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完了,弄岔劈了

    施傅到家之后,熟练的布置了隔断阵,然后从窗口翻进了屋里,正好此时杨涛在和金珍菇聊天,一见施傅回来了金珍菇赶忙问道“今天怎么样?有收获没?”

    而施傅则是答非所问道“你们今天跟踪的两个人给我描述一下他们的样子和穿着。”

    金珍菇琢磨了一会说道“两个男的,一个光头,一个戴帽子,两个人都带着墨镜,我们没看清长相,至于衣服嘛,一个穿着白色t恤,一个穿着绿色t恤,都穿的牛仔裤,咋了?你问这干什么啊?你遇到他们了嘛?”

    施傅想了想他今天遇到的两个人,虽然和金珍菇形容的不太一样,但穿着确实差不多,摸了摸下巴他说道“我刚才回来的时候也遇到了两个人,穿着和你们遇到的差不多,但样子不对。”

    金珍菇说道“那有可能是易容了呗,我们不也可以变化面相嘛。”

    施傅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说道“你以为谁都在韩州省学过啊,别傻了,我的意思是这两拨人有可能是一伙的。”

    正在三人说话的时候,旁边老婆婆的房间里传来了电视机里播报的新闻声“据我台得到的消息,一伙武装已经进入到了海道市,他们经常徘徊在军事基地附近,今晚部队与进行了枪战,虽然未能抓获,但根据部队长官所说,他们已经得到一些线索了。”

    金珍菇没说话,只是指了指施傅,然后施傅耸了耸肩点了点头,三人重新陷入了沉默的气氛当中,过了几分钟,施傅起身说道“明儿个,金珍菇在家陪老婆婆,涛儿,你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金珍菇没好气的说道“凭什么带他去啊,我比他强多了好吗,那货就是个闷油瓶,三脚都踹不出个咳嗽来……。”

    金珍菇还要说下去,但被施傅制止了,他笑着说道“带他去就是因为他不说话,不会暴露身份,若是带你去,没准聊几句你就满嘴跑火车了。”

    金珍菇顿时语塞,她怒气冲冲的跑出了屋子,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开始了修炼,施傅在房里摇了摇头道“涛儿,就这脾气,你也不管管。”

    杨涛当即懵了,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施傅点点头道“对啊,就指着你管她呢!”

    杨涛没说话,翻了个大白眼,然后也闭上眼开始修炼了,施傅笑了笑,关上了房里的灯。

    第二天一早,施傅带着杨涛走出了屋子,两个人直接打了个出租车来到了昨天施傅侦查过的别墅附近。

    在一个街心公园门口,施傅和杨涛下了车,两个人漫步走到了公园里面,找了个长椅就坐下了,施傅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对面的一栋别墅对杨涛说道“哪里应该就是那伙人的基地,昨晚我已经去探查过了,但是没进去,而且貌似周边墙体上还有感应器什么的,不太好弄啊。”

    杨涛顺着施傅手指的位置看了看,然后回过头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施傅点了点头道“我打算咱俩伪装成普通的孩子,去给他们搞一次恶作剧,然后看看他们的反应,若是有危险的话,我就立刻带你离开。”

    杨涛点了点头,施傅见杨涛点头之后,便拉着杨涛往别墅方向走去。

    两个人来到门口之后,施傅抬头看了看整栋别墅,然后伸出了手指掐算了一番,之后,他笑着按了门铃。

    没过多久,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大汉打开了房门,看着他们俩问道“小朋友,有什么事吗?”

    施傅一脸天真的拉着杨涛的手说道“叔叔,我们的妈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弟弟想尿尿,能不能借我们厕所用一下啊。”

    大汉微笑道“抱歉啊,小朋友,我们家的厕所坏了,不能用,现在正有人修理呢,你看看要不然你们到别家去借一下厕所吧。”

    施傅闻言看了看杨涛,然后使了一个眼色,杨涛瞬间会意,他双手捂住了裤裆大喊道“不行了,憋不住了。”喊完就从大汉的身边跑进了别墅里。

    施傅立刻装出了一副非常关心的样子,边喊边追“弟弟,你别尿人家家里,快出来啊。”

    身后的大汉表情马上僵硬了几分,紧紧数步就追上了两人,然后一手一个提了起来说道“这里是叔叔的家,不能乱闯。”然后他看向了杨涛说道“你要是实在忍不住了,就在院子里解决一下吧。”说着,就要提着两人往外走。

    施傅哪里会给对方机会啊,他立刻单手成诀,一记昏迷术打了出去,正中大汉的腰间。

    大汉中术之后便沉睡了过去,施傅与杨涛顺利的进入了别墅之中,通过施傅在大门前的推算,他们避过了数个监视摄影机,来到了别墅的核心位置,这栋别墅在过了玄关之后,里面就变成了迷宫的模样,施傅知道,这肯定是对方故意设置的,为的就是在有人入侵之后能将对方控制住,拖延时间,但这次得对手是施傅,这迷宫对他来说简直如同小儿科一般,在转了几圈之后,就来到了一个空房间里。

    这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施傅站在门口数着步伐走了大概十步之后,蹲下敲了敲地面,里面传来了‘叩、叩’的声音,施傅知道,他们找对地方了,翻开地砖之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向下的通道。

    在入口处,施傅对杨涛说道“这里往下就比较危险了,你在这里替我把风,我下去看看。”

    杨涛点了点头,他对施傅所说的话从来不会质疑或者反驳,施傅也点了点头,然后踏上了楼梯往下走去。

    在走了几步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整栋别墅地下几公里都被挖成了中空的,这些人在这里搭建了一个秘密基地,若不是施傅偶然碰上然后追踪过来的话,他们可能根本就发现不了。

    施傅又往下走了几步就发现再也无法继续了,因为从这一层开始,每层楼梯都配置了守卫,以施傅现在的能力很难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放倒他们。

    无奈之下,施傅只能退了回去,在走出通道之后,杨涛上前询问“怎么样?”

    施傅摇了摇头道“不行,下面的守卫太多了,根本进不去。”说完之后,他开始低头沉思。

    片刻之后,施傅起身,带着杨涛又回到了玄关的位置,他和杨涛将门口的守卫拉了出去,又回到了街心公园里,随后,施傅布置了一个隐蔽身形的阵法,然后他拉住了守卫的右手开始了卜算。

    这一次,在施傅的精神世界当中,他看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画面,原来本地的军方早已叛变了,在基地里的那些人才是天皇军的爪牙,而他们所找到的这个别墅,正是之前驻扎部队所开发的秘密基地,除了一众高层之外,根本无人知晓。

    施傅退出精神世界之后,他愣着看向杨涛说道“完了,弄岔劈了,这些才是咱们要找的驻守部队,而基地里的那些人是天皇军的。”

    杨涛闻言也愣了愣,然后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施傅晃了晃头理清了思路,他决定先回去将证件拿过来,然后带着这个门卫重回别墅,弄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

    在做好了打算之后,施傅对杨涛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走出了阵法,使出了鸣雷瞬赶回家中去取证件。

    然而,当他回来之后,却发现阵法已经被破开了,地上的守卫与杨涛都不见了,施傅想到有可能是别墅那边发现守卫不见了,所以派人出来找结果发现了杨涛的踪迹,这才把人带了回去。

    一念至此,他转身向着别墅走去,再次按响门铃之后,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中年人,一看到施傅便问道“小朋友,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施傅也不废话,直接拿出了证件,对方接过去看了几页之后直接行了个军礼说道“长官你好。”

    施傅赶忙问道“之前的守卫和孩子是不是被你们带回来了?”

    中年人回道“没有,我们确实发现守卫不见了,派人去找了,但是还没有回复。”

    施傅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危机感,他伸出了右手掐算了半天之后说道“快,带我去见你们这的最高长官。”

    中年人行礼之后带着施傅走进了别墅,两人轻车熟路的走到了那个空空如也的房间,在中年人报告了之后,一位老者上到了这里,见到施傅之后行礼说道“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手冢明,您就是北都军方派出历练的施傅吧,久闻大名了。”

    施傅摆了摆手没有客气,而是径直说道“刚我就来过了,因为当时还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所以我是带着同伴潜入的,还打晕了你们的一个门卫,但现在他们不见了,我刚卜算了一挂,他们应该是被天皇军的人抓走了,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手冢明闻言也不推辞,转头对刚才的中年人说道“龙崎,快去调取附近的监视录像,查清楚对方的去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