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面碾压

    听到这个声音,慕昭阳的身形陡然一僵。

    这个称呼和声音

    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敢置信,随后望向身后。

    霍栖月微微喘着气跑到了他身边。

    慕昭阳眼里充斥着震惊,“你”

    霍栖月看了一眼那个被慕昭阳揪住衣领的男生。

    他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

    再看看慕昭阳,身上也有不少地方挂了彩,不过也只是擦伤,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

    “放了他吧。”

    当慕昭阳看到霍栖月望过来的眼神时,陡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这个眼神,他再也熟悉不过了。

    戚月栖月霍栖月?!

    陡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慕昭阳,脸上的暴躁与怒意像是遇到了什么屏障一般,蓦然溃散。

    但是被慕昭阳揪住衣领的那个男生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看着慕昭阳的警惕性松懈了下来,便想反攻。

    他瞪大了眼睛,便想去踢慕昭阳的小腿。

    但是霍栖月的反应比他还要更快一步。

    在察觉到那个男生的举动时,她便快步上前,逼迫慕昭阳放手,随后抬起脚毫不客气的将那个男生踢了出去。

    ‘砰!!呲——’

    后背摩擦着篮球馆的木地板发出尖锐难听的响声。

    “咳咳咳咳咳!”

    那个男生感觉后背的骨头被撞的生疼,他艰难的抬起头望向霍栖月。

    他呲着牙,艰难的说出一句话“又是你!!”

    之前在室外篮球场,也是这个女人阻止了他们!

    霍栖月俯视着他,眼里闪烁着细碎的凛寒光芒,刺得那人不敢再出声。

    彼时,时翩然和木一清也一路小跑了过来。

    当时翩然看到篮球馆里的一幕时,下意识的用身子挡住了旁边的摄像机。

    木一清也反应了过来,用眼神示意那个摄像大哥暂停录制。

    乔治他们班级和三班的其他人也陆续赶到。

    看到在篮球场上对峙的两群人,面面相觑。

    霍栖月并没有搭理那个男生的话,而是望向旁边几个痛苦的倒在地上的三班篮球队成员。

    他们的篮球裤上都沾染了不少脚印,有些人的膝盖上、腿上已经有了明显的血瘀。

    程诺脸上也挂了不少彩,嘴角擦出了一抹血迹。

    在霍栖月看过来的时候,他对着她微微点头。

    霍栖月收回目光,看向一旁虎视眈眈的几个毕业生。

    她冷笑一声,无视了那些人径直走向那个被她踢出去的男生。

    “你!”

    那几个毕业生见状就想冲上来。

    但是慕昭阳和程诺几人怎么可能让他们打扰到霍栖月。

    于是在那几个毕业生站出来时便已经抢先一步拦住了他们。

    “你们的对手是我们。”

    几个毕业生对视一眼,看着慕昭阳的眼神有些后怕。

    慕昭阳打起架来那股狠劲,让这群毕业生都不由得胆寒。

    霍栖月踱步来到了那个男生面前。

    看着她危险的眼神,那个男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你,你想干什么!”

    他说完,因为后退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又是一个龇牙。

    “我想干什么?”

    她悠悠出声,嗓音散漫,却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危险。

    “这么喜欢踢人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脚,然后狠狠的踩向那个男生的膝盖。

    “那不如你自己感受一下如何!”

    “啊!该死!”

    伴随着霍栖月的话响起的是那个男生痛苦的尖叫声。

    她的语气凌厉肃杀,周围的人清晰的感受到她是真的动怒了。

    那个男生惊恐的望向她,目光之中还带着一丝歹毒“你就不怕被处分退学吗?!”

    霍栖月眼眸微眯,对于这个男生的威胁丝毫不放在眼里。

    她又一脚重重的踩了下去,甚至还慢慢的扭转着足尖。

    她的动作看似散漫,但却将所有的力道都集中于那只脚上。

    “靠!可恶!唔”

    霍栖月一边欣赏着脚下的人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一起的脸,一边缓缓出声“还在嘴硬啊”

    随后又继续加重了力道。

    篮球馆里,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一片寂静中,那个男生的痛苦尖叫和咒骂声格外的清晰。

    虽然之前润德的学生一直戏称霍栖月是新校霸,但是他们从未见过霍栖月的‘校霸行为’。

    看着球场中间那个容貌瑰丽的少女云淡风轻的做出令人胆寒的举动,这一次,他们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校霸行为’。

    那个男生被折磨的快要痛苦的晕了过去,他也才真正的意识到面前这个女人的恐怖。

    她,她根本没有任何惧怕的东西!

    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已经被磨的一片血淋淋快要失去知觉,那个男生也真正的恐慌了起来。

    他没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恐慌求饶着“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

    当霍蔺言和路辞衍换好球服走进篮球馆的时候,便听到了那个男生疯狂求饶的声音。

    而他求饶的对象则是双手环胸,另外一只脚还狠狠的踩在那个男生膝盖上的霍栖月。

    旁边则是已经看傻眼的一群人。

    两人虽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看着篮球馆的画面,还是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旁边跟拍的摄像机。

    “暂停。”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的出声。

    霍栖月觉得差不多了,于是缓缓收回了脚。

    察觉到脚上有一丝粘腻的血迹,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嫌恶。

    慕昭阳见霍栖月终于放过了那个男生,立马松了一口气。

    他快步走了过来,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和霍栖月保持着半米的距离“姐,冷静下来了没?”

    自从霍栖月主动掉马之后,慕昭阳在刚刚过去的那几分钟里就不可避免的回忆起了小时候被霍栖月压榨的毫无人权可言的日子。

    霍栖月瞥了他一眼,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嗤笑一声“怕什么,我现在又不打你。”

    慕昭阳“”

    这个‘现在’就已经够让他害怕了。

    霍蔺言和路辞衍也赶了过来。

    霍蔺言目光凌厉的扫过那个男生,随后望向霍栖月。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浅显的怒意“他欺负你了?!”

    旁边的人“”

    明明是月姐单方面碾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