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太白居、驴好吃、鼎香楼(求订阅)

    贾贵和黄德贵两个人借着开会机会,你一言我一语互怼的时候,距离司令部很远的青城市南门,进来了两个风尘仆仆的人。

    前面的人,是个掌柜模样,头上戴着瓜皮帽子,身上穿着大褂,怀中抱着一个用布包裹着的长长偏偏,看不清真容的东西。

    他身后跟着一个伙计装束,背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袱的年轻人。

    “掌柜的,这就是青城市啊。”

    “嗯。”掌柜的嗯了一声,辨了辨方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掌柜的,要我说,您怀里的东西就应该我拿着,那个东西沉不是,岂有掌柜的拿重东西,伙计拎轻东西的道理,不晓得内情的人,还以为您是伙计,我是掌柜的。”

    “掌柜的得拿这个贵重的东西,伙计就应该拿这个不贵重的东西,别说话了,快走几步,眼瞅着就要到了。”

    “您说的也是,咱们的招牌,可不是最最珍贵的招牌嘛,整个华北,就没有比咱们铺子再好吃的这个驴肉火烧了,咱们的驴杂汤,那可是一绝。”

    “咱们的驴肉火烧是一绝,但也不是独一份,远的不说,就说青城市,青城市里面就有一家驴肉馆子的驴肉火烧不比咱们差。”

    “掌柜的,我知道,那是您师哥开的。”伙计喃喃了一声,“您说过,太白居、驴好吃、鼎香楼,卖的驴肉火烧都很好吃。青城市里面有太白居,泉水城有咱们驴好吃,安丘城有鼎香楼。”

    “你还知道什么呀?”

    “我还知道太白居的掌柜叫做丁有财,厨师叫做老疙瘩,大伙计叫做秋生。鼎香楼的掌柜叫做孙有福,厨师叫做宝禄,大伙计叫做水根。”

    “哎。”掌柜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太白居、驴好吃、鼎香楼的规矩,他一直记在脑海中。

    三大招牌。

    抵死不见面。

    这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

    可惜。

    就在今天,三大招牌抵死不见面的规矩,在他手中……

    “掌柜的,我听说咱们的店变成了太君的停尸房。”

    “什么叫停尸房?那叫医院,进里面的小鬼子有的还没死那。”掌柜纠正了一下伙计的错误说法,朝着前面走了两步,忽的想到了什么,扭头朝着跟在身后的小伙计道“全福,你说的还真的一点没错,咱们的店改成了小鬼子的停尸房。”

    “您刚才不是还说里面有没死的太君嘛。”全福看着自己的掌柜,有些迷茫。

    “停尸房好,停尸房好,就停尸房了。”掌柜发了发狠,跺脚道“让住在里面的小鬼子全都活不过来,全都死翘翘,只要是小鬼子和狗汉奸,谁住进去谁死。”

    祸从口出的道理,全福明白。

    青城市可不是他们之前待了十几年的泉水城。

    就刚才那话,真要是传到小鬼子耳朵中,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不省心的掌柜子,时时刻刻都要全福提醒。

    过嘴瘾就过这个嘴瘾吧。

    你好赖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啊。

    青城市的小鬼子和狗汉奸,可远远的比泉水城多好多,再加上人生地不熟,万一有个好歹,可就抓瞎了。

    跟在徐有福后面的全福,刚要张嘴提醒一下他的掌柜,就看到他的掌柜徐有福,整个人宛如遭受了雷击般,呆呆的杵立在原地。

    映入眼眶的景象。

    令徐有福倍感疑惑。

    残屋破墙的一幕,到处都在流露着一副衰败的迹象,墙壁上面黑漆漆但却有着少许掉落的墙皮,说明这场大火熄灭的时间并不远。

    细细品味一下,浑浊不堪的空气中似乎还残留在那种淡淡的烟熏味道,碎裂的地面上,还残存着或大片或小片的黑不拉吧的东西。

    那是血迹。

    是鲜血与烈焰焚烧的结晶。

    “掌柜的。”全福轻声叫唤了一下,他感觉有些不怎么对头,好端端的,徐有福掌柜怎么杵在了原地,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那些东西。

    不就是一间被烧毁的半拉废墟屋子嘛。

    这玩意。

    小鬼子那天不造啊。

    都不怎么稀奇了。

    徐有福没有理会全福的叫唤,依旧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细细打量下,就会发现徐有福的身体在莫名的发着颤抖。

    对。

    就是颤抖。

    “掌柜的。”全福二次轻喊了一下徐有福,见徐有福还没有搭理自己,不由得用手揪了揪徐有福的后衣襟。

    衣襟被揪动的感触下,徐有福总算回过了神,喃喃了一声,没回头还看着眼前的残屋破墙。

    “掌柜的,老总来了。”全福急巴巴的吼喊了一声,语气也比刚才大了一点点,“就跟咱们泉水城一样的带枪老总,他们来了。”

    带枪的老总。

    不就是狗汉奸嘛。

    呸。

    心里骂骂咧咧的徐有福,回头看了看。

    还真是狗汉奸来了。

    一个瘦瘦的狗汉奸走在最前面,后面还跟着一个胖乎乎的胖狗汉奸,两个狗汉奸都挎着枪,一步一晃的朝着他们走来。

    看着渐渐逼近的两个狗汉奸,徐有福大脑一片空白,都不晓得自己该如何描述两个狗汉奸的外貌了。

    此时此刻,存储在徐有福大脑里面的所有词汇,好似突然齐齐消失了不见。

    如果非要寻找个词汇。

    那就只有一个词汇。

    丑.

    丑出了天际,丑出了人生,丑出了精华,简直丑到了极点,丑到了骇人听闻,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奇怪了。

    人怎么可以张这么一张惨绝人寰,谁见谁害怕的脸颊啊。

    这还有王法吗?

    就这个相貌,大晚上出去,一准能吓死人。

    怪不得当这个狗汉奸,这样的颜值,就应该是狗汉奸,当游击队,都把人家游击队的平均颜值给拉低了。

    日。

    “老总,好。”

    “老总,辛苦。”

    前面一句话,是徐有福说的,后面那句话是全福招呼的。

    “什么人?”领头的丑不拉几的狗汉奸,将手中的折扇往起这么一收,用折扇指着徐有福和全福道。

    看着眼前的丑狗汉奸及狗汉奸手中的折扇,徐有福和全福是一百个不理解。

    这都大冬天了,狗汉奸手中拎着一个折扇是什么意思,嫌天气热吗?

    这明明是冬天啊,冻得都要了狗命了。

    “回老总,我们是良民。”

    “什么老总,这是我们侦缉警备队的贾队长。”跟在贾贵身后的老九,表明了贾贵的身份,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老九,侦缉队警备队的副队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