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收力宗

    “啥玩意?臀部的内丹?内丹一般不是都在头部或者体内么?怎么在臀部了?”力宗有些惊讶道。

    他自然不是不信伏羲,只不过,他觉得对方明明知道内丹在臀部,还看着他对头部下手,这分明是在耍自己啊。

    伏羲一看力宗的表情,就知道他多想了,旋即解释道“你也不用多想,只有将它的头部皮层破开,将体内的尸臭味放出来,你才有可能取丹成功。”

    闻听此言,力宗才终于明白过来,但他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随即二话不说,又飞到了凶兽山脉的尾部。

    接着,再次挥剑斩去,同时心中也在暗道“他不过来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

    “毕竟,只要有点身份的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就是自己不是被迫,也肯定不愿意动手。”力宗暗暗心道。

    但他却不知,他还是错怪了伏羲,伏羲之所以在那边站着不动,是因为那处正是这座阵法的另一处阵眼。

    只有将那处阵眼控制住,才能去破除凶兽山脉的这一处,当然,若是没有力宗在此的话,伏羲就要自己动手了。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露出先前的表情。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般的轰鸣声传出,袁弘面前的这尊巨大的石头人,轰然的倒塌在地。

    只见,其头部竟被袁弘打爆,但还不待袁弘高兴,其他的十一尊石头人,纷纷举起它们硕大的拳头,朝着袁弘砸来。

    见状,袁弘来不及多想,连忙双脚一蹬地面,嗖的一下,飞身到了半空之中。

    “啾!”

    但就在这时,他头顶上盘旋的数只上古凶禽,突然,发出一道嘹亮的鸣叫,紧接着,便纷纷化作数道流光,朝着下方的袁弘,飙射而来。

    “娘的,刚刚进来不久,就有如此阵仗?那这次进来的人,能有几个活着出去?那些老祖们这是想干嘛?”面对地面和空中的双重攻击,袁弘也并没有惊色,而是,想到了如此艰难的遗迹之战,难道各族的老祖故意弄的?

    在距离他这里不远处,敖广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不仅遇到了,数之不尽的上古异虫鬼眼蛾,而且,当他刚刚躲避开后,不久又遇到了上古异兽铁线蚁。

    然而,就在他想要故技重施,躲避开来时,却又遭到了上古凶禽的攻击。

    不过,幸运的是,无论是凶禽还是铁线蚁,都不是很强,他花费了些时间,还是成功的将其消灭了。

    但如此一来,就不得不让他,也开始多想了,而他的想法,也跟袁弘的想法如出一辙。

    “老祖们,确定这是考验?而不是让我们进来送死?”敖广暗道,但他和袁弘一样,都没有人回答他。

    敖广与袁弘都是这么想,此时刚刚将暴龙兽内丹取出来的力宗,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幸运的是,他将此事说出来后,伏羲却给了他答案。

    只见,伏羲对其叹息道“你的前两世的经验,难道都看不清此事吗?”

    听到这话,力宗再次露出一丝尴尬,不过,他的心中,却确定了此事,正如他心中所想那样,只不过,为了更加确定一下,他才问出口的。

    与此同时,各族的道子们,也都经历了差不多的对待,刚刚进入遗迹不久,就遭受到了各种上古种族的攻击。

    但不论是谁,都不如伏羲和力宗,二人所经历的,来到的更加猛烈。

    二人刚刚将此兽收拾完,眼前的场景就陡然间大变了模样,这一切,似乎都在伏羲的掌控之中,因此,他没有丝毫的惊讶,但力宗却着实的被这一切,给狠狠地震惊到了。

    他活了三世了,都不曾见过,甚至听说过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阵法,现在亲眼见到,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同时,伏羲在他的心中,更加的深不可测了,这令力宗心中不禁问道“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言力宗虽然没说,但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伏羲见此,没有回答什么,但却在心中对其暗暗点了点头。

    “此人算是降住他了,只要不出意外,他是绝对不会背叛的,如此一来,接下来的一路,我也会轻松许多。”伏羲暗自心道。

    果然不出伏羲所料,在接下来的一路上,只要伏羲吩咐什么,力宗就毫不犹豫的去做。

    就这样,两人又足足行进了,整整三天时间,才终于,遇到了另外之人。

    与此同时,在外界的某一处,这里有着一座恢宏的大殿,此时,在这座大殿之中,有着数位年龄不等之人。

    这数人虽然年龄不等,但看他们的言行举止,却都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而其中的两位老者,若是伏羲在此的话,肯定能一眼认出对方,正是他所见过的金袍老者和灰袍老者。

    只见,这时的金袍老者皱眉道“力兄,这一波只针对道子的考验,你也看了,不知你有何感想?”

    闻听此言,其他几人也都看向了灰袍老者,而灰袍老者见此,却不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旋即,说道“既然敖兄相问,那力某就厚着脸皮说一说了。”

    “嗯?啥玩意?厚着脸皮说一说?这是什么鬼?”众人一听不禁一愣。

    然而,不待有人说话,灰袍老者却直接笑道“哈哈哈,我这后辈,确实有些太过突出了,将在坐各位的小辈们,都比了下去,这实在是……让力某不知该如何说好了,哈哈哈,你说说,临行之前,老夫还嘱咐过他,此行一定要低调……”

    “卧槽(`へ′),谁让你这老货说这些了?我明明是让你解释一下,你这后辈是不是太过突出了,你特么说的都是些什么鬼?”金袍老者听着对方的话,嘴角和眼角,都不禁的狠狠抽了一下。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甚至,他们的眉头也大都紧蹙着,最后,更是又都看向了金袍老者。

    “力兄……你为何如此说话?”金袍老者心里虽然生怒,但为了顾全对方的面子,还是选择传音问道。

    灰袍老者闻言,也知道自己不能做的太过,于是,直接回道“敖兄放心,若那人真是此子的话,老夫绝不会包庇他。”

    “哈哈哈,力兄果然大义。”金袍老者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旋即,又对着众人说道“既然力兄都如此说了,诸位也就放心好了。”

    其他几人见状,连忙也露出了一副笑脸,其中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更是站出来笑道“既然诸位早已达成了协议,大家也不必互相猜忌,只有这样我等才能达到目的不是?”

    “仙子说的对,既然,大家都是站在一条战线上,就应该精诚所至,方能金石为开嘛。”又一中年男子说道。

    然而,面对众人之口,灰袍老者也将态度弱了几分,随即言道“诸位之意力某自然明白,但此事涉及到谁,我相信谁都会与我心情一样,不过,诸位放心,力某不是一个不顾大局之人,还是那句话,若此子当真是那人所化,力某绝不会包庇于他。”

    “哈哈哈,力兄果真深明大义,来来来,我等敬力兄一杯。”金袍老者见状,再次站出来笑道。

    此时,灰袍老者表面上看起来,是带着笑意的举杯,但其实心里却很是不以为然,因此,心中也暗自下了决定。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三天时间过去了,伏羲二人这一路上,又不知经历了多少磨难,当然,伏羲还是依然没有太多变化,而力宗在这几天里,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没办法,实在是这一路上,他都是动手的那一个,虽然每次动完手后,都会得到一些好处,但这些对他来说,却是可有可无。

    而对力宗都如此了,对伏羲而言就更用不到了,只不过,伏羲自己用不到,他还有着家人和朋友呢。

    因此,这一路上所得的宝物,也都被伏羲拿走了,这些虽说对转世三次的力宗诱惑不大,但见伏羲将东西全部拿走,他还有有些心理不平衡。

    然而,不待他张口,伏羲就先对他笑问道“想必活了两世的你,应该不缺这点东西吧?”

    “是不缺,但是……”

    “这样吧,每次的所得一成给你,你看如何?”

    “都听老大您的。”

    “好,既然如此,你把你所用法宝给我,我帮你重新炼制一番,如此就算将那一成抵过了。”

    “啥玩意?这……这样不好吧?”

    话虽如此说,力宗还是硬着头皮将他的佩剑拿了出来,只不过,他心中却暗自怀疑道“这人无论是见识和头脑,都是深不可测,难道还会炼器不成?”

    “要知道,这炼器一道,可不是光凭着见识就会的东西,这可是要通过不断实践出来的东西,难道他连这都会?”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他就震惊了,只见得,伏羲根本连丹火都没有点燃,直接就在他的剑中打入了,一枚枚细小的灵气符文,就再次将剑丢给了自己。

    力宗连忙接过剑来查看,结果却意外的发现,自己这柄宝剑,竟然凭空多了一道防御阵法。

    “这……”力宗震撼的想道“没想到飞剑这样的攻击类法宝,竟然还能有防御阵法?”

    “如此一来,岂不是也可以用它抵挡别人的攻击了?”想到此处,力宗心中顿时大喜。

    然而,俗话说得好,福不单至,祸不单行,惊喜也是如此。

    接着,还不待他惊喜完毕,伏羲再次说道“我这里还有一块蓝晶石,你再拿一件法器过来,我帮你打入其中,可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好的老大。”力宗来不及多想,连忙又拿出一件斗篷。

    伏羲接过后,二话不说,便将蓝晶石融入了其中,随后,又是一套密密麻麻的灵文打入其中,力宗就见斗篷之上,出现了一个精美的图案。

    这是一棵开着柳花柳树,柳树不大但却很生动,而在那些花瓣之中,还有着蓝色的晶莹,力宗仔细一看发现,原来这些的花蕊,就是由蓝晶石所形成。

    他只要将这件斗篷穿在身上,这蓝色的花蕊,就会自动的为他,吸收周遭的灵气,使得他修炼可以事半功倍。

    而且,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件斗篷吸收灵气的速度和量,都是会随着力宗修为增长,而变化的。

    也就是说,这件斗篷相当于两个力宗同时吸收灵气,这完全打破了力宗原有的认知,因此,他也再次被震撼到了。

    这样的手段绝对是逆天的,虽然有些辅助类宝物,也可以做到事半功倍,甚至是很多倍都有,但是,这样一来,肯定对修为境界,有着其限制,更不会跟随自身实力而变化。

    所以,两相比较孰强孰弱,就一目了然了,力宗此时也是心如明镜,旋即忍不住暗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视境界吗?而且,还只是用一小小的蓝晶石?”

    蓝晶石力宗自然知道是什么,虽然在普通人眼中,这东西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奇石了,但在他眼中,这也不过是块普通的石头罢了。

    蓝晶石虽是有着一定的吸收灵气作用,但无论吸收的速度还是量,都不是很大,五转金丹境以下它还能跟上,但超过五转它就开始相形见下了。

    然而,对方却能让它化腐朽为神奇,打破这个规则限制不说,甚至还打破了境界的限制,和一成不变的限制。

    从而,使得这小小的蓝晶石,不但可以提升吸收灵气的速度和量,还无视修为境界,和随着实力提升而变化。

    一个活了三世之人,都被伏羲震惊到了,更何况是别人呢。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大殿之中,一群年龄不等的大能们看到此处。也不由得震惊了。

    “我看应该是跟那棵柳树有关。”其中一个鹤发童颜的侏儒说道。

    “这还用你说?问题是,刚刚有谁看到了,他是怎么绘制出那棵树的吗?”旁边一个膀大腰圆的胖汉怼道。

    “没有。”

    “我也没看到。”

    “也别看我,刚才我们都在给力兄敬酒,哪里还顾及到这些。”这次说话的是金袍老者。

    “那怎么办?”先前的人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他出来以后,我们让他将这方法交出来就是了。”胖汉无所谓的说道。

    “我觉得可行。”有人符合道。

    “我也同意。”侏儒也同意道。

    见此,金袍老者心中大定,这才,对着一言不发的灰袍老者笑道“哈哈哈,力兄,我们也是为了大家好,但为了彰显我等诚意,我等愿意传授此子一套秘术。”

    “那若是……此子,当真就是我等要找之人呢?”这时,金袍老者身后,一位头顶上有着三团真焰男子,声音清冷的问道。

    听到如此直白的问话,金袍老者也不禁一阵犹豫,并看似随意的看了灰袍老者一眼,见对方仍旧是一言不发,他觉得也不好太过,于是乎,准备说几句场面话。

    然而,一旁却被另一位,留有山羊胡的中年男子,抢了先说道“那就不必客气了,到时候,我们就逼他将此法交出来。”

    “那若是他不教呢?”离着他最近的一位美妇接道。

    “嘿嘿,诸位老兄弟,有我们在,还能真由的他不交?”山羊胡的中年男子怪笑道。

    “此事怕是不妥吧?我们既然达成了共识,那便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同样也是俱损,然而,若是我们真的这样做了,最吃亏的可是力兄啊,所以,我觉得此事还有带商榷。”金袍老者再次站出来说道。

    听闻此言,众人一时都不说话了,灰袍老者也感激的看向了金袍老者,但没过多久,头顶三团真焰的男子,便再次站出来说道“诸位兄弟看这样做如何……”

    “我们可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众人听闻,大多都低头同意下来,最后金袍老者也是拗不过大家,也终于点了头,灰袍老者见此,也只好无奈的叹息一声,不得已答应下来。

    外界这群老怪物在谈论的同时,伏羲和力宗二人,也在暗自的谈论着。

    “老大,您为何为我背锅啊?而且,还是在这时就……难道您就不怕他们破坏规矩,直接进来抓人吗?”力宗实在是忍不住的传音问道。

    然而,伏羲却对其投去了似笑非笑的神情,旋即说道“你先前不正是想要我如此吗?”

    “啊?”闻言力宗表情一僵,但他心里却不禁暗道“没想到,他连这都能猜到……”

    想到此处,力宗当下不敢隐瞒的苦笑道“老大,主要是,先前我哪里知道,您这么的厉害……”

    “哈哈哈。”伏羲听闻这样直白的话,反而笑了起来,旋即说道“还算你诚恳,如此也不枉我替你背锅了。”

    见此,力宗也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着一丝疑惑道“看来其中定有我不清楚的地方。”

    两人说话间,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力宗也终于反应过来,随即,又露出一脸的郑重,和随时准备出手的动作,问道“老大,我想我们应该又入了什么上古法阵了吧?”

    然而,伏羲听闻此言,却再次笑道“哈哈哈,看来这一路上,倒是辛苦你了。”

    不待对方回话,伏羲再道“为了补偿你这一路的辛苦,这壶百花露就给你了。”

    说着,伏羲就将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酒壶,丢向了对方,力宗见状,心中顿时大喜过望。

    同时,心里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们两人已经通过了此番的考验,至于,为何还没有看到之前老者口中的绝天台,可能是因为附近还有阵法遮蔽,或是他们两人还没有走到正确的地方。

    正当这时,伏羲再次说道“你我二人就在此等候吧,相信不多时,他们也就都来了。”

    “嗯?不多时他们就能都来?”力宗听到伏羲之言,不禁再次一愣。

    这一路上下来,他可不知道愣了多少回了,但这也让力宗,学到了不少知识,和长了许多见识。

    同时,他还找到了一点窍门,那便是对伏羲讲的每一句话,他都会反复的思考几遍,去深入的理解其中之意。

    如此一来,力宗的成长是非常之快,他不像普通人,那般学习起来还要花很久的时间,作为一个活了三世之人,其见识和格局,都已经非常之大了,不说可以一法通万法通,但也差不了多少。

    时间来到了傍晚,两人点燃了一堆巨大的篝火,然后,坐在那里开始了冥想。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伏羲传授给了力宗几门修炼神识的秘术,与其说是修炼神识,倒不如说是修炼神魂的功法。

    只见,伏羲当先释放出神识之力,将力宗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旋即,开始传输意念道“此套功法,一共三招九式,第一招为东皇钟,而第一式为防御招数,是以神识之力化为一口钟形,将神魂罩在其内。”

    “一旦修炼成第一式,便可无视任何阴神攻击。正所谓神魂不灭,便可不死。”

    “此招第二式修成,可 以钟波攻击范围之内的任何生灵,阴神之境不可抵御,当然,你与敌人实力悬殊之下,最多能让其十分之一息失神。”

    力宗听到此处,就已经震撼莫名了到了极点,要知道,这里的整片世界,都没有几个修炼神魂之法的,因此,除了大乘境以上的大能,几乎没有人达到阳神境。

    但这功法却能在阴神之境无敌,只要一出阴神之境都不能抵挡,这怎能不让力宗震撼?

    伏羲却还没有说完此招,只听他继续说道“此招第三式,攻击中带防御,可抵御阳神境高手,只不过,此招极为难练,以你之能也需洞玄以上实力,才有可能练成。”

    “嘶!”

    “这如果修炼成功了,那岂不是连大乘境都能抵御了?”力宗再次震惊道。

    伏羲没有在乎他的感受,而继续传授道“第二招名为灭神针,则有着五式,第一式凝聚神识之力,化作一枚纤细的神针,可直接攻击敌人神魂,同样,阴神之境不可抵挡,但以你如今实力,阴神初境者,可使对方十分之二息的失神。”

    “第二式,则需要你达到阳神境后,并悟出一丝空间法源,从而,借助这丝空间法源之力,使其神针达到隐身效果。”话到此处,伏羲不禁看了对方一眼。

    只见,力宗在略微一愣过后,旋即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至此,伏羲才确定了此功法所传非人。

    于是乎,继续讲道“灭神针第三式,可化百根神针,一旦修成,不仅可以使用神识凝聚,而且,体内任何力量,都可以成为其辅助之力。”

    “第四式可化九百九十九根神针,此招一处,即便阳神境也无处可逃,但同样极为难练。”

    听到此处,力宗心中再次一惊,随即暗自心道“也就是说,这又是一门可以随着境界提升,其威力,也会随之提升的神魂秘术?”

    “而且,第四式就能杀阳神境了?要知道,此间世界的大乘境,大多也都只是停留在阳神初境啊,中境的存在都是少之又少,此界加起来不会超过一手之数,那第五式……岂不是可以猎杀真仙了?”力宗心情激荡的想道。

    只听,伏羲再道“灭神针第五式,则需要的身、心、魂三者,皆经历一次混沌元灵之气洗礼之后,才能修炼了。”

    “混沌元灵之气?那是什么?”力宗第一次问道。

    伏羲随即解释道“混沌元灵之气,乃大世界之外的初始之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鸿蒙紫气,当然,这其中还有着很大的差异。”

    “这样说吧,鸿蒙紫气,是由混沌元灵之气提炼出来的产物。”伏羲顿了顿又道“至于如何获得,我猜测应该会在你飞升成仙的时候,从而经历上一次。”

    “若是不能经历,那你可以将肉身修炼至玄体境,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玄仙之境,再以纯肉身之力,撕裂世界壁垒,自行前往混沌之中,接受一次洗礼。”

    听到这里,力宗已经快听傻了,心中不禁无奈的想道“修炼至玄仙?而且,还是要以纯肉身之力?这也太难了吧?似乎数万年前那位六道尊者大人,就是以玄仙之体打破的虚空,从而直接晋升到了玄仙果位,我也能吗?”

    对此,伏羲也不做多解释,随即再次说道“第三招名为魂铃,此招虽只有一式之法,不过,却有着多重变化,而且,施展此招,前期你还需借助一件,名为荡魂铃的法宝,使用才行。”

    “待会我再将炼制荡魂铃的方法告诉你,我们先来说说怎样施展,此式施展其实极为简单,只需将神识之力,融入法宝荡魂铃之中即可。”

    “此招运用虽然简单,其作用却并不单一。”

    “使用时,可以事先调节荡魂铃的功用,使其成为范围之内。或以声波攻击敌人,或以铃音迷惑敌人。”

    “又或形成一道防御禁制,从而,抵御敌人攻击。又或利用其增幅功能,辅助自己和身边之人。甚至平时的时候,还能使用铃音提升实力。”伏羲讲到此处停了下来,好让力宗消化消化。

    片刻之后,才再次说道“此招修至小成,就可增加体内的任何一种力量,修至大成之后,可容纳体内任何力量。”

    “只不过,大成以后再使用荡魂铃,就需要注意了,因为,你每施展一次融合后的力量,就会被吸收一部分的寿元。”

    伏羲再次提醒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轻易使用,至于其威力,也是根据你的修为而定。”

    伏羲讲完之后,力宗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然而,当他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站着的两人吓了一跳。

    “你……你们这是……”力宗有些懵了,眼前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霸天虎族的两名普通嫡系,但力宗惊讶的是,这两人在与他们一起来的人当中,算是最普通的了。

    然而,他们居然毫发未损的来到了此处,而且,还是最早的两人。

    “不用惊讶了,不出意外的话,其他人也都快到了。”这时,伏羲从不远处走过来说道。

    “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力宗连忙站起身来,但依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问道。

    “很简单,这一关,只是针对各族道子设下的考验。”伏羲随意的回道。

    闻听此言,力宗这才明白过来,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接着便又问道“那力霸天那里……”

    听到这话,伏羲却有些不耐了,旋即嫌弃的说道“你这毛病跟谁学的啊?怎么什么事情都要问我?你自己不会想么?”

    “额……”力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当,已经触及到了对方的底线,随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敢再纠缠伏羲。

    但心中却在想道“这还不是被你带弯了么,好在我有三世记忆,如若不然,还真可能回不过神来呢。”

    力宗在想事情的时候,伏羲也在暗自点头道“看来这人,还是有着一定的塑造性,三世的记忆,也有着不少沉淀呢。”

    又过了片刻,一个个的身影,朝着这边迅速的飞来,不一会,人数便已经达到了百人之多。

    而这时的力宗,已经又渐渐的习惯了自己思考问题,看着上百个都是霸天虎族的成员,随即想道“这应该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吧?不然,也不会如此安排了。”

    果不其然,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左右,霸天虎族这边的人,除了力霸天还没有到,其他人都已经到了此处。

    就在这时,伏羲看向了少年宏,旋即吩咐道“宏,你在此等候一下他,其他人先随我前往绝天台。”

    “是老大。”少年宏面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回道。

    少年宏虽然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但眼神之中闪过的那一丝异样,还是被伏羲捕捉到了,而这也正好是伏羲想要的。

    随后,伏羲带领大家,朝着更远处山脉飞去,而这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遇到丝毫危险,他们便抵达了绝天台。

    所谓的绝天台,是一座极为庞大的高山,此山没有任何植被,是一座光秃秃的大山,但它却是高达上万里,顶平处,则是一个约千里的平台。

    只见,众人很快便来到山脚下,随即又二话不说,跟随伏羲纷纷挺身直上,直到,到了平台之上,才都停了下来。

    “咦,又有人来了。”

    “是霸天虎族。”

    “他们为何来的这么晚?”

    “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但实力却太弱了吧?”

    “哈哈哈……”

    见伏羲等人到来,其他族群之人,立马望了过来,并纷纷的议论道。

    “老大,他们各族怎么都来了?”力东来到伏羲近前说道。

    对此,伏羲倒是无所谓,也不想解释什么,然而,这时力宗却说道“你们难道看不出什么吗?”

    “看出什么?”众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力宗见状,随即,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说道“你们真是不动脑子,难道看不出,他们都比我们弱吗?”

    “哈哈哈,力宗哥说的对,他们都不如我们。”力东立马站出来符合道。

    若是在以前,力宗如此说话,早就被人群起而攻之了,但现在身份地位和实力都不同了,他说的话也早已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不过,正当这时,一道幼小的身影站出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三大霸族也不如我们吗?”

    “嘿嘿,那是当然了,你想啊,就算是三大霸族的实力,也和我们差不多,但我们无论是终极力量,还是在人数上,都比他们有所优势。”力宗再次露出他原先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道。

    众人看着熟悉的人,和熟悉的表情与神情,都不禁有着一丝出神,以前大家都习惯了那个吊儿郎当的力宗,但自突破那天开始,人们就觉得与力宗之间,开始有了隔阂。

    但是,此刻大家,却又重新找回了以前的力宗,这是一件值得令人高兴的事。

    可能别人感觉不是那么的强烈,但以前和力宗经常在一起的那些人,感觉却是强烈无比的。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力宗,在这几天受了伏羲影响后,才回味过来的东西。

    “力兄,这边来坐。”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伏羲循声看去,只见,在对面猿族的人群中,有一石桌,而说话之人,正是坐在石桌旁的少年袁弘。

    闻言,伏羲二话不说,朝对方飞去,其他人见状,也连忙跟上。

    “力兄,没想到这次与往常不同,没能与力兄一起进来,真是可惜。”袁弘见伏羲过来,随即站起来客气道。

    “哈哈,袁兄客气了,这一关本就是针对我等道子,不在一起也属正常。”伏羲说到这里,顿了顿后,却突然话锋一转的说道“再说,接下来,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力兄此言甚是,但在下却有些好奇的是,力兄为何来的这么晚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话到此处,袁弘顿了顿,但接着又故意压低声音道。

    “按照推算的话,刚才这关,可是谁后到达,就说明谁的实力强大,而力兄可是这最后一个到达之人呢。”

    袁弘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意,然而,伏羲却突然的笑道“哈哈哈,袁兄可能误会了,在下可不是最后达到的一个。”

    “哦?”袁弘闻言故作一愣,随即目光便朝四周扫了一圈,旋即,又故意讶异的言道“难道还有比力兄更晚之人?”

    伏羲见状也不答话,而是,看向力宗问道“你再派人过去看看霸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达。”

    “是老大。”力宗回了句,连忙转身安排去了。

    对面的袁弘见此,却是剑眉一挑,随即,又不动声色的说道“原来是力兄的兄弟,耽误了力兄啊。”

    “确实如此,也不知道那个家伙遇到了什么情况,到现在还没有到达,而为了等他一个人,我们大家都已经浪费了将近半天时间了。”伏羲愤愤的回道。

    “那就难怪了……不过,以此也能看出力兄是个心胸宽广之人,若是换作是我的人,早就把他踢出局了。”袁弘神色也随着伏羲一样变化的说道。

    只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对伏羲提高了警惕,而伏羲也没有在意他的想法。

    接下来,伏羲带人又拜访了下不远处的龙族,并再次表明了他们一族,一定会跟随猿族的态度。

    这令敖广很是无奈,同时,对其也非常敬重,因为,敖广私自给伏羲传音,说要与他分享五分之二的地图坐标后,但还是被伏羲给拒绝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很快便又发生了。

    当伏羲在拜访火凤族的时候,对方也同样提出了五分之二的地图坐标,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伏羲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老八,你这是什么情况?”火凤族的老九见老八愣住,忍不住问道。

    “他……他居然同意了……”丹凤眼的少年愣愣的回道,心中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

    老九听闻,也不禁一惊,但他平时的心眼多,因此,眼珠微微一转,就给老八传音道“你问问他,为何会选择跟随我们。”

    老八听闻,直接回道“他说了,袁弘心胸狭窄,敖广又太过老实,所以他就选择了我们。”

    “就这?”老九有些懵了,因为这些在他看来,都不是问题,所以,他觉得理由太过牵强了。

    然而,老八却又说道“老九啊,虽然哥哥不如你头脑灵活,但在大是大非上,哥哥自问还是比你强些。”

    闻言,老九也不好反驳,因而只能再次问道“那八哥你是怎么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