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十章:晚餐

    李拾遗走到客栈大堂,随便找了个空闲的位子坐下,小二儿见李拾遗落座赶忙跑了过来,热情的说道“大人,吃点什么???晚上有烤羊腿,肥而不腻,用的上好的香料,保证不膻,您可以尝尝!!”。

    面对小二儿的热情招待,李拾遗心中有数,衙役王忠检查时,小二儿并没有离去在门口等待,看见了原来仗着官府身份横行街里王忠,在李拾遗面前如同羔羊见了到了饿狼一般,俯首帖耳唯命是从,当小二儿是最考验眼力,五湖四海的客商,盗匪,来往的官府人士,哪一个伺候不明白。

    轻的挨人一顿骂,重的挨一顿揍,更有甚者可能小命难保,所以小二儿才会如此热情,李拾遗对小二儿说道“小哥,你看着安排吧!!准备三个菜,荤素搭配一下,中午时吃的胡饼,这会儿吃稻米吧!!”。

    小二儿立马答道“大人您稍等,我这就去准备,小店的竹叶青在三泉县都有薄名,您看是否来一壶那??”。

    李拾遗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小二儿赶忙说道“大人您稍等,饭菜立马就上!!”说完躬身离开,李拾遗趁这个机会打量着大堂,今夜大堂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三两个桌子上坐满人,相互小声交谈着。

    待看到左面门口处一个桌子的时候,发现座上都是带着锥帽女眷,发现李拾遗在看他们立刻低下头去,躲避李拾遗的目光。

    李拾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再观望,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路程,想来想去还是需要先到汉中,再转道荆州到达扬州,想着这上千里的路,李拾遗边满心忧愁,是不是要改主意坐船一路南下,直接到达扬州,也省的在路上浪费时间。

    想来想去,李拾遗也没有琢磨出个所以然,只能先到汉中再说,到了汉中就可以前往自家在汉中的商铺,取一些铜钱作为路费,之前从家中带出来的钱,已经在绵州消耗大半,不足以支撑自己到扬州。

    就在李拾遗胡思乱想的时候,小二儿将饭菜端了上来,烤的金黄色的羊腿,两个小菜,一碗米饭和一壶烫好的竹叶青,小二儿将桌子重新擦了擦,摆好碗筷酒杯,说了句大人慢用就转身离开。

    李拾遗看着刚刚做好的饭菜,刚要拿起碗吃饭,隔壁桌的大汉就拍桌子叫嚷起来“小二儿,你给我滚过来,明明是大爷先点的烤羊腿,为什么先给后来的上,我看你小子是不准备活了!!!”说完将酒碗摔在了地上。

    小二儿刚忙跑了过来小声的赔罪道“这位大爷,您旁边桌的大人在中午的时候就订好了饭菜,所以先给这位大人上的菜,并非是没有先来后到的顺序,还请大爷明鉴!!”

    “屁,本大爷可不管他是不是先订的酒菜,大爷只知道洒家坐在这里快一盏茶了,这烤羊腿还没有吃到,你是不是欺大爷的直刀不利!!”说着就将长凳上的直刀拍在了桌子上。

    小二儿见大汉把刀都拍在了桌子上,旁边的吃饭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二人身上,脸上的汗当时就下来了,口中不停的求饶道“这位大爷,您快把刀收了吧,小店还要做生意那,小人这就到后厨看看您的羊腿去,千万别吓到其他客人!!”。

    李拾遗看到这个情景,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件事儿是因自己而起,全因小二儿想巴结讨好自己才惹恼了旁边桌子的大汉,看着小二儿不停的求饶,李拾遗心生不忍将碗筷放下说道“小二儿,将这个烤羊腿给这位大哥,再上一壶竹叶青,算在我的账上!!”说完就将烤羊腿拿起递给了小二儿。

    小二儿见状立刻就接了过来,放到大汉的桌子上对大汉说道“这位大爷,您的羊腿,千万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儿气坏了身体,不合适!!”。

    大汉看了看小二儿,又看了看李拾遗,发现李拾遗的表情并不慌张,见此情景大汉眼睛一转就知道自己可以借坡下驴了,既然里子面子都有了,何必再争执下去惹出别的事端反倒不美,况且小二儿嘴里一直管邻座的年轻人叫大人,搞不好还是一个官身,不好得罪。

    想到这里大汉开口道“今天就看着个小哥的面子上绕过你,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下去忙活去吧!!”说完一挥手就打发走了小二儿,之后端起烤羊腿对李拾遗说道“这位小哥,这烤羊腿你就先吃吧,老哥在等等不急,但是你的酒老哥就笑奈了!!”说完就将烤羊腿递还给了李拾遗。

    李拾遗接过羊腿回答道“那小弟就先享用,谢谢哥哥谦让了!!”说对大汉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大汉也还了个礼,转过身来将自己的横刀重新从桌子上放到长凳上,继续跟同座的伙伴豪饮,李拾遗重新拿起碗筷,小口吃着饭菜,不一会儿酒菜就下了肚,唤来小二,将饭钱和赏钱拍在小二儿的手上,小二儿用手掂了掂手上的重量,立马喜笑颜开说道“大人,后院的马匹已经喂好,干粮也在准备,保准误不了您明天的事!!!”。

    听着小二儿的汇报,随意答了一句有劳就向房间走去,蜀中的竹叶青甘甜浑厚,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后劲大,而那一壶酒足足有五两,李拾遗借着饭菜全部喝下,现在已经有一点上头,走到楼梯处突然想起有事儿还没有做,招手将小二儿重新唤了过来。

    小二儿赶忙跑了过来扶着李拾遗问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小人立马去办!!”。

    李拾遗打着酒咯说道“明日卯时三刻将我叫醒,切不可误了时辰!!”说完就挣脱小二儿的搀扶向房间走去,小二儿一看这个情况,立马上前搀扶,将李拾遗搀到房间内,服侍着将外袍褪去躺在床上,才关门而去。

    ps新书架空,老书已经被封,这本书无奈才提前献世,还望大家支持,卡夫卡在这里谢谢了。

    。