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第五株灵根

                      夜辰有光明能量护体,扎入那七彩云雾自然不会有事。

    他并不清楚这座山谷周围的山崖究竟有多高,但无论如何,他都有自己的底气,反正不可能摔死就对了。

    夜辰的动作太过突然,吓得王冬儿惊叫一声,虽然她早已经习惯了飞行,可这种自由落体和飞行还是不一样的,强大的失重感瞬间让她感到一阵心悸。

    王冬儿刚想反抗,却发现自己被夜辰公主抱在怀里,看着那举世罕见的英俊面庞,多少有些眷恋和不舍。

    三百米的距离在二人的自由落体中,短短几个呼吸便穿越过去,突然间,周围的七彩瘴气毒云骤然一清,原本被遮挡住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夜辰背后羽翼猛然拍动,二人向下俯冲的势头骤降,又经过了一百米左右的滑翔,总算悬停在了半空中。

    王冬儿还没来得及抱怨,整个人便彻底惊呆了。

    因为跟随着夜辰,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凶险的危机,但也没有太轻松。

    那数之不尽的魂兽骨骼,哪怕是她,都曾经感到强烈的恶心,胃里一阵翻涌。

    原本她以为不久前穿越碧磷七绝花时见到的景象已经够美了,可是现在,她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

    有毒的瘴气彻底消失不见,他们呼吸道的,是前所未有、充满生命力的清新空气,天空完全被七彩云雾所笼罩,尽管是夜晚,散发着深蓝色荧光的奇异藤蔓将山壁完全覆盖,山谷四周的山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深蓝色玉环。

    山谷内面积不算太大,却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放眼望去,各色宝光交替闪烁,在淡淡的光芒衬托下,各种美丽的花朵争奇斗艳,无数种植被上硕果累累,二人甚至不用去想,单凭肉眼,就能看出它们绝非凡品。

    更加奇异的,是在那数之不尽的植物中,拱卫着一片湖泊,这片湖泊泾渭分明的分成两部分,一边是冰白色,泛着让人一眼望去便浑身战栗的冷气。

    而另一边是火红色,上面的光线似乎因为炙热的高温变得有些扭曲。

    “这就是冰火两仪眼”夜辰喃喃道,这奇异的景象,纵观整个大陆,也仅有这一处而已。

    空气中浓郁的生命气息,在宛如玉石般湖泊的蒸腾下,充满了这座山谷的所有空间,那浓郁的天地能量,甚至比夜辰的小世界中都要略胜一筹。

    这还只是晚上,如果是白天,阳光透过七彩云雾,又将是怎样的一番美景啊?

    最关键的,是穿过那七彩云雾的遮挡后,一股淡淡的亲切和熟悉感涌上夜辰的心头。

    在这种感觉出现的一刹那,夜辰的内心便狂喜了起来,来到斗罗的十几年间,每次出现这样的感觉,必定是有洪荒灵根处在附近。

    夜辰先前就曾经猜想过,如此适合植物生存的冰火两仪眼,应该会有灵根存在。

    当然了,他不觉得冰火两仪眼的形成和那未知的灵根有关,先不说即便没有他的出现冰火两仪眼依旧会形成,单单是常识,就让他肯定了这一点。

    只因为在洪荒先天十大灵根中,并没有同时拥有冰火两种属性的存在,哪怕是那只存在传说中的混沌青莲,以及其所衍生而出的四颗莲子,都不曾做到能将完全相反的两种属性集于一身。

    况且这里的冰火属性虽强,但纯净程度上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夜辰猜想,这冰火两仪眼的形成,应该和原本斗罗神界的某位,甚至某几位神祗有关。

    自扶桑、月桂、苦竹、蟠桃之后,这已经是斗罗位面出现的第五株灵根了,尽管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但夜辰越发肯定了自己早些时候的判断。

    在斗罗位面,绝对有着完整的十大灵根存在,只是不知道剩下的灵根都隐藏在哪个未知的角落中,等待着他去发现。

    “好美啊,将来如果能够在这样一个地方生活,应该会很幸福吧?”王冬儿蓝粉色的大眼睛泛起点点星光,神色中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夜辰暂时放下心中的思绪,十分赞同的点头道“放心吧,会有那么一天的。”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夜辰真正见到这宛如人间仙境般的景象后,还是忍不住感慨万分。

    哪怕前世今生加起来,他也从来没亲眼见过此等景象,那传说中的神界,估计也就是这番风景吧?

    王冬儿感受着下方浓郁的生命气息,惊讶道“我在昊天宗生活了这么多年,落日森林也来过数次,居然不清楚在落日森林身处,隐藏着这样一个至宝之地!”

    她可以肯定,斗罗大陆上再也找不到一个如此适合植物生长的地方了,根据唐三手记中的讲述,这冰火两仪眼对任何植物都能提供十倍的成长速度,这数字简直太恐怖了。

    夜辰心中莞尔,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悄悄告诉你,其实两位伯父都知道这里,只是原本他们想把这里当做考验未来女婿的地方,结果还不等他们做出安排,我就已经知道了。”

    王冬儿根本没有怀疑这话的真实性,愤然说道“哼,这么好的地方,大爹二爹都不带我来,而且幸亏你有自己的底牌,不然这一路上的凶险,换成别人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哪有这样考验人的呀。”

    小丫头决定,等下次回家时,一定要好好质问两位宗主一番。

    当然,王冬儿也听出了夜辰话中的歧义,那意思不就是说昊天宗的女婿就是他自己吗?

    尽管这丫头感觉夜辰有些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反驳,而是默认了。

    反正她已经认定了夜辰,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我能感觉到下面有不少于二十股强大的气息,那种气息只有十万年魂兽才可能拥有,你有把握吗?”王冬儿担忧道。

    夜辰刮了刮她的小琼鼻,道“放心吧,之前通过碧磷七绝花花丛时你不是也见到了吗,我的扶桑神树武魂,对植物系魂兽有着绝对的压制”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