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十一章:前往汉中

    李拾遗被窗外的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一把将被子盖在脑袋上,但也没有阻挡屋外麻雀的魔音灌耳,在床上挣扎了半天,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睡意这才爬起身来,赤着脚走到桌子旁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喝着水壶当中的水,昨天晚上的酒劲现在还没有醒,李拾遗现在感到头痛欲裂,蜀中的竹叶青什么都好就是后劲大,坐在椅子上歇了一小会儿,李拾遗这才起身走到窗口将窗户打开。

    春风拂面,昨夜里应该下了雨,街面上还有雨痕,远处的山峰还被雾气缠绕,如同一幅水墨画一般,李拾遗静静的看着远方,蜀中多山多水,崇山峻岭之间雾气如轻纱将这山山水水笼盖,雾气若隐若现中农户驱赶着耕牛耕种着土地,近处街上的小贩也刚刚挑着扁担出现在街面上,这也预示着一天新的开始。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门外便说道“大人,已经是卯时三刻,马匹干粮也准备妥当,客栈中跟您一起要前往汉中的旅客已经开始享用饭菜,还请大人早些准备!!!”。

    李拾遗听着门外小二儿的禀报,立马回答道“我知道了,梳洗之后就下楼,给我准备好早饭,不要耽误了时辰!!”。

    “好的大人,小人这就准备!!”说完就转身下楼。

    李拾遗将衣服穿好,简单的洗漱一番后,背起行囊就向楼下大厅走去,一路上净是早起的旅客打着哈气出门,大家不约而同的向楼下走去,李拾遗跟着人流前进,等走到柜台时停下了脚步。

    站在柜台后面的掌柜抬头看了一眼李拾遗,赶忙说道“这位客官,您是要结账??”。

    李拾遗点了点头说道“甲三结账,还有一会儿这顿早饭!!”。

    “好的客官,您稍等,马上就好!!”掌柜说道。

    李拾遗静静的等着掌柜的算账,不一会儿就听掌柜说道“客官算好了,连同草料干粮一共是一百五十文”。

    李拾遗在包裹中掏出一贯钱,点出一百五十文递给了掌柜,掌柜接过钱点了点后说道;“正好客官,祝客官一路顺风!!”。

    李拾遗对掌柜的拱了拱手,转身来到早已经准备好的的桌子,早上刚刚蒸好的馒头还冒着热气,一碗稀饭,一碟腌好的酱菜,看的李拾遗是食指大动,立马一屁股坐在长凳上拿起碗筷,稀粥伴着馒头,时不时用夹一条酱菜就着滋味,不一会儿就打扫干净。

    李拾遗走到客栈门口,大堂中的小二儿也跟了出来,帮李拾遗将背囊绑在马上,之后告诉李拾遗那些是干粮清水,那些是豆饼,待李拾遗都明了以后跟李拾遗告别道“大人,一路顺风,路上一定要小心!!”。

    李拾遗笑着拱了拱手,然后在怀中掏了出一把铜钱,抛给了小二儿,小二儿赶忙用衣服去接。

    李拾遗催动马匹前行,身后传来小二儿的声音“小人谢大人恩典,祝大人一路平安!”。

    李拾遗朝后面挥了挥手告别,之后一夹马腹,白耳立马加速前进,朝着集合地前进,骑了一会儿,李拾遗便看见街头人影幢幢,大批的伙计,旅客忙碌着,李拾遗翻身下马,牵着白耳向人群走去。

    安和大声的指挥着伙计将货物重新捆绑,按照规矩货物在昨天晚上已经打好捆绑,辰时一刻准时出发,可今天清晨不知道怎么了,冲着哪路太岁了,驮马突然受惊将车轴撞坏了,不得已,只好将货物重新卸下换了马匹车辆,大清早才会如此手忙脚乱的,身为镖头的安和已经走镖二十多年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变故,自然不会为这点小事儿而慌乱,只是心中隐隐感觉到晦气罢了。

    在安和的指挥下,伙计们利索的将货物放在新的马车上,看着伙计们麻利的手法,安和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见大家手上的活都已经结束,立马大声的说道“儿郎们,赶紧去吃饭,吃完饭我们立马开拔!”。

    听到镖头安和的话,伙计们立刻回答道“知道了,安镖头!”说完就一哄而散,跑到后院享用早饭了。

    安和则没有跟着大家去吃饭,反而走到各个马车前逐一检查,是否有遗漏皮的地方,时不时的镫镫绳子看绑没绑牢靠,等到他检查完毕以后,转过身来看见在一旁等待的李拾遗,安和快速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十七八的年岁,清秀的面容,头上带着白玉冠,身上穿着绛色的武士服,骑在一匹黑马上,看样子是一个富家子弟,头上的发冠和腰间那个玉佩就不是寻常人家买的起的物件,大伙计马三之前说有一个公子哥,在店中买了匹老马,说要前往扬州,看来就是他了。

    安和迎了上去对走过来的年轻人说道“这位公子,是否要一起前往汉中?”。

    安和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拾遗,见对面一个大汉过来询问,看穿着打扮可能是管事之人,立马回答道“这位大哥,在下正是要前往汉中,昨日与贵店伙计马三哥约定,今日在此集合共同出发!”。

    安和拱了拱手告罪说“在下安和,本车马行镖头,公子还需要稍等一下,今早伙计们疏忽耽误了些时间,现在伙计们还在吃饭,估摸着再有一盏茶的功夫,也就该吃完了,到时候我们立刻出发,还请公子在这里静候一会儿,安某在这里给公子赔罪!”说完就要弯腰下拜。

    李拾遗赶忙扶住安和,嘴里说道“安镖头客气了,在下李拾遗,事发突然,并不是镖头能左右,在下看镖头还没有吃早饭,您快去莫要饿坏了身子,我在这里看看风景,不碍事的!”。

    安和见李拾遗如此通情达理,也就放下心来,安和在走镖的路上不少见达官贵人,哪一个不是将鼻孔顶到天上,稍微有点不合心意,打骂仆役伙计,像李拾遗这样的贵公子倒是少见。

    安和对李拾遗拱了拱手表示感谢,之后也快步返回后院解决早饭,好不耽误行程。

    不一会儿,也就是半盏茶的功夫,安和领着伙计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安和抱拳对四周拜道“各位,开拔了!”说完就将腰间的鞭子拿了出来,往天上一甩,高喊一句“合吾”。

    所有伙计同样应和着“合吾!”说完就驱使着马车前进。

    随行的旅客也登上马车,李拾遗见状起身上马跟着车流前往汉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