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闹药阁

    泉哥和云郎中二人各自提了个人走出了医阁的门。

    “我们在切磋技艺!”泉哥放下手里的人儿。洛风等人一看,那人正是他的徒儿。云郎中手中之人便是给药阁送饭的伙计。

    “你们谁赢了?”古小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东!输赢并不重要,情义无价!”洛风赶紧说话了。他可不想这两位天才医者再起相斗之心。

    “嗯!也对!我们从来就没比试过!因为情义无价是吧!”古小东冲洛风嘻嘻一笑道。他也看出了洛风眼睛里的担忧之色。

    “我也该回兰州了!这次倒没有白走一遭!”云郎中拱手告辞而去。

    “云大哥!您就不多待几日?”洛风追着道。

    “我也多日没有回杏林院了!”云郎中放慢了脚步。猫儿的父亲亲自去兰州杏林院请他下山给猫儿看诊,他不能不去。因为猫儿是他的病人,况且病情极其的特殊。其他的医者看不了,因此他便在灵州住了一段时间。

    “等等!”古小东抱着猫儿父亲给云郎中的珠宝箱跑了过来。

    “你只需给我租个车马便是!这箱珠宝便是送与你成亲的礼物了!”云郎中记得那日酒楼上古小东酒醉说起他的未婚妻菁儿之事。

    “去吧!”洛风见古小东愣在那儿没动便催促道。

    古小东把那箱珠宝往洛风的怀里一放,人就出了探机阁的大门。

    “这么急着走,是不是探机阁招待不周啊!”东方旭语夫妇听说了泉哥和云郎中比试之事,也听说云郎中要走,所以立刻来到了院门前。

    “叨扰多日!今日就此别过!”云郎中拱手道。

    “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多留了!葛义!”东方旭语唤道。

    葛义拿来了两坛酒。云郎中谢过后走出了探机阁的大门。

    古小东已经租好了马车等在了门外。云郎中提着两坛酒刚上了马车,泉哥的声音传来了“别忘了明年的约定!”

    泉哥的身影出现在探机阁的院门之内。云郎中停了一下身子,回看一眼道“届时一定会来!”

    “保重!”古小东跳下马车抱拳道。

    “放心吧!猫儿不会有事的!”云郎中掀开小车窗道。

    马车启动了,云郎中也转身回了医阁。洛风把怀里的宝箱递给了古小东。

    古小东跟着洛风走进探机阁的大门问道“他们倒底谁赢了?为什么明年还要比试?”

    “你何不去问问泉哥?”洛风摇摇头回自己的小院了。他的一句玩笑话,不曾想古小东还当真了。结果是古小东被泉哥养的一条狗狗追得满药阁跑。

    “你不告诉我,我就累死你的狗狗!”古小东的话把泉哥给气乐了。

    “呵!小子!你……”

    洛风正在院子里浇花,杜爽快步走进院子冲他施礼道“副阁主!古小东在药阁闹事,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洛风将水瓢扔到木桶里,跟着杜爽向药阁疾行。这个古小东怎么就真的去问了呢?难道他就没事儿干了吗?洛风觉得自己的头现在有两个大。

    “泉哥手下留情!”洛风走到药阁的院子里,看着泉哥正拿着手里的枣子弹射着树上的古小东。古小东在树上躲闪、腾挪着,也不嫌累得慌。

    泉哥的狗狗小黄两只前爪趴在树干上,晃动着小尾巴死命地“汪汪”叫着。

    “你来了!快把人给我弄走!”泉哥一副不胜其烦的模样。

    “小东!快下来给泉哥赔个不是!”洛风冲树上的古小东喊道。

    “行了!我受不起!”泉哥已然猜到了古小东的身份,不然他早就用药迷倒他了。他不想别人识破了他的身份,毕竟他们一起寻宝过程中有过交情。

    泉哥进了药阁之内。他的狗狗小黄也夹着尾巴跟了进去。

    “狗仗人势!”古小东嘟囔着从树上跃了下来。

    “你怎么就……”古小东真的不知说他什么好了。

    “我就是闲的慌!你说好了陪我去喝酒,可是……”古小东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你要与我喝酒就明说,何必整这幺蛾子?”洛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古小东。

    “走!喝酒去!”古小东拉着洛风的衣袖笑嘻嘻地道。

    千家酒楼依旧生意好得不得了。王老板看到洛风和古小东来了,立刻让人好酒好菜地招呼着。

    “洛大哥!韩紫欣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古小东喝了一杯酒后拉开了话匣子。

    “对付我!”洛风从上次被韩紫欣的手下围攻中看出了魅离渊是恨极了自己的。他已经把对大唐寻仇的目标转向了自己。

    “也是!祁艳死了!魅离渊必定要找你算账!不过他出不了领地,所以你也不用怕!我们在一起,韩紫欣也打不过!”古小东给洛风的酒杯满上了。

    “魅族首领为何不许出领地?他们要是出了领地又如何?”洛风也借着酒兴询问起来。

    “那是魅族刚来时与当时的朝堂签订的盟约延续至今。如果魅族首领违背此盟约,就等于自动放弃了首领的位置。族内之人可以另择新的首领。”古小东当然熟知魅族的内幕,因为他将来就是他那支魅族领地的未来首领。所以他的父亲早就让他熟记有关魅族的条例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你将来继任了,是不是也不能出来了?”洛风喝得有点多了。

    “那还不是因为要救你,所以我才答应父亲将来继承他的领地!”古小东醉眼朦胧地拍了一下洛风的肩膀。

    “你们喝多了!”祁艳出现在了包间里。

    “走!小东!你嫂子的话得听。”洛风摇摇晃晃地起身拉起了古小东。

    “嫂子的话得听!”古小东的舌头有些发板。

    千家酒楼的王老板吩咐人备车。洛风和古小东互相拉扯着上了马车。

    “洛大哥!你别睡!陪我说说话!”古小东看着闭着眼睛的洛风道。

    洛风打起了鼾声,古小东拍了拍他的脸也唤不醒他。祁艳嫌他们的酒气,所以她坐在了车外。

    “洛少侠娶了你这样的夫人真是好福气!”赶车的老者羡慕地道。

    祁艳只是笑笑,并不搭话。古小东却掀开车帘坐在了祁艳的身边。他觉得自己身上燥热,出来吹吹风好些。

    “嫂子!是不是每个男人成了亲,都会被女人管着?”古小东吹着嘴里的酒气问道。

    “傻小子!有女人管着,那是福分!那说明你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个人惦记着你哪!”赶车的老者感叹。

    “可是我不习惯被人管着!”古小东不由得咕哝着。

    “那你可就惨了!说不定哪一天喝醉了,倒在路边也没人知道喽!”赶车老者的话使得古小东突然间明白了许多道理。

    “嫂子!我要是喝醉了倒在路边,你和洛大哥会不会管?”古小东突然问祁艳。

    “如果我们知道你出去喝酒了深夜未归,定会寻你!就怕我们将来未必永远和你在一起。”祁艳的话使得古小东陷入了沉思将来和自己在一起的只有菁儿,她会像嫂子对待洛大哥一般地对自己么?

    “菁儿将来会照顾你的!不过你首先要好好待她!”祁艳想起了菁儿,不禁看了看身边的古小东。他会认真对待他们之间的感情么?菁儿和他在一起会幸福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