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3章 真正的恶灵

    救?还是座山观虎斗?

    这是一个问题。

    这两个人都不像什么好东西,也不知他们之间是否有什么恩怨。

    “要是不救,万一赵长发杀了陈庆再杀我怎么办?”

    左思在沉吟,陈庆已经快要冲到他面前,状若疯魔,惊恐万分。

    “难道赵长发就真的如此可怕?”

    左思在暗暗戒备,戒备着陈庆对自己出手。

    可这时,顾依依忽然动了,她向着赵长发跑去。

    “外公,外公,刚才你去哪了?”

    “依依快跑!”赵长发低沉的嗓音传来,却已经为时已晚。

    陈庆已然扑向这个楚楚可怜的顾依依。

    此时,距离顾依依最近的只有左思和林自豪。

    林自豪已经完全吓傻了,自然不会出手。

    所以只有左思能够救她。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左思将自拍杆递给林自豪就冲了过去,拦住了陈庆的脚步。

    他虽然一直对今晚见到的所有人都持有戒心。

    但对顾依依还是很有好感的。

    每次看到她时,心里都会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此刻见她有危险,自然不会不管。

    左思护在顾依依身前,寸步不让。

    陈庆怒吼道“快闪开!要是不用这个女的做人质,咱们都会死的!”

    “那你也不能伤及无辜!”

    “你让不让开!?”

    陈庆目光阴狠,若再阻拦,怕是连左思也会一起干掉。

    “陈庆!你若是敢动依依一下,我绝对饶不了你!”赵长发低沉的声音传来,他好像认识陈庆。

    “我就算不动她,你能饶了我?”陈庆阴狠的看了他一眼。

    随即对左思吼道“你到底让不让开!!”

    看他的样子,很快就要狗急跳墙。

    左思连忙说道“你不要着急,我已经看到屋子里的尸体了,会和你一起干掉赵长发的!”

    “真的?!”陈庆神情激动的看着左思。

    “真的!”左思点了点头,带头向赵长发慢慢逼近。

    “就凭你们?”赵长发面露不屑,阴毒的眼神没有丝毫胆怯,柴刀的刀刃散发着森冷的寒光。

    距离只有五步之时,左思猛然抬起了手中的匕首。

    但。

    他并没有刺向赵长发,而是猛然转头刺向陈庆!!

    噗!匕首应声而入刺入陈庆右肩。

    但并没有鲜血溢出,陈庆的表情也只是稍稍有些惊讶。

    左思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想帮赵长发。

    而是有种直觉,陈庆对自己的威胁要更大一些!

    从一开始,陈庆说看不到赵长发,再到那变态故事,再到干掉葛珊这只‘恶鬼’。

    陈庆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获取左思的信任。

    他的目的一直很明确,就是想让左思帮他干掉赵长发。

    这种种算计,实在是太粗糙了。

    怎么可能骗的过左思的眼睛。

    陈庆平静的看了一眼右肩后,冲左思狰狞一笑。

    他的身形不在凝实,变的如同半透明般,散发着丝丝阴寒的黑气。

    身边的温度骤降。

    左思强自镇定心神,抽出匕首就要再刺,陈庆不闪不躲,匕首虽然刺中了他,却如同没入了空气,连同整条手臂都穿了过去。

    “本来想让你多活一会,你却非得现在找死。”

    阴风呼啸,左思被一脚踹了出去,他瘫倒在地,匕首已经摔落到一边,这种被阴气袭体的感觉非常难受。

    转头看向赵长发,他正站在一旁看戏。

    左思没有求他,知道求这种变态也没有用。

    他缓缓站起身,再次向陈庆跑去,速度非常快,爆发了全身的力量。

    “哈哈哈哈!找死!!”

    陈庆周身阴气鼓荡,左思在他眼中就如同蝼蚁一样,可任意戏耍。

    仍旧没有任何闪躲,陈庆要让左思绝望。

    要让左思知道,无论如何努力都伤不了他。

    要让左思在绝望中慢慢死亡。

    可这一次,他错了,错的离谱。

    左思手中的武器穿透了他的胸膛,他瞬间感觉到了撕裂灵魂的痛楚!

    “啊!!!”

    陈庆痛苦的嘶吼,一张鬼脸,变的无比可怖,迅速后撤。

    定睛看向左思手中的武器,那竟是一把手术刀,仅仅几厘米的刀刃,却让他有种忌惮的感觉。

    再加上刚才的痛楚,他岂能不怕。

    左思心中大定,这手术刀果然有克制鬼怪的功效!

    再次向陈庆冲去,一番缠斗过后,左思知道,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虽然这手术刀有奇效,但他却很难接触到陈庆,要想击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站在一旁的赵长发,在见到手术刀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当发现这手术刀真的能给陈庆造成伤害后,他动了,提着柴刀就冲了上去。

    对着陈庆就是一顿劈砍。

    那柴刀虽然每次都会穿过陈庆的身体,无法造成伤害,但陈庆却如同一只见到老鹰的小鸡一般,不敢有丝毫反抗。

    哆哆嗦嗦,只能发出无助的惨嚎。

    “把手术刀给我!”

    赵长发目眦欲裂,状若疯癫,腾出一只手,伸向左思。

    左思稍一思虑,就将手术刀丢给了他。

    既然不怕这手术刀,那就应该是人。

    “这赵长发就算体力再好也不过是个老头,应该打不过我,现在首要目的,是把陈庆这只恶灵消灭掉!”

    左思已经基本确定陈庆就是今晚的恶灵,现在只要消灭他,那今晚的日常任务,就应该能完美完成。

    “啊……!不要……啊!!!不要!!”

    陈庆凄惨的嘶吼着,全身的阴气不断溃散。

    但赵长发不但没有同情,反而愈加疯癫的虐杀着。

    手术刀一次次的落下,他的嘴里不断呢喃着“死死死死死死死死!就是杀你几万次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不要!!啊!!!!”

    陈庆的身形不断变淡,不过多久,便魂飞魄撒,消失于这天地间。

    赵长发失魂落魄的起身,重新捡起柴刀。

    幽幽的抬头看向左思,眼神中杀机尽显,一步步靠近。

    “你想干什么!”

    左思缓缓向后退去,已经看到一块顺手的石头,随时准备和赵长发拼命。

    “外公不要……”

    顾依依娇弱的声音让赵长发的身形一滞,缓缓转头看向她,目光都变的柔和。

    “外公,哥哥刚刚还救了我,你,你不会要伤害他吧?”

    顾依依的眼中含着泪花,那副模样,我见犹怜。

    当啷!

    柴刀从赵长发手中掉落。

    噗通!

    他正对着顾依依,跪倒在地,仰天痛哭。

    “依依!外公对不起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