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只有死路的老六(求订阅)

    小鬼子从没有将狗汉奸看在眼前,那些依靠着小鬼子为非作歹的狗汉奸,在小鬼子眼中,就是一条可有可无,用时呼来,不用时踢远的狗。

    眼前被龟田太郎暴揍的老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以为靠上龟田太郎,抱上龟田太郎的大腿,就可以为所欲为。

    殊不知。

    在小鬼子眼中,狗屁不是。

    要不是山田一郎出面,暴怒的龟田太郎估计都能把老六给活生生的揍死。

    吃里扒外的东西。

    该打。

    脸成了猪头,身上挨了龟田太郎好一顿踢的老六,真是晕了这个头。

    惊愕之下。

    不晓得自己该抱谁的大腿了,竟然抱了山田一郎的大腿。

    盘坐地上,一脸伤疤,一身伤痕的老六,两只手宛如抱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抱住了山田一郎的右大腿,更把自己的脑袋好似乌龟从龟壳里面探头一般的顺着山田一郎左右两条大腿的缝隙给伸了出去,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

    那画面。

    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反正贾贵看着挺乐和的。

    “≈ap;¥。”

    “山田君,你好像过线了。”

    “≈ap;¥。”

    “如何不过线?太白居秘密情报点被发现,文才被抓身死,安贵人改邪归正,为我皇军效力,是我情报部门之功绩,本太君之所以想要留下太白居,不是为了太白居的驴肉火烧,也不是为了太白居的驴杂汤,而是为了引蛇出洞。”龟田太郎眼色不善的看着山田一郎。

    对于太白居,龟田太郎一直持怀疑态势,怀疑太白居里面有这个8鹿的卧底潜伏人员存在,也三番几次的想要发起对太白居的试探工作。

    昔日身为青城市二把手的龟田太郎还真的不是青城市一把手龟田太郎的对手,在青城市一把手山田一郎的阻挠下,龟田太郎对太白居的试探工作不得不尽量延后。

    这一延后。

    就是数年时间。

    一直到龟田太郎成了青城市一把手,这个在龟田太郎心中被压抑了许久的计划才提上了日程。

    安贵人被抓叛变,才揪出了文才这个潜伏的大鱼。

    可惜。

    文才拒不交代,在龟田太郎没放大招之前,就要咬舌自尽,带着无限的秘密前往了另一个世界。

    对此。

    龟田太郎异常的不甘心,这也是他选择留下太白居,决定对老疙瘩和丁有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依着龟田太郎的想法,只要太白居在,8鹿一定不会放弃太白居这个最佳的情报搜集点,到时候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抓获来太白居打探消息的8鹿谍报人员。

    派老六出马,一方面是给老六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毕竟刚刚成了侦缉队队长,要好好的展现一下自己。另一方面是为了万无一失,百分之百的完成龟田太郎交代的任务,不然龟田太郎派贾贵出马办这件差事了。

    千算万算,愣是没有算到。

    老六是个吃里扒外的货色,当着龟田太郎给的侦缉队队长,却听从了龟田太郎对头山田一郎的命令,逼死了丁有财和老疙瘩,更坑死了五个小鬼子后,连太白居这个龟田太郎计划中的钓饵也毁掉了。

    这是龟田太郎的心血。

    怨不得龟田太郎劈头盖脸的好一顿抽老六。

    活该。

    “≈ap;¥。”

    “本太君的心思,你山田君如何能够知晓?对8鹿而言,太白居是个绝佳的打探情报的地方,往日里侦缉队、警备队。”

    贾贵和黄德贵两个人听闻到这里的时候,心虚的低下了头。

    龟田太郎这是在指桑骂槐啊。

    你直接说我们把情报泄露给8鹿得了。

    没你这么表里不一的人。

    “还有你山田君,对8鹿而言,你们就是情报的来源,你们只要出现在太白居,他们就会如苍蝇闻到臭鸡蛋里面的臭味一样,一下子蜂拥而至,到时候本太君在外面布置重兵,前能抓接头的8鹿,后能把虚假的消息告诉给8鹿,一举两的,何乐而不为之。”龟田太郎竖起了四根手指头。

    这不是二啊。

    这是四啊。

    二比四少了一半。

    “≈ap;¥。”

    “本太君知道这是四,也知道本太君说的是二,本太君不是二和四不分,本太君是故意的,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二二得四,明白不?”

    “≈ap;¥。”

    “山田君,这是我侦缉队的功绩,不是你警备队的功劳,是你警备队毁掉了我龟田太郎的计划。”

    “龟田太君,毁掉你计划的人可不是我们警备队,是你们侦缉队自己个,领头的人可是老六。”黄德贵撇嘴说了一声。

    要不是白翻译刚才用脚踢了他一下,他也不会出这个头。

    小鬼子不是好人。

    没看到老六那个惨样子嘛。

    万一得罪了小鬼子,落个跟老六一样的下场就惨兮兮了。

    “黄队长,是你和白翻译说的,说毁掉太白居是山田太君的意思,要是没有你们授意,我老六也不敢违背龟田太君的意思啊。”脑袋还耷拉在山田一郎两条腿中间老六,出言辩解了一句。

    真是急病乱投医。

    着急忙慌的没过这个脑子。

    也不想想。

    这时候能说这些话嘛。

    说了就是火上浇油,专门寻求这个恶心。

    果不其然。

    老六言语话罢,山田一郎一脚将老六给踹了出去,白翻译和黄德贵脸上一副看热闹的表情,贾贵差不多也是这般心思。

    老六倒霉,符合贾贵的利益。

    悲催的老六,刚刚当上侦缉队队长没几个小时,就被青城市一、二把手小鬼子给嫌弃,还被青城市三大老牌狗汉奸给孤立。

    这样的老六,根本没有未来。

    或许老六的未来,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死。

    眼瞅着不远了。

    脸色铁青的龟田太郎,就是悬在老六头顶的那把随时要老六性命的利剑,更惹得老六心惊胆战的事情,是龟田太郎一反常态,没有骂他,也没有打他,而是转移了话题,朝着山田一郎直奔了开会的主题。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老六在龟田太郎心中,连最起码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

    “山田太君的意思,不是说废话,而是要谈谈青城市现如今的局面,狗尾头炮楼不谈,就谈青城市。”白翻译翻译着山田一郎的原话。

    “是的谈谈,被人家8鹿炸死了好几个太君,还没有抓住人,青城市的治安太乱了,不晓得什么时候,咱们这些人走在大街上就被人家给丢了手榴弹了。”黄德贵接了一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