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几日不见,娘子为何这般冷淡?

    放好食盒之后,苏意羡便离开了。

    这日下午,苏意羡总有种隐隐约约不安的感觉,她悄悄的走遍园中的每个角落,这才惊讶的发现之前守卫森严的园子此刻竟然安静的叫人心慌。

    她连忙来到门口,果然连之前的守卫也都不在了,苏意羡疑惑的跨出了大门,虽然之前蓝执风再三嘱咐她千万不要离开这里,但是这一切都异常的叫人好奇。

    而整个怡景园之所以会安静的这样异常都是因为这两日整个越京城中忽然开始人人自危。

    据说权倾朝野的太后忽然暴毙,而太后暴毙之日镇南王曾出入过太后寝宫,之后就忽然传出太后暴毙的消息。

    由于一切矛头都指向镇南王,于是小皇帝便下令抓捕了镇南王,之后更是当场处决,手段之雷厉风行足以令人胆寒。

    见靠山忽倒的相府一派,于是便开始极力反扑,由于太后一脉势力实在庞大,小皇帝三番几次被迫做出妥协,不料相府一派直接推出一位傀儡做摄政王,小皇帝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当朝中上下隐藏的尾巴全部露出时,朝中局势竟在一夕之间反转。

    据说当日朝堂之上腥风血雨血流成河,有一群神秘人突然出手将那些狼心野心的朝臣在一夕之间全部击杀。

    之后更是在几日之内将这些盘根错节的势力全部拔除,于是这几日间整个越京到处都充斥着令人压抑的肃杀之气。

    苏意羡刚走出园子的时候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正要发作,不料却看见对方露出一副戏谑的神色。

    苏意羡一恼,之前门口明明就没有人的,是他忽然出现的,现在还笑的这么欠,真是欠打!

    “娘子,几日不见为夫甚是想念!”花微雨勾起嘴角微笑道。

    “我看是想打还差不多!”苏意羡揉揉有些发疼的脑袋猛的推了花微雨的胸膛一把,便气呼呼的回了园子中。

    长这么结实做什么?手感还这么好,害的她想出下气都不好意思。

    “娘子,就一点都不想为夫吗?”花微雨笑意吟吟的跟了上去。

    要知道,这几日他可是想她想的紧呢,这不一下山就提上一口真气直接御剑就过来了。

    不料他过来的时候正巧好像碰见她家娘子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觉得有趣便起了捉弄的心思。

    “你什么时候来的?”苏意羡懒得搭理他,便直接将话题给转开了。

    “就是娘子刚刚对为夫投怀送抱的时候。”花微雨轻笑道。

    “鬼才对你投怀送抱呢,要不要脸啊?”苏意羡嗤道。

    “几日不见,娘子为何这般冷淡?”

    花微雨薄唇微抿,白皙的俊颜上眼角一抹明媚的嫣红,斜倪的目光以及微微鼓起的脸颊莫名的有些勾人。

    苏意羡忍不住竟有些看呆了!

    几日不见黑心白莲是越发的俊美诱人了!

    “娘子!”

    !!!

    这一声略带撒娇的轻哼,瞬间让苏意羡头皮发麻,四肢发软!

    真特么磨人!

    作为一个女的,苏意羡自愧不如,怎么几日不见黑心货这是勾人的功夫越发的见长啊。

    才几句就险些勾得她有点把持不住了!

    意识到这点的苏意羡下意识的就想远离这个莫名让人想小腐一把的罪魁祸首!

    “矜持点,像个什么样子!”苏意羡义正言辞的呵斥道。

    没办法,不义正言辞一点,她管不住自己的想法!

    本来就对他之前的不告而别有些不满,不能他随便撒个娇就原谅他,她苏意羡岂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

    “娘子,为夫这几日是真的很想你!”花微雨深邃幽暗的眸子里一片深不可测。

    苏意羡却不看他,直接捂住耳朵道“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娘子,你在怪为夫?”花微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哪敢呀,夫君日理万机,忙的很呦,小女子怎敢劳烦挂怀呢!”

    苏意羡一边阴阳怪气的挤兑了一把,一边又暗自小腐了一把。

    闻言,花微雨俊美而锋利的五官微微扭曲了一下,他怎么觉得这句话怨气有点重?

    “娘子,误会了,为夫之所以未同你当面告别,是因为门中有急事,来不及同你打招呼,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花微雨解释道。

    “你恢复记忆了?”

    听花微雨这么一说,苏意羡有些惊讶。

    “只是忆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不过娘子,为夫给你带了一样东西。”

    说着,花微雨便取出一物放于掌中,那是一颗圆溜溜且泛着微弱光芒的圆形物体。

    “一颗蛋?这是什么蛋?”苏意羡好奇的看着花微雨手中的那颗蛋。

    虽然它跟普通的蛋不一样,但是苏意羡直觉它就是一颗蛋!

    “蛋?娘子为何说这是一颗蛋?”花微雨长眉一挑,微微有些惊讶道。

    “这不就是一颗蛋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苏意羡歪着脑袋有些奇怪的看向花微雨。

    “不瞒娘子,为夫真的不知,只见它特别便想着带来送给娘子。”花微雨无奈的耸耸肩。

    若是他告诉她,这是他之前在一处秘境中打败了异兽,是异兽吐出来之物,恐怕她没兴趣收吧?

    他家娘子这种米粒大的胆子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不会是蛇蛋吧?”

    想到这忽然抖了抖,苏意羡有些艰难的问道。

    “不是蛋,为夫已用神识查探过了,此物中蕴含着最纯正的灵气,你放在身边对你有一定好处的。”

    他本来是想着以自身的修为将她体内的寄生者给逼出来的,可是没想到,那个老家伙留言给他说此物可解寄生之术。

    想到老家伙,花微雨俊美的面颊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有什么好处呀?”苏意羡盯着那颗圆滚滚的蛋,总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

    “看你的造化。”

    说完,花微雨将手中的那物递给苏意羡,苏意羡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她总觉得这里面好像真的有东西!

    “微雨,我觉得这颗蛋可能快要孵化了。”苏意羡看着手中的蛋疑惑道。

    不过花微雨却并不以为意,这个东西数百年来都不曾有过任何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