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的作用

    沈南岳很霸气。

    但他同样出人意料。

    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沈南岳都是那种不动声色,谦逊有礼的君子。

    而今天,他却表现的像一个咄咄逼人的屠夫。

    所有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畏惧的低下头去。

    沈南岳虽然和钟秋月同属延市豪门,但他的风格和钟秋月根本不同。

    他待人温和。

    在座的很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

    而刚刚点到名的那几人,只是其中最显著的几个代表而已。

    但今晚,他们让沈南岳很失望。

    当然,也有从来没有和沈南岳发生过交际的人,比如老柏。

    但他现在已经被灌的懵逼了。

    倒在地下,宛若死狗一般。

    在场的众人都很尴尬。

    他们想跟沈南岳说两句软话,但又怕钟秋月。

    形势僵住了。

    唯一有能力解决这尴尬氛围的唯有钟秋月。

    “沈老板,我原以为你是个有底蕴的对手。”钟秋月看着沈南岳,不动声色的说道“原来……你的心智还是如此幼稚。”

    “无关心智。”沈南岳口吻平静“我曾经帮助过他们,在现在这种时候他们却站在你的身后。”

    钟秋月笑了起来。

    她笑的很肆意。

    “利益斗争,无关恩情,选择和谁站队都无可厚非。”钟秋月淡淡的说道“你真以为,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让所有人都对你有好感?”

    沈南岳摇了摇头。

    “你说得对,所以我最先干掉他们,也无可厚非。”沈南岳笑了笑。

    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钟秋月暗自磨着牙。

    她观察着宴会厅里的众人,思索着如果集全力强杀沈南岳和苏锐,会有多大的可能性。

    双方今晚已经彻底撕破了脸。

    也就不必再惺惺作态,佯装风度。

    “你真有这个能力吗?”钟秋月眯着眼睛,说道“你准备怎么收拾他们?”

    钟秋月平静的问道。

    如果换做之前,沈南岳想干掉这些人,还真不用费什么力气。

    但现在不一样了。

    “以前或许不行。”沈南岳却忽然笑了笑,然后说道“但苏先生可以。”

    众人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沈南岳是什么人?

    那可是沈王爷!

    如今却对一个年轻人有如此高的评价。

    虽然这段时间苏锐出的风头很盛,但绝大多数人,都还把苏锐当成和沈世峰那个档次的二代人物。

    因为他太年轻了。

    就算有再多辉煌的历史,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年轻就代表着心智还不够成熟。

    手段还不够老练。

    但这一切的猜疑,都在沈南岳的这一句下,崩溃无形。

    沈南岳认可苏锐是和他同等的人物。

    甚至在隐隐的推崇。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钟秋月要一人面对两个同级别的对手!

    她有胜算吗?

    此时此刻,站在沈南岳前面的那些人,忽然隐隐有种后悔的感觉。

    自己走入钟秋月的宴会厅里,是否有些草率了?

    钟秋月深吸了一口气。

    她不想再跟沈南岳打嘴炮了。

    “很好……”钟秋月点了点头,一字一顿的说道“那我随时恭候。”

    钟秋月是大人物。

    她从不会轻易亲自下场。

    今晚的形势,也不允许她调动人来强杀沈南岳和苏锐。

    因为危险是相互的。

    钟秋月没有信心可以保证自己能在小北的刀下顺利脱身。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

    这是她的人生信条。

    踏!

    静的宛若午夜墓场般的会客厅里,苏锐慢慢走了过来。

    他看着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众人,忽然笑了笑。

    “钟老板,感谢你今天对我女朋友的招待。”苏锐缓缓扭头,冲着钟秋月说道“但不要有下一次。”

    “我不管你以前跟她有什么过节……但我想,你最好能放下。”

    “因为上一个想压制我女朋友的人,现在已经没了。”

    苏锐笑了笑,笑容十分灿烂。

    钟秋月眯起眼睛。

    她知道苏锐说的是李国栋和李若冰。

    但在她看来,苏锐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干掉李国栋,其实有很大的因素是因为通州的人脉关系错综复杂。

    有军区的强力助力,还有李国栋自己判断错误,引发的一系列失误。

    而在延市,她就是天。

    她不觉得,自己会像李国栋一样。

    “相同的话送还给你。”钟秋月嘴角微微翘起“上一个跟我这么说话的人,也已经死了。”

    哗啦!

    随着钟秋月的这句话开口,整个会客厅内的黑衣保镖,都在齐刷刷的上前一步,面色不善的盯着苏锐等人。

    “钟老板想怎么杀我?”苏锐问道。

    “呵呵……”钟秋月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想怎么死?”

    苏锐笑了起来。

    他没有再说话。

    而是拉着叶沁,径直向会客厅外走去。

    “一个星期之后,站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至少会有一半死去。”苏锐没有回头,而是十分平静的说道“钟老板,我建议你最近多买点纸钱和骨灰盒,否则可能会不够用。”

    “我说到做到。”

    苏锐迈步走出了大门。

    “太他妈狂妄了!”人群中,有人暗暗握了握拳头。

    他们用目光看着钟秋月,恨不得代替她出手,教训教训苏锐。

    如果他们有这个实力的话。

    但他们的愿望落空了。

    钟秋月就这么看着苏锐离开,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

    大厅门口。

    苏锐和叶沁碰到了迎面走来的林家涛。

    而双方再次对视一眼。

    苏锐笑了。

    林家涛却默然无声。

    “那件事,抓紧……”两人擦肩而过时,苏锐双唇几乎微不可闻的开口。

    林家涛不动声色。

    轻轻的点了点头。

    今晚的宴席至此,已经结束了。

    再继续吃下去,很可能会出大事。

    坐在轿车上,苏锐缓缓吐了一口浊气,声音温和的说道“害怕吗?”

    “……”叶沁依然惊魂未定,但此时听到苏锐的问话,却咬牙摇了摇头。

    “不必跟我撒谎。”苏锐说道“今晚,乃至从前……我本可以避免让你和钟秋月相遇,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其实你的作用,就是让钟秋月心态发生变化,让她变得不那么冷静。”

    “不冷静,就会发生错误。”

    “这一点,甚至就连钟灵被绑架,也不如你出现在她面前来的管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