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刁难

    阿桃清脆的嗓音中还带着些孩童的娇嗔,听起来没有任何震撼力,但她的举动让其他人知道她真敢这样做。

    收拾了金毛矮子后,阿桃又接着点名。

    她在船内走了一遭,挑选着她的猎物,“就你了,看你眼神飘忽,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明明是个熊一样的壮汉,却像小鸡仔一样被阿桃提在手里。

    还是按照惯例,先打服了再开始问话。

    “你说,梦姬是不是被你藏起来的,你是不是黑石山山主的帮凶?”

    “我,我,我不是。”

    “你不是,你结巴什么?”

    阿桃此刻也有不讲道理,在面对难回答的问题上她也是会结巴的。

    “不说是吧!”阿桃又将冰锥凝结在掌中,“时间不多了,我不会像审问金毛矮子一样有耐心。”

    壮汉欲言又止,大脸上面全是纠结,阿桃俯下身低声道“你是不是有话想告诉我?”

    壮汉突然回过神来,疯狂摇头。

    “你知道。”阿桃瞪着眼睛,恨得呀要切齿,随便强压心中怒火,哄骗着,“你偷偷告诉我,我不和别人说。”

    “不,我不知道。”

    “行,算你狠。”跟在白袖真人身边,阿桃跟他的性子也像了几份,她对不在意的人不会有任何愧疚。

    阿桃手掌轻轻合拢,就像有一条绳子紧紧缠绕着壮汉脖子,任凭壮汉如何挣扎她都没有松手,最后将一摊烂泥样的壮汉扔在墙角。

    “我们这么多人,肯定有人看见梦姬是如何消失的。没有人站出来,那我这次就选三个人,下次选五个,在下次选十个,我不信你们不说。”

    阿桃这次随意点了三人,她的耐心比之前更少了,对方多说一个字的废话,她就觉得厌烦。

    “又到了,我来挑选宠儿的时候。”

    这次阿桃坏心眼的选择了小孩子,和小孩子的父亲。

    小孩母亲急得红了眼眶。

    “姑娘,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阿桃捏着少妇的下巴,轻柔得帮少妇擦着眼泪,“别在孩子面前流眼泪。”

    少妇哭得很厉害了,“姑娘,求你放过我们吧!”

    “你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就放过你,我知道做父母的最心疼孩子。尤其是你家小孩子长地肥嘟嘟,我看了都想带回去养。”

    “我”少妇痛苦得闭上眼睛。

    阿桃也很痛苦,刚才被她审问过的人都奇奇怪怪,都像是在骗她,这个女人也一样。

    黑石山山主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让他们连命不要,就算事后怕被黑石山山主报复,难道不怕现在就遭到她的打击吗?竟然一块瞒着她。

    阿桃咬着下嘴唇十分委屈的样子,“你们都欺负我,我也不再手下留情了。”

    众人听得又是一愣,这女子都做到如今这副地步,还算没有手下留情。

    天罡三十六变中的翻江倒海,就算阿桃没有学到那儿,但知道如何念咒如何结印,她就不不相信这艘船上没有怕死的人。

    阿桃说干就干,一时间船底下有了漩涡,船下沉了一米,这船算不上大,如此速度顷刻之间他们都会全被淹死。

    船内的人都哭喊起来,阿桃听得心烦,这哭的时间,怎么就没将梦姬去处告诉她的时间呢!

    阿桃皱皱眉头,从她所设的阵法离开了。

    阿桃走了,其他人才真正慌乱起来。

    “怎么办?她走了,我们是不是全都得死?”

    “要不我们告诉她吧!晚死总比早死好。”

    “可她都走了,我们要如何告诉她。”

    “还不都是你。”众人齐刷刷指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嫩黄衣衫少女,“都是你不让我们说的,你说过她不敢做什么的。”

    “我哪知道她是一个疯子呢!”少女虽也紧张,但半点不觉得现在的处境是她造成的。

    阿桃在船顶上听见少女是的罪魁祸首,又再次回到了船内,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就将少女送入了掌心的空间。

    守护空间的城主夫人可不是善类,她爱玩的游戏可是以折磨人的尊严为趣。

    少女没了后,阿桃睥睨着众人,“现在是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梦姬在蓉姑娘的万尘盒内。”

    “你们都知道?”阿桃挑眉问到。

    “嗯,蓉姑娘给我们每人三百晶石让我们陪着她演场戏。”

    阿桃走到猫二娘和杨政雄面前,“你们两个也是知道的?”

    猫二娘点点头,“梦姬是我们这儿的头牌,我是绝不会容忍她消失的。”

    “那你呢!杨政雄,关于可怜梦姬的话是骗我的吧!就是想将我引到甲板上,让他们可以动手。”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关于窥天草,你说的也是假的?”阿桃心中有狠。

    “没,我家族真有窥天草,如果你跟我去我家我真的会想办法给你窥天草。这个游戏是黑石山山主安排的,我也得听山主的话。”

    阿桃平复了心情,将船升到原来的水温,然后让颜儿去空间内将蓉姑娘手中的梦姬带出来。

    颜儿很快就从空间出来,看来还是城主夫人有本事,就这一点功夫就让蓉姑娘将梦姬乖乖叫了出来。

    梦姬出来后,大船的热闹继续,她依然是今晚上的花魁。

    猫二娘在甲板上发出了信号,黑石山山主御剑来到船上。

    阿桃在屋中的休息,山主一进去就看见阿桃慵懒的躺在塌上,看着是妩媚撩人的模样,只是阿桃手腕上套着绸带,绸带的另一端在梦姬手上。

    “山主,我找到梦姬了,带走梦姬的人是蓉姑娘,请山主信守承诺。”

    “你真幼稚。”山主轻笑一声。

    “你”阿桃玉葱般的手指就快戳到山主胸膛,“就不怕别人说你阴险小人?”

    “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没什么是必须遵守的,包括承诺。会说我阴险小人的人,还不是一些平日只配给我提鞋的废物。”

    山主说话越来越恶毒了,因为他发觉阿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能干出带着一船人去死的事,心智必然很坚定,才不会因为几句难听的话,就要死要活的。

    阿桃听说出了山主在骂她,但也不生气反而笑道“给你提鞋是本分的。”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我就是太有自知之明了。”要不然凭她的天赋和相貌,走不到今日这步,“欸!山主,我真的好奇,你这样言而无信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理由。”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一眼,最终是阿桃先败下阵来,“是我打扰了。”

    阿桃从他身边而去,女子的气息逐渐消失在门内,山主转身拉住阿桃,“你等一等”

    阿桃像是没站稳摔在了山主身上,其实拉衣角的力气能有多大,还不是阿桃软惯了,顺着力道就靠上去。

    山主霎时愣住了,他的胸膛许多女人靠过,但就是没被友人的女人靠过。

    阿桃倒是平静站好,也没暗恼她平日太随意这时候忘了端庄二字。

    “山主,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是你自己靠上来的。”

    “我全部注意力都在前方,你若是不用力拉我,我会倒在你的身上?连这种事情都得推在女人身上。”阿桃冷哼一声又要走。

    山主这次不去拉她了,而是晃身挡住阿桃离开的路。

    “将蓉儿还给我。”

    “你不给我窥天草,还不给我的蓉儿吗?我总是得回去交差的。”

    “你知道蓉儿的爹是谁吗?”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她爹是玲珑塔霸占水脉的古教主,你带走了他的女儿,会耽误画骨派在落日城的所有事。”

    “古教主是谁啊?”阿桃在来落日城的路上,没听说过古教主这人物。

    山主在心里叹气,阿桃若是其他人派来的,他真想直接动手。

    而阿桃知晓她是白袖真人派来的,旁人总会给些面子,所以话就格外多,她不懂的事情一定得问清楚,才不白来这一趟。

    “玲珑塔镇压着附近水脉,水脉中生活着许多海底妖物,玲珑塔内由古教主坐镇,水脉内的妖物都归古教主号令。”

    “古教主是人是妖?”阿桃问到。

    “古教主是人,但蓉儿她娘是妖,是原本水脉中水王最小的女儿,古教主和蓉儿她娘成亲后,就坐镇玲珑塔镇守水脉。”

    阿桃偏偏头,心中暗道又是个靠妻族起家的,难怪是长江真人前去,应该是两个靠妻族起家的人比较有话聊。

    就是不知道古教主是吃软饭的,还是如同长江真人一样是天之骄子。

    “古教主手段多修为高,蓉儿是他独女,得罪了古教主,你不会有好果子吃。”

    阿桃点点头,“我会进来赶回落日城,将蓉儿交到白袖真人手中。”

    “你为什么不交给我?”山主蹙眉。

    “我说了,我不能空手而回,我必得给白袖真人一个交代。”

    “这样的交代,白袖真人不会喜欢的。”

    “他不喜欢我也认了。”阿桃眼眸低垂,她手中的这女子这样重要,但偏偏是山主为难她的证据,除非她拿到窥天草,否则她不会退步。

    “你能承受得起古教主的怒气吗?”

    “承受不了,所以我会试着去其他找窥天草,告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