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无缘

    “你是谁?怎么来到这儿的?”传送过后,一个仅有伪圣修为的丑的很可爱的女子拿着一个圣灵器剑指向了云芸。

    闻声,云芸把有关朱雀圣王的事儿和丑女说了一下。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躲在这儿?”随后,云芸感知了一下此地后问道。

    “得知可能有危险后,哥哥姐姐们争起了秘境的钥匙,直到圣王殿的人来了都没争出个结果来。最后有个长老见我从头至尾都没去争,就用那钥匙把我传送了过来。如果他们没争钥匙的话就好了”丑女说到最后哽咽了起来。

    “看来只有你继承了圣王的人品。”云芸说着,走向了她感知到的,应是圣王印记所在的方位。

    “祖爷爷真的答应把它给你了么?”丑女跑到云芸面前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算是答应借用了吧。”云芸满眼真诚的说到。

    “结果是一样的,祖爷爷会因此而殒灭”丑女低着头嘟囔道。

    听得此言,云芸沉默了片刻后,还是走向了圣王印记。

    来到一个花园,她看到了一个悬浮在花坛上的,由圣芒构成的朱雀图案。

    “我保护好你的后人,并替你复仇。”云芸嘀咕着,抬手拿住了圣王印记。

    瞬时间,印记在圣芒爆发中,融到了云芸的手甲上。

    此刻,她虽还没有炼化这印记的实力,但已经算是朱雀圣王了。

    同时,站在同样一个花园内的前朱雀圣王,也化作圣芒消散了。

    其临走时,满怀着绝望与暴怒。

    因为魔孽给他看了朱雀圣域在未来被二代玄圣王毁灭的影像。

    “源初内的极致之速么?”云芸望着圣王印记呢喃道。

    在印记里,云芸感知到了被真正的全知全能之力加持过的速度真灵。

    紧接着,她坐在花坛边开始了修炼。

    到六阶圣境界没两天后,她忽然停止了修炼,以极速冲向了正在练习炼丹的丑女。

    与此同时,秘境在支离破碎后湮灭了。

    “你是不是特别恨我?”随之出现的朔真上人问道。

    “当然!”云芸攥着双拳说到。

    “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想看看你能把这怒火藏到什么时候,所以就没说。”朔真上人笑道。

    “对了,还有一点我也是知道的,那就是殒灭源外修的其实是你!但我觉得以冤枉的方式殒灭你的朋友会让你愧疚到崩溃,索性就装傻了。”紧接着,朔真上人又补充道,而且说完这些后,他笑的都岔气了。

    对此,云芸视若无睹,她现在满心都在想如何带着丑女逃跑。

    “你想保护她,对不对?”朔真上人指着丑女说完这话后,攻去了一道灵力光束。

    它的速度,比源内极限还要快一些,把黑暗源初都划的出现了涟漪。

    所以等云芸发现它的时候,丑女已经被湮灭了。

    想起拿走圣王印记时的承诺,云芸暴怒的以源内极限速度冲向了朔真上人,并凝出令天戟来攻向了他的脑袋。

    见状,朔真上人冷笑间刚想闪躲,又一个令天戟出现了,它毫无阻碍的从后心贯穿了朔真上人,即便他爆发出了足以无视圣王级攻击的灵力壁垒也不行。

    转脸看去,俊男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下个刹那,云芸的攻击也到了,不过不论她如何去刺,都无法刺穿朔真上人面前那半步厚的灵力壁垒。

    “无缘老怪!你明明是源外修转世,为什么要听令于无双云尊?”朔真上人怒瞪着俊男质问道。

    “你说话怎么这么没礼貌,叫我无缘真尊。”俊男一脚把朔真上人踢开后说道。

    “远远没达到所谓真之境界的家伙,我凭什么称你为真尊!”朔真上人吼着让其灵力壁垒加厚了一倍。

    “你在一旁伺机偷袭。”无缘真尊望着云芸说完这话后,抬手把此地变成了紫色源初。

    刹那间,朔真上人的灵力壁垒破碎了,无缘真尊也爆发着圣芒冲了过去。

    “若不是偷袭,你能伤我?”朔真上人说完这话后,绽放出了一股和圣芒类似,但比圣芒更加璀璨和清澈光芒。

    “想来,你的真源应该所剩不多了吧?”无缘真尊以令天戟对着朔真上人的脑门劈斩而下后说道。

    “足以殒灭你了。”朔真上人一掌拍开令天戟后,一拳打在了无缘真尊的下巴上。

    “真源?”云芸疑惑的呢喃道。

    “朔真界独有的力量,和真灵力虽然有一字相同,但力量相差甚远,大约是亿与亿相乘的倍数差距。”无缘真尊满不在乎的擦去脸上的血之后说道。

    “你和谁学的这种对数量的描述?”云芸疑惑道。

    “无双云尊。”无缘真尊以双手格挡住朔真上人冲来的一拳后说道。

    “你居然还有闲心聊天?瞧不起我?”朔真上人在又一拳挥出时吼道。

    “知道就好。”无缘真尊说着,一脚踏出了一片被秦二狗的木箱禁锢的区域。

    下个刹那,朔真上人的真源变成了和他无缘、无关的东西。

    “无缘真域!你已经失去修为了,为什么还能使用?”朔真上人满脸不敢置信的后退着说道。

    “也没几次机会可用了。”无缘真尊摊手道。

    “我明白了,你不要以为我没有胆魄!”朔真上人冷笑着,以握拳为方式,在木箱之外附加了一层虚实难辨的金色光影。

    霎时间,无缘真尊的圣芒全被分解成了最初始的灵气。

    “朔真域?我压根没有前世的记忆,所以不打算恢复前世,你也不想恢复前世了?”无缘真尊讥讽道。

    闻声,朔真上人以挥拳回应了无缘真尊。

    他并没有发现云芸刺向他后心旧伤的令天戟,又一次的被同一种方式偷袭了,一点儿记性都没长。

    “你为什么没被两个真域压制?”逐渐变为粒子态的朔真上人在彻底消散前扭头问道。

    随后,云芸又冲着朔真上人的轮回之灵挥出了好几道圣芒,不过毫无作用,只能眼看着它越飘越远。

    “你在攻击什么?”倍感莫名的无缘真尊问道。

    “朔真上人还没有殒灭。”云芸说道。

    “无所谓了,他已经废了。”无缘真尊摊手道。

    “你最好别认为打败我师尊后能要回圣域,想想你的父亲。”这时,一个玉简飞到无缘真尊面前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