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节 大喜的日子

    天蓝蓝,蓝的让雾霾无法遮掩。

    或许,天一直都是蓝的,只是因为你被雾霾遮住了眼;也或许,天一直都不是蓝的,你的眼睛却告诉你如何去看。

    场景没有立换。

    田妮儿本是失望的神色,她到这里本来就是和方初意做个诀别。

    诀别挚爱的人,诀别那死去的爱情。

    很多事情的改变并非一天两天的折磨,而是太久的等候,终究等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

    既然等不到,那就只有错过。

    她迈不过自己的心结,她希望有人能帮她一次,因为她无法开口,她没有力量去扛下所有的一切。

    等到不出意料的回答后,她眼中已有泪水,正准备笑着离去,但方初意后一句话却让她有些意外。

    ——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一定!

    小明、沈约互望一眼,他们都留意到身边的方初意已如同木雕般,没有灵魂的存在。

    或许方初意的思想灵魂,已经尽数贯注到鞋铺的那个男人思想中。

    这在思想搜寻中叫做什么?

    沈约知道这一定是思想搜寻的一个细节——你想去做,你终究能融入到你想要去做的那个角色。

    就如金鑫走出困局……

    就如张发财试图扭转曾经让他后悔的那一幕……

    思想是世人身躯内神奇的存在。

    这一切仍旧是精神操作,事后会有结果,让人很难想象,不过沈约绝不反对方初意这么做。

    这是本心操作!

    本心的行动和幻想有着本质的不同。

    幻想是想而不做,于事无补,甚至让你如吸食兴奋剂般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但本心的努力,是真正的去做,一定会改变什么!

    缓缓的转过身来,田妮儿没有抹去眼角的泪水,她本来不想让方初意看到她的难过。既然决定离去,留个笑容不是更让人印象深刻?

    人生的苦痛如此之多,为什么不在最后的时候,留下些欢乐?!

    但方初意的话却让她改变了心意,她就那么眼中含泪的看着方初意,“好的,我等你,方初意!”

    她没有再叫五哥。

    她的恋人,她的爱人,不只是个和别人没有区别的哥哥。

    她会在婚礼现场等着方初意,她是新娘子,自然要等。

    但她没有说的真正意思是——她其实一直在等着。等你对我勇敢的说上一句,你爱我。只要你爱我,我可以去做我能做到的一切。

    可你如果不爱我,那我做的又有什么意义?

    方初意凝望田妮儿眼中的泪影,似乎看着那个忍受羞辱、默然转身的女子;

    似乎看着那个在他面前,欲言又止的女子;

    似乎看着那个满怀期待,又是一次次失望的女子……

    泪水从心中浮起,漫过那克制的堤坝。

    堤坝困住长河的自由,是因为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可长河呢?遵循本性肆意流淌,又有什么过错?

    影像渐淡,那如木雕般的方初意竟然也开始淡化……

    沈约留意到这种奇怪的变化,不等开口,就听小明说道“这就和雪崩一样,你以为你的喊声引发了雪崩,事实却是没有你的呼喝,雪崩也会因为契机而发生。”

    似在说给沈约听,又像给观察的审判官解释,小明继续道“你只要有足够的耐性,给予充足的时间,事情就会按照本性去进行。”

    审判官高冷并没有回应。

    嘴角露出了笑意,小明淡淡道“我认为需要这种转变的不仅是美杜莎……”

    还有方初意。

    可是否还有别人呢?

    小明是在暗示什么?

    沈约这般想的时候,四周的景象再度清晰起来。

    他们已置身一个婚礼现场,这个环境不难看出,事实上,每个婚礼现场都是大同小异的,或许花费不同,或许宾客各异,但相同的是——爱的比例不会因为人多、钱多就多。

    只有面子才会因为人多、钱多而变得富足。

    叶毕落看起来很是富足!

    他站在最耀眼的地方,接受着宾客的祝贺。

    沈约从那些宾客的规模可以看到七兄弟事业的规模,这些都是和面子休戚相关的。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规律,自从有了人类后,或许就从来没有变过。

    叶毕落表现的很是大方得体,在场没有人因为田妮儿的身份而对叶毕落指指点点,反倒都在夸新娘子大方美丽,和叶毕落正是天作之合。

    来的都是会说话、会来事的宾客。

    叶毕落的婚礼,自然不欢迎那些不懂礼貌的客人,他什么都考虑的很周到,这是他和方初意不同的地方。

    或许想要指点新娘子的人,都已经被砍掉了手指头。

    有时候正义无法做到的事情,强权却可以,因为审判官高冷突然道“根据资料显示,方如意死在叶毕落大婚的三天前,死的干净利索,定案的性质是车祸,被醉驾的人撞死的。”

    一个普通护士的死,自然不会引发什么注意,但高冷这时候提及此事,用意自然很明显了。

    如意已经完成了让别人称心如意的使命,就应该休息了。

    李雅薇冷哼了一声,“叶毕落做的倒是利索。”

    如意应该死的。

    她们看到的只是叶毕落的一些片段细节,可只是这些片段,就让她们为之心悸。

    这样的一个人,自然不会留下任何引发疑心的存在。

    做大事者,更看细节!

    除了叶毕落外,六个兄弟聚在一桌,现场看不到田妮儿的影踪,举办的人是东方人,婚礼的场面看起来更偏向西方一些。

    一条铺满鲜花的道路——通向牧师,也就是通往天堂的道路。

    田妮儿就要踩着这条道路走向那不知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地方。

    叶毕落端着酒杯已经到了六个兄弟桌前,几个兄弟纷纷起身,包括方初意。

    “今日婚礼后,兄弟不醉不归。”叶毕落豪爽笑道,“可眼下我还不能多喝。”

    “那是自然,大喜的日子,酩酊大醉的新郎怎么洞房?”神行太保笑道。

    其余兄弟都笑。

    叶毕落看着没有笑容的方初意道“我能有今日的婚礼,还得感谢五弟的牵线。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认识你嫂子,就凭这点,我也要和五弟喝一杯。”

    兄弟们都在笑着起哄,“大哥要不要和老五喝个交杯酒?那嫂子可不乐意。”

    方初意没有端起酒杯。

    叶毕落眼中闪过丝狐疑的光芒,但那光芒夹杂在正义豪放中,也就如正义之光一样。

    就在这时,钢琴声响起,神行太保道“叶老大,仪式要开始了,可别错过吉时!”

    叶毕落扭头望去,见到田妮儿穿着婚纱正站在鲜花满路的那一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