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淫龙兽

    当下便要告诉老八,但老八却再次说道“老九,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觉得有他们帮忙探查好,还是没有的好?”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问题?又让我如何回答?这种问题,傻子也知道答案吧?但是,这是问题的重点吗?”老九虽然心里明白,但见老八已经铁了心了,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只是提醒道“八哥,不管如何,我们都需要提防一下他们,尤其是那人,刚才给我一种既熟悉,又担忧的感觉。”

    闻言,老八也好奇的看向了力宗,然而,却看到对方一副不屑一顾,和吊儿郎当的模样。

    “老九,你就别乱想了。”老八对此不禁安慰道,随后,再次说道“刚才这个力挺又说了,除了他们霸天虎族之外,他们还拉拢到了金乌一族。”

    “什么?他们竟然连金乌族都能拉拢成功?”老九闻言惊讶道。

    “欸,老九,他能拉拢成功,也是建立在我们五分之二的基础上,再加上,他们霸天虎族的人数众多,只要金乌一族不傻,都会选择我们。”丹凤眼少年说的在理,老九也不好与之反驳。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本身也是个自傲之人,并且,还是涅槃重生的存在,相当于活了两世的存在,自然不会在乎那些所谓的小家伙。

    然而,他却不知道力宗,却是一个活了三世之人,更何况是伏羲这种天地未开时,就已然存在之人了。

    “老大,霸天已经回来了。”力宗踏前几步来到伏羲近前说道。

    力宗声音算是很低了,但这里都是些什么人?自然全部听在耳中,于是乎,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朱兄,我先过去看看。”伏羲冲丹凤眼少年施礼道。

    “欸,力兄,我与你同去如何?”老九突然间站出来说道。

    闻言,伏羲却笑道“哈哈,那就有劳了。”

    话罢,两人并肩同行的朝不远处的力霸天走去。

    而此时的力霸天,看其模样似乎有些心虚,见到伏羲等人过来,更是连忙低下了头。

    “老……老大。”力霸天声音颤抖道。

    伏羲一看不禁皱眉问道“你是怎么回事?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使你到现在才来?”

    “这……”此刻,力霸天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偷偷的抬头看了伏羲一眼,随即又赶紧低了下去。

    而且,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异样的看了一旁的老九一眼,伏羲见此,不禁再次一皱眉,但还未等他说话,一旁的老九却是先笑道“哈哈,想必这位兄弟,是有什么事情,要单独跟力兄说吧?”

    话到此处,老九又看向了伏羲,旋即又道“我看在下,还是先行回避一下的好。”

    “朱兄说的这是什么话?既然你我双方已经结盟,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朱兄面说的?”伏羲严正义祠道。

    旋即,他又看向力霸天说道“你有什么事情直说便可,这里也没有外人。”

    不过,伏羲话音一落,接着,便在挥手之间,在三人身前,设下了两层简单的禁制,一层是隔音禁制,一层则是屏蔽他人目光的禁制。

    两层禁制不算什么,但伏羲那熟练的手法,还是让一旁的老九,瞳孔微微的一缩,对此,伏羲没有在意一般,随即,又示意力霸天说话。

    见此,力霸天却突然抬起头来,但令人惊奇的是,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什么心虚之意,早已,被兴奋和激动的表情,所取代了。

    脸上像是有光了般,旋即,激动的回道“老大,我突破了。”

    话落,不待伏羲问话,他便释放出了一丝气息,让伏羲与老九感受了一下。

    伏羲见此,自然是眼前一亮,旋即也露出一丝激动道“霸天,你做的不错,这次我们的实力,又可以提升不少了。”

    “对了,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火凤族的朱九兄弟,我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同盟的协议。”伏羲此刻说话,也流露着一丝丝兴奋之色。

    而一旁的朱九,则在感知到力霸天的气息之时,心中也不禁一动,心想“这霸天虎族……可真是厉害,除了两位队长之外,居然,又有一位达到了,融血境九重的实力。”

    “看来,到时候,还需多显露一点我们的实力才行了,不然还有些压不住呢。”想到此处,朱九便露出了同样,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旋即言道“恭喜这位兄弟,同时也恭喜力兄,又得一员大将。”

    “哈哈哈,这得多亏了朱九兄弟,给我们带来的好运啊。”伏羲也学着力宗那般拍马屁道。

    “哈哈哈,力兄你还真是……哈哈哈,太会说话了。”朱九看似被伏羲说的,开心的笑了起来。

    但其心中却是在冷哼“你们最好别打什么歪心思,不然,可有你们好看的。”

    三人又客套了一番,朱九这才告辞离去,伏羲随即也将两层禁制散去,而力霸天也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心虚状态。

    这时,人们只见伏羲满脸的怒容,下一刻,更是,换成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哼道“力霸天啊力霸天,若不是,看在你爷爷是三长老的份上,老子早就把你踢出去了。”

    “也不知道你咋想的,居然因为这一关轻松,自己却去胡乱闯了,你这是装13呢,还是耍帅呢,又或是缺心眼?”伏羲看似越说越气。

    朱九那边已经回去和朱八说明了一切,而朱八这时便主动的站出来说道“力兄,大家都是同族,你就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我们可怎么一起探索下面的路啊?”

    朱八这句话,明面上看似劝阻,但其实,却是另有深意。

    此处众人都不是傻子,一听这话,便马上就有许多人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震惊最甚的要属敖广了,因为,他刚刚被伏羲拒绝,而且,对方的义正言辞,还令他感到了倾佩,但现在却……

    想到此处,敖广也只能在心中哀叹了句“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而在他身边的敖天,却是不禁心中暗自冷笑道“就你这样的傻子,还想要拉拢别人?真是可笑至极。”

    想到此处,敖天的眼里更是闪过一道狠辣之意,再次暗道“若不是,你身边经常有人保护,我早就不知道杀了你多少次了,哪里还能让你超越我?不过,这次我看看谁还能救得了你。”

    对于敖广的震惊,袁弘此刻却是有些复杂,他谈不上愤怒,也谈不上欣喜,但至少脸上是这样,当然,心中却也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这不仅是因为伏羲给他带来的压力,其实还是很大一部分是担心,他们走一块的时候,对方不顾一切的与他争抢地图。

    虽然,他不怕,但也知道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而且,他还得知了天鼠等族,已经投靠了玄龙族,如此一来,他可使用的人,又少了许多。

    若是,再与霸天虎族开战,很可能会被其他两大霸族得利,甚至他们还会落井下石,到时候的局面,可就不好掌控了。

    因此,得知霸天虎族,又依附了火凤族后,袁弘才会松了口气。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重点,重点在于他还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其他种族没有跟随他的,才是真正他想要的事情。

    只不过,松了口气的同时,他也需要顾及自己的面子,不然,太过明显了可不好。于是乎,他当即站起身来嘲讽道“哈哈哈,力兄可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啊。”

    伏羲闻言,自然不甘示弱,毕竟装也得装出点样子,于是乎,直接反问道“袁兄此言何意?”

    “嘿嘿,力兄,咱们都是明白人,你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袁弘再次冷笑道。

    而伏羲闻言,随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旋即,他也冷笑道“呵呵,原来袁兄说的是这事啊。”

    “那不知,袁兄有没有听说过≈quot;良禽择木而栖≈quot;,这句名言呢?”

    闻听此言,袁弘登时一怒,旋即再次冷然道“力兄,觉得袁某不是好木,那力兄又算什么?墙头上之物吗?”

    “你……”伏羲被气的登时哑然,更是大有一副想要动手的冲动。

    “哈哈哈,袁兄此言差矣,以我等十五族的规定来说,力兄选择跟谁结盟,那都是他的自由,难道袁兄还想强迫力兄做事不成?”然而,正当这时,朱八却站出来说道。

    而且,不待对方回话,他便又接着说道“如若……果真如此的话,你可得先问问玄龙族的朋友才是,别忘了,这规矩可是他们定的。”

    “额……”这次换袁弘哑然了。

    对方这话,直接就将刚才的话题,给带偏了不说,而且,还将玄龙一族也拉了进来,如此一来,他说话可就得小心一些了。

    只不过,还不待袁弘想好该如何说话时,敖广那边先开口说话了,若是别人听到朱八之言的话,也得跟他急眼,但敖广的心性,却是非常的善良。

    因此,他不但没有与朱八急眼,反而还反过头,去安慰袁弘。

    “袁兄,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还是算了吧,更何况,力兄也没有做错什么……”敖广好心安慰道。

    听闻此言,袁弘心中那个气啊,这话不是明摆着说自己才是错的一方么?

    好在,对方不是直接说出来,而是传音给他的,这才让袁弘不至于颜面扫地。

    但即便如此,袁弘此刻,也是对敖广恨得牙痒痒,但看对方站在那里,就像一个正气凛然的代表般,他心中就更气了。

    于是乎,袁弘心中暗自决定道“好好好,你们很好,就让你们先威风一下,等到了最后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想到此处,袁弘心中的气,也随之消了不少,同时,眼珠突然一转,接着,人们就见袁弘冲朱八哼了一声,随即,便坐回了石凳上。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对方已经消停下来时,袁弘却又对伏羲传音道“力兄,刚才是我言词有些激烈了,但我也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凤族可不是好相处的主,你可得时刻提防一下才是。”

    “此人还真是心胸狭隘呢。”闻言,伏羲心中暗道一声,旋即,又对其淡淡的说道“此事就不用袁兄操心了。”

    “你……”袁弘闻言呼吸一窒,随即又对伏羲冷哼了下,这才消停了下来。

    只不过,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在暗笑不已,因为他清楚,刚才他说的话,听在绝大多数耳中,都会使得对方上当。

    “只要火凤族让这家伙,哪怕有一丝丝怀疑之心,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立马出现隔阂,到时候,我就不信你们不会打起来。”想到此处,袁弘心里不免兴奋起来。

    接着,他眼睛再次一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让他更加开心的事,于是乎,心情激动的暗道“不如……我再帮你们加一把火?”

    “哈哈哈……”想到此处,袁弘差点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待的笑的差不多时,袁弘便又再次对朱八传音道“朱兄,霸天虎族这次不仅人数多,而且,他们的实力也很强,只是九重天者就有两位。”

    “而且,那个家伙,还是六转金丹境巅峰,不仅如此,我暗中观察过他们其他族员,各个都是血气蒸腾,所以说,朱兄一定要小心呐。”

    朱八听到这话,心中也对霸天虎族的实力一震,但也仅仅而已罢了。

    因此,对其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好。”

    闻言,袁弘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对其急切道“朱兄,我这可是为你好啊。”

    闻言,朱八心中冷笑道“此言,若是换作别人还好使,但在我这里,却根本行不通。”

    然而,他心里虽这么想,但却连忙对袁弘客气道“方才是我错怪袁兄了,袁兄之言,朱某记下了。”

    听到对方如此一说,袁弘反而有些拿捏不准了,但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连忙再次笑道“哈哈,朱兄能明白,那我就放心了。”

    “轰隆隆……”

    随着袁弘话音一落,众人脚下的这座大山,却突然间晃动起来,并传出了阵阵轰鸣,众人见状纷纷大惊,然而,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轰鸣声却又再次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露出疑惑,但就在这时,一道极为生硬的机械声音,突然间,传入了众人耳中。

    “欢迎诸位来到瓦特红蒂斯文明,请出示地图,开启这里的遗迹。”

    绝大多数人这奇特的声音,都未曾觉得怎样,但伏羲却不禁眉头一皱,而一旁的力宗见状,心中却是微微一动。

    旋即,为伏羲解释道“老大,这是上古文明之中的科技之声。”

    伏羲闻言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力宗见此却是为之一愣,他本想着以此来试探一下对方,看看伏羲到底是什么反应,因为,他怀疑伏羲是上古时期,转世投胎的老怪物。

    但哪知对方不按套路出牌,根本就不予回答,对此,力宗只能无奈的苦笑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伏羲在听到这个声音,眉头之所以皱起,是因为他想到了在机缘阁第六层时,所遇到的那个器灵发出来的声音,与之有着许多相同之处。

    但是,据他所知,这两个遗迹,却是两个不同时期的遗址,而他又从这两个遗迹所得到的消息中看出,这两个文明的鼎盛时期,应该会很强大。

    那么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如此强大的两个文明,为何会突然消失,并在期间似乎还出现了断层?

    在伏羲看来,此事却透露着极大的蹊跷,而以他上一世管理者的身份,也勾起了他一丝好奇。

    “若是能找到他们为何会突然间消失的原因,说不定,我可以创造出一片真正的祥和之地……”想到此处,伏羲的心境突然又起了一丝波动,这让他都不禁为之一愣,接着,便是欣喜不已。

    此时,三大霸族,已然将各自的地图拿了出来,并在那个声音的引导下,接受了对方的扫描。

    下一刻,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地图没有问题,可以开启遗迹之战。”

    “轰隆隆……”

    随着声音落下,众人脚下,再次传来了一阵地动山摇般的晃动,同时巨大的轰鸣声也再次传入众人耳中。

    而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无论是晃动还是轰鸣声,都好似没有停下的意思,有些头脑灵活的家伙,直接飞身而起。

    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刚刚跃起不足三丈,就再也无法升高了。

    这时人们才反应过来,这里原来还有着禁空禁制,法力不但失去作用,真元与血脉之力,也相继不能使用,甚至就连神识之力,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绝大多数人,就只能凭借纯肉身,才能弹跳起来。

    “轰隆隆……”

    而随着晃动的轰鸣声越来越大,人们又惊恐的发现,他们脚下所踩的这座名为绝天台的大山,竟然,正快速的往下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忍不住的惊呼道。

    但话音刚落,众人又惊见,绝天台所下降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于是,更多的人惊慌了起来。

    “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有人惊慌的说道。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以绝天台远比人们下降的速度,和人们只能跳跃三丈来说,一旦众人在这万里高空,坠落下去,肯定会被摔个粉身碎骨。

    经此一言,众人心中更加恐慌,又有些头脑灵活之人,又开始纷纷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只是,此处距离地面,实在是太远了。

    而且,随着绝天台下降,四周的罡风也随之吹了过来,这不得不让众人,先加强自身防御再说,如此一来,别说施展功夫了,就连说话都有困难。

    只见,此刻绝大多数人,脸上都被罡风吹得变了形,尽皆,一副搞笑又狰狞的模样。

    眼见如此,作为三大霸族中,实力最为强大的玄龙族敖广,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

    于是乎,强大的神识之力,轰然间爆发而出,只不过,神识之力,刚刚释放到他的体外,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到了极点,因此,敖广也只能勉强用神识之力,将自身包裹起来。

    “大家不要担心,我等是来此参加试炼的,而又不是来此送死,所以,大家根本不用担心,若是,真的有不可抵挡的危险,老祖们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众人听闻敖广这话,虽然,也都觉得有道理,但此刻他们的身体,却还在不停地往下坠落,因此,却没有几个人真的就不担心了。

    “老大怎么办?”力东等人也着急的向伏羲问道。

    伏羲对此自然不会担心,不过,为了安抚其他人,他也必须说上几句。

    “诸位兄弟不必担心,正如敖广兄说的一样,这只不过是老祖,给我等的考验罢了。”

    听闻此言,霸天虎族的少年们,心里大都松了口气。

    伏羲这话没有传音,因此,也落在了其他各族耳中,顿时,就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尤其是各族的道子们。

    虽然,还是有许多人,依然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在各族道子都认同下,也逐渐的平复下来。

    敖广更是感激的冲伏羲点了点头,表示感激之情,对此,伏羲也报以微笑。

    “咔嚓!”

    就这样,又过了片刻,人们下方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机簧声,众人连忙朝下看去,接着,便惊喜的发现,绝天台已经停止了下降。

    “哈哈哈,终于停了,这个高度就算只凭借肉身,我也能扛得住了。”许多人见状,都欣喜若狂的说道。

    正当这时,一名牛魔族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旋即说道“欸,不对啊,我们陆地种族担心也就罢了,而你们天空种族,刚才为何也被吓到了呢?”

    然而,此人之言刚落,就被他族中的道子骂道“你个二货还不闭嘴,刚刚大家都失去了法力,连原形都无法幻化,天空一族的朋友,自然也是如此,你以为大家的脑子都不如你吗?”

    本来一些天空种族刚要发怒,但听到这话后,也就消了不少气。

    而牛魔族道子,更是连忙站出来冲他们赔礼道歉,这才揭过了此事。

    不一会,众人都落了下来,随即,便心有余悸的赶紧,又都走下了绝天台。

    到了真正的地面,众人才都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

    又过了一会,作为第一霸族的玄龙族敖广,还未说话,而魔猿族的袁弘却,当先站出来说道“好了各位,既然都已恢复过来,那我等就在这里分开吧。”

    众人闻言,大都没什么意见,就连敖广也是点了点头,然而,这时的火凤族的朱九,却站了出来。

    “袁弘兄且慢!”

    “嗯?”闻言,正要转身的袁弘,立马又停了下来,旋即,露出了一脸疑惑的问道“朱九兄弟,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袁弘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出来的……”对于袁弘的行为,朱九也只能在心中暗骂。

    旋即,不动声色的问道“袁兄就这样走了?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

    “少了点什么?朱兄弟此言何意?恕袁某才疏学浅,听不懂朱兄弟之言啊。”袁弘继续装作不明所以道。

    朱九见状,恨的都牙根疼,但他却随即看向了一旁的敖广,说道“敖兄,我等三族地图,可是有着许多不同之处呢,难道敖兄就不想坐下来商量一下?”

    “朱兄的意思是……”闻言,敖广露出了一脸的疑惑道。

    “唉,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无知。”朱九忍不住暗骂了声,旋即,又道“此事我说不太适合,还是请袁兄来说的好。”

    一旁的袁弘一听这话,他心中也忍不住暗骂对方狡猾,但事到如今,他若是再装的话,很可能会惹怒火凤族。

    而一旦惹怒对方,对方就会直接将此事透露出来,这样一来,他们魔猿族可就被动了。

    “唉,此事还真不能不说。”袁弘在心里衡量了一番,这才笑道“哈哈哈,此事既然凤族兄弟都提出来了,那袁某也说上两句。”

    见没有人插话,袁弘这才又道“据袁某所知,这三份地图,其中只有一份是最好的,其他两份则都是一般。”

    “因此,通常我们三族都会达成一个协议,那便是,若是两族发现自身地图一般的话,就会主动放弃原来的路线……”

    “最终结合三族之力,先将最好的那份地图开发出来。”话到此处,袁弘便停了下来。

    敖广听闻心中一动,随即问道“那这样一来,另外两族岂不是占便宜了?”

    听闻此言,袁弘心中暗喜,而朱九心中却暗骂道“卧槽,这小子真是醉了。”

    因此,他不得不再次站出来说道“敖兄,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公平一说,若是,你真觉得不公平的话,你们玄龙族可以选择退出。”

    “这可不行……”不待敖广说话,他身后的敖天,终于忍不住了,旋即,站出来说道“诸位见谅,我玄龙族是不可能选择退出的,即便敖广退出了,也只能代表他个人而已。”

    “既然如此,那袁兄就别废话了,我们各自在对方身上,留下其坐标,好方便以后查找。”朱九直接说道。

    不待对方回话,朱九便对袁弘再次提醒道“若是,有人故意将坐标掩盖或者抹除,就别怪我等合两族之力对付他了。”

    袁弘闻言心中一动,但也知道这种事情,即便是他也无力反驳,敖广那里虽然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但袁弘也和朱九一样,也不会完全的就相信了对方。

    要知道,玄龙一族因人数的关系,早已,暴露了最好的地图,是不可能在他们那里了,其他种族不知道此事,作为同属霸族的袁弘,自然清楚这一点。

    在外界有着老祖们,他还知道收敛一下,不会轻易的将此事表现出来。

    但此处不同,此处有着大乘境老祖摆下的法阵,那些洞玄境的老祖们,可进不来这里,因此,袁弘也不用再掩饰什么。

    也正是因此,在不远处的伏羲,从他们的话中,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

    于是乎,伏羲心中暗道“起初,我还以为,玄龙族是因,他们为三大霸族之首的缘故,才会这么多名额,原来竟然与地图有关。”

    “如此看来,三份地图中,最好的那份,是不可能在玄龙族了,那么,就只剩下火凤族和魔猿族了。”

    “而火凤族之所以当先提出来,应该是与这两个老小子实力有关,他们很自信自身实力,但却也不敢保证,自己拿的就是最好的那份,所以,才会当先提出来。”

    “而袁弘之所以不想提,是因为他不觉得自己有把握,吃点另外两族,因而想要蒙混过关,若是凤族不提出来的话,他还真蒙混过去了。”想到此处,伏羲却不禁笑了。

    但他笑的却不是袁弘,而是,他想到了,接下来,要对火凤族出手的事情。

    这时,敖广、朱九、袁弘三人,都已经在各自身上,留下了各自的印迹,此印迹没有别的用处,只能凭此感知到对方的大概方向。

    “好了诸位,我等就此别过吧。”这次由敖广说道。

    “敖兄先请。”袁弘与朱九同时说道。

    敖广闻言,也不多想,旋即转身离开了此地,而跟随敖广一起走的,还有罗睺一族、天鼠一族、黄金蛇族、牛魔族、锦兔族等六个顶尖族群,可谓是声势浩大了。

    “袁兄先请!”朱九再次说道。

    “嘿嘿。”然而,袁弘闻言却笑了,旋即说道“朱兄,你我都是明白人,就不要再如此了。”

    朱九闻言心中一动,旋即也笑道“既然袁兄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袁弘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二人就同时将公羊瑾叫了过去。

    “公瑾兄,这次要不要跟随我们其中一个?”朱九直接说道。

    “这……恐怕要让两位兄弟失望了,来时我家老祖曾交代过,我们这一族实力低弱,不适合参与争斗,还请两位兄弟见谅。”公羊瑾一脸诚恳的回道。

    朱九与袁弘见此,都不禁直皱眉头,但按照以往的惯例而言,白泽一族大多都不会跟随其他种族,因此,二人也不好强求什么。

    “还好,霸天虎族与金乌一族,已经加入到了这边,不然,这次还真不太好弄了。”朱九暗道一声,随即便直接对袁弘提出了告辞。

    随后,又对朱八和伏羲这边,挥了挥手,叫道“八哥,我们走吧。”

    朱八闻言,看了看伏羲,与金乌一族的道子,以及,在他身边的大鹏鸟族的俊秀少年,接着,一行人便朝左侧的山脉飞去。

    在他们走后不久,袁弘又与公羊瑾谈了一会,见对方不为所动,他也走了,而此时的场中,就只剩下了公羊瑾,和他若带着的天马族与天狐一族。

    于是乎,公羊瑾与独角少年,以及天狐族的女子对视一眼,随即,便想也没想的也朝着左侧飞去,而其他三族之人,却是朝着右侧遁去。

    “让他们先去那边转一圈,然后,再跟上来即可,而我们三人先走一步。”公羊瑾说道。

    闻听此言,另外两人一愣,独角少年更是直接不解的问道“公瑾,我等不是和他们说好了,要在三天之后,再与他们汇合吗?你为何这么着急?”

    “马兄,按照约定是这样,但你就真的这么放心他们?”公羊瑾略有深意道。

    “嗯?”独角少年闻言,不禁咧了咧嘴,旋即挠头道“公瑾,我怎么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啊?什么叫我放心他们啊?”

    公羊瑾一看对方就误会了,随即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觉得以他们霸天虎族的实力,能吃得下火凤族吗?”

    “这……我觉得,虽然霸天虎族不但人数众多,实力也很强。但若真想吃下凤族,我觉得还是差了点,不过,不是还有我们三族,和金乌一族吗?”独角少年认真的分析道。

    不待公羊瑾回话,独角少年便再次说道“以我们五族之力,难道还吃不下凤族?”

    “马兄啊,难道你把鹏族忘了?他们这一族实力如何,你当初也是看到了的,而且,据传闻中说,鹏族可是非常忠诚与凤族的。”公羊瑾提醒道。

    然而,独角少年,却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不是吧公瑾,这鹏族一共还有几个人啊?即便他们实力再强,又能顶多少用?”

    “那马兄就不担心我们被那人当枪使?”公羊瑾显然不想再解释了,直接将问题的要害说了出来。

    闻听此言,不禁独角少年一惊,天狐族女子也是心中一震。

    不待独角少年再说什么,公羊瑾便摆手说道“马兄,你我三人此番前去,不是去打仗,而是要暗中观察一下,看看对方是不是真诚与我等合作。”

    时光飞逝,转眼间,便过去了整整一天时间,而伏羲等人跟随着凤族,也终于来到了,他们的第一个停留之地。

    之所以会在此停留,不为别的,只因此处,有着一种名为金铃花的灵草药。

    别看此花名字普通,但在外界却是一种极为稀有的灵材,此花,不但是炼制玄元丹的主药,即便是生吞,也能增强真元之力。

    当然,没有人真的会生吞此药的,因为,只要将其炼制出玄元丹,那么就会有着一定的几率,可以突破至七转金丹境。

    只此一点,就值得伏羲他们所有人停留了,只不过,想要采摘这金铃花,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见,在众人对面那高高的悬崖峭壁之上,有着一抹金光,透过了崖下所飘上来的薄薄白雾,忽隐忽现的闪烁而出。

    “各位兄弟,谁还有办法,在不惊动那只大蝎子的情况下,将那朵金铃花采摘上来?”朱九一脸郑重的看向众人问道。

    听闻此言,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朱九见过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回话,不禁再次皱起了眉头。

    “朱兄,我看不行,我们就合力将那大蝎子击杀算了。”鹏族道子忍不住提议道。

    然而,他的话刚刚说完,朱九便再次说道“宗兄有所不知,刚才我们所遇到的那只大蝎子,是一种上古蛮荒异兽,名为天毒蝎,其一身的剧毒之烈,别说是我等了,就算是元婴境或凝丹期高手,都是一沾即死,只有出窍境的高手才能抵御。”

    “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天毒蝎还有个习性,那便是,习惯夫唱妇随,因为,它们一旦那啥后,若是长期不在一起的话,就不可能存活。”

    “这是为何?”鹏族少年宗仁一脸单纯,想也没想的问道。

    “额……”闻言,朱九顿时哑然,并露出了尴尬之色。

    “哈哈哈,宗老弟啊,还是我来告诉你吧。”一旁的朱八,见老九吃疤,当即站出来笑道“其实,这天毒蝎还有着一个名号叫做淫龙兽。”

    “银龙兽?”

    “没错,此兽如同龙族一般,可谓是奇流氓无比啊,如此一来,它们又怎么可能会分而居之?”朱八饶有兴致的解释道。

    “额……原来是这样……”此时宗仁才尴尬的反应过来。

    朱八笑了笑,又道“刚才我们只是碰到了一只,就已经难以应付了,若是再出来几只,我们就更不可能是对手了。”

    “所以说,大家还是想想该如何,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将金铃花采摘上来吧。”话到此处,朱八顿了顿又补充道“对了,我还得提醒一下大家,我们只在此停留到晚上,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此。”

    “不惊动那只大蝎子,其实也并不是太难。”力宗突然站出来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