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进入宴会厅

    一天12个时辰,他几乎就有11个半时辰都在睡觉。

    

    我看别的人怀孕了,也不像他这样啊。”

    

    的确,方雨霖的状况跟其他人是不太相同,他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状况,别的人怀孕的确是没有他这么夸张。

    

    但事实上确实是正常的呀,方雨霖的脉搏也很正常,孩子也很正常,身体强壮。

    

    并没有半点不对劲之处呀!

    

    “也许是因为王妃异于常人吧。”

    

    异于常人,这倒是让刘显突然想起了方雨霖曾经说过,她是别的世界过来的灵魂。

    

    难道是因为这个吗?

    

    唉,让他心里好复杂呀!

    

    “好啦,那就没你什么事儿了,不过你得就住在王妃的隔壁,随时待命,每天给王妃请三次脉。

    

    但凡是他有一点闪失,我就拿你是问。”

    

    “是的,属下知道了。”

    

    这王爷也太紧张了吧?

    

    不就是怀个孕嘛,女人都有这么一天的,谁像他这么紧张的。

    

    方雨霖这些日子经常睡觉,偶尔醒一下,也只是大体的问一下情况。

    

    所以并没有实时掌握情况。

    

    当然他也相信刘显能够轻易的面对这些事情,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他也不会来揽下这个事情了。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会这么奇怪呢?这些日子他天天都在睡觉。

    

    一天24个小时,恐怕有23个小时都在睡觉。睡这么久,他的眼睛也不肿,也没有腰酸背痛的感觉,而且都还能睡得着。

    

    这也太恐怖了吧,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嗜睡症吧?

    

    我的天呐,方雨霖尽力量的克制住自己,让自己不睡觉,然而瞌睡来的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怎么睡着的,他都不知道。

    

    事情已经越发的严峻了,而方雨霖还是沉迷在睡觉当中无法自拔。

    

    也不知道为啥的,每天就是那么想睡觉。

    

    在林俊生的帮助下,于默然很快就已经掌握了嚣张路线,顺藤摸瓜找到了藏盐处。

    

    一连睡的动作打了盐城官员的一个措手不及,顿时让他们着急的焦头烂额。

    

    “大人你看这次的事情究竟该怎么办?原以为就会云王爷只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的时间就掌握到了咱们的藏盐地点。”

    

    周云急得满头大汗,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

    

    张轩皱起了眉头,原本心里就烦躁,看到周云走来走去,心中就更是烦躁了。:“你给我站住动来动去的干啥?还没到最后一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有什么好着急的呀?我就不相信他这只过江的猛龙还能翻出浪来了,咱们可是地头蛇。”

    

    大人,我们是朝廷命官啊,说地头蛇好像不太合适吧。

    

    不过自编自导的水匪,都已经出来了,所以地头蛇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大人您说该怎么办?咱们都听您的。”

    

    张轩皱起了眉头,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那他们也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于是冷着脸看了眼,坐在这屋子里的同僚。

    

    “相信现在情况晋级大家都能够看得出来,正因为情况如此紧急,所以我也就废话不多说了。

    

    你们可知道此事一旦走漏了风声,咱们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吗?”

    

    这些官员们死死地盯着脑袋,没有说话,他们当然知道了,这不仅是杀头的重罪,而且还要诛灭九族呢。

    

    张轩爷早就料到了,他们在这个时候不会开口,于是又冷笑了一声。:“相信各位同僚都不是傻子,会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所以事到如今咱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一条路走了。”

    

    周云皱起了眉头问了一句。:“大人此言究竟是何意?”

    

    “还能是什么意思?咱们现在只能铤而走险来个鱼死网破了。”

    

    听到张轩这么说,周云顿时觉得脚下一软,要不是及时扶住了旁边的凳子,他可能就摔倒在地上了。

    

    脸色也瞬间煞方,额头上满满都是冷汗。

    

    想必也被张轩这个大胆的想法给吓到了。

    

    “周大人你可得好好的站稳了,如果这么摔一跤摔出个好歹来。那你的全家老小可就救不了了。”

    

    张轩面带笑意,只不过那笑容并未达到眼底,周云听完之后只是觉得心中更加的拔凉拔凉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咽了一口口水继续问道。:“大人,可对方毕竟是当今圣上的儿子,是堂堂的王爷呀,咱们都不过是一些小官。

    

    能斗得过他吗?”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对呀,万一此事失败,那我们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金平这一条就足够让我们死100次的了。”

    

    张轩听完之后冷笑了一声冷眼撇了一眼,在屋子里的这些官员们。

    

    “所以你们以为你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能够让你们明哲保身,不被杀头了吗?”

    

    “张大人,你这是何意虽然?我们是参与了,但是最多只是重复而已。

    

    而大人您才是主谋,所以我们未必就会全家抄斩。”

    

    一名官员硬着头皮愤愤不平的开口说道,他们只是收了一点钱财而已,有些人甚至对于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插手。

    

    所以,真正急的上蹿下跳的人不应该是他们。

    

    有了一个人开口说话,马上就有另外的人附和。

    

    “对呀,知府大人这件事情完全是你一人所为,跟我们没有关系啊,虽然我们收受了一点贿赂。

    

    但是这些事情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过,如果只是收受了1万两的银票,就得陪着你诛灭九族,那我们可不干。

    

    相信云王爷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倘若我们道出实情,说不定还能够从轻发落呢。”

    

    张轩听完之后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毒。

    

    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可是这种事情难道仅仅是他一个人的错?

    

    走,私的盐,有一小部分进了这些官员的口袋,还有一小部分进了他的口袋,但是最大的一部分,都进了二皇子欧阳勤的口袋了。

    

    所以真正追究责任该追究谁的呀?

    

    这些人倒好像明哲保身,哪有那么容易,他早就已经料到了,所以早就把所有人都拖下了水。

    

    “各位大人还真是天真呢,你们以为云王爷会听信你们的片面之词吗?你们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附和我说的话。

    

    并且还替我愁情呢,咱们在云王爷的眼中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共同进退了,你以为你们现在去说事情跟你们没关系,云王爷就信了。

    

    哼哼哼哼,你们也太天真了吧。”

    

    张轩这一翻话说出来,所有人都鸦雀无声,不敢再多言了,因为他们知道就像张轩说的那样。

    

    在云王爷的眼中,他们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官官相护。

    

    所以他们哪怕是说出实情,云王爷也肯定不会相信。

    

    当然他们之所以愿意集体听张轩的吩咐,完全是因为张轩的背后有人。

    

    而且身份极为高贵。

    

    既然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所以也只能和张轩站在一起了。

    

    周云沉思了片刻之后,对着张轩拱手敬礼。:“大人下官早已经决定和大人共同进退。

    

    所以无论大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下官都是死相随。”

    

    当然他若想不是是相随也没用,其他的人或许没有插手这件事情,但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插手了这件事情。

    

    所以想把自己给择清楚,肯定是择不清的。

    

    其他人虽然心中不服气,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只能纷纷的表达自己的忠心。

    

    张轩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

    

    那我嘲讽的笑容挂在脸上异常的显眼,让那些官员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为了保密,他们也只能听从张轩的吩咐,哪怕是被嘲讽被辱骂,他们也得甘愿受辱啊。

    

    “我们也愿意誓死跟随大人。”

    

    “这不就结了嘛,咱们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咱们都是有钱一起赚,有财一起发的一家人。

    

    以后可不要再说那些伤感情的话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让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所以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刚才我说鱼死网破,不知道各位大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张轩脸上带着满满的得意。

    

    “愿听大人差遣。”

    

    其他人也纷纷表态,他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大家都赞同,那么就立刻回去召集自己官府和手下所有的捕快,士兵。

    

    但凡是由战斗能力的都给我带上,就连府中的家丁也不放过,咱们去把行宫给包围了。”

    

    从知府的府中出来之后,各位官员们纷纷往自己的府邸走。

    

    既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他们也只能听从知府大人的安排。

    

    很快就纠结了大军将行宫团团围住。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方雨霖,愣了愣,我的天,那现在是要造反的节奏了吗?

    

    这些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派人包围了整个行宫。

    

    说完之后打了个哈欠。

    

    哎呀,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因为他又想睡觉了,不过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了,他怎么能够睡觉呢?看来这些人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孤注一掷的准备了。

    

    “王爷呢?”

    

    方雨霖觉得刘显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既然他已经做了这么多,他肯定已经有了安排。

    

    所以方雨霖倒是不花他这个男人,他还是有信心的。

    

    “王爷不在行宫当中。”

    

    听到莫心这句话,方雨霖突然有点儿觉得自己太乐观了。

    

    万一刘显根本就不再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就算做了安排也来不及了呀,他是不是要被人抓住了?

    

    于是立马站起了身。:“那就这个情况来看,咱们还是先跑吧,找个地方躲起来。”

    

    嗯,尤其是他太危险了,所以必须要保证自身的安全才行,只要他不被这些人抓住,那其他的随便他们吧。

    

    他怕的是他被这些人抓住用来威胁刘显,这就不太好了,到时候……

    

    方雨霖脑袋里还在胡思乱想呢。夜七就突然出现在方雨霖的面前。:“王妃王爷吩咐了让你安心养胎,其他的啥都不用管。”

    

    额……

    

    这就是让他不跑的意思呗。

    

    这就是说他早有安排的意思呗。

    

    “早不说,害我担心了这么久啊,好困啊。

    

    那你们玩吧,我先睡觉了。”

    

    说完之后方雨霖就赶紧。躺在了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