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3】 变革(3/5)

    魔法是邪恶的。

    这是德玛西亚的古老传统和政治正确。

    但在实际上,真正位于权力核心的贵族们却很清楚,魔法并非是洪水猛兽,无论是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扶危济困的宗教光照会,还是表面上看起来是防备魔法的组织搜魔人,内部都有着大量的魔法物品、魔法知识和魔法师。

    只不过……这些东西从来都没有对平民开放过而已。

    在德玛西亚,关于魔法的认知上,传统和现实是割裂的,贵族和平民也是割裂的——甚至贵族之间,是否是光照会的资助者,也对魔法有着不同的认识。

    比如说阿姆达·劳伦特,他对魔法的认知就和平民没啥区别,所以在闲谈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嘉文三世话里的真正含义。

    而和阿姆达不同的是,有资格站在议会桌前的那六个家族的代表,却都从嘉文三世的话里,清晰的认知到了这位陛下的真正目标。

    没错,嘉文三世要做的,是弥合这种割裂。

    这可是预想惊人的攻城,因为这不仅是个风俗上的问题,更关系到了德玛西亚目前还尚未展现出来的“阶级矛盾”。

    在很多人看来(包括嘉文四世),诺克萨斯人收拾贵族就是在作死,但嘉文三世却看得很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被抛下的就是德玛西亚了!

    不过……话说回来,至少现在,德玛西亚的贵族其实问题不算大——虽然他们的确享有大量的特权,但这份特权也是实打实用血汗换回来的。

    最简单的一点——德玛西亚的贵族在军事上所承受的压力远超平民,每次有战争,按照死亡比例讲,贵族的伤亡率是高于平民的!

    这也是为整个德玛西亚目前依旧处于积极向上状态的原因。

    加上这个国家本就诞生于符文战争期间,大家都是苦哈哈出身,所以现在嘉文三世的行为还算是未雨绸缪。

    在嘉文三世看来,无论光照会还是搜魔人,都掌握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就算我改革,也是对我自己的势力动刀子,你们又能怎么样?

    顶多博纳那个老憨货阴阳怪气几句喽!

    那你就来阴阳怪气好了。

    既然有这样的决心,嘉文三世早就做好了准备,无论这次改革的结果如何,功过也都是自己承担而已。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嘉文三世终于下定了决心,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解决掉德玛西亚法师的问题!

    然而……事情真的如他所想的一样吗?

    ……………………

    对于德玛西亚的政局,亚索所知的不是很清楚。

    毕竟,在贵族议会上发生的事情,亚索只能通过贾克斯转述的、来自阿姆达的转述来了解——考虑到阿姆达坐在倒数三排内,听到的内容也大多都是模糊不清的。

    但亚索见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是光照会还是搜魔人,内部都忽然戒备起来了。

    戒备严格到就算有赛娜帮忙,亚索连搜魔人的监狱都进不去!

    更关键的是,这种戒备并非是嘉文三世下达的指令,怀着改革目的的嘉文三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增加人手、将人手集中在德玛西亚雄都!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亚索有些发懵了。

    按照亚索的预期,德玛西亚接下来应该有一段政治斗争——而无论结果如何,亚索都可以以静制动,同时做好两手准备。

    如果嘉文三世改革成功、染魔者不再罪无可恕,那福光岛就会成为一个中立的流放地,染魔者可以体面的离开德玛西亚,来福光岛上,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这里有一个隐含要素,染魔者不可能真正和平民一致,嘉文三世就算再怎么开明,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那将意味着整个德玛西亚的崩溃。)

    如果嘉文三世失败,那染魔者的境遇就会肉眼可见的糟糕起来,到时候亚索就可以将福光岛变成德玛西亚人眼里的“垃圾桶”,接受那些不好处理的染魔者。

    (这里也有一个隐含要素,染魔者不可能真正推翻德玛西亚,就算禁魔石实际上是在吸收魔法,但塞拉斯只有一个,对于大多数的染魔者来说,禁魔石都是限制而非武器。)

    正是基于以上的考虑,亚索才会安心等待,等着事情有了眉目,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至于改革会有怎么样的影响、德玛西亚的未来会如何,亚索其实并不关心。

    毕竟亚索不是德玛西亚人,这个国家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控制——而且,这个国家一直和星灵牵扯甚多。

    亚索不是圣母——在这场风暴之中,他不会推波助澜,但也不会力挽狂澜,他要做的只有趁势御风而起,为自己招揽班底。

    然而,让亚索无法接受的是,事情似乎出现了巨大的偏差,事情似乎不仅是失败那么简单,这样发展下去,虽然染魔者不至于推翻德玛西亚,但恐怕德玛西亚甚至会出现内战!

    至于为什么亚索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原因很简单,嘉文三世本身没有对光照会和搜魔人的控制力——现在整个搜魔人办事处和光照会图书馆内,没人在按照嘉文三世的意愿、缓和原有矛盾!

    甚至搜魔人新丁的数量还在增加!

    他们的敌人是谁?

    是监狱之中的染魔者?

    不是的,这些染魔者其实没什么威胁,身在禁魔石监狱之中,大部分染魔者都是孱弱无力的渣渣。

    还是……离开了监狱、“不小心”犯下了滔天大罪的染魔者?

    理顺了这些信息之后,亚索真得是一阵目瞪口呆。

    难道说,因为染魔者的待遇问题,德玛西亚的贵族会撕破脸皮、搞一次政变?

    挠了挠头,亚索努力的回忆了一番自己知道的“剧情”,可惜却没能得到任何参考信息——拉克丝没有见到塞拉斯,这位解脱者先生可正被看守的严严实实的呢!

    “算了。”思来想去却没有任何头绪,亚索最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我们也许要应对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了。”

    “战争?”艾瑞莉娅目瞪口呆,“什么战争?”

    “德玛西亚的内战。”亚索耸了耸肩,“虽然未必会兵戎相见,但依旧是血雨腥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