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十二章:出发

    绵延的官路上,李拾遗无聊的打量着山间的风景,,山下蜿蜒曲折的河流,山上绵延的长青,蜀道难行,这是天下公知事实,少不入川,老不出关,一句乡间俗语道尽了蜀道的艰辛,所幸车队在安和的带领下有序的前进。

    李拾遗又看了一会儿山间的景色,感觉无趣,将缰绳拴在前方的马车上,从包裹中挑了一本三国志看了起来,随意翻开真好翻到蜀汉,这倒也应景,李拾遗坐在马上细细的研读起来。

    “书呆子,你看什么那?”

    全神贯注的李拾遗正沉浸在书海中,被前方突如其来的话打断了思路,错愕的抬头去看,发现自己绑在前车的缰绳,被马车上的头戴白色轻纱锥帽的女子攥在手中。

    李拾遗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书说道“在下正在看三国志,沉醉其中,不知姑娘有何见教?”

    锥帽女子笑着说道“见教本姑娘可不敢当,就是害怕某个书呆子看书看的坠马,在把小命丢了!”说完就咯咯笑了起来。

    蜀中女子素来胆大,爱憎分明,不像关中女子的泼辣,也不如江南女子温婉。

    李拾遗自小在益州长大,早已经领教蜀中女子的厉害,所以不甘示弱的回答道“在下谢谢小姐提点,只是没有想到小姐竟然如此关心在下,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啊!”。

    “呸,谁关心你了,人家好心提醒,没有想到你还是个登徒子,呸,不要脸!”说完就将缰绳抛给李拾遗,钻回车厢中。

    李拾遗一把接过缰绳,大声调侃道“感谢姑娘不杀之恩!”。

    安和仰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快到正午,往常这个时候已经达到三泉县,但因为早上重新装货耽误的时间,车队并没有按时到达,看现在行进的速度,未时之前也未必能赶到,而且一路上加速前进没有歇息修整,一上午的路程人吃的消,马还吃不消,不如在前方找到一平整处稍作休息,安和心里盘算道。

    正好前方有块空地,可以作为修整之地,还不堵塞官道,想到这里,安和高声大喊“小的们,前方空地修整咯!”。

    听到安和的喊声,所有赶车的伙计异口同声的大声回应道“合吾!”。

    车队的行进速度加快了,李拾遗夹了夹马腹,口中喊了声“驾!”白耳接到指示,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紧紧地跟着车队前进。

    车队行至一个拐弯处,并没有跟着官路前进,而是笔直杀出,等留出车队停留的空地后,安和才将头车停下,回过头冲着整个车队喊道“各位客官,开始修整,请各位客官自行方便,一盏茶后在上路!”。

    李拾遗听到安和的话,驱使着马匹离开车队,朝草木幽深的地方前进,等走到草木能遮掩身形的地方才翻身下马,将白耳绑在树上,让它随意吃着青草树叶,自己好好的解开了腰带方便了一通,待方便结束,才牵着白耳返回车队。

    回到车队后,李拾遗将随身带来的麻布摊开,把白耳身上的行礼取下放在麻布上,从包裹中取出三四个豆饼和清水放在白耳面前,一看有好吃的白耳就不在啃食青草,转而开始咀嚼豆饼,伺候完白耳大爷,李拾遗自己也一屁股坐在麻布上面,取出胡饼和熟肉,就着清水开始享用自己的午餐。

    酒足饭饱之后,李拾遗不顾形象的仰头躺下,缓解身上的疲劳,虽然这一上午自己时不时下马徒步走一走,可还是被马鞍硌的屁股生疼,虽然比前两天步行时候强不少,但也毕竟在旅途中,人困马乏是免不了的。

    看着天上悠悠的白云,李拾遗感到无比的庆幸,蜀中这个时节正是多雨的时候,虽然带着蓑衣,但春雨杀百骨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刺骨的寒意即使在房间中也不是常人可以忍耐的,自己只能像老天爷祈祷,自己在路上少一点雨天。

    就在李拾遗躺的无比舒适的时候,一个小石子突然打在了脸上,李拾遗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头戴锥帽的身影躲在车厢后面,向自己这张望着,见李拾遗向她望去,立马向远方跑去。

    李拾遗摸了摸鼻子,摇了摇头,并没有把这点事儿放在心上,就在准备重新躺下的时候,后面传来声音说道“情真意切啊!公子为什么没有追上去,没准会成就一桩好姻缘啊!”。

    李拾遗赶忙起身向后面望去,发现一个老丈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赶忙行礼道“见过老丈,老丈说笑了,在下才疏学浅怎么好高攀,外加那个姑娘只是与我逗趣,不可当真!”。

    听到李拾遗的回答,老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青春年少之时,怎么可以有老成暮气,胆大心细才能抱得美人归,当年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才跟卓文君喜结良缘,公子不可以辜负这好机会啊!”。

    李拾遗将老丈扶到麻布上歇息,之后才回答道“司马相如才气逼人,小子何德何能可以和相如君相提并论啊!再者小子早有婚配,此次出门也是奉父母双亲之命前去成亲,可不敢节外生枝!”说完将水袋拿出,取出一干净杯子倒满清水,递给了席地而坐的老丈。

    老丈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就将杯子还给了李拾遗,之后感谢道“感谢公子款待,小老儿打扰公子了,还请公子莫怪!”。

    “老丈那里话,老人家能屈尊到此陪在下闲聊,小子高兴还来不及那!”李拾遗赶忙说道。

    “公子客气,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啊?”

    “在下李拾遗,绵州人士,请问老先生贵姓?”

    “免贵姓谢,谢必安,不知道公子是要到汉中还是去关中啊!”

    “回谢老的话,小子要去扬州求学!”

    “正好,老夫正好回苏州祭祖,正好顺路,小哥是否要与老夫同行啊!”

    “恭敬不如从命,既然老人家相邀,在下不敢不从,正好在路上可以跟谢老聊天打发时间!”

    这时,安和站在一个土包上喊道“大家启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