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踏马真不是变态啊!

    景浦就这么站在余慎一侧,静静的看着余慎。

    余慎微微张着嘴,一脸惊恐的一动也不敢动。

    余慎知道,这若是在真实的战斗中,这一下,自己的头颅已经被斩下来了。

    一时间,余慎如梦初醒,怪不得……这位前辈刚才不用真的刀,也怪不得而这位前辈说不去开阔的地方……

    那在不远处旁边的灵靖完全呆了,刚才那一幕,灵靖真的很仔细在看了。

    跟旁人不同,灵靖是刀修,灵靖从一开始也认为景浦的刀法一定会特别厉害,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灵靖便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好好观察景浦的刀法。

    但是,那一瞬间,但还是什么都没看清,只是一闪,就……就结束了!

    此时的景浦,将木棍收回,微微叹了口气,无聊啊……

    景浦本以为这个余慎会跟自己最起码打上几个回合来着,但是,当余慎朝着自己猛冲来的时候,景浦看到的全部都是破绽,一个没忍住,就一招结束了。

    那呆滞在原地的余慎,回过神来便突然怒声道

    “这不公平!”

    对于这余慎的话,景浦人都懵了,这还不公平??

    我用木棍,你用真刀,这还不公平??!

    当即余慎便咬牙道“不过是因为前辈本身的强,而且《大易皇刀》我只修炼到了三层而已,前辈的刀法就算是普通的,想必已经修炼至巅峰了,所以,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景浦愣了一下后,便懂余慎是什么意思了,当即景浦便连连点头道

    “没错没错,我刚才也是随口一说的,非常不严谨,你别往心里去,刚才跟你对战也感觉到了,《大易皇刀》确实非常强。”

    景浦可不想装逼,这余慎不厉害归余慎不厉害,但是这余慎的师父,也就是那个什么天下最强之一的余修厉害啊!!

    自己若是说这《大易皇刀》不行,那余修来砍自己怎么办,尽管景浦觉得就目前来看,这《大易皇刀》确实不咋地,但景浦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对于景浦的话,余慎微微咬了咬牙,这是什么话,这是嘲讽吗?!

    自己刚才连一招都没出,就败了,现在却说跟自己对战感觉到了。

    余慎微微咬牙道“今日的事,是我余慎唐突了,打扰了前辈,告辞。”

    说罢,余慎便又朝着那根本就不看自己的灵雎行了个礼,直接出门。

    景浦站在原地挠了挠头,看着余慎的背影,心里琢磨着,看起来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呢。

    当景浦回过头来的时候,那灵靖突然跪在地上,望着景浦一脸激动道

    “前辈,能收我为徒吗?!”

    嗯??

    这灵靖突然的一跪,把景浦吓了一跳,当即景浦便连忙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你若真跟想学我的刀法,就过几天,我最近要忙点自己喜欢的事,但话说前面,我的那些都是凡俗技巧,究竟适合不适合你们修仙者用,我不清楚,有可能是白费功夫,你自己想好了。”

    这灵靖愿意跟着景浦学习刀法,景浦还是很高兴的,总比这个家伙天天拿着锄头给自己挖坑强吧?

    灵靖现在非常激动,但是细细的思量了一下景浦的话,前辈虽说肯教自己,但却不收自己为徒,也就是说,自己还不够资格……

    至于过几天嘛,灵靖懂,前辈的意思就是说让自己不要好高骛远,一步一个脚印,先把前辈要让自己做的事情做完!

    而最后那段话,凡俗技巧可能不适合修仙者,有可能是白费功夫,这句话要反着听。

    前辈的意思是,前辈的技巧都是惊天绝技,自己这个凡夫俗子或许根本参悟不透,这样的话,就是白费功夫。

    灵靖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随随便便就把前辈的话给参悟透了。

    当即,灵靖便疯狂点头道

    “前辈,我懂了,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不会让前辈失望的,也一定不会给前辈丢脸的!!”

    不过说完,灵靖便突然又愣住了,等一下……前辈说喜欢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呢?

    景浦有些无语,自己失望个锤子,自己又有什么好丢人的呢,当即景浦便道

    “你快先起来吧。”

    景浦刚把灵靖拉起来,只听旁边噗通一声,烈淳又跪下了,大声高呼道

    “前辈,也请教我剑法吧!!”

    景浦“……”

    中午时分,景浦坐在凉亭中吃着午饭,这帮修仙者不吃饭,景浦倒是也没给这帮人准备,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灵雎坐在一旁,红着脸偷偷的打量着景浦,对景浦吃这些人间食物很是好奇。

    上午的时候,灵靖跟烈淳两人把前院的坑都填上了,下午景浦便准备让这两个人,把院子的土都夯实一下。

    前面一个周,这两个人把前院中的土都给挖松了,这个时候若是下个雨,前院就直接变成泥塘了,景浦准备明天去清河镇去买点地砖铺在前院。

    这也是景浦刚才说的喜欢的事情,这里以后是自己的家,当然要好好的打理一番了。

    地砖什么的神剑宗是有的,不过这里的地砖都是那种青色的石砖,景浦觉得不是特别好看,反正景浦也要去清河镇买食物,上次买的都快吃完了,就顺路一起买了。

    下午的时候,灵靖跟烈淳两人哼哧哼哧的拿着工具压着地面,而景浦则是细心教着灵雎茶道。

    一直到傍晚,这三人才走,景浦送走三人后,便回屋准备列一个详细的购物清单,免得明天忘记。

    不过,这清单还没列完,院子门便突然被敲响了。

    是凌天南还是狄尘?

    景浦有些好奇的来到院门口,打开门后,便看到灵靖带着一脸得意的笑容,站在门前。

    看着灵靖这个得意的笑容,景浦不知道为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景浦刚准备问,这个家伙回来做什么的时候,灵靖突然递过来一个木盒,望着景浦得意的笑道

    “前辈,我悟了!!前辈喜欢的事情一定是这个吧!!”

    哈??

    悟了??

    悟什么了?

    什么东西??

    当即,景浦便皱眉打开了这个木盒,而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

    ??!!

    里面是一双水晶高跟玉鞋……也就是今天灵雎穿的那一双。

    我特么……

    这是真把自己当变态啊!!

    而灵靖则是叉着腰,一脸得意道

    “前辈今天一直盯着我姐的鞋子看,我便懂了,真是没想到,前辈还有这样的癖好呢。”

    当即,景浦咬牙抬头把这东西送回去,但是这一抬头,景浦人都快晕了,就见到灵雎脸色羞红的站在不远处,看着景浦,还有手中景浦木盒中的那双水晶高跟玉鞋。

    景浦的脸色现在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而一直观察景浦表情的灵靖,突然一怔,似乎发现了什么,慢慢的回头一看,在看到自己的姐姐之后。

    嗖的一声,灵靖直接就窜了,只留下一段话道

    “前……前辈,我还有事,先走了……”

    灵靖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景浦。

    那面色羞红的灵雎,莲步轻移来到景浦面前后,如同没看见景浦手中捧着的是自己那双水晶高跟玉鞋,灵雎手中出现一个木盒,眼神望着旁边,根本不敢看景浦,娇羞不已的轻声道

    “今…今天……见前辈好像……好像很喜欢吃人间的小点心……我……我小时候跟母后也学着做过……就自己做了一些给…给前辈送来了……前辈……尝尝灵雎的手艺吧……”

    看到出来灵雎很紧张,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的,但实际上……景浦才是更他娘的紧张啊!!

    这他娘当场被抓包,但问题是景浦到现在都是懵的。景浦在两分钟之前还什么都不知道。

    不行,一定不能被人当变态,景浦一边接过灵雎的木盒,一边连忙准备解释。

    但,景浦刚拿过灵雎的木盒,这灵雎便面色羞红的微微一拜直接转身走了。

    景浦站在院门口,愣了足足半分钟

    “……我……踏马……真的不是变态啊!”

    “真的不是啊!”

    “相信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