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翻来覆去就老六倒霉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贾贵接茬表达着自己的意思,“我们都躲在家里不出门,8鹿不就炸不死我们了吗?”

    这么没脑子的主意,也就我们的贾大队长能够想的出来。

    换成旁人。

    一定提都不提。

    谁提谁傻缺。

    “贾贵,你这个脑子,真是绝对了,这么狗屁不是的主意,你怎么想出来的?”黄德贵怼呛了贾贵一句。

    斗嘴。

    贾贵和黄德贵都是职业选手。

    贾贵开腔了,他黄德贵怎么也得还还嘴,不然不是白长了这张嘴吗。

    “我这个脑子,真是绝顶的聪明,青城市里面就没有比我贾贵更聪明的人了。”贾贵洋洋得意的夸赞了自己一声,权当没有听明白黄德贵言语中的那个意思。

    说完。

    扭脸看到了脸色依旧铁青的龟田太郎,当即口风一转的拍了拍龟田太郎的马屁,“除了龟田太君,青城市里面最最有脑子的人就是龟田太君,我贾贵排在龟田太君下面,怎么也比你们聪明。”

    山田一郎听不懂中国话,要是没有白翻译帮着转述,山田一郎就是一个听到声音的活聋子。

    跟活王八差不多的那种活聋子。

    他见黄德贵又是拍桌子,又是指着贾贵说话,错以为黄德贵在骂贾贵,脸上泛起了傻乎乎的那种笑容,嘴里还飘了一个呦西的日本话出来。

    此言一出。

    整个屋内瞬间哗然。

    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他们都以为山田一郎在夸赞贾贵的那个建议。

    一天不出门还好。

    可要是一直不出门,人不憋得难受嘛。

    “山田太君,贾贵的这个提议是能够不让8鹿往大街上丢手榴弹,可是他也不能老在家里呆着啊,万一,我说万一,万一人家8鹿拿着手榴弹,在大街上等不上我们,也炸不死这个皇军,心里肯定气的要死。8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到时候8鹿一准跑到咱们家里来丢这个手榴弹,咱们这些人还是死翘翘的份。”

    白翻译瞅了一眼说话的黄德贵,故意没说,想看黄德贵的笑话。

    一个贾贵。

    一个黄德贵。

    都是没有脑子的货色。

    这是什么狗屁主意。

    还死翘翘。

    “白翻译,山田太君怎么不说话啊。”

    “你说的那些话,山田太君能听懂吗?”白翻译指了指自己,“我是干什么的啊?”

    黄德贵脸上堆起笑容,小声讨好白翻译道“白翻译,我着急忘记了,您给山田太君说说,就说贾贵的主意狗屁不是,咱们不能老在家里呆着,怎么也得出来吃饭啊。”

    白翻译扭脸说了一声。

    黄德贵还扳着手指头数着数那。

    从开始到结束,一共发出了六个音节。

    他就是在不懂日本话,也晓得白翻译给他瞎翻译了。

    这方面。

    黄德贵没少吃亏,各方面的被白翻译给坑,就跟贾贵坑小鬼子那样。

    嗨。

    我这个暴脾气。

    “白翻译,你又给我瞎翻译哪吧。”

    “什么叫瞎翻译,我是照实翻译。”

    “我说了那么长一段话,你就给我翻译了六声,这不是瞎翻译是什么?”

    “你懂日本话嘛?不懂就给我闭嘴。”

    “嘴巴长在我脑袋上,我啥时候想说话就说话,你白翻译管不着。”

    “好好好。”白翻译用手指着黄德贵,出言威胁道“信不信我一会儿跟山田太君说你黄德贵想要戴罪立功,准备带队打通青城市与狗尾头炮楼之间的联系,把狗尾头炮楼里面的那些太君还救出来。”

    明火执仗的威胁。

    这明摆着让黄德贵去送命。

    警备队是人家独立团的对手嘛。

    不是。

    去了就是送装备投降的份。

    黄德贵这么精明的人,能吃这个亏?能受这个气?当时就认了这个怂,闭着嘴巴不说话了,我不说话了行不行。

    不说话还真的不行。

    扭脸看到了对面的贾贵,这个气不打一处来。

    都是狗汉奸,一个挨大嘴巴子,一个没有挨大嘴巴子。

    刚才就因为贾贵的参与,害得他黄德贵将一个不该死的小鬼子给弄死了,还是当着青城市二把手小鬼子的面给硬生生弄死的,害的他黄德贵挨了人家小鬼子十个大嘴巴子,这十个大嘴巴子抽的黄德贵是生不如死,眼前直冒金星。

    得拉贾贵下水,不能让贾贵舒服了。

    损人不利己的黄德贵,用手一拍桌子,指着贾贵就是一顿喷,“贾贵,你还有脸坐在这里开会。”

    贾贵也拍了桌子,气势比黄德贵还足,“我贾贵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开会?都是狗汉奸,你黄德贵比我高啊?”

    “还都是狗汉奸,我黄德贵比你贾贵高,我呸!丰泰书店外面被8鹿打死一个狗汉奸,小牛巷子内被8鹿用手雷炸死六个太君,炸伤两个太君,石粉胡同被8鹿用手雷炸死了四个太君,你们侦缉队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侦查不出来?”

    “我们侦缉队的情报就是不准了,跟你黄德贵有关系吗?死的可是太君,又不是你们警备队的人,再说这件事你们警备队就没有责任嘛?我们侦缉队是这个情报不准,可是你们警备队也是饭桶,还是大大的饭桶,你们要是在8鹿进城的时候,就发现8鹿,就把8鹿身上带着的手雷给没收了,青城市里面的太君他能死嘛。”

    黄德贵没想到贾贵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戏码,一时之间不晓得怎么反驳贾贵,词穷理尽之下,喃喃了一声,“反正这是你们侦缉队的责任,你们侦缉队得负责。”

    “那你找侦缉队去。”贾贵甩手将其推得远远的。

    黑锅。

    屎盆子。

    他贾贵不要。

    “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我现在是侦缉警备队的队长,负责这个治安,老六是侦缉队队长,负责这个情报收集。”贾贵一推二六五,推得远远的。

    与贾贵隔着一个龟田太郎的老六,此时还真的傻缺了眼。

    你大爷的。

    合着贾贵在这里等着自己。

    日。

    前脚挨小鬼子打,后脚挨小鬼子踢,现在又被黄德贵扣了这个屎盆子。

    这个侦缉队队长,它怎么这么不好当啊。

    “黄队长。”

    “老六,你还有脸说,我要是你老六,早他找一块豆腐将自己个撞死了。”

    “凭什么?”贾贵接茬了一句,可不是为了替老六出头,而是贾贵下意识的接茬了一句。

    “就凭死了那么多太君。”

    “我记得有个太君好像死在你黄德贵手中吧。”

    黄德贵急了。

    这种事情他怎么能说。

    这是要命的事情。

    “贾贵,你不要瞎说,那个太君是因为负伤严重,光荣的死翘翘了,不是我黄德贵下的手,我黄德贵怎么敢下手杀太君,是8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