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关于林魏颖

    自从灾厄的秘密为世人所知后,抓捕并清理灾厄的任务就困难起来。

    能成为灾厄者,皆是心中有着不甘死去安息的执念,自己没有察觉时,或许还会疏于防备,一旦意识到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就会想方设法把握这天赐的第二次生命。

    有些灾厄还会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例如,引发地震,操纵雷霆……很难说这些能力之间有什么联系,只能说它们都会为人世带来灾难。

    林魏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成为灾厄的。

    白灼离开虎妖族的领地,前往那个罗生门幻境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族人四处打听之后得知曾经有人看到过他从罗生门幻境里出来,和顾长庚一起离开。

    找不到白灼,族长的位置便落到了白朗年头上,白朗年派人去找顾长庚,却被告知顾长庚已经失踪半个多月了。

    大家都以为白灼大概是和顾长庚一起,出了什么意外,生死未卜。

    没了白灼,族中没有人支持白朗年,没多久族中就发生了意外,白朗年路过一处山崖时不幸跌落,死无全尸。

    事故是真的,意外是假的。

    林魏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看到左长老将白朗年推下山崖时,身体不自觉地就扑了出去。

    最后人没救回来,还搭上一个自己。

    山崖下是一处深涧,林魏颖被水冲到半途时醒过来了,她那时候还没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心跳,只知道竭尽全力活下来。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活下来以后还能干什么。

    但总之,她成功了。

    起初她还以为是上天终于眷顾了她一次,许久之后她才明白,她只是死了以后没那么容易再死一次。

    被冲到一处浅溪后,她花了很长的时间弄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

    等她好不容易从荒无人烟的山坳里出来,才发现外面早已经换了人间。

    顾长庚彻底失踪了,而白灼却成了下一任的修士联盟盟主。

    她也想过要去找白灼,但那次找到他,远远地就看见他身边站着自己多年未见的师姐。

    林魏颖当即就放弃了去找白灼的念头。

    她一点都不想再见到自己这位师姐。

    反正,白灼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又不需要自己,她何必再去惹人烦。

    之后林魏颖便四处流浪行医。

    这样的感觉其实挺好的,至少比小时候好多了。

    小时候,她也是四处流浪,只是那时候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每天要从野狗口中抢食物,明天和未来对她来说是很虚无的东西,她能考虑到的最远的未来,就是下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

    是师父出现给了她一个暂时的家。

    师父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给她温热的美味的食物,给她舒适的温暖的衣服,还有一个充满笑声和温情的家。

    不仅如此,师父还教她的医术,让她有了一技之长,也有了在这人世立足的资本和尊严。

    她在学医的天赋上不如师父自己的亲女儿,师姐看三遍就能背下来的医书,她需要一遍又一遍翻来覆去地读,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起初师父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医师,后来师父带着她和师姐四处云游行医,师父那双让草药汁液染黄的手救了无数的人。

    看到那么多人和她一样,为师父所救,她很高兴。

    她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像师父这样救死扶伤。

    后来,开始有人称呼师父为神医。虽然师父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他,并且每次听到都会回头告诫她们两个不要为虚名所蒙蔽,但她觉得这都是师父应得的。

    这种幸福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个罗刹女出现。

    那段时间,在师父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从来妙手回春的师父在治病时频繁地犯下一些小错误,以至于没能治好别人的病,反倒是将人医死了。

    那个时候她还不明白师父身上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觉得师父状态不太好,特别是医死了几个人之后,师父整日里意志消沉,总是一个人坐在屋里,一句话都不说。

    林魏颖不想看到师父这样责怪自己。

    平日里她也总是会犯各种各样马虎的错误,师父会很严厉地为她指正,每次这种时候,她都很难过,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愚钝。

    现在师父自己犯了这样的错误,他心里一定比她被训斥时难过很多很多倍,林魏颖不想看到师父这么难过。

    但她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安慰师父。

    那段时间师姐每天都寸步不离地守在师父身边,她那时候觉得师姐是这世界上除了师父以外最温柔勇敢的人了。

    但,就是这样的师姐,居然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杀死了师父。

    虽然林魏颖现在知道了罗刹女从前所说的句句属实,但,她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初师姐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一个外人的说辞。

    至于那个女人,林魏颖早就发过誓,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个人,为师父报仇。

    她和师姐说过自己想要报仇,然而师姐却让她放下仇恨,好好生活。

    还说什么,这对师父来说是一种解脱,是最好的结局。

    什么狗屁解脱!她不信!

    那么好的师父,凭什么就要落到这样的结局!

    如果师父这样的人,最后都只能这样黯然死去,那她这个被师父从街头捡回来的小乞丐,又怎么配得上一个幸福圆满的人生?

    然而,纵使她满腔仇恨与怒火,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的罗刹女却是她根本无法企及的角色。

    她连那个女人在哪里都找不到……

    师父去世后,她和师姐大吵了一架,离开了家,独自去街头行医。

    她开始学着利用自己的医术和外貌拉拢那些有权有势的人。

    这比她想象得要简单。

    她当小乞丐的那些年,见过的恶心家伙太多了,她发现自己总能很轻易地察觉别人的,从而迎合别人的念头,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慢慢地,她接触到的人层级越来越高,这些人有的是方法打听一个人的下落,于是她开始打探罗刹女的消息。

    她能够得到的信息很少,而且往往是在罗刹女行动过后很久,她才能得到那个女人曾在什么地方出现过的消息。

    这说明她做得还不够。

    于是此后数年,她一直在追逐罗刹女的脚步,直到她接触到顾长庚。

    顾长庚得知了她的仇恨之后就和她达成了协议,她替顾长庚去虎妖族做卧底,暗中替他收买人心。

    作为交换,顾长庚会定期给她提供罗刹女的行踪消息,顾长庚还承诺有朝一日会给她带来罗刹女的项上人头。

    起初她并不信任顾长庚,直到他提供的消息让她第一次真正找到了罗刹女。

    虽然等她赶到时,罗刹女正要离开,只让她捕捉到了一个转瞬即逝的背影。

    但这也让她看到了希望!

    她在修炼上没有什么天赋,只能拼命修习剑术。

    她也想过,或许真正对上罗刹女的时候,她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但她没有办法放弃。

    即便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命运,她也不敢放弃。

    罗刹女若是不死,她没有勇气去期待自己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如果人终有一死,她希望自己死在追杀罗刹女的路上。

    再后来,白灼和顾长庚一同失踪,她也彻底失去了有关罗刹女的消息。

    所幸那段时间她自身难保,没精力想这些。

    成为灾厄之后,她没有地方可去,开始的时候还行医流浪,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正常给别人治病了。

    情况大概是不能更糟了。

    林魏颖也没有想到,几十年后,那个被神医华凌拯救了的小乞丐,居然又回到了和当初一样的境遇里。

    流浪途中,她从别的灾厄口中得知了一个叫做长生城的地方,据说那个城邦设立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所有人都是灾厄,灾厄只要到了那里,就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不用再担心会给别人带来灾难。

    林魏颖听到这个消息时眼泪自己就掉下来了。

    如果这个长生城能早一千年出现,那师父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