腑直入丹田。

    原本火烧火燎的五脏六腑,就像是干涸的大地遇上丰沛雨季,焕发出新的生机。

    “好,八灵圣玉藕的疗伤之力,果然名不虚传!”

    秦枫眼前一亮,借着这神奇的云雾,抓住机会迅速运转吐纳法诀,体内那股清凉舒爽之意还未消散,便转化为一丝丝淡金色真元,顺带着修补起枯竭的丹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