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南宫府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堂……堂弟,快……幽幽……南宫……”撑着最后一丝气力,柳子诰讲完,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辰生连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骨龙丹替柳子诰疗伤,柳子诟如今虽保住了性命但全身经脉俱断,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辛亏他来得及时。

    “南宫家……”

    心头一股滔天怒火喷发,你最好祈祷冷幽幽紫玉,目光徒然落在柳子诰洋溢血污的脸上,还有堂兄没事,否则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本王一定踏平南宫府。

    摸索出九节指彩,启动机关,刹那整个帝都的天空飞撰起一道极为亮眼的血色彩莲。

    几乎在刹那从虚空中踏出几道人影,一个个穿黑袍林立,面色冷漠,如同寒冰,双眼犀利无比可怕。

    “公子……”

    辰影当先开口,身后几道身影一同随他躬身。

    将柳子诟从地面抱起,缓走了两步,辰生此时无比平静,将其递送到辰影怀中,深深看了最后一眼,冷漠道“带去药仙谷,无论任何代价,我只要他完完全全出现在我面前。”

    “是公子。”辰影罩出一股气机,将柳子诰完全包裹,将他生机完全封住,一甩衣袖,瞬间消失在天地间。

    看着两人消失,辰生眼底闪过一抹深忧,旋即猛转过头,一股杀机冲霄,目光一凝,喝道“召集你们手上所有人力,本王现在要去南宫府。暗影去通知紫龙,龙骑全体出动,踏南宫……”

    南宫府位立帝都中心青龙潭,地位超然,实力强大是整个帝都甚至雪莱帝国最强的几股势力之一。

    诺大的南宫府外此时一辆狂奔的马车疯狂的窜跃在青龙道上,周围人群无不退避三舍,他们都知道这是青龙第一爷的马车。

    透过风卷起的车帘,一些人看到女子衣裙,顿时暗暗低叹,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女子要遭殃了。

    很快,马车便是停落在南宫府门前,一名守门的看家侍卫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牵马。

    南宫佃从马车中出来,跳下马车,眼球机灵的一转。

    “断大哥,一人一个,要我送你进天门涯吗?……”

    南宫佃此时已经有些猴急,根本不想在多走路程。

    马车静了片刻,旋即传来断天涯的低沉声音。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

    断天涯话音一落,一把抱起无法动弹的冷幽幽,直接从马车内窜了出来,魄力卷起车帘飘动,下一刻便落到南宫佃身前。

    南宫佃早有准备,并没有被吓到。

    皮笑肉不笑道“断大哥慢走。……”

    断天涯眼眸微微一眯,心中有些不舒服,但顾忌对方的身份,想了想没说话,瞥了一眼不停眨动眼眸,美眸慌乱的冷幽幽,手掌一紧,起力正要抱起离去,突然一道可怕剑啸从头顶狂暴驰来,如惊鸿降至,可怕得贴近极致死亡,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死亡的逼近,浑身刹那冷汗淋漓。

    这是最恐怖的绝杀一击。

    逼得他不得不放开冷幽幽,这或许也是对方的目的,脚步极速向后方倒退,十分急促,踏踏……借助缓冲双脚一震,虎口动力一挥,大刀猛一抽出,锵……近五米的刀影璀璨划过。

    叮叮……

    虚空瞬时出现数道剑影刀影碰撞,虚幻交叠,火星四射,双方都各自被迫后退数十步。

    来人正是暴怒中的辰生。

    一剑逼退断天涯,欺身交击,被大刀斩退的同时,迅速将冷幽幽搂在怀中,倒退数十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好强!一影七击……”

    震得发麻生疼的虎口,已经近乎麻痹的右臂,辰生知道与这位天王级实力的王者差距还很大。

    天时地利人和,三种最佳时机,也没有伤对方丝毫,还被一刀劈得重伤。

    他与天王之间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咦?……”

    断天涯心中惊疑,看着眼前的少年,能从他手中抢人,并接他一刀而不死的,整个帝都寥寥无几。

    “你是谁?……”辰生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意外,在拍卖场的辱骂,他早已经将辰生的命暗地收下了,本以为对方侥幸躲过一劫,如今看来,倒是上天要我收拾他。

    不过对方的实力让他有些意外。

    平复急剧翻滚的气血,剑魂收回体内,右掌翻复,一股精纯力量汇入冷幽幽体内,刹那被断天涯封住的筋脉如冰川消融,瞬间消匿。

    “师姐?……”辰生有些紧张呼喊,双手搭在香肩,温暖舒适。

    冷幽幽深吸了口气,回转过来,差点失了清白,坚强刹那崩溃,属于少女的柔弱瞬间展露,抱着辰生痛哭起来,梨花带雨,小手不停捶打结实胸膛,又气又恨又怕又喜。

    一旁南宫佃瞅见时机,暗暗挪动脚步,即便他十分恨眼前少年,但美女在手不容有失,多年纨绔心态,他知道能接住疤王断天涯一击的天才,绝对有可怕背景,只要生米煮成熟饭,就无需害怕,果断跃上马车,一掌拍在马屁股上,啪……一声脆响,马鸣长嘶,提起前蹄,马车晃动,惊退守门侍卫,就要狂奔入南宫府邸。

    突然,一阵旋风掠过,南宫府门前刹那出现三道黑影,持立在一条水平线,冷漠盯着马匹,马匹一时竟不敢妄动。

    马竟在害怕,这种事情南宫佃记忆中只在痩骨柴包的老管家身上遇到过。

    痩骨柴包的老管家那可是尊境的恐怖强者啊!

    心里顿时有了几分害怕,手掌紧紧抓在车沿上,深提了口气,故作镇定喝道“大胆,谁敢在我南宫家放肆。”

    门前的十几名侍卫见状,心中一惊,大刀出鞘,迅速将马车还有黑衣人围拢起来。

    保护少爷同时对抗黑衣人。

    阳光寸寸余晖散落在寂静地面,风吹草未动。

    在辰生左右两侧也多了几个黑衣人。

    辰生抱着冷幽幽柔软娇嫩清香的身体,双目冰冷注视着疤脸青年,残留在堂哥体内的刀气,是这个人留下的,怒火狂喷。

    ……

    新人求支持支持支持!这是动力!!!!

    加油加油加油!

    ponigank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