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花船

    阿桃瞧杨政雄为难的样子,以为是身上晶石不够,杨政雄的家族只要在此地有势力,阿桃就愿意破费。

    “怎么了?”

    “没,没什么?”

    天真烂漫的杨政雄露出这样的表情,有些令阿桃费解,这人从遇见开始就是个憋不住话的性格。

    “你愿意帮我找窥天草,我也愿意帮你解决你的难处,你有事可以告诉我的。”

    杨政雄脸上纠结,懊恼,恨铁不成钢,不舍让阿桃长了见识,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脸上可以有这样多的表情。

    “姐姐,我的确不想让梦姬这样可怜下去,但人得自救。”

    人得自救,这话阿桃十分认同,她一直都在自救,但在她以前可说不出人得自救这四个字。

    “你挺博学的。”

    “家人总押着我在家中修炼读书。”

    “来喝点茶,你都说了人得自救,就别再内疚了。”

    “可她性子太软,不行,我得去找她说说。”

    “这怎么能去。”阿桃皱眉,这里的船主将那个门守得多牢啊!

    “可再怎样也不能让她变成男人的玩物,姐姐,你帮帮我。”

    “我要怎么帮你?”

    杨政雄在她耳边说道“我知道姐姐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让我去到屋内见梦姬一面,可行。”

    这艘船真的是不大,在台上安静的时候,那扇门内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瞒过这样多人进去就算是阿桃也没把握。

    “有能够光明正大进去的法子吗?”阿桃问到。

    “大概是没有了,姐姐,你还画骨派的,能不能让我披上别人的皮?”

    阿桃没想到杨政雄这人也挺恶毒的,想救一个人就去害另一个人。

    “我在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画骨派,不能以这种理由对人动手,不过你可以拿张人皮来。又或者是,我们去船顶或者是水中想办法,看能不能从外面进入屋子。”

    “有劳姐姐了。”

    山主的下一步指令迟迟未来,阿桃就带着杨政雄到了甲板上。

    现在船内又是一场令人瞠目的表演,所以甲板上也就他们两人,很容易潜伏到水底。

    就在这时一只锦鲤跃到甲板上,变作人形,手中捧着一个盒子交给阿桃。

    “黑石山山主让我将这个交给你。”

    “不好意思,让我先看看这个。”阿桃带着歉意对杨政雄说到。

    杨政雄也将脑袋偏了过来,盒子里的纸条写着梦姬失踪,找出梦姬去向何处。

    两人慌乱回头看向船内,阿桃速度快些,直接绕过了看表演的人群,去到梦姬所在的房间。

    之前说话的妖娆女人,拦住阿桃。

    “这位姑娘,梦姬正在里面为今晚的亮相做准备,不能进去。”

    “我是画骨派桃姬,刚才有人告诉我梦姬失踪了,你让我进入看一眼。”

    妖娆女人没发出嘲笑声,依旧是平常的语气,“我叫猫二娘,这船上所有的男女都是我培养出来的,他们是我的儿女,哪个做母亲的会让女儿在眼皮子低下失踪。”

    “得罪了”阿桃也不与猫二娘多说,一掌推开对方,就踹开屋内。

    船内的客人们,纷纷朝这个方向而来。

    梦姬啊!是落日城第一美人,他们目睹过芳容,但总想多见上几次,毕竟今晚过后就会被人藏起来一年的时间。

    屋内空空如也,阿桃无力的靠在门上,她算是有脑子但从来都用不到这些地方。

    “梦姬呢”

    “梦姬呢”

    “梦姬呢”

    梦姬是吸引男人们来这艘船上最大动力,不然船上的表现在外面也是能看的。

    不知是谁带头拿了一句。

    “退晶石”

    “退晶石”

    “退晶石”

    “……”

    猫二娘赶紧让人维持秩序,然后将门关上,和阿桃杨政雄面对面而坐。

    “两位是的如何知道梦姬不在的。”

    “黑石山山主告诉我,我找他要窥天草,他说与我玩一个游戏,我刚才去到甲板上有条锦鲤精给我这个盒子,盒子里面的纸条说梦姬始终,找出梦姬。”

    “梦姬是被黑石山山主带走的?”

    阿桃摇摇头又点点头,“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猫二娘一阵黑线,“桃姑娘,我是在问你呢!”

    “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阿桃不想随便冤枉人。

    “不说这个了,桃姑娘一定得帮我们将梦姬给找出来。”

    “我尽力。”

    阿桃推理能力不行,还好她会《坠幽冥》只要梦姬在的船上,无论藏在那个位置她都能找出来。

    “猫二娘,你上次见到梦姬是多久以前?”

    “我上台说话以前。”

    阿桃去到窗边看了看,都没有破损的痕迹,看起来除了从门走也没的路了。

    “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看见有小船经过吧!”

    “嗯”这些事情猫二娘已经想到了,毕竟他们这里不是少年们的好来处,有很多少男少女被送来后都想着逃跑,他们对于失踪这件事已经有了经验。

    阿桃还是按照她想的那般,用《坠幽冥》将整艘船都给探了遍。

    没有踪迹,什么都没发现。

    也对,修士们有太多东西,可以将一个人给搜进去了。

    真是天要亡她。

    阿桃不再逞强给白袖真人去了纸鸢,她需要白袖真人的帮忙。

    落日城内,白袖真人收到阿桃的纸鸢,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若有人见了只会觉得阴暗。

    他有过对阿桃不好的时候,但始终很少拒绝阿桃,纸鸢上的文字如同阿桃在他跟前时的软软糯糯,这次他只能狠心拒绝对方了。

    一直到了天黑,阿桃都没收到白袖真人的回执,是白袖真人不想帮她吧!都说了这是考验,而她考验未通过。

    她这样的智商适合出去办事吗?阿桃自己也开始怀疑。

    猫二娘和杨政雄来到阿桃跟前,两人七嘴八舌说着他们一下午的收获。

    “客人们都看着表演台上,梦姬从外面出来了定会有人看见。”

    “奴仆们倒是注意着外面,没有人从水中或者其他地方出来,也没有人和船从我们这儿经过。”

    “意思是船上的人做的?”阿桃抬头问到。

    猫二娘点点头,“他们都是熟客了,真不知道谁会这样做。”

    阿桃从地上站起来,扭扭脖子,“我来问问他们。”

    阿桃表情阴冷,看着是要惹事的模样,猫二娘赶紧的拦住她,“桃姑娘,客人就是天皇老子,不能得罪啊!”

    “若得罪了,就将事情推到我的身上。”

    阿桃入到船舱内,这些人还因为梦姬的失踪生气万分,如何在这些人中找出山主的帮凶实在很难。

    所以阿桃施了阵法让整艘船处于个密闭的空间内,她得庆幸这艘船上没有修为比她高的人,不然她就是真无计可施了。

    之后阿桃燃起了毒烟,她只给自己吃了解药。

    “关于梦姬的事情对我十分重要,你们中谁是为山主办事的,就赶紧站出来,不然就等着这艘船成为幽灵船吧!”

    猫二娘首先大怒,“说起来梦姬会出事,还不因为你和黑石山山主的的那场游戏,山主要玩游戏还不是因为你想要窥天草。你现在带了整船人和你陪葬,你们画骨派胆子就这样大吗?”

    “就是,你若是胆敢害了我们一船人,你们画骨派就别想着在落日城建立据点了,任凭你们的画骨派再强大,也敌不过我们所有人。”

    杨政雄也被阿桃的变化惊呆了,“姐姐,你不能连我也害啊!你知道我没有带走梦姬的。”

    “对不起了。”阿桃骨子里的冷漠现在凸显出来,“不要怪我,去怪帮助山主做事的人,如果他能站出来一切就结束了。”

    “姐姐,你若是将这一船的人都害了,山主一样不会给你窥天草的,就像你到处说山主言而无信,也不会有人帮你说话。”

    阿桃知道他们所的话都有理,船上人这样多真死了,白袖真人怕是会罚她。所以她没真想整艘船的人出事,她不过是想用这种方法将带走梦姬的人给逼出来。

    不过这法子看起来大家都很生气,不愿意互相谈论谁是山主派来的,得换一个。

    “那我就挑几个我讨厌的人。”

    阿桃挑了个总喜欢在底下煽动其他人跟她作对的男子。

    “那金毛矮子过来。”

    金毛矮子看看身边的人,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

    “你为什么挑我?我可是好人。”

    “我师叔说外面坏人比好人多,你说你是好人,但我还认为你是坏人的可能性较大。”

    阿桃挑得是她本就看不顺眼的人,现在此人还贼眉鼠眼看着下面,想用眼神煽动其他人来一块反抗她,这让她如何能忍。

    “贱男人,狗杂种,没用的废物。”阿桃边骂边打人。

    金毛矮子第一下是反抗过的,但实力察觉太大,只能挨着阿桃的打,一会道歉一会骂阿桃烂货。

    “烂你狗日的锤子”阿桃在心中恶狠狠的骂到,脸上全是阴冷之色,脚直接踩在金毛矮子手指上。

    “姑娘饶命,饶命。”

    “饶你?”阿桃一脚蹿向胸口,将他踢至角落边,“刚才跪在地上的时候不是还想摸我脚,摸我大腿吗?色痞子,你这贱手留着喂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