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749章 去白芒山(1更)

    “九兮,究竟怎么回事?”

    路上,林霜语终是开口问了句。

    两人快马朝着白芒山方向而去,从望月赶路过去,就算日夜不停,也不是三两天能赶到的。

    他不是冲动之人,一定是有大事,自从某人开诚布公之后,林霜语对他说的任何事都不再有任何疑惑,再荒唐的事也就得没什么奇怪的了!

    他们都是龙人了,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诞的?这她都信了,还有什么不信的?

    易九兮一边驾马,一边简单道“天幕再次开启,必是发生了什么能引来天象的事,而这时,东南方向又出现天煞戾气,白芒山就在东南方向,天象显示的应该就是那个方向!”

    白芒山,难怪他这么着急,那边正开战,他的意思是战场出事了,且是能让他大惊失色的大事。

    “何为天煞戾气?”

    “定是发生了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之事!否则不会出现这等天象!”一时半刻也解释不清楚,这么说,她应该明白的!

    就是死伤无数,而且都不是正常死的,这些人,带着极大的不甘,怨恨,才会凝聚出如此强大的天煞戾气。

    可战场之上,大多数人都应该见多了生死,不说置之度外,也不应该这么多人死的如此不甘和充满怨恨,所以,白芒山一定是出事了。

    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战场上的惨烈,林霜语可以想象,也见识过,但是天怒人怨甚至人神共愤!这两军交战,各有立场,对任何一方来说,胜利谁不想?所以免不得各种手段计谋,可也不至于到他说的这份上。

    这形容词…

    白芒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啊这是?

    林霜语虽然不懂什么天煞戾气,但是易九兮的一句话,她的心就越发沉重起来,不由自主跟着加快速度。

    因为,极有可能是大夏对他们的人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天佑他们的脾气秉性他们深信不疑,绝不会为了赢伤天害理!

    战场你死我活不可避免,可现在听他的意思,很不不是这回事。

    “别太担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天佑他们都会想办法送信来,路上就能收到了。”

    易九兮的话,并没能林霜语安心几分,反而加快了速度。

    就算收到消息,也不过是知道而已!相隔太远他们鞭长莫及。

    两人正赶路,听的身后传来阵阵马蹄声,心里疑惑,稍放缓了速度。

    这马蹄声明显是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来的。

    两人不约而同互相看了一眼,有人在追他们。

    “难道是望月城有什么事?”

    两人刚离开没多久,想到不到还有什么人追他们。

    “马蹄声近了,一会看看就知道。”易九兮停马回望,也想不到会是什么人。

    林霜语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遥方的老国师还有八方!

    八方她是让人送了信去,让他们过来。

    但是之前回信说,有些事暂时耽搁,怎么突然又来了?

    “前辈,您怎么来了?”他不是去游历了吗?

    八方见到主人,齐齐行礼。

    老国师依然是看样子,精神看上去也不错。

    八方和老国师一起来的,怕是有什么事吧。

    “二位大婚,没来得及道贺,老朽前来,是有事来找二位,刚到望月城便听说你们才走不在前线,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老国师开门见山,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

    “前辈,前年停马说!”

    林霜语朝前看了一眼,前头正好有个开阔的地方,示意到前面停下说话。

    “有什么事,前辈且慢慢说,不着急!”易九兮下了马,扶着老国师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

    老国师也想不急,可不急也不会这么着急忙慌的赶过来不是。

    坐下来之后拍了拍大腿,摇了摇头叹气道“你们也坐下,这次来,是因为遥方出事了!”

    “遥方出事?”

    林霜语和易九兮互看一眼,这遥方能出什么事,难道是大宛打过去了,不能吧,双方实力相差不大,不至于这么快!

    老国师点了点头。风吹过,长长的胡子迎风而扬。

    “江北骆军反了!鄚州也出现动乱,正好赶上和遥方开战,内忧外患,国君根本顾不上来,现在的遥方已经乱成一团,若非老王爷出面撑着,八大家尚且还能稳住,遥方才不至于瞬间土崩瓦解!可…怕也快了!”

    没想到遥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林霜语和易九兮听着,都有些恍惚,照这么说,遥方能撑多久,还真不好说,大宛内乱被秦俊逸稳住了,现在两国交锋,遥方这情况

    听老国师的意思,他话还没有说完。

    不过他们不明白,遥方便是乱成这样,老国师来找他们他们也解不了遥方子危啊。

    “前辈有话不妨直说。”既人都来了,就听听吧。

    易九兮的话让老国师望向他,打量之下,心里更是感慨万千,桑公主当年或许没有说错,遥方的未来,在这才多久不见,实力已是深不可测了。

    “实不相瞒,八方原本早该动身的,可这是老王爷给王妃和王爷的信,你们看看吧。”老国师实不想说,痛心疾首啊。

    递送的手有些颤抖,林霜语缓缓接了,究竟发生什么,让这位老前辈露出如此神态。

    展开信,心中内容,让易九兮和林霜语都有些意外。

    “龙脉枯竭?”所以,老王爷留下八方,想要他们帮着试图再续龙脉,看老国师这神情,这事八成没成。

    信中所说的龙脉,应该就是遥方的龙脉。

    这龙脉之说,两人都知道一些,尤其是易九兮,龙脉枯竭,说明遥方气数已尽,这龙脉枯竭,在遥方所在的方位,应该会有天象才是,只是前阵子,赶巧天幕暂闭,他们都没看到罢了。

    “老朽离开之前,听说国君焦虑成疾,身子不妥,现在也不知什么情况,幸好还有老王爷和太子撑着,不过也是到头了。”

    难怪这老国师如此神情,便是他现在已经不是遥方的国师,却也不可能做到坐视不理,到底他还是遥方人。

    老王爷信中,一是解释一下,他留下八方的原因,二是托付一事。

    让易九兮接掌遥方,而这个所谓接掌,并非是让易九兮直接过去当遥方皇帝。

    而是让他带兵攻打遥方。

    信中说,遥方已无能力平定内乱,暂且只能勉为其难支撑着抵抗遥方的入侵。

    若是此时他们九华长驱直入,必会连连告捷,而且老王爷信中说的意思,是他会好好安排一番,这所谓安排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

    这老王爷是已经看到了遥方的结局,不想让遥方百姓再遭更多的罪,于是想到这个法子,与其让遥方百姓陷入内乱外患的煎熬,不如以最快的速度,让遥方改头换面。

    当然,老王爷选择易九兮的原因,也不用多说,怎么说,易九兮身上都留着遥方皇室的血。

    也算是半个遥方人。

    这件事,慕容东顺必然是不知道的,那慕容炫呢?

    老王爷和老国师这可是有些为难他们啊,慕容炫以遥方太子的身份,在他们大婚之上送上贺礼,承诺三年之内,遥方兵马不踏入川西境地,而今,他们反过来却要领兵犯进,这其中缘由,还是不能明说的。

    毕竟老王爷这么做,一旦被遥方人知道,那他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自己并不介意,可他们却不能不替他考虑一二,做出这个决定,本身就让他十分艰难了。

    “王爷,王妃,你二人都非凡俗之辈,应该能明白老王爷此番安排的苦衷!”

    他知道,这两人都是磊落光明之人,可而今,天下形势依然如此,大一统是最终的结果,这天下,落入他们之手,他和老王爷都觉得,该是天下百姓之福。

    若是可以,谁又愿如此啊?

    “龙脉枯竭,就真的没法子?”把一切交给所谓天意,是不是太过武断了?

    林霜语尚未恢复记忆,所以,对这些事,心里依然存了几分迷茫。

    这个决定,对遥方来说意味着什么,老国师和老王爷都因该心知肚明,这就是自己亲手加快遥方的灭国之路,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绝境,他们断不会这么做。

    易九兮轻拍了拍林霜语的肩膀,“龙脉枯竭,怕是回天乏术,遥方气数已尽,恐怕遥方现在也找不出能在此时稳定局势的人,所以,不得已才会做此决定吧。”不惜舍一生之名,只为百姓少受战火之苦。

    这等心胸,也非一般人所能企及的。

    “慕容炫呢?他是遥方太子,是个人才,他应该有法子能稳住朝局。”九兮不也说过,那个慕容炫不错吗?

    “没错,当年先王也说,他是可造之材,可作一国之君,可是王妃别忘了,遥方和大宛都不同于大夏,五宗之术,也是立世根的根本,那大宛太子,能在一夕之间平定内乱手握大权,便是因为,他在医药之术三过的造诣,让人信服!太子在执政理政上,确实无话可说,可他在宗术上的天赋实在平平,他能稳住一时,却不能让遥方各方归心,老朽和王爷做的这番决定,是深思熟虑的无奈之举,你们二位放心,这件事太子也知晓。”

    什么?慕容炫知道?

    他肯?

    老国师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郑重点头,感慨而道“王爷说,若非这个时候,他也愿辅佐一二,至少,太子在位,能保百姓安居乐业,可现在是乱世啊,局势不允许”

    否则,如何能作出这番决定。

    “前辈别说了,本王明白了,现在大宛打到何处了?”易九兮突然神色一正,开口相问。

    听的这话,林霜语和老国师立刻会意,他这是答应老王爷了?

    易九兮本就想加快天下一统的进程,把这里的事了解,让这世道回归正轨,才能带她回去,重铸龙魄。

    龙魄一旦消散太久,想要重铸,难度就会越来越大。

    没有龙魄,她在这里就这一世,回到龙族,也只能是永逝。

    老国师知道他答应了,也不再迟疑,将现在大宛和遥方的战况以及遥方的内部情况仔细说了一遍,末了,有些沉重的询问易九兮打算何时出兵。

    “正好有点事,要去一趟白芒山方向,等从那边回来,便着手此事。”

    出征他国,可不是守着自己的领土那么简单,也不能说走就走,什么都要准备充足。

    这点,老国师也是心中有数,知道不能说去就去。

    听的易九兮说白芒山方向,抬头随着易九兮的眸光看了一眼,这一看,眉头紧皱。

    “王爷去东南方向?”

    “是!”

    两人心照不宣,身为遥方曾经的老国师,就算不能和易九兮墨清简一样看的明白,但也能看出一二,知道是那个方向出了大事,且不是什么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