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一拳

    看苏炎模样,小老头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致。

    笑眯眯,一脸贼兮兮,透着些许猥琐的盯着苏炎,然后搬过身后的竹凳,干脆坐到了苏炎身边。

    啪。

    一巴掌搭在苏炎的肩膀上,小老头嘿嘿笑道:“小子,我这缺个门童,要不……”

    不等说完,苏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拒绝!”

    “别啊。你看我这,山清水秀的,多好啊。只要你留下来,我就教你医术……”

    “不学。”

    “……”

    小老头脸色一沉,就有些生气了。

    他都说得这么直白了,这家伙居然还不肯答应。

    哼。

    心中闷哼声,收起脸笑,小老头板起脸,威胁道:“小子,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答应,我就杀了你。”

    “随便。”

    苏炎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眼前看起来有些凶,其实那满是渴望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的小老头,心中不禁冷笑。

    想收我为徒,又不肯放下身段,非得摆什么架子。

    倚老卖老。

    “你……你气死我了!”

    顿时,小老头气得站起身在屋里直跺脚。

    “你给我滚!你的伤,老子不治了,你就等着伤势爆发而死吧。”

    苏炎站起身,无所谓的冷笑声,转身就朝外走。

    砰。

    走出门的霎那,苏炎浑身一用劲,瞬间绷断了身上的绳子。

    就这绳子,还想绑得住他?

    笑话!

    看到这一幕,屋里的小老头气得咬牙切齿,他说苏炎是宗师,苏炎却笑而不语,他一下子就想到了。

    苏炎或许不是宗师,可能比宗师还要厉害。

    而看苏炎的年龄,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算是非常年轻的了。

    这一下子,就让他有了收徒的心思。

    只可惜,苏炎压根就不鸟他。

    “你给我站住!”

    迟疑片刻,小老头从屋里冲出,拦下了苏炎。

    “我要是让你就这样走了,出去后,你乱说一通,世人岂不以为我吴清泉浪得虚名!不行,你不能就这么离开了。”

    嗯?

    吴清泉!

    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苏炎愣了愣,陡然眼睛一亮,惊诧的看着面前有点恼羞成怒的吴清泉,“你,你就是五十年前,人称医圣的吴清泉?”

    “你,你知道我?”

    吴清泉眨巴了下眼睛,呵呵笑了起来,老脸微微泛起一抹红晕,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我艹。

    我太他么知道了。

    苏炎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激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碰上医圣吴清泉。

    “既然知道,那你还要走嘛?”

    看苏炎不说话,吴清泉还以为苏炎知道他身份后,这是改注意了,想留下来。

    然而。

    苏炎给了个白眼,抬脚就走。

    想什么呢。

    医圣又如何,我又不打算学医。

    看着决然而然,依然坚持离开的苏炎,吴清泉有点怀疑人生了,你他么都知道我是谁了,居然还走。

    这是看不起我?

    “小子,只要你留下,我把我这一生所学,都倾囊相授,全传给你。”

    “不需要。”

    “你,你个憨货!气死我了!你要走,我偏不让你走!”

    气急的吴清泉,身形一闪,再次拦下了苏炎,然后手里不知何时,陡然出根一根长七寸,寒芒闪烁,看着都令人胆寒的银针。

    “你不是不想我救你嘛,我偏要救你!”

    说罢,不待苏炎反应,银针呲的声,迅速扎进了苏炎的人中穴。

    一瞬间,苏炎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动也不能动了。

    紧接着。

    苏炎就像是玩偶一般,被吴清泉用银针扎得都快成刺猬了。

    一口气,吴清泉扎了差不多五十多针。

    苏炎看着,眼珠子直转,想骂却又骂不出声,只能干看着。

    而吴清泉在扎完针后,便不再管苏炎。

    去忙别的事了。

    差不多半小时过后,吴清泉回来,见苏炎浑身冒气,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为他拔掉身上的针。

    “坐进去!”

    随即他沉着脸,指了指草屋外的一个大竹桶,苏炎故作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

    对付吴清泉这种脾气比牛还犟的家伙,就得跟他反着来。

    一脸悻悻。

    苏炎坐进大竹桶里,瞬间感觉浑身好似被火烧一般,一股股药力透着他全身皮肤,渗进他体内。

    一点一点的修复他体内的沉伤。

    这就是药浴!

    苏炎双目紧闭,如老僧入定,运转体内气劲,如温顺的羔羊一般,配合着这些药劲,修复沉伤。

    而一旁,吴清泉先是双手抱拳的看着。

    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感觉竹桶里的药水效力,几乎被苏炎吸收殆尽,他就开始不断的往里面加药。

    “尽量吸收!你身上的伤,除了我那师弟的噬骨毒外,还有其它沉伤!”

    耳边响起吴清泉的叮嘱,苏炎没有睁眼,继续吸收。

    “你这小子也够狠的,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硬撑着……不过帮你压制这些伤势的家伙,倒也有几分本事。”

    “只可惜,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

    时间一点点过去。

    苏炎在药桶里,差不多泡了两个多小时,皮肤都泡皱了。

    呼。

    这时,苏炎陡然睁眼,一口污气吐出,紧接着噗嗤一声,再吐一口黑血。

    “嗯!黑血吐出,说明你的伤差不多痊愈了。出来吧。”

    吴清泉看了看,提醒道。

    苏炎这才起身,从药桶里出来,感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

    轰!

    一拳轰出。

    瞬间,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劲如飓风一般,将面前的竹林轰得稀碎,一片狼藉。

    “小子,你干什么,搞破坏啊?”

    吴清泉看到急忙阻止,一脸肉痛。

    这可是他辛辛苦苦,精心栽种的,就这么被苏炎给糟蹋了。

    嘿嘿。

    苏炎不好意思的讪讪笑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

    “……”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吴清泉背着手就朝屋里走去。

    “小子,你的伤基本痊愈,不过……”

    此时,正沉浸在伤势痊愈,正兴奋的苏炎,忽然听到吴清泉的话,愣了下。

    然后,就听吴清泉冷笑道:“不过你小子对我无礼,我故意留了一手。”

    苏炎脸色一滞,微微蹙眉,不相信的看着吴清泉。

    他刚刚那一拳,他明明感觉自己的伤已经痊愈,实力也全部恢复了,怎么还有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