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天材地宝

                      “二易,此法着实有些凶险,你可真的想好了?”

    秦易想都没想,笑着说道“大哥,这不用想啊,我如今被那毒雾瘴气害得只能躺在这里,横竖不过废人罢了,大哥既然有方法,为什么不试试呢?”

    秦枫默然不语。

    他静静的站在那,看着自己满身伤痕却依旧故作轻松的亲弟弟,皱眉沉思。

    秦易的现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却也难。

    简单是简单在腐蚀秦易肉身的只是二阶瘴毒,以秦枫目前的实力,将这瘴毒从秦易体内驱逐问题不大,勉强也可以做到;可秦枫毕竟只是斩丹境,原则上还是属于筑基修士的范畴,空有斩杀金丹修士的实力,却无金丹道韵,也无金丹修士的种种神通妙法,只能凭借比普通金丹修士还浑厚的强大真元渡入秦易体内,将瘴毒一丝一毫的强行剔除。

    剔除瘴毒后,再用五阶锻骨生肌丹配合四阶养脉丹,以虎狼之药激发神魂本源之力,重塑肉身经脉肌肤,大致有五成的把握。

    然而如此一来,简直比前世里关公刮骨疗伤还要疼上千万倍,作为从小就宠溺二弟的大哥,他当真是下不去手。

    更何况,秦枫手里本就有更为保险安全的方法,只是值不值得而已。

    想到这,秦枫似是下了某种决定,摇摇头,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自嘲道“秦枫啊秦枫,真不知你犹豫什么,混沌真炎再厉害,终究是死物,难道没有九阴玄冥芝与八灵圣玉藕,你就当真制服不了它?你可就二易这么一个亲弟弟,哪怕多拖一刻,都会对他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眼下救急要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嗯,就这么办!”秦枫忍不住出声,狠狠的点了点头。

    秦易一惊,莫名有些害怕“大哥……办什么啊?”

    “哦,没事,瞧你紧张的,眉毛都抖成什么样了,”秦枫缓过神来,笑了笑,做好决定的他,感觉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地,随手扔出两件事物,故作轻松道“把这节莲藕和这颗灵芝吃了,我再替你护法几天,等药力挥发,差不多就行了。”

    “这么简单么?”秦易有些疑惑,仔细打量起眼前大哥随意拿出的莲藕与灵芝。

    莲藕如同小孩小臂一般长短,晶莹如玉,共八小节,节节圆润饱满,散发出淡淡的光华,圣洁,玄妙;至于那灵芝,却截然不同,只有成人手掌大小,通体紫黑如乌木,九条诡异的血红色纹路缠绕在整颗灵芝之上,就像是人的脉搏般不断跳动,邪气凛然。

    秦易虽没学过什么辨丹识物之法,不晓灵植品阶,可单看品相便知道这灵芝与莲藕一定是起码五阶以上的高级天材地宝,甚至有什么相生相克的属性,绝非凡品。

    他有些不敢相信,弱弱道“大哥,你确定……直接生吃?话说我会不会撑死啊……”

    越是年份品阶高的灵药,药力越为磅礴,除非是肉身强横的妖族修士,能够凭着强大的肉身撑得住药力反扑,生吃高阶灵药;对于肉身羸弱的人族修士而言,最好的方法还是寻找高阶炼丹师制成丹药后服用。

    虽说一丹三分毒,并且所炼灵药的药力也会挥发,可好歹强过生吃爆体而亡的凄惨下场。

    如今秦易更是连动都不能都动,还不如寻常修士,对于肉身的掌控聊胜于无,因此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嘿,让你吃你就吃,哪来那么多废话。”秦枫脾气上来了,手一横,作势又要敲秦易额头“从小就这副死德行,让你吃口药比上天还难,没想到五年不见,还是老样子,不吃是吧,不吃我硬塞进你嘴里……”

    说着,撸起袖子就要上前。

    秦易瞬间怂了“别,大哥,别,我吃,我吃……”

    “这不就行了,非得让我动手,虽说药力确实有点强,不是还有我在么,你就把心放肚子里,”秦枫笑吟吟道“来,张嘴,大哥喂你。”

    秦易看着自家笑得那么欢的大哥,仿佛看见了他当年骗自己吃下魔火椒时的模样,一想到那根魔火椒,秦易就感觉菊花火辣辣的疼。

    “大哥……我能问你个事吗?”

    “问。”

    “那个,大哥,这东西该不会比魔火椒副作用还大吧?”

    “魔火椒?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大哥不记得了啊,来,二易,不说这个,放松心神,抱元守一,灵台识海借大哥一用!”

    “不是,大哥,我的意思是……”

    秦易话还没说,忽然感觉眼前一黑,神魂顿时与肉身失去联系,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中。

    不远处,只听啪嗒一声,像是什么悬空的事物忽然掉在了地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盏青铜魂灯……

    等秦易再度睁眼时,眸中如星辰般浩瀚无垠,周身气息大变,仿佛从一个温润尔雅的少年,瞬间转变成一位孤冷俊逸的周天剑修。

    “二易这小子,肉身的损伤竟然比我想象的还严重,幸好我没用那什劳子锻骨生肌丹等虎狼之药,不然差点酿成大祸!”

    “秦易”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不过话说回来,二易还是那副老样子,处处替别人着想,到头来却总喜欢委屈自己,我在南瞻还好,还有人给他出头。若是真到哪天我与第五志学那老贼撕破脸,整个家族的担子压在他的肩上,面对王家、李家乃至是独孤家的威逼胁迫,他这性子,恐怕得被那些老油子给耍得团团转……”

    “算了,让他吃亏多长长记性,也好,省得让他总觉得人性本善。人心啊,永远最难揣测,就连我秦家,恐怕也不是那么干净!”

    想到这,“秦易”眼底划过一抹诡异的银弧,摇摇头,不屑地笑了笑。

    准确来说,此时的秦易,已然换成了他大哥秦枫,或者说是由他大哥的神魂来主导秦易的肉身。二人本就是亲兄弟,血脉同源,加之秦易的灵台识海根本不对秦枫设防,秦枫很容易便主导了秦易的肉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