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臀部取内丹?

    “送我离开?”力宗心中一动,但马上又不太确定的问道“此言当真?”

    要知道,他虽然有脱身之法,但这个方法却有些不太保险,甚至,他连一半的把握都没有,但如果眼前这连自己,都看不透的神秘人出手,说不定几率会更高。

    “呵呵,你的事情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伏羲呵呵笑道。

    “好,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力宗心中已经决定了,无论对方要他做任何事情,只要他能做到,他就一定答应。

    但哪知,伏羲再次展颜一笑道“不必如此,做好自己即可。”

    闻听此言,力宗心中再次一动,下一刻,似想到了什么,不禁又是一惊道“你是说……这里也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这次伏羲没有回答他,而是,抬步朝前走去,力宗见此,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但心里却已经确定了,随即,也连忙跟了上去。

    “吼!”

    两人没走出多远,不远处便传来了一道惊天般的兽吼声。

    伏羲对此,没有丝毫停顿,但力宗却不禁停顿了一下。

    他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对方只不过是只凶兽,两人没必要非得过去,他们完全可以绕道而行。

    但见伏羲没有停下之意,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再次跟了上去。

    山魈,这是一种常见的体型健壮的凶兽,一般情况下的山魈,虽然健壮,但却只有六十多公分,还不如一个成年人大。

    但那是说的在灵气匮乏之地,而此地的灵气,比之各大种族之中,还要浓郁许多倍,因此,生在这里的凶兽,自然不能与常理论之。

    不多时,两人就遥遥的见到,在那不远处的两座不高的小山中,正有一只体型犹如山岳般的巨型山魈,此时,正背对着他们,并隐隐的发出低吼之声。

    “咦,那边似乎还有其他东西?”力宗仔细一看,在那山魈的前方,似乎还有着其他凶兽。

    “不对,似乎还有东西……”力宗又感知了一下,发现在巨型山魈身旁的洞穴中,还有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山魈宝宝。

    “难道他是为此而来?”力宗忍不住看了伏羲一眼,他觉得眼前少年,越来越看不透了。

    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此地对神识之力,有着很大程度的压制,即便以力宗的实力,也就能感知到十几里远。

    要知道,在外界他可是能感知数百里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眼前的少年,竟然能从百里之地,感知到此间的情况。

    这才是真正令力宗看不透的地方,而对于身后的一切,其实,伏羲也都能清楚的感知到,包括力宗的表情,伏羲看的也是一清二楚。

    因为,来到此地之后,虽然还处在各大种族的监视之中,但隔着这层阵法,他们是无法感知里面的情形,只能,凭借着一些辅助类阵法或是异宝,查看里面所发生的一切罢了。

    进入此地之后,伏羲就发现了神识之力被压制,因此,他便直接用上了心识之力,作为对外界的感知。

    此时,伏羲的心识之力,要远比神识之力强大,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一下就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

    “大世界有好生之德,此婴刚刚来到世间,不应就此夭折。”想到此处,伏羲不管那两只还在对峙的凶兽,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巨型山魈,身旁的洞口之处。

    “吼!”

    两只凶兽自然一下便察觉到了,巨型山魈更是转过身来,朝着伏羲发出了惊天般的怒吼。

    同时,它那双巨大的手掌,猛然朝伏羲拍了下来。

    不过,伏羲对此却连看都不看,再一个闪身,就已然来到了小山魈身边。

    “吼吼!”

    不待巨掌落下,他就已经将小山魈抱了起来,巨型山魈见此,连忙又收回了巨掌,并再次朝伏羲发出巨吼。

    但伏羲依然不予理睬,自顾自的抱着小山魈,朝洞外走去。

    伏羲对巨型山魈不予理睬,不代表那只巨型花豹,也不予理睬。

    “吼!”

    伏羲这里从洞内刚走出没几步,那只巨型花豹,当即吼叫一声,旋即,便猛然朝巨型山魈扑了过去。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巨型山魈就好像知道对方要攻击自己似的,当即,二话不说,抛下伏羲,猛地就是一个转身,同时,抡起一只巨大的拳头,轰然间,朝着飞扑而来的巨型花豹砸去。

    山魈的这一拳,可谓是,出其不意且又快若闪电,但它还是低估了花豹。

    只见,硕大的拳头,在快要临近花豹的头颅时,就见,对方的身躯,却突然猛的一扭。

    同时,硕大的豹头,也随之一甩,轻易的就将山魈拳头,给躲了过去。

    紧接着,花豹便借助其惯性,血盆大口,猛然咬住了对方的手臂。

    “吼!”

    巨型山魈再次发出怒吼,同时,手臂发力,想要将对方甩出去,然而,但可惜的是,花豹身躯也是异常的柔软,其纤长的尾巴与后爪,顺着对方这一惯劲,一下便缠绕在了山魈的身上。

    “吼吼吼!”

    巨型山魈,又发出一连串的怒吼,紧接着,扛着对方,朝旁边不远处的峭壁撞去。

    而那只花豹也不甘示弱,在临近峭壁之前,它的血盆大口,突然松开,同时前爪狠狠地在山魈胸前挠了一下,而后爪更是猛然发力,按在了山魈的后腰处,并借助这一力道,砰然向后弹跳而开。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般巨大轰鸣传出,只见被山魈撞上的那座小型山头,立马就砰然炸裂开来,一时间,碎石中夹杂着一片片猩红,洒落在了大地之上。

    这时候的伏羲,早已抱着小山魈飞到了高空,而看到此处的力宗,却又一次看不懂了。

    心中不禁再次暗道“他为何只救下小山魈,却不救那大山魈?以他的手段,即便是救下大山魈,也只是举手之事罢了。”

    “这人还真是……好生奇怪啊。”力宗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旋即再次心道“难道他是怕救下大山魈后,对方跟着他麻烦?但这也不对啊……”

    然而,正当这时,伏羲却不经意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何不救那只山魈母亲?”

    “啊?”伏羲这突然间的一问,让力宗不禁一愣,但他马上又反应过来,并连忙赔笑道“嘿嘿,老大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您的心思我哪里猜的到啊,您不救肯定有您的道理。”

    “唉。”闻听此言,伏羲却忍不住叹息道“本来还想指点你一下,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啊?”闻言,力宗再次一愣,但马上又是眼前一亮,旋即,赶紧开口道“别啊老大,我……我……”

    这次不待对方说完,伏羲便再次摇头说道“看来你这几世都白活了。”

    “我这不……嗯?什么?”

    伏羲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冷不丁的令力宗,猛地瞪大了双眼,这句话,实在是让他太惊讶了。

    “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谁?怎么可能知道这事……”此刻的力宗,完全被对方的话给镇住了。

    同时,心里也更加的不解,对方怎么会知道这事……这事,可是连他也才刚刚知道不久,而且,他也从未曾告诉过别人啊,但不知为何,对方竟能一语点破。

    实在是……不可想象。

    “老……老大……”此刻的力宗,不禁思维有些打结,就连说话也是如此。

    “哼,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来问你,你这几世是不是白活了?”伏羲却不管力宗如何想,当即,脸色一板,旋即冷哼道。

    “这……”但是这话,可让力宗该如何回答啊?

    不过,在沉吟了片刻后,力宗还是一咬牙,一跺脚的垮了下来,并有气无力的回道“还请老大指点。”

    伏羲见此,这才略微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说道“若说你活了至少也有三世了,可依然看不透生死轮回,因而我说你是白活了。”

    闻听此言,力宗再次一惊,这不仅是因为对方说的太准了,而且,正是说到了问题的重点,同时,也是他自身问题的重点。

    这三世下来,力宗都不知道自己的路是否正确了,记得第一世的时候,他是那么的风光无限,然而,最终还不是被破轮回转世。

    第二世的他,更是,借助着第一世的一切,很快又一次的崛起了,然而,等待着他的还是无情的碾压。

    直到这一世,他虽然吸取了前两世的经验与教训,更是学会了韬光养晦,甚至他自我感觉,也肯定会比前两世更强,但说实话,他心中的信念,却早已随着上一世的碾压,被打击的支离破碎了。

    此刻听到伏羲这话,震惊的同时,他的心中也充满的激动之情。

    “老大说的没错,此刻的我,已经失去了信念……”

    力宗话到此处,伏羲摆手打断,并表示明白,旋即说道“所以我说你错了。”

    “凡人的一生,是来体验人生,体验从一个无知之人,到成熟的过程。”伏羲顿了顿又道“而修士的一生,却不仅仅是体验人生,而是,要在体验的过程中,去享受人生。”

    “什么?享……享受人生?”力宗再次被说懵了。

    然而,伏羲见状,却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看来你连享受二字,都不理解啊。”

    “我……”力宗闻言,尴尬的想要说话,伏羲却再次摇了摇头。

    “与我等而言,修行本就是一条逆天之路,然而,在凡人眼中,我等何尝不是逍遥自在的神仙?”伏羲解释道。

    闻听此言,力宗终于明白了,对方言中的享受,原来是指在凡人眼中,但随即问题又来了。

    “我等修行不是靠的自身吗?这与凡人又有何关系?”力宗不解的问道。

    “愚蠢。”然而,伏羲闻言,直接开口骂道“你刚出生时,不也是凡人?即便你上一世,也只不过一凡兽。”

    “既然如此,你焉敢说与凡人无关?再者说,你懂的道又有多少?可知三千大道之外还有道,又可知三千大道之上,亦有道否?”

    伏羲之言,犹如醍醐灌顶般,一下将力宗砸的体无完肤了,吓的对方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与之正视。

    不过,此刻他心中的震撼,却是也早已到了无以复加之地,但伏羲似乎还不打算放过他,旋即,再次刺激道“在那三千大道之上,还有天人之道,而在天人之道中,就有着两条法则之道,而这两条法则之道,却都以修心为主。”

    “而这修心的第一步,就是让人明悟五心,这五心即是人道五心。”

    伏羲说到这里终于停顿下来,而再观力宗,早已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这些东西,他除了最后一句,人道五心能明白,讲的是凡人中那些大儒所说的仁义忠厚孝之外。其他的,竟然以他三世的见识,都不曾听说过,如此一来,可就恐怖了。

    “修心?我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力宗暗暗心道。

    伏羲见他陷入了沉思,也就不再多言,反正该说的话,他也都已经说了,至于对方能悟出多少,就看他个人的缘法了。

    良久之后,力宗才悠悠的醒转过来,而这时两兽的大战,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只见,巨型山魈,此时的双眼早已血红,而且,不仅如此,其身上也是血红一片,整个看上去狰狞可怖的同时,也让人生出一丝怜悯之情。

    “老大,您还没告诉我,为何不救这只大山魈呢。”醒过来的力宗,屁颠屁颠的来到伏羲近前,再次老生常谈的问道。

    听闻此言,伏羲也不禁露出了一副难以掩饰无奈之情,他发现这个家伙,怎么与小妹黎山有几分相像呢?

    不过,两人之间,也又不同之处,小丫头虽然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但问题都是那种难题,而眼前这货却是不然,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对方竟然还没有明白过来,也真是令伏羲有些无语。

    但看在对方眼中,看向大山魈时,流露出来的那丝怜悯之意,伏羲还是无奈的叹息道“先前我不是说了吗?你我修者才是享受人生,而对方却只是一凡兽。”

    “老大的意思是说,只有,让它再次转世投胎,才是对它最好的结果?”力宗傻愣愣的下意识问道。

    但话音一落,他就后悔了,因为,这种事情,一旦说出来,却是好说不好听。

    不过,见伏羲脸色没有变化,并且还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放心下来。

    然而,伏羲却又接着说道“那也要看它的缘法才行。”

    话音一落,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伏羲便朝下方落去,而此时的巨型山魈,已经躺在了地上奄奄一息了,一旁的那只巨型花豹,也遭到了山魈临死前,所发出的致命一击。

    只不过,山魈的这一击,虽然重创了花豹,但却只是令对方昏死了过去,若是没有伏羲介入,等待对方醒来,巨型山魈还是逃脱不了,被对方吃掉的命运。

    好在,在它临死之前,伏羲抱着小山魈,也来到了它的近前。

    “叽叽!”

    伏羲怀里的小山魈,虽然只是刚刚出生不久,但见到自己妈妈躺在面前,还是直觉的挥舞着小爪子,并叫个不停。

    见此,伏羲将其放在了地上,小家伙就自动的爬向了大山魈,而大山魈见到自己的孩子,其眼中,很是人性化的留出了两行清泪。

    但它很快,又把目光看向了伏羲,而且,眼神中还带着一种祈求之情。

    伏羲见此,旋即言道“你之一生杀戮无数,但好在最后还是,以良知战胜了兽性,也正是因此,才让我出现在了这里。”

    “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恭喜你做到了,也为你的孩子,带来了无穷的福泽。”话到此处,伏羲顿了顿又道“接下来你不要反抗,我会将你度之。”

    话音一落,伏羲也不管对方眼神之中的感激之情,旋即,盘膝坐了下来。

    接着,又看了不远处的力宗一眼,这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而力宗被对方这一看,也立马会意过来,旋即,一挥手就将那只巨型花豹,不知挪移到了哪里。

    接着,他又一把将小山魈抱起,登时便腾空而起,飞身到了半空之中,并释放出神识之力,警戒四周的同时,也为伏羲护法。

    然而,他刚刚做完这些,却突然被下方传来的声音,给镇住了。

    只听,一段悠扬舒缓,却又令人精神百倍的经文,自下方盘膝而坐的少年口中传来。

    “元始洞玄,灵宝妙玄,太上道玄。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

    “元始之劫,化生诸天。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五丈开廓,普殖神名……”

    “无文不光,无文不明,无文不立,无文不成,无文不度,无文不生……”

    “郁罗萧台,玉山上京,上极无上,大罗玉清。”

    “渺渺劫仞,若亡若存,三华离便,大有妙庭,金阙玉书,森罗净霐,大行梵炁,通天之主。”

    “回骸起死,无量度人,今日校录,诸天临轩。”

    此经文一出口,半空中的力宗,顿时就被其吸引。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白光,自巨型山魈头顶,瞬间闪烁而出,力宗见此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明白这是对方的灵魂。

    不过,他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据说这东西,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有能力见到,即便是大乘境高手,也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才能得以看见。

    “明明只是金丹境……唉。”力宗想到此处,不由得再次一叹。

    只见,这时的那道白光,正在飞快的消失,但却依然能明显的看到,它在向下方的伏羲叩拜。

    就是现在,越飞越高的白光,突然被一团凭空出现的黑白光束,包裹了起来。

    而不待白光反应,便随同这道黑白光束,以一种更加离谱的速度,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而此时的伏羲,却是禁闭着双眼,依然没有睁开的意思。

    直到,时间又过了片刻后,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然而,他的眼中却不禁闪过一丝疑惑。

    “此间世界壁垒,竟如此浩瀚,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只能进入三分,看来还是得抓紧提升实力才行。”想到此处,伏羲随即站起身形。

    接着,招呼了一声,还抱着小山魈的力宗,再次朝着太阳的方向飞身而去。

    “对了老大,您对这里怎么看?”力宗来到伏羲近前问道。

    伏羲知道,对方是想确定一下心中的答案,因此,也不加隐瞒道“以此地灵元之气的密度来说,应该是一座仙府。”

    “真的是仙府?”虽然,力宗心中已经确定,但还是心情一震,旋即,不禁喃喃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

    “那为何我前两世……”

    “虽然我现在也说不清楚……现在为什么不常见,但我可以确切的告诉你,仙是肯定存在的,而且,应该有着很多。”

    “有很多是多少?”

    “哈哈,比你想象的还多。”伏羲笑着再次补充道“可能比此间世界的人,加起来都多。”

    “什么?这么多?那为何……”

    “好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谈论这些还为时过早,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话到此处,伏羲话锋一转,又道“你还是想想该如何通过前方出现的血鹫群吧。”

    “嗯?”力宗听的一愣,随即,便连忙释放出神识感应,但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嗡嗡嗡!”

    然而,正当这时,一阵阵嗡鸣声,进入了他的感知之内,

    这登时便令他一惊,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这阵阵嗡鸣声,代表了前方鸟群,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数量。

    “这也太多了吧?”力宗惊呼道,随即又再次问道“如此恐怖的数量,我们干嘛不绕行啊?”

    伏羲对此却只是笑笑,根本不做回答,这让力宗不禁再次皱眉道“老大,那些血鹫身上,应该没有您想要的东西吧?”

    “自然没有。”伏羲这次很干脆的回道。

    闻言,力宗嘴角抽了抽,又道“那我们为何不……”

    这次不待力宗说完,伏羲当即露出一副无所谓状,旋即,将其打断道“你可以绕道试试啊,我又没有阻拦你。”

    力宗一看,随即眼珠一转,讨好着说道“我怎么会丢下老大,独自绕道呢,要不……”

    伏羲再次不等对方说完,打断道“行了,你也不用再试探了,若是可以绕道的话,还用你多说吗?”

    闻言,力宗顿时明白了什么,然而,不待他回话,伏羲便再次说道“真不知道你费尽心思进来这里干嘛。”

    “您连这都知道?”力宗闻言再次一惊,但他似乎已经对伏羲的话,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因此,微微一惊后马上反应过来。

    “老大,您可得帮帮我啊,您若答应帮我,以后我给您当牛做马都可以。”力宗恳求道。

    听闻此言,伏羲脸上虽然没有什么波澜,但还是对其说道“你也不必如此,你我能走在一起,自然有其道理,你的事情我也会尽量去帮,而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好的老大,您以后的吩咐,我一定照办。”力宗闻言大喜过望的保证道。

    两人说话之时,血鹫群就已经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与二人碰面了。

    终于,在这一刻,二人同时看到了一大片的乌云,不过,在他们的感知中,这可根本不是什么乌云,而是,一大片挤满了整个天际的血鹫。

    这些血鹫的数量之多,根本不计其数,而且,它们每只的体型,也较为庞大,几乎每一只,都有一座小山头大小。

    两人在一只的面前,都犹如蚂蚁,但令人意外的是,两人却是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对面无边的血鹫群,轰然间动起手来。

    若是其他人遇到这种事情,大多都会选择躲开,即便不躲开,也不会像二人这样,直接杀了过去。

    只见,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开启了护体罡气,接着,又化作了两道极为璀璨的金光。

    “天地无极,混元无尽,遵循因果,善恶有报,吾乃神魔降世,杀!”力宗当先大喝一声,随即,便是血气蒸腾。

    接着,手中又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银白色长剑,并在瞬间,爆发出一道恢宏且森寒的青色剑气,随即,便劈斩了下去。

    随后,就见那无边无际的血鹫群,“嗤啦”一下,就被这恢宏的剑气,给劈开了一道极深的口中。

    见此,力宗二话不说,身形一晃,便顺着这道口中,冲了进去。

    只不过,这道口子虽深,但是,血鹫也实在是太多了,这道口子,也只多劈开了一小部分,因此,力宗在冲进一段距离后,便再次故技重施。

    就这样,如此三番,不一会,便被他冲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不过,可惜的是这点距离,想要杀个对穿,却还不足百分之一。

    反观伏羲,只见得他心念一动,一方大印出现在了头顶,紧接着,就见他快速的捏了个法诀,旋即喝道“防!”

    随着,他这声简单的话音一落,大印之中,突然,射出了一道,极为浓郁的土黄色光束,瞬间,便将伏羲罩在了其中。

    但这还没完,因为除了防御之外,还要杀死这些血鹫,所以,伏羲的手中再次多出一杆亮银枪来。

    亮银枪一出,伏羲马上将其抛出,紧接着,又朝其点出一指,亮银枪便快速的挥舞起来,确切的说,是飞快的旋转起来。

    亮银枪旋转起来犹如车轮,只要接近伏羲的血鹫,就会被它轻易的劈开身体。

    一时间,天空之中,下起了一片血雨,而且,这血雨之中,还带着浓浓的腐尸味。

    “不对,这腐尸味不对。”力宗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旋即,他便想提醒伏羲。

    然而,正当他回过头来时,却见到伏羲就在他不远处,而且,还不待他提醒,对方便先说道“你发现了?”

    “嗯?”闻言,力宗不禁一愣,但马上又反应过来,心想“也对,这人如此变态,哪里还轮到我来提醒……”

    接着,又听伏羲说道“这里本来就是一座阵法,而破除此阵的唯一方法,便是杀光眼前这些血鹫。”

    “老大既然早已看出,那为何不早些避开此阵?”力宗不解的问道。

    然而,伏羲闻言,却不禁骂道“愚蠢,若是可以避开,还用得着你多说?你还是赶紧再卖点力吧。”

    话落,伏羲便转头杀向了另一边,而力宗则再次被自己的愚蠢,给弄的尴尬无比。

    “我还真是醉了,刚才犯的错,现在又犯,也不怪人家说我愚蠢。”想到此处,力宗不由得叹了口气,旋即怒吼一声,再次杀向了眼前的血鹫群。

    虽然他在哀叹,但心中却也有着兴奋之意,因为,刚进来不久,就碰到了这样厉害的阵法,如此一来,就说明,此地是真仙洞府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了。

    而这样一来,他此番转生,也是最为明确之举了。

    想到此处,力宗就兴奋,而做起事来手上也越有劲。

    只见得,一道道恢宏的剑气,被他狂猛的甩出,一连半个时辰,都不带累的。

    而经过这半个时辰的杀戮,血鹫群也已经渐渐的稀少起来,只不过,变的稀少的血鹫们,却不再如之前那般,向二人冲杀了,而是,开始了逃窜。

    如此一来,就令两人斩杀的效率,变的更加缓慢了,好在,二人功力深厚,一时半会体内力量,还不会匮乏。

    时间足足又过去了一个时辰,终于在力宗斩杀了,最后一只血鹫后,此事才相告终结。

    “呼。”

    力宗斩杀了最后一只血鹫,立马回到了伏羲身边,这才终于呼出一口气。

    但他刚刚舒了一口气,伏羲便伸手一指远处,并出言问道“你看那边的山脉像什么?”

    力宗循着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在他目尽之处的那里,似乎趴着一只龙。

    只不过,这只龙与神兽不同,它更像是凶兽中的龙族生物。

    “这不会是蛮荒异种吧?”力宗不确定的回道。

    伏羲闻言,却洒然一笑道“呵呵,没错,看其整体形状,正是一只蛮荒凶兽中的裂天暴龙兽。”

    “这种异兽体型,在大多数异兽中算是庞大的了,也正是因此,那人才会在此布下一座幻鹫阵。”伏羲解释道。

    而不待力宗说话,伏羲再次说道“幻鹫阵最大的功能,便是可以无限的幻化出漫天血鹫。”

    闻言,力宗当即又是一惊,但随即又感觉不对,不禁再次问道“老大,您的意思是说,若是我们不及时破阵,血鹫就会再次出现?”

    伏羲闻言摇了摇头,旋即再道“只要我们不再走动,血鹫就不会出现,而一旦再走出一段距离,就会再次触动阵法。”

    “嘶!”

    这次力宗可是真的震惊了,他前两世也算有见识之人,但也从没有见过如此变态的阵法。

    试想一下,若是隔一段时间,就出现一大批血鹫的话,至多再出现两群,入阵之人肯定就会发现不对劲了,从而,便会找寻破阵之法。

    但若是触动阵法,不是时间,而是根据入阵之人,走动的距离而定的话,那么即便再出现两波血鹫,也可能不会惹人注意,顶多人们会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又或者是觉得此地就是血鹫的老巢。

    “对了老大,刚才我们发现斩杀血鹫后,所发出来的腐尸味,跟外界的血鹫不同,不知这是为何?”力宗再次问道。

    听闻这话,伏羲再次解释道“之所以会这样,也与这座阵法有关,起初我还以为你看出来了,结果是我高估你了。”

    “这……”力宗又尴尬了。

    伏羲见状,不禁再次叹息道“告诉你吧,你所闻到的尸臭味,正是那边的蛮荒凶兽,所发出来的味道。”

    “啥?老大您是说,那山脉是真的凶兽所化?而且,那不知死了多少年的蛮荒凶兽,还没有腐烂干净?”力宗又懵了。

    “哼,你以为仙术是什么?不要以你所懂的那点玩意,在这里使用。”伏羲冷哼的教训道。

    “是,老大,是我错了。”力宗再次尴尬道,接着,他又再次问道“老大,您可有破阵之法?”

    闻听这话,伏羲嘴角微微勾起,旋即说道“这破阵之法嘛……倒也简单,只需将那只裂天暴龙兽的内丹,取出来即可破阵。”

    闻言,力宗顿觉眼前一亮,旋即,便自告奋勇的站出来说道“老大在此等候片刻,我这便将那内丹取来。”

    伏羲闻言点了点头,力宗见此,不再多言,转身便朝那看似凶兽的山脉飞去。

    片刻后,力宗便来到了凶兽山脉的头部位置,接着,二话没说,挥手就是一道恢宏的剑气。

    “轰隆隆!”

    紧接着,一道地动山摇般的巨大轰鸣声响起,然而,令力宗意外的是,轰鸣声虽然强大,但原本以为,只需一剑就能劈开的山脉,却只裂开一小部分。

    不过,在劈开的这一部分内,力宗也看到了里面,似乎,有着一层坚实的鳞甲一样的东西。

    “还真不愧是蛮荒异种,这鳞甲竟然如此坚硬。”看着只有浅浅划痕的鳞甲,不禁赞叹道。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这些,因为,顶多费些力气就是了,而且,如此坚硬的鳞甲,可是不得了的宝物。

    想到此处,力宗不禁有些欣喜,然而不待他欣喜多久,意外却出现了。

    “我去,这东西怎会如此的臭?”正当这时,一阵极其难闻的尸臭味传入了力宗的鼻子里,顿时便令他欲呕难当。

    于是,强忍着这股惊天的尸臭味,随即飞入了高空,但这时他又反应过来,旋即心道“不对啊,这尸臭味,怎么可以无视我的护体罡气?”

    “还有。老大是不是知道此事?”想到此处,力宗便朝伏羲看去,但见对方站在那里依然没动,运足目力,也不见表情有何变化。

    这却又让他犯了嘀咕,心想“老大虽然懂得很多,但此事他却不一定知道,可能是我多心了。”

    如此一想,力宗便释然了,随即,挥手释放出一道细微的剑气,将一块衣角削了下来,随即,又分为两段,并塞进了自己的鼻孔里。

    “护体罡气不管用,那我便用这一招试试,不过,若再加上闭气功,那就万无一失了。”说着,他的身形一晃,又回到了先前的位置。

    “嘿嘿,果然闻不到了。”力宗暗道一声,旋即,再次挥动手中长剑,猛然劈砍了下去。

    “轰轰轰!”

    又是一阵的轰鸣传出,暴龙兽的头部皮层终于被剑气划破,露出了里面的头骨部分。

    眼见如此,力宗也更加兴奋,随即挥剑再斩,结果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砰!”

    随着剑气“咻”的一下飞出,一道砰鸣立时响起,而伴随着砰鸣响起,还有一连串的火花。

    “这……”然而,不待力宗反应过来,紧随火花其后的则是,又一阵更加强烈的恶臭味。

    “不好。”力宗当即暗喝一声,来不及多想,再次飞身到了高空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护体罡气和布条都不管用,就连闭气功也不管用?”面对如此难搞的暴龙兽尸体,力宗也有些心力交瘁。

    “怎么还没有取出内丹吗?”正当这时,伏羲的声音传了过来。

    “老大,此兽的鳞甲,异常坚实也就罢了,它的头骨比鳞甲还要坚固许多,而且,尸臭味令我无法距离太近,只能升入高空,借助罡风才能立足。”本来尴尬的力宗,不得不将实情说出来了。

    然而,伏羲听到这话,心中不禁一阵好笑,并且再次骂道“你还真是愚昧,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一只成年的暴龙兽吗?”

    “成年暴龙兽咋啦?”力宗也愣道。

    伏羲看着对方那副无知的脸,旋即再次解释道“成年的裂天暴龙兽,可堪比真仙,若不是,它已经死去了,不知多少万年了,以你现在的实力,休想破开它的鳞甲。”

    “什么?这么厉害?怪不得就连它的尸臭味,都可以无视我的防御呢,原来是真仙级别……”力宗震惊道。

    “好了,你赶紧将它臀部的内丹取出来吧。”伏羲看似随意的说道。

    然而,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力宗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