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无疑

    物理老师看了一眼木一清和霍蔺言的试卷,微微摇头。

    当他走到路辞衍身边时,眼里才多了一丝赞赏和肯定。

    在摄像大哥心惊胆战的目光下,他走到了霍栖月的课桌前。

    看着在睡梦中微微蹙起眉头的霍栖月,物理老师无奈的叹息一声。

    随后他抬起手——

    这个动作,很像是准备体罚学生的动作,再加上物理老师的脸有些凶恶。

    摄像大哥已经准备出手制止物理老师的动作了。

    但是下一刻,他却僵在了原地。

    因为物理老师抬起手,将旁边的窗户完全打开。嘴里还不忘念叨了一句“这孩子,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开着窗睡。”

    念叨完,他便双手背负在身后,走向了讲台。

    彻底僵住的摄像大哥脸色微微扭曲“”

    就连监控室里的节目组成员也是一言难尽的看着教室里发生的事情。

    最后,他们面面相觑。

    导演再次尬笑一声,“这个女孩,团宠无疑了。”

    连这么严厉的物理老师,都对她这么宠。

    自从期中考的成绩出来后,霍栖月就像是个宝藏一般很快被三班的任课老师发掘。

    他们轮流拉着霍栖月,变着花样的让她做各种类型的题。

    有些题甚至已经超过了高中的范畴。

    但是霍栖月依旧从善如流的作答了出来。

    那一刻,霍栖月便已经成为了三班所有任课老师心目中的心头好。

    不就是睡觉吗?孩子学习这么累,睡一会怎么了!

    在任课老师们的纵容下,霍栖月愈发的没有顾忌。

    半节课过去,物理老师便催促着同学们停笔。

    霍栖月在这个时候堪堪醒来。

    她微微打了一个哈欠。

    旁边的路辞衍看了过来,语气里带着笑意“睡得还好吗。”

    霍栖月淡淡的点头,“还行。”

    对于身侧的顶流同桌,丝毫没有继续交流的。

    物理老师已经在白板上讲解着第一道题了。

    霍栖月顿时听到了三班里响起了不少哀嚎声。

    物理老师一瞪,“你们还好意思哀嚎!这道题是最基础的!只要你们基础牢固就不会出错!”

    三班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霍栖月看了一眼路辞衍的试卷,答的很工整,正确率也很高。

    于是她望向身后。

    随后就看到了三张学渣脸。

    “”

    这三个人怎么像是蔫了的黄瓜一样,愁眉苦脸的。

    霍蔺言一边看着试卷,一边还念念有词的吐槽“怎么我都毕业这么久了还要来面对这可恶的物理题!”

    时翩然则在一旁细心的为他讲解着。

    霍蔺言还好一点,有个学霸同桌。

    但是后面的那对学渣联盟就不是这样的了。

    他们只能看看试卷,然后又看看同桌,在那干瞪眼。

    最后干脆放弃挣扎,用求救似的目光看向后桌的程诺。

    霍栖月不由得轻笑一声。

    物理课过后,就是数学课。

    数学老师也和物理老师差不多,都是注重教学质量的老师。

    对于教室里多出来的几个人以及那些摄像机很自然的无视了。并且又布置了几道题在黑板上。

    “一共四道题。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

    数学老师出的都是试卷上比较靠后类型的大题,三班的学生们不敢耽搁,连忙又进入了和数学斗争的行列当中。

    这就苦了慕昭阳这几个学渣。

    还没从物理的折磨中回过神来,就又要投入到数学的苦难当中。

    节目组看着被物理题数学题轮番折磨的霍蔺言和木一清,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这就是百年名校的效率啊,人家这么有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衍神的状态要好一点,就是言哥和一清,被这些题折磨的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

    不过,节目组倒是很乐意看到事情的进展。

    毕竟真人秀就是要追求真实感,他们不插手,反而更能体现出《重回》的真实。

    原本两大顶流的加盟已经让这一期的收视率有了保证,如今节目里又有这么多能剪辑的点,让后期简直都要乐开了花。

    一个下午下来,霍蔺言已经提不起劲来和路辞衍斗嘴了。

    “不行了不行了,这简直就是我的噩梦!”

    时翩然在一旁小声的补刀“可别放松太早,明早还有数学课和化学课呢。”

    霍蔺言一脸崩溃的望向旁边的时翩然“小学妹,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挺有补刀潜质的啊。”

    周围的人不由得被他的举动给逗笑。

    慕昭阳整个人都颓在了课桌上,他连头都懒得抬起来。

    “习惯了就好,考试前都这样。当然——”

    他说到一半,微微抬起头瞥了一眼前面的霍栖月“你要是戚月,能让各科老师都宠着,那你也可以悠闲的睡觉。”

    霍栖月哼笑一声,眼里带着明显的笑意“又酸了?”

    慕昭阳摆摆手,“我已经酸不动了。”

    旁边的木一清脸色也是微白,跟着点头。

    学渣联盟经过这一下午,被打击了不少。

    看着慕昭阳这么惨,霍栖月也不忍心再怼他。

    润德的时间比较宽松,高一高二并没有晚自习,就连高三的自习课也是自愿上的。

    所以第一天的拍摄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就结束了。

    当教室里的工作人员关闭了机位后,三班里顿时放松了下来。

    “我先走了。”

    霍栖月一下课便收拾了东西,不给其他人搭话的机会,直接往教室外走去。

    霍栖月回到傅宅后的两个小时后,霍蔺言才匆忙回来。

    这几天傅斯忱又开始忙了起来,所以晚餐一般是兄妹俩一起吃的。

    霍栖月坐在餐桌上,看着霍蔺言匆忙的走了进来,眉目微扬。

    “累死我了!”

    霍蔺言大步走了过来,然后拉开霍栖月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看着霍栖月一脸气定神闲的模样,霍蔺言叹了一声气。

    “你要是对学习感兴趣,也不至于被折磨成这样。”

    霍栖月瞥了他一眼,随后一针见血的说道。

    霍蔺言和霍栖月同为兄妹,天赋自然相近。

    只是霍蔺言的兴趣一直不在学习上。

    霍蔺言连忙摆手“算了吧。”

    “对了,今晚八点,节目组就将今天的镜头剪辑出来播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