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九霄幻境遇无生

    业障珠邪芒万丈,妖艳红芒照耀洁白净土,虚空飘散的白羽被染成厌红之色。

    玄坤目光呆滞的停滞在半空,仍维系着披荆斩棘之姿,犹如一幅静止画面,而因果树在邪芒之下早已化作漆黑魔爪,正缓缓转动手腕,将业障珠置于玄坤眼前。

    因果树中丝丝缕缕的因果之气与玄坤彼此相连,难以分割。

    邪芒之下,邪祟的气息正顺着千丝万缕的因果之气侵染玄坤的,他的左眼渐渐由灰转黑,更有一丝妖红在其上游窜。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玄坤身上的气息逐渐变得阴邪,而他的识海也被邪芒笼罩,化作一片妖红。

    玄坤的元神虚影立于识海之央,与的浑浑噩噩相比,元神小人要精神的多,一朵冰莲在元神头顶周天旋转,正是他的先天道种所化。

    冰莲散发桎梏寒意,洒下一片寒芒,将无物不侵的邪芒挡在元神身外,为玄坤的元神维系难得的一分清明。

    “大意了!无道说的没错,因果之力果然难缠!”

    玄坤元神小人稚嫩的面庞上显得无比凝重,他手中法诀不断变换,驾驭冰莲寒气抵挡因果侵蚀,忙的热火朝天之时,耳边却传来老毒物的嘲讽之声

    “嘿嘿,臭小子,老夫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与我们这群魔神还真是有缘,先是将我们十个老不死的唤醒。

    前些年又招惹了青木老贼的残魂,如今又沾染了因果老魔的邪气。

    这家伙可厉害着呢,你要是觉得不行了,赶尽招呼我一声。

    你这副身子老夫可眼馋很久了,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先说好了,你死了肉身也是老夫的,万不能让因果那个老邪祟占了便宜。”

    “嘿嘿,前辈真是风趣……”

    玄坤嘴角忍不住的抽搐,强颜欢笑的传音说道。

    “呸!风趣个屁!臭小子还不赶紧斩去心魔!在此等着作甚,等着因果那个老邪祟来收你的命么!”

    老毒物对玄坤的吹捧并不受用,轻啐了一口,忍不住对玄坤骂道。

    “啊?斩心魔?斩什么心魔?前辈,请不吝赐教!”

    玄坤不明所以,好奇的问道。

    “蠢!自是将心魔引出,斩去,这有什么好赐教的!”老毒物不耐烦的说道。

    “怎么引出来啊?”

    “老夫生在混沌,虽然降世之初便是混沌之圣,但又怎会知你的心魔所在。

    不过想要成圣必要斩身,斩身之前必要将心魔屠尽,否则遗患无穷!

    臭小子平时鬼心眼那么多,自己有什么心事自己不清楚嘛!

    老夫说这么多干嘛,巴不得你早点死,你自求多福吧!”

    老毒物三言两语后便寂静无声,但其言却对玄坤醍醐灌顶,玄坤闭目思索,一段又一段往昔记忆徘徊于识海之中,犹如走马观花。

    突然间,四面诡异的镜子从识海中浮出,将玄坤的元神围在中央。

    玄坤的元神小人睁开双眼,环视一圈,只见四枚镜子中各呈一幅景象,其中东、南、西三个方位的镜子赫然已经遍布裂痕,显然早已碎裂开来。

    玄坤瞄向东方那枚,一段未曾有过的经历浮出脑海。

    一片盐湖中,无道在此境中斩杀了他的“母亲”,玄坤头痛欲裂,急忙转身望向南侧那枚镜子,眼前又是惊悚一幕。

    只见威灵殿内,“玄乾”被神血剑钉死在梁柱之上,而杀死“玄乾”的无道正扛着他向门外走去。

    玄坤见至亲兄长被杀,瞬间目眦欲裂,脑海中传来一阵阵钝痛,他下意识的移开目光,碰巧又将视线打在西侧那枚镜子之上。

    其内之景又令玄坤大吃一惊,竟是两个“无道”在绿林斗法,其中一人赫然剜出了自己的心脏,而另一人却应势灰飞湮灭。

    玄坤急忙闭上双眼,不敢再四处查探,可是镜中之景却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三枚镜子所现之象赫然是当年无道身入两仪微尘阵之时,为玄坤斩下心魔之景。

    只是玄坤当年深陷多重幻境,记忆混乱,忆不起这些经历,今朝心魔再现,他一时间竟有些无法承受。

    “心魔尔,最善玩弄人心,真假难辨之时,当需持守本心!再回首之时,不过是种种虚妄,小友莫要乱了分寸!”

    魔神黑暗的身影穿透幻境,环绕在玄坤身侧,玄坤的识海在一片黑暗之中升起一丝清明。

    神魂沐浴在清凉的感觉之下,玄坤的元神小人这才长舒一口气,手中结下静心法印,再睁开眼时,满目清明,感激的望向黑暗的残影。

    黑暗裹身黑袍之中,微微点头,指尖一道黑光射入元神小人体内,整个人却随同黑袍消散一空。

    玄坤识海中混杂的记忆瞬间寂静下来,他仔细的逐一查探,这才忆起当年擅闯两仪微尘站所惹下的种种祸事,脑中全然是无道伟岸的身影。

    “原来,哥哥一直都在帮我……”

    无道甘愿深陷险境,为他斩去心魔所化的“母亲”、“玄乾”、甚至是“无道”自己,这一幕幕若是换作旁人来观,怎么看都是冷酷无情之举。

    玄坤身在其中,今日再临当日之景,当无道狠下心来剜下自己心脏的那一刻,他方知此举满怀了长兄对他这个幼弟的宠爱。

    无道为了他,甚至愿意舍弃自己的命。

    一股暖意弥漫玄坤心间,元神小人缓缓站起身,三枚镜子竟轰然倒塌,玄坤微微一怔,但转瞬便想明白其中因果,喃喃道

    “心魔已被长兄斩去,不过是旧时记忆作祟罢了!即便如此也差点着了道,那面对这最后一处心魔幻境,我该如何呢……”

    玄坤转身望向北侧那枚镜子,当看到那条连绵不绝的天河,还有个那熟悉的灰色背影之时,他隐隐有些失神,陷入一片无尽苦楚,竟有些不敢迈步上前。

    不知过了多久,玄坤渐渐平复心情,眼中现出坚毅之色,将头顶冰莲召到手中,阔步买入最后一枚镜子。

    “咔嚓”一声,整面镜子被玄冰封锁,玄冰弥合之际,一道妖艳邪芒趁机遁入其内,

    玄坤身入镜中,眼前景色骤然一变,他足踏虚空,竟置身九霄天河之上。

    不远处,一个灰色身影盘膝坐在一朵星云之上,单手拄着下巴,闲散的掐着鱼竿,一根晶莹鱼线坠入星河。

    线上无钩,河中无鱼,不知忙于何物。

    玄坤长舒一口气,亦步亦趋的踏空而行,几十步的路途硬是走出了千里迢迢之感。

    当双脚踏上星云之时,脚下那松软的感觉无比真切,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处幻境,仿佛真的置身在九霄之中。

    灰色背影将鱼竿随手抛出,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气定神闲的转过身,竟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神秘青年,正笑眯眯的看着玄坤,随口说道

    “臭小子,来了?”

    玄坤微微抬头,与青年那双熟悉的眸子对视,眼角竟有泪水打转。

    这身熟悉的灰色道袍,那张熟悉的银色面具,还有他身上永远令人看不透的气息,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那么虚妄……

    “师父……”

    玄坤再也克制不住内心复杂的情绪,即便知道这是一处幻境,也愿深陷其中,眼角被泪水打湿,扑入青年怀中。

    两行热泪打湿青年衣襟,青年抱住玄坤,任玄坤在他怀中释放万载思念,眼中难掩疼爱之意,其人正是玄坤的师尊,无生道人。

    “乖啦,不哭不哭,我可是你的心魔!离我这么近,难道不怕我吃了你!”

    无生拍着玄坤的背,笑着调侃道。

    玄坤打了一个激灵,急忙将手松开,后退半步,抬头戒备的望着无生。

    他心中五味陈杂,即便现在已经渐渐长开,也变得越发挺拔,但还是比无生矮上半头,即便历经世事,在其面前亦孩童般天真纯粹。

    “哪有心魔会说自己是心魔的,你骗人!”

    玄坤抹下眼角泪水,哽咽的说道,语气如同一个稚子,充满了稚气。

    “我没骗你!”无生笑道。

    “且先不论真真假假,我先问你,这些年你去哪了。

    你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苦么,你知道为了找你我捅了多少篓子么。

    你知道我为了找你放出一个怎样的煞星么,他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可委屈了……”

    玄坤撅着嘴,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的心酸,无生笑而不语,见玄坤又要流下眼泪,摸着玄坤的头,说道

    “无道若是知道你说他是煞星,可是会伤心的!”

    “你认得他?”玄坤眨着眼,问道。

    “算是吧,还有什么委屈,一并说来,以后可没有机会了!”无生拍了拍玄坤肩膀,将头抵在玄坤的头上,亲切的说道。

    “做个了断吧!”

    玄坤眼中厉色一闪,冰莲在手中化作一枚玄冰神剑,一道劈天寒气从天而降,九霄幻境瞬间蒙上一层寒霜。

    寒意侵肌入骨,时空为之一震。

    幻境内寒风四起,萧萧之音不绝如缕,无生不紧不慢的将手松开,移形换影,盘坐在另一处星云之上,俯瞰玄坤,没好气的说道

    “臭小子,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刚刚还与我一个劲的热乎,这会就要出手了么?”

    “说真的,你真的很像我的师父,与师尊重聚乃是我之所向。

    没想到久而久之竟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也成为了我证道路上的心魔。

    我如今身系灵族一族之气运,不能再任意妄为,道友伪装的即便再像也不是真的。

    你我皆知,道友不死,我难成道!

    抱歉了!”

    玄坤言辞凿凿,但语气却极为阴森,双目因充血而变的赤红,身上气息浑然一遍,竟散发出阴邪之气,宛如变了一个人。

    妖艳红芒从玄坤身后浮出,他翻手祭出玄冰神剑,挥剑便斩,一道寒芒巨匹从剑刃斩出,携着纯粹的杀戮之意劈向无生道人。

    剑芒所过之处,时空冻结,陷入无边寂静。

    劲风横扫九霄,星河应势碎裂,空间变得极为不稳,幻境难以承载玄冰神剑之威。

    九霄幻境崩溃在即,无生道人失望的摇头,拂袖起身,对劈来巨匹视若无睹,再次移形换影,竟能无视神剑禁锢之威,从原地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